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813 你好梁冰

陳汐此話一出,令得眾人都是一怔。
  因為這時候他們都已看出,姚璐薇參與這場賭局,明顯有偏幫陳汐的意思,從她不收取陳汐的賭注中就能看得出來。
  在這等時候,他不知感激,依舊執意要追求所謂的賭局公平,就有點不近人情了。
  可惜,眾人都忽略了一點,陳汐自始至終都根本沒有求過姚璐薇幫忙。
  或者說,他們潛意識中已認定,陳汐實力再強,只怕也難以超越姚璐薇,所以才會產生這樣一種認知。
  “對啊!”
  那問天笑猛地叫道,“這小子還沒有進行測試呢,這時候怎可能評定出勝負?”
  說著,他一臉興奮地望向陳汐,大笑道:“小子,沒看出來,你倒也光明磊落,光憑這一點,老子就是輸了,也愿意交你這個朋友!”
  “你已經輸了。”
  姚璐薇皺眉開口,她之前聽到陳汐的話,也是一怔,心中涌出一絲不舒服,但很快就收攏了心緒。
  此時,她清眸一掃,落在向天笑身上,淡淡道:“無論那位公子測試結果如何,你都已經沒了扭轉局勢的機會,不是么?”
  向天笑的臉一沉:“即便如此,我也愿意!”
  “這位公子,既然你如此說,就請上場測試吧。”姚璐薇淡淡一笑,不再理會向天笑,而是把眸光望向了陳汐。
  聲音恬靜,不帶任何的情緒,可落在眾人耳中,卻都感覺她似乎有點不悅陳汐的態度了,在責怪他不識好歹。
  “唉,這家伙簡直是榆木疙瘩不開竅啊,這不是湊上門去送仙器么?”
  “除非他能斬殺三頭以上的極階血角魔猿,否則也是于事無補,不過這可能嗎?”
  “唔,或許他真有這份能耐呢,咱們拭目以待就行了。”
  眾人竊竊私語,大多都不看好陳汐,但也有一部分人感覺,陳汐或許真能創造一個出人意料的結果,這從他能隨隨便便拿出四件仙器中,就能品味出一絲端倪。
  對于這一切,陳汐不聞不問,徑直進入場地中,朝那中年使者一拱手,道:“敢問前輩,此時那洞穴之中,還有幾頭極階血角魔猿?”
  眾人一呆,這話是什么意思?
  中年使者怔了怔,沉吟道:“還有兩頭,你若想挑戰更多,我可以派人再去抓捕,不過卻需要等待一段時間。”
  眾人倒也知道,他說的是實情,任何東西,無論是法寶功法丹藥,還是這宙宇異獸的品階,只要帶上一個“極”字,往往也就意味著稀罕和難得。
  就如同這極階血角魔猿,上萬頭血角魔猿中,也不見得能出現一頭,所以抓捕起來自然極為困難。
  不過,眾人對此不感興趣,他們感興趣的是,這家伙這么問話,莫非是要挑戰更多的極階血角魔猿?
  就連向天笑和姚璐薇也都怔了怔,似沒想到,這年輕人看似從容低調,原來骨子里居然比自己還要囂張!
  “算了,兩頭就兩頭吧。”陳汐沉吟片刻,做出決定。
  他自己倒不覺得這句話有什么,但落入眾人耳中,卻令他們又是一陣躁動,這話未免也太狂了吧?
  什么叫“算了”?
  什么又叫“兩頭就兩頭”?
  難道他感覺,兩頭極階血角魔猿也只能湊合著用,而無法滿足他的需求?
  狂!
  實在太狂了!
  這一剎那,眾人皆都有一種,總算看清楚這小子廬山真面目的感覺,這份狂傲,可太不讓人喜歡了!
  轟隆!
  中年使者揮手,兩頭極階血角魔猿咆哮著沖了出來,猶若兩道漆黑閃電,甫一出現,就朝陳汐撕抓而來。
  戰斗開始了!
  一下子,眾人的注意力全部被吸引過去,無不都想看一看,這看似低調實則狂傲的家伙實力究竟有幾斤幾兩了。
  “死!”
  幾乎同時,陳汐動了,身影如深淵驚龍,根本沒用動用任何法寶,直接探手一斬,如掌握乾坤,掄動日月般,氣勢一下子轟鳴暴漲到極致。
  一剎那間,眾人恍惚感覺似乎看見一尊天神橫空出世般,氣吞山河,霸控人間!
  砰!
  尤為令他們悚然的是,僅僅只是赤手空拳一斬之威,居然就將那一頭極階血角魔猿給活生生劈成了兩半!
  嘶!
  眾人無不倒吸一口涼氣,手足冰涼,頭皮發麻,差點以為自己眼花了。
  問天笑和姚璐薇也是渾身一僵,眸光收縮,不敢置信。
  就連那場地旁邊的中年使者,唇角都禁不住狠狠一陣抽搐,那面無表情的臉頰終于動容,浮起一抹悚然。
  啪!
  還不等他們回過神,天空中,陳汐身影一晃,右腳猶若一道犁天鋼鞭般一甩而下,啪的一聲,狠狠砸在另一頭血角魔猿的身上,發出一聲驚天爆響。
  旋即,那血角魔猿整個身軀猶若紙糊的一般,轟然爆碎,猩紅的血水猶若暴雨般傾盆而下,將場地都澆紅。
  一個鞭腿,再次轟殺一頭極階血角魔猿!
  眾人頓時石化,一副活見鬼的表情,太逆天了!
  之前,誰敢相信,這家伙居然真的能斬殺兩頭極階血角魔猿?
  誰又能想到,僅僅只是電光火石般的兩擊,就徹底將對手滅殺了?
  要知道,那可是相當于兩尊地仙一重境的宙宇異獸,兇殘暴戾,體力悠長,若是地仙老祖做到這一步還算正常,可是放在冥化境修者身上,這就顯得太駭人了!
  向天笑張大了嘴巴,愣愣無語,姚璐薇心神搖曳,久久無法平靜,就連中年使者都一陣失神,這還是從測試以來,他第一次忘記去宣布結果……
  這一刻,鴉雀無聲。
  前所未有的沖擊猶若驚濤駭浪般震撼著每個人的心靈,令他們甚至感覺,那不是兩頭極階血月魔猿,而是兩只弱不禁風的小螻蟻。
  陳汐沒有注意這一些,心中卻有些不滿意,這若是換做本尊動手,完全可以一擊將這兩頭血月魔猿徹底誅殺的……
  若是被人知道他心中所想,只怕非氣得吐血不可,這么下去,還讓同輩眾人怎么活?就是地仙老祖見到這一幕,只怕也會被羞得掩面而走吧?
  “通過測試!”半響后,那中年使者深吸一口氣,宣布結果。
  眾人如夢初醒,目光皆都齊刷刷望向了陳汐,神色復雜,沒了之前的狐疑和冷笑,有的只是敬畏和震驚。
  “你贏了!”向天笑急促呼吸了一陣,最終平穩心緒說道,“愿賭服輸,這四件仙器歸你了!”
  說著,他袖袍一揮,將那“青霄寶心鏈”“青炁滅魂扇”“靈慧九妙仙劍”“烏罡鎮魔拳套”隔空遞了過去。
  的確是陳汐贏了,盡管他和姚璐薇一樣,都斬殺了兩頭極階血月魔猿,可一個是激戰許久才取勝,一個是于瞬間結束戰斗,一目了然,高下立分。
  見陳汐一下子,就將獲得這么多仙器,眾人又是一陣羨慕,這樣的獲取方式,簡直太容易了,就跟隨手從地上撿起來的一樣。
  “姚姑娘,你的賭注我同樣不要。”
  便在這時,陳汐開口了,淡然說道:“至于向公子的,就隨手抽出兩件交由我就行了。”
  這不是他大發慈悲,而是極為清楚,一旦自己真收了這四件仙器,向天笑或許奈何不得自己,但其背后的勢力只怕決不會善罷甘休了。
  畢竟,這可是真正的仙器,還是四件之多,對于任何一方勢力而言,這樣的損失,都足以動搖其根基了。
  當然,或許這問天笑家大業大,也不缺仙器,可因為一個賭注就損失四件仙器,這口氣可絕不是誰都能咽下的。
  這個道理擱在姚璐薇身上,也同樣適用,并且對方之前也的確表現出要幫自己出頭的樣子,于情于理,也不適合去要對方的賭注。
  總之,陳汐這么做,也是在規避一些不必要的麻煩,有時候仙寶難求,但有時候仙寶也極為燙手,他的麻煩已經夠多了,可再不希望卷入什么不必要的紛爭之中了。
  聞言,問天笑一呆,有些不敢置信。
  不僅是他,連姚璐薇,以及附近其他人,也都有些不信陳汐竟會拒絕這樣一個天降大餡餅了。
  只有一小撮隱約猜出了陳汐的心思,皆都暗暗感慨,這家伙之前哪里是狂傲,分明是擁有大底蘊,所以才敢如此有恃無恐,而此時能冷靜做出抉擇,這份魄力,可不是誰都能夠辦到的。
  畢竟,這世上被豬油蒙了心的家伙簡直太多了。
  “好!陳汐,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我向天笑沒別的本事,可只要你一聲招呼,無論刀山火海,我都不會皺一下眉頭!”
  那向天笑深吸一口氣,認真說道。
  聞言,眾人都是心中一震,又是艷羨又是嫉妒,要知道問天笑這家伙背后的師門,可是木炁大世界一等一的超級大勢力,其家中老祖宗更是一尊仙界的大人物!
  有了他這句話為允諾,其價值之大,又豈是區區一兩件仙寶能相比?
  一天后。
  “陳汐姚璐薇向天笑你們三人此次測試名次位列前三,按照九品堂規矩,金桑村,便是你們進入符界的試煉初始地!”
  中年使者面無表情宣布結果,然后一揮手:“來人,帶他們進入傳送陣,立刻出發!”
  ——
  第二更11點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