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82 虛無風劍


  第二更!
  陰冥河水奔涌滔滔,猶如橫亙貫穿天空的一條黑色怒龍,咆哮著,洶涌著,仿似要把一切都沖垮、粉碎、湮滅。
  而在眾人眼中,陳汐就像黑色大河中的一根稻草,一葉浮萍,飄曳無定,隨手都有被潮浪打翻覆滅的可能。
  處境岌岌可危!
  “大王果然厲害,這等手段,簡直是搬山煮海之威力,那小子必死無疑。”
  “那是當然,大王雄踞嘯月嶺無數年來,你可見過哪個家伙能夠傷到大王的一根毫毛?這小子剛一現身我就知道,他這次肯定也是難逃死劫!”
  方圓百里內,一眾大妖小妖望著天空中的戰斗驚嘆不已,愈發確信,在鯤鵬王那潮汐道意下,那個人類少年已是再無翻盤的可能。
  議論喧嘩聲同樣傳入了山腹中。
  杜清溪等人的神色都變得焦急無比,若非為了救助自己,陳汐豈會落到如此地步?
  他,不該死的!
  “這家伙竟然要輸了?真是太氣人了,早知如此,還不如不來的好,給人希望,結果卻又讓人失望,難道所有男人都喜歡逞強亂搞嗎?”慕容薇尖叫不已,秀美的臉頰上已是一片扭曲。
  “的確令人失望啊,我還以為他能力挽狂瀾呢,誰知還是一個扶不上墻的爛泥巴,唉。”蒼濱在一旁附和,嘆息不已。
  “你說什么!你他媽的再說一遍!”端木澤憤怒咆哮,他實在想不到,這世上竟會有如此無恥之人。
  “別和他們費力氣了,和這種寡廉鮮恥的家伙生氣,有什么意義?”宋霖緩緩說道。
  杜清溪沒有開口,但是在內心中,她卻是對慕容薇和蒼濱鄙夷到了極致,已懶得與他們計較。
  ……
  “咦!”
  “有變化!”
  在眾多目光注視下,遠處天空中,四面八方都被黑色潮浪包圍的陳汐突然停下了手中動作,竟是不再抵抗了!
  “這小子在做什么?”青丘狐王眉頭一皺,以他的眼力自是能夠看到,陳汐非但放棄抵抗,還閉上了眼睛。
  旁邊的玄睛老黿王沒有說話,只是把目光死死鎖定在陳汐身上,皺紋密布的枯瘦臉頰上,竟是隱隱有著一絲激動,似是期待,似是緊張。
  刷!
  黑色浪潮中,一襲黑袍的鯤鵬王驀地出現,望著快要被自己的潮汐道意吞噬的陳汐,他碧油油的眼眸中沒有即將勝利的欣喜,反而有著一絲疑惑。
  “不該這樣啊,這小子戰意純粹堅定,性子更是堅韌不屈,怎會放棄了抵抗?”
  鯤鵬王心中疑竇叢生,暗自搖頭不已:“難道自己之前走眼了?這小子其實一直都是在虛張聲勢?”
  砰!
  一個百丈高的巨大潮浪打來,陳汐猶如不起眼的螻蟻一般,被打飛出幾十丈外,披頭散發,五官鮮血流溢。
  砰!砰!砰!……
  還未等陳汐的身體落下,又是數重潮浪打來,打得他渾身肌膚傷痕累累,鮮血如同泉涌,染盡衣衫,遠遠望去,猶如一個血人一般,模樣甚是凄慘。
  但是,他的目光依舊緊閉,神情竟是說不出的平靜,看起來詭異之極。
  “不對,這家伙有些古怪。”
  青丘狐王驚訝出聲,在他眼中,陳汐可謂是險象環生,瀕臨于死亡邊緣,隨時可能覆滅。現在看得分明之后,他才訝然發現,在陳汐的身體四周,仿佛有著一股無形的黏力,任憑四面八方的潮浪拍打,都會被股黏力化解去大半的力量,打在他身上的,還不到兩成威力!
  古怪!
  青丘狐王那邪魅的桃花眼中涌出一絲濃濃的好奇。
  天資絕倫的年輕修士他不是沒有遇到過,但是像陳汐這樣的,還是頭一次見到。
  而且,對方的修煉時間似乎極為短暫,年齡也是極為年輕,這樣一個小家伙,卻能在鯤鵬王的潮汐道意中堅持到現在,簡直就是個怪胎。
  “你也發現了?”老黿王目光灼灼,聲音中透著一絲高深莫測的味道,驀地伸手一指遠處蒼穹,大喝道:“快看!”
  ……
  模模糊糊中,陳汐夢到了一片星空。
  湛然的夜色里,億萬星辰懸掛于高空,璀璨奪目,溢散著清冽的銀輝,它們沿著玄妙的軌跡在蹁躚,在飛舞,空曠的綠草地上清風拂過,纖細柔韌的草葉像海浪一樣,在風中低吟飛揚。
  那時,他心神純凈,干凈剔透。
  那時,他的眼眸中只有那億萬星辰,好像看到一只大手,以天地為符紙,以星辰為符筆,潑灑出神秘而又深邃的星辰軌跡。
  此刻,他又看到了那綴滿蒼穹的點點星辰,耳畔又仿似響起那古老浩瀚的嘆息。
  過往的無數畫面,過往的蹉跎、艱辛、苦悶、不甘、冷眼嘲笑……皆化作飛灰湮滅,在面對那億萬星辰,那些紛繁復雜的世俗怨恨,讓他感覺悲憤不甘的往事,都仿佛如此渺小,如此微不足道。
  心神,徹底趨于安寧,像歷經萬年風雨而巋然無所動搖的磐石。
  目光,重新恢復平靜,如不起漣漪的浩瀚湖泊。
  “我之一生,悲憤坎坷,如風,有急,有緩;如星,有明,有滅。世上的事,有順,有逆,人生的情,有喜,有悲。無論怎樣,都要走下去,無論如何,都要坦然面對,像風一樣,追尋本心的自由!”
  “而我的自由,就是……”
  腦海中,再次閃現一幅幅畫面,爺爺飽含期許的目光,母親左丘雪的殷勤叮囑,弟弟稚嫩臉頰上的敬慕,杜清溪三人真摯堅定的勸阻……
  “你們,才是我的自由啊!”
  這一刻,一股無法言喻的玄妙氣息涌入全身,識海神魂更是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在提升,在狂飆!
  猶如破殼重生。
  轟!整個魂魄中一聲巨響,就仿佛混沌初開,方圓千里的驚色清晰無比地倒映在心中,藏匿在山穴中的大妖小妖,滾滾奔涌的陰冥河,山腹中杜清溪三人焦灼不安的神情……甚至是地上一塊石頭的形狀、一片葉子的紋理,一只螻蟻的觸角,都是纖毫畢露清晰可見。還有……那無處不在自由的風!
  陳汐睜開眼睛,目光清澈,沒有一絲雜質。神色不悲不喜,猶如遠古佛陀得證因果的枯寂,道心塵埃不染。
  便在這時——
  “陳汐,你太讓我失望了,既然如此,就給我死吧!”
  伴隨著鯤鵬王尖細如嘯的暴喝,半空中的陰冥河驀地滾蕩起來,猶如一頭睡醒的黑龍,搖動綿延如同山嶺的龐大身軀,發出悶雷般的咆哮,朝渺小猶如螻蟻般的陳汐吞噬而去。
  如龍吟,似龍形,天地都仿似在顫抖,虛空都像要被撕裂成碎片,靈氣亂流如刀子似的轟然逸散,方圓百里之內的巖石、草木、河流無不被粉碎,那些距離較近的大妖小妖更是被掃飛出百丈之外,倒地吐血不止。
  一時之間天昏地暗,仿若陷入末日般的夜色中。
  鯤鵬王要下殺手了!
  在場所有人腦海中,齊齊閃過同一個念頭,陳汐恐怕就要在這一擊中殞命……
  “風起!”
  就在此時,一聲平靜淡漠的聲音響起,聲音由低到高,穿過那滾滾的黑色潮浪時,已如同黃鐘大呂一般,響徹在天地之間。
  寥寥兩個字,卻仿佛有著神奇的魔力,悠悠飄揚,聽在耳朵中,像聽到一縷輕柔的風在耳畔低聲呢喃。
  嗯?
  還沒死嗎?
  在場諸多大妖小妖齊齊一怔。
  便在這時,他們才猛地看到,天空中那滔滔的陰冥河形成的黑龍,猶如被人施展了定身術,停留在半空中,沒了驚濤駭浪,沒了滾滾潮水聲,沒了令人心悸的恐怖力量……甚至連一絲動靜都沒有了!
  靜止!
  仿似被一只無形的大手攥住,又好像被冷厲的風雪凍結,畫面詭異之極。
  轟隆隆!
  猶如天地在咆哮,方圓萬里之內,狂風肆虐,猶如嗅到血腥味的鯊魚,滾滾朝此匯聚,那狂暴的聲音,仿似欲要震碎耳膜一般,駭人之極。
  甚至有那實力稍差的妖類,徑直被這聲音震暈了過去。
  怎么回事?
  為什么會是這樣?
  而在遠處,玄睛老黿王驀地無聲地笑了,眼眸深處涌現出一抹恍然,嘴中激動的喃喃自語:“拖于九淵方為龍……果然是他……果然是他啊。”
  “劍落!”
  淡漠平靜的聲音再次響起,然后眾人就看到,渾身鮮血淋漓,披頭散發的陳汐踩著靜止的陰冥河,臨空而起,手中庚金劍竹一斬而下。
  一副注定要永遠烙印在每個妖類心中的畫面出現了。
  伴隨著陳汐的一劍斬下,天地之間的颶風倏然化作一柄足足有萬丈長的虛無風劍,在一陣清吟般的嗡嗡聲中,虛空被摩擦的強烈震蕩,泛起一圈圈漣漪,擴散而去,仿似天地在為之共鳴。而那虛無風劍則在這共鳴之中,突然消失不見,好像瞬移一般。
  咔嚓嚓!
  蜿蜒猶如山嶺起伏的陰冥河被一斬為二,隨即像支離破碎的琉璃一樣,化作億萬細碎的水沫,水沫還未曾落地,便即在那虛空的震蕩中瞬間蒸發一空。
  轟!
  虛無風劍余勢不減,斬落地面,留下一條近萬丈長的巨大溝壑,深不見底,觸目心驚。而在這其中的山岳、河流、巖石、采木……齊齊被絞碎成粉末。
  一劍之威,凌厲如斯!
  ————
  PS:晚上有要緊事,第三章若不能及時更新,放在明天,也就是說明天四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