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814 宙宇異獸

陳汐沒想到,居然會這么巧,剛從問天笑手中獲得一副烏罡拳套和一柄青炁滅魂扇,就又和他重逢了,并且還被安排在了一個隊伍中。
  當然,還有姚璐薇。
  這個明眸皓齒,秀美絕俗的女子,論及身份*,同樣不遜色于那問天笑,乃是靈壑大世界中如日中天的天之驕女,來頭極大。
  相較而言,他們這支三人的隊伍中,陳汐的身份反而略有不如這兩人。不過當聽聞他來自玄寰域之后,頓時引起了兩人的驚奇。
  玄寰域,那可是三千大世界中距離仙界最近的一片浩瀚大陸,誕生過無數震驚三界的大能者,締造了不知多少的傳奇神話。
  并且玄寰域距離這符界不知道有多遙遠,別說是天仙,就是天仙更高的存在,想要橫渡無垠宙宇星空,抵達符界中,也都是困難之極。
  而陳汐居然是從玄寰域抵達符界的,這如何不讓兩人驚奇?
  嗡!
  一陣轟鳴,三人眼前一花,下一瞬,已消失在了虎躍城中的傳送陣內。
  ……
  “金桑村位于符界東南邊緣地帶,地勢險惡,村中有原住民三千余人,村落四周,有著諸多的宙宇異獸出沒,實力大致都在冥化境左右,不排除有相當于地仙境的異獸存在。”
  傳送陣中,滕瀾口齒清晰,飛快介紹著金桑村的一切,他是九品堂的一位使者,被摩江派遣而來,負責帶陳汐等人前往金桑村。
  “切記,符界和其他大世界不同,最忌諱的便是殺害原住民,一旦發生這樣的事情,就會被天道剝奪功德之力,遭受處罰,嚴重者甚至會被當場擊斃。”
  “以諸位道友的實力,最多三年,必然可以賺取足夠的功德之力,離開金桑村,抵達距離最近的城池——燕赤城!”
  ……
  當滕瀾將一些金桑村的基本情況介紹完畢,眾人只覺眼前一閃,已是出現在一座村落當中。
  放眼望去,到處都是金燦燦的古老桑樹,枝葉掩映間,能夠看到一處處的民居,而在村落中央位置,則矗立著一座巍峨聳天的高塔,極為醒目。
  這座高塔通體仿若由青銅澆筑而成,在陽光下沐浴著金屬般的光澤,其中更隱隱釋放出一股宏大、磅礴、堅凝無比的波動,將整個村落都籠罩其中。
  這便是符塔,一種類似防御大陣般的存在,在符界的村落、城池、州郡中,皆都有著一座符塔守護。
  “哼,又來一批送死的!”
  村口處,立著一股面容枯瘦的老人,似早已等待那里多事,見到滕瀾帶著陳汐三人出現,不禁冷哼出聲。
  “媽的,老家伙你怎么說話的?”向天笑大怒,指著老者的鼻子就大罵出聲。
  “我說的有錯嗎?前前后后送來的修者,都有三十七批了,可至今,也沒能解決我金桑村的心腹大患,要么全被異獸殺死,要么就灰溜溜逃掉,全都是廢物,沒一個有用的!”
  老者嘿然冷笑,渾然不理會向天笑的威脅。
  向天笑眼睛一瞪,就要發飆,卻猛地想起來,之前滕瀾早已囑咐過,此地的原住民殺不得,否則就要遭受天譴。
  這讓他不禁一陣郁悶,什么時候,連凡人都這么牛了?
  “三位道友,這位便是金桑村的長老薛銘,在試煉期間,你們若欠缺靈液仙石,可以用手中的功德之力,在他那里兌換。”
  滕瀾開口介紹道:“另外,你們有什么問題,也可以找薛銘長老商議。”
  說罷,滕瀾朝陳汐三人拱了拱手,笑道:“祝三位在此旗開得勝!”
  ……
  “走吧,三位尊貴的修者大人。”滕瀾離開后,那薛銘長老陰陽怪氣地喊了一聲,就扭頭朝村落中走去。
  “這老東西,若換在外界,老子非割了他舌頭不可!”向天笑冷哼道。
  “你怎么不說殺了他?”姚璐薇瞥了他一眼。
  “扯淡,我像那種濫殺無辜之人?他罵人就割了他舌頭,他若敢動手,自然就殺了他,這便是本公子的行事風格,光明磊落,最講究賞罰分明。”向天笑說著說著,不禁得意洋洋起來。
  “還是先了解情況,然后采取行動吧。”陳汐沉吟,說了一句,就跟了上去。
  他能夠感覺到,那薛銘長老心中似有著一股極大的怨氣,并且聽他所言,之前抵達這金桑村中的修者,竟十有八九都罹難了!
  這一切,都讓他不敢再小覷眼前這座村落。
  “那便是符塔,每天夜里都會遭受宙宇異獸的侵襲,它的內部早已破損不堪,不出意外,一個月后,就會徹底被毀滅掉。”
  薛銘長老在村落中央駐足,指著那高達萬仞的巍峨符塔,沙啞說道,聲音中竟帶著一絲悲愴,“符塔被毀,整個金桑村也會隨之湮滅,淪為宙宇異獸肆虐的地方,所以,我雖然很不看好你們,但還是希望,你們能幫幫金桑村,幫一幫這些無辜的村民。”
  陳汐怔了怔,目光一掃,就看見,在符塔四周不知何時已立著許多人,有老人,有孩子,每個人臉上都寫滿了憂愁和沉重。
  他們便是金桑村的村民,被稱作原住民,在符界開辟時,便已經在此繁衍生息。
  “薛銘長老,可否介紹一下村子的狀況?”陳汐問道。
  “此時說來話長,諸位且隨我來。”薛銘嘆息了一聲,帶著陳汐三人,從符塔一側經過,進入了一處破舊院落中。
  殘陽如血,將那遍布村落四周的金桑樹都染紅,彌散著一股遲暮、悲壯的氣息。
  “金桑村原本有村民四千六百戶,但最近一段時間,由于符塔力量急劇減退,幾乎每天都會有人死去……”
  薛銘長老那沙啞的聲音在燭火昏暗的房間中回蕩,帶著一絲痛苦、惘然、絕望、憤怒的復雜情緒。
  按照他的介紹,陳汐三人頓時明白了一切。
  原來,這符塔的存在,就類似于城墻般,抵御著村落外的宙宇異獸侵襲,符塔的完好與否,直接關乎到村落中村民的安危。
  這段時間以來,金桑村外的宙宇異獸與日增多,數量驚人,每日夜里都會來攻擊村落,由于符塔力量急劇損耗,令得不少村民,都不幸被波及到,慘死異獸口中。
  而從九品堂派遣而來的修者,都不堪重用,要么在和宙宇異獸廝殺中隕落,要么直接逃之夭夭了。
  不過按照薛銘長老的說法,這些逃走的修者也難逃一死的下場,因為符界的天地之間,根本沒有一絲的靈力,并且離開了村落,就會遭受到宙宇異獸的攻擊,即便能逃至附近的城池前,也根本進不去。
  原因也同樣簡單,因為他們賺取的功德之力不夠!
  試想一下,在沒有靈力補充下,遭受無窮宙宇異獸的追擊,哪個修者又能幸存下來?
  而了解到這一切,也讓陳汐漸漸清楚了符界的一些基本生存規則。
  符界,浩瀚無垠,但卻井井有條,從外圍直至中央,分布著村落、城池、州郡、以及最中央的四皇帝城。
  村落和城池之間,城池和州郡之間,乃至于州郡和四皇帝城之間,皆都是山川河流,人煙罕至,猶若一片未開墾的原始荒地般,被稱作“荒蕪禁區”。
  這樣的禁區,便是宙宇異獸出沒的地方!
  換而言之,在符界,只有在村落、城池、州郡中,才是最安全的。
  因為這些有人類棲居的地方,有著符塔的守護,不過符塔的力量在和宙宇異獸的對抗中,且會時時刻刻都會受損。
  一旦破滅,也就意味著一個村落、一個城池就會遭受致命的威脅,十有八九就會因此而滅亡!
  而修復符塔的方法也很簡單,只要擁有足夠的符陣師去修繕就行了。
  “原來如此,正因為符界中有這樣的現狀,對我等修士而言,反而是一處絕佳的試煉之地,斬殺宙宇異獸,不僅可以賺取功德之力,還可以磨礪修為和戰斗手段,同樣,修復符塔,也可以賺取功德之力,并且對符道修為或許也大有助益……”
  陳汐若有所思,他此次前來符界,唯一的目的就是解決晉級地仙境的問題,而想要達成所愿,就必須先抵達四皇帝城,登臨其中的大衍塔。
  這一切都和他在金桑村中歷練并不沖突。
  因為只有在此歷練,才能賺取足夠的功德之力,一步步進入到城池、州郡、乃至于四皇帝城中。
  如此一來,倒是順手就幫助了金桑村脫離困境,可謂是一舉兩得。
  吼吼——
  遠處,突然傳來一陣震天似的嘶吼聲,隨即,整個大地都震動起來,似乎有千軍萬馬正在從四面八方朝金桑村攻殺而來一樣。
  薛銘長老面色一變,失聲道:“這些該死的孽障又來了!”
  “來得好,老子早已等得不耐煩了!”向天笑大叫了一聲,噌地一下竄起身子,大步走了出去。
  幾乎同時,陳汐和姚璐薇也齊齊出動,皆都想親眼看一看,那金桑村之外的宙宇異獸究竟是何等的實力,又有何等的規模。
  見此,薛銘長老不禁一呆,第一次感覺,此次前來幫助金桑村的三位修者,似乎和以往的都不太一樣……
  ps:中途去了一趟醫院,耽擱更新了,第三更會在凌晨3點左右,等不及的兄弟明天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