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815 功德銘牌

夜已深,陣陣凄厲的嘶吼聲劃破天際,響徹天地,在整個金桑村四周震蕩不休。
  “又來了!”
  “老天,在這么下去,符塔距離毀滅也不遠了!”
  “青烏村、柳水村、鹿王村……前些日子都已毀滅,難道咱們金桑村也要步入后塵嗎?”
  村民們受到驚動,慌亂奔跑出來,臉上盡是深深的悲痛憂慮之色。
  吼!
  嘶吼如雷,響徹天地,無數龐大如山岳的黑影,遮蔽蒼穹,從四面八方奔襲而來,將大地都震得搖晃。
  嗡嗡嗡……
  一股股乳白色的浩大波動,從那村落中央的萬丈符塔上轟涌彌散,擴散八方,將那一道道龐大的黑影抵御住。
  從蒼穹俯瞰,就能看到,整個金桑村被包裹在一層乳白色的光罩中,像一個倒扣的大碗似的。
  而一頭頭面目猙獰,體格龐大無比的宙宇異獸,則如同鋼鐵洪流,不斷沖擊,將那光幕都震得劇烈晃動不已,發出一陣陣震耳欲聾的轟鳴聲。
  這對村落中的原住民而言,絕對是一場滔天災禍,雖然有符塔相護,可依舊令他們感到絕望和無助。
  他們每個人都清楚,符塔內部已破損不堪,力量更瀕臨枯竭,若一直如此下去,距離毀滅也就不遠了……
  嗖!嗖!嗖!
  便在此時,三道璀璨的流虹,劃破漆黑的夜色,浮現在半空中,周身神霞彌散,熾盛之極,宛若三尊神祗般,一瞬間就吸引了村落中所有人的注意。
  “是修者!有他們在,或許能幫咱們脫困于水火之中!”
  “不要高興的太早,難道你忘了之前那些修者嗎?一個個死的死,逃的逃,沒有一個中用的。”
  “可這終究是一種希望,不是嗎?”
  “唉,先看看再說吧,不要抱太大的希望。”
  人們議論,神色中沒有振奮,依舊憂慮重重,近些日子一來,不知有多少修者抵達,每一次,都讓他們看到希望之后,又感到絕望。
  一次次希望,一次次絕望,這樣的循環,令他們的心神已被折磨的快要麻木,所以對于近日抵達村落中的這三名修者,他們只能保持謹慎的態度,不敢奢侈有任何的奇跡發生。
  甚至,他們最擔心的倒不是這三名修者能否滅殺宙宇異獸,而是擔心他們是否也像以前那些修者一樣,面對這等殘酷的一幕,會偷偷的逃掉……
  “我操,這么多宙宇異獸!?”向天笑目光一掃四周,見那宙宇異獸密密麻麻的,不下上千之眾,不禁怪叫起來。
  “怎么,問公子可是怕了?”姚璐薇在一旁問道。
  “什么叫怕,有這么多活靶子練手,本公子驚喜還來不及呢!”問天笑嘎嘎怪笑起來。
  嗖!
  說話時,他身影倏然暴沖,猶若一道離弦之箭般,轟鳴著沖出了那光幕之后,手中靈慧九妙仙劍一斬,潑灑出一道千丈劍氣,橫掃而去。
  劍氣縱橫,攪亂陰陽,這一刻的問天笑散發出一股唯我獨尊舍我其誰的霸氣,沖殺異獸群中,殺得血雨飛灑,好不痛快。
  “哈哈哈,才只是相當于冥化境頂尖修為而已,這樣的爛貨又怎可能攔住本公子的步伐?殺!殺!殺!”
  問天笑大笑,手持仙劍,宛若戰神,縱橫蒼穹之間,如入無人之境!
  村落眾人頓時看呆了,不敢置信。
  “果然,果然和以往前來的修者不一樣,這等修為,何愁解決不了眼前這燃眉之急?”村中長老薛銘驚喜得渾身顫抖,喃喃自語不已。
  嗖!
  就在眾人為問天笑的神武驚嘆之際,姚璐薇倩影一晃,手持雙月斬靈刀,猶若一抹流虹似的沖了出去。
  她儀態從容,身影翩躚,刀光猶若交織而舞的皎皎月光般,雖無問天笑的神武,可論及殺傷力,卻是毫不遜色,所向披靡。
  “那位姐姐好厲害,簡直像天上的仙女一樣,她是神仙派來救助我們的嗎?”一個頭扎羊角辮的小女孩脆聲說道,大大的眼睛中盡是崇慕之色。
  村民們本來緊張不已,聞言,頓時都笑出了聲,心中那沉重如山的壓力都舒緩不少,不再麻木,而是重新燃起了一股希望。
  “那位修者怎么不出動?”有人發現了半空中屹立不動的陳汐,不禁疑惑道。
  “應該是實力不行吧,不過有了那兩位修者相助,應該已足夠對付眼前的危局了。”
  “嗯,這倒也是,畢竟那九品堂也不可能一下子派來三個都厲害之極的修者來幫助我們。”
  村民議論,很快就把目光從陳汐身上移開,望向了向天笑和姚璐薇。
  其實以他們的眼力,根本看不出戰況究竟如何,只能看到一篇熾盛的劍氣、刀光閃現,所過之處,一頭頭宙宇異獸被斬殺,鮮血飛灑。
  不過越是這樣,越令他們感到心安,他們才不管那兩名修者的修為有多高,只要是能幫助他們化解厄難就行了。
  蒼穹中,陳汐的確沒有行動,他在觀察那些宙宇異獸,以及符塔所產生的波動。
  在他看來,斬殺這些宙宇異獸自然易如反掌,但關鍵是,今夜殺完了,明天再來一批怎么辦?
  若天天如此殺下去,自己三人賺取了足夠的功德之力相繼離開,而獸患依舊存在,讓這些村民又該怎么辦?
  所以要殺,也要從源頭將其抹除了!
  不過這些宙宇異獸,皆都來自宙宇深處,以他如今的力量,也根本無法殺入宙宇深處,將它們一鍋端了。
  而符塔的存在,就是解決問題的關鍵了。
  “按照薛銘所說,符塔內部已破損不堪,已難支撐幾日,若是徹底將其修復,或許能保他們長時間的安全……”
  陳汐沉思許久,最終還是搖了搖頭,他知道,一切都要自己親自去那符塔看一看,嘗試著修復一次,方才能夠確定。
  “接下來,就讓我看一看,這符界的功德之力究竟是如何賺取的……”陳汐眼眸中冷芒一閃,下一刻,他人已消失在半空。
  吼吼吼——
  符塔釋放的乳白色光幕之外,放眼望去,到處都是龐大無比的異獸身影,天上飛的,地上跑的,幾乎將天地都給充斥。
  三千二百六十頭!
  一瞬間,陳汐龐大的神識擴散八方,心中浮現一個清晰的數字,這個數字代表著此次前來攻打金桑村的宙宇異獸數目。
  轟!
  下一刻,陳汐已施展法相天地,三頭六臂等神通,化身百丈高的身影,周身纏繞著無窮炫亮刺目的雷暴漩渦,遠遠一望,猶若一尊來自遠古頂天立地的魔神般。
  殺!
  陳汐探手,一個星空大手印拍打而出,五根猶若天柱般粗大的手指一抓,將身前千丈范圍都全部籠罩。
  噗噗噗……
  以他如今的戰力,斬殺地仙一重強者都如同砍瓜切菜似的,更何況是這些實力才堪比冥化境的異獸。
  僅僅一抓,就有上百頭宙宇異獸被抓爆,化作漫天的血漿潑灑,就像下了一場血色暴雨,將蒼穹都染紅,駭人無比。
  見到這一幕,村落中人登時面色一僵,又是駭然,又是不敢置信。
  那頭扎羊角辮的小女孩更是嚇得捂住了眼睛,尖叫道:“那位大哥哥的模樣太嚇人了,太嚇人了……”
  誰都沒想到,這個被他們忽略的修者,實力竟然如此強大,寥寥一擊之威,竟屠戮了近百的宙宇異獸!
  這對他們這些凡夫俗子而言,簡直已經和真正的天神下凡也沒什么區別了。
  就連另一邊的問天笑和姚璐薇也都被陳汐這霸道無匹的一擊嚇了一跳,這才發現,這家伙此時展現的實力似乎比之前參加測試時還要強大許多……
  這個發現令兩人都有點心驚,愈發看不透這個來自玄寰域的神秘家伙了。
  盞茶功夫后。
  前來攻打金桑村的宙宇異獸被一掃而空,天地重新恢復平靜,唯有空氣中彌漫著濃濃的血腥味,嗆得村人都快要窒息。
  不過即便如此,他們卻興奮高興到了極致。
  眼前這一幕,絕對是他們近段時間以來,最夢寐以求見到的一幕,如今終于實現,他們焉能不激動?
  一些老人和婦孺甚至激動得眼淚橫流,心中充滿了對陳汐三人的無盡感激。
  噗通噗通……
  當陳汐三人返回村落時,村落中人,包括長老薛銘在內,都不約而同地跪倒在地,連連磕頭不已。
  這時候,再多的語言都不足以形容他們心中的感激,也唯有以這種最古老的儀式來表達和宣泄。
  陳汐動容,連忙揮袖,用一股無形之力將這些村民扶起。
  他心中也是感慨不已,對于修士而言,做這些只不過是舉手之勞,在尋常不過了,可對這些凡夫俗子而言,卻意味著太多了,那是沉甸甸的生命的重量!
  “三位尊貴的修者,歷經一場大戰,必然消耗甚大,請隨我來,只需三格功德之力,足以讓你們恢復所有的力量。”
  長老薛銘走上前,恭敬道,這時候的他,已再沒有了初次見面時的冷漠和陰陽怪氣,那蒼老枯瘦的容顏上,只有濃濃的感激和敬畏。
  “三格功德之力?”陳汐怔然,什么時候,功德這樣無形無質的力量,能夠被細細劃分了?
  ——
  ps:又耽擱到凌晨3點半了,汗,另外月末了,呼喚一下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