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1)     

神箓816 測驗開始

感謝兄弟“冰月火之歌”的10000打賞捧場支持!
  功德之力虛無縹緲,猶若大道天機般不可捉摸。
  陳汐也從未聽說過功德之力能夠細細劃分為類似法寶、丹藥那樣的品階,但當他拿出自己的功德銘牌,頓時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功德銘牌猶若一枚暗金色的勛章,表面密布著無數細密繁奧的紋理,是一種記錄功德之力的奇異寶物。
  在符界,充斥著諸多的宙宇異獸,每斬殺一頭,根據它們實力的強弱,就會得到相應的功德之力,具體就會呈現在這功德銘牌之中。
  □另外,還有很多其他賺取功德之力的途徑,像修繕符塔、護送商隊、領取和完成九品堂派發的任務等等,也可以獲得相應的功德之力。
  □如今,歷經剛才一場殺戮,陳汐的功德銘牌表面看不出什么變化,但其內部卻赫然變成了另外一個模樣。
  □若是以神識查探,就會發現,銘牌內部猶若一片涵括無數星辰的星空般,密布著一顆顆細小的星辰,密密麻麻,數之不盡。
  □這些星辰,絕大多數都暗淡無光,唯有三十余顆,此時綻放出金燦燦的光澤,彌散出一縷縷夢幻似的功德金光。
  □而據陳汐推測,這一顆顆被“點亮”似的星辰就代表著功德之力,那薛銘長老所言的三星功德之力的數目,自然就很好理解了。
  □換句話說,這次斬殺那些宙宇異獸,他總計獲得了三十余星的功德之力,只需拿出其中三星兌換,就能從薛銘長老那里獲得足夠的靈液仙石來補充所消耗的力量。
  □“這功德銘牌果然奇妙,也不知究竟是締造符界的哪一位大能者所創造,居然能如此記錄功德之力,一目了然,怪不得能夠像貨幣般進行兌換……”
  □了解這一切之后,陳汐也不禁暗暗稱奇。
  □這讓他想起了測試道意的靈皇測道石,測試戰力和潛質的武皇戰魂碑……皆都擁有這等化腐朽為神奇般的神奇力量。
  □……
  □雖是深夜,但此時的金桑村中卻是燈火通明,到處歡歌笑語,村民們都興奮的睡不下,聚在一起飲酒慶賀,不時發出一陣爽朗的大笑聲。
  □而此時,陳汐三人則隨著薛銘長老,來到了符塔一側。
  □這里有一座低矮的祭壇,由粗糲的青石砌成,墻體斑駁暗啞,也不知存在了多少歲月,彌散出一股古老滄桑的氣息。
  □令人驚異的是,這祭壇四周,繪制著一個仿若由鮮血澆筑而成的神秘圖案,紋理玄奧,依稀可以看見花鳥蟲魚、先民祭祀、日月循環等等場景。
  □遠遠一望,這神秘圖案就像一個古老族群的圖騰般,給人以莊肅、神秘、古老的浩渺氣息。
  □身影枯瘦的薛銘走上祭臺,三跪九叩之后,從懷中拿出一把石刀,割破指尖,浸出一滴滴鮮血,開始在祭壇地面上的神秘圖案上徐徐涂抹。
  □他的神情前所未有的莊肅、敬畏、甚至帶著一絲的狂熱,手中的動作更是小心翼翼,輕柔徐緩。
  □見到這一幕,陳汐、向天笑、姚璐薇都有些疑惑。
  □他們能夠看出,這似乎是一種古老的祭祀之禮,透著一股令人肅穆的莊重感。
  □嗡!
  □片刻后,那祭臺四周,驀地產生一股奇異波動,繪制在祭壇表面的那一副神秘圖案開始發光,倏然浮現出一道光幕,光幕是一片浩瀚的星空,星空之下,懸浮著一柄尺子。
  □這柄尺子方方正正,光滑如鏡,清輝彌散,竟給人一種公平、規整、能夠度量宙宇萬物般的奇異感覺,但旋即,這一柄尺子就一閃即逝。
  □那光幕之中,化作漆黑一片。
  □“量天尺!”
  □雖然只是驚鴻一瞥,但依舊令得向天笑驚呼出聲,他似是想起什么,“果然如此,此尺誕生于太古,乃是一件混沌神器,能夠裁量蒼穹之高,度量萬物之理,怪不得,怪不得啊……”
  □“不錯,就是此物,據說掌握在玄帝淵潯手中,在締造符界之初,這天道的劃分,萬物的塑造,皆都是出自量天尺的功勞。原本我以為僅僅是一個傳聞,沒想到這居然是真的。”
  □一旁,姚璐薇也徐徐說道,清眸中也是泛起一抹震撼之色。
  □量天尺?
  □陳汐一怔,向天笑和姚璐薇的話,讓他同樣感到驚嘆不已,符界的天道法則和其他大世界不同,竟然是出自這量天尺之功勞?
  □甚至他感覺,這功德銘牌之所以能夠將功德之力都具體劃分,只怕也和那量天尺不無關系。
  □接下來,薛銘從陳汐三人手中拿過各自的功德銘牌,深吸一口氣,將它們全部小心翼翼遞進那漆黑光幕之中,而后盤膝坐地,嘴中念念有詞,晦澀而古怪,似是一段祈禱祭祀所用的古老檄文。
  □很快,薛銘從那漆黑光幕中取出三個玉瓶,連同功德銘牌一起,分別交給了陳汐三人。
  □陳汐接過一查探,就發現功德銘牌上,代表功德之力的三顆星變得暗淡,唯有二十九顆還兀自亮著。
  □而那玉瓶也大有講究,竟是一件儲物法寶,其內裝著數目龐大的仙液,足夠讓一位仙元消耗殆盡的地仙強者一瞬恢復如初了。
  □這便是符界中獨特的兌換方式,由于天地間并無靈氣,只能以功德之力去兌換所需的靈液仙石來補充修為。
  □按照長老薛銘的說法,等進入城池之后,這種兌換就會變得更簡單,而不必再像他這般借助古老的祭臺,通過血祭之法來換取靈液仙石。
  □不過對陳汐和向天笑、姚璐薇而言,光是他們自身攜帶的仙石,都足夠他們在很長時間內不必為此而發愁。
  □尤其是陳汐,本尊體內那蒼梧幼苗能夠源源不斷地補充真元,即便第二分身的巫力消耗殆盡,也完全不必為此而擔心。
  □不過由于本尊上次施展爆氣弒神功,傷害到了自身的本源,至今還在星辰世界中閉關,目前來說,還幫不上什么大忙。
  □所以陳汐也只能暫時靠這功德之力去兌換仙石、仙液來維系力量。
  □和靈液、靈石中所蘊含的靈力不同,仙石、仙液中所蘊含的仙罡之力,乃是一種更為高等的力量,乃是世間各種力量的本源,因而同它修煉,不僅僅可以補充真元,同樣可以轉化為巫力來使用。
  □……
  □在離開祭壇時,薛銘長老猶豫再三,突然道:“三位少俠,不知能否再幫我金桑村一個忙?”
  □聲音小心翼翼,帶著一絲祈求的味道。
  □“我們此來是斬殺宙宇異獸,賺取功德之力來了,哪有那么多時間幫你們的忙?這么下去,我們什么時候能離開這里,進入燕赤城?”向天笑皺眉道。
  □薛銘苦笑,嘆息道:“三位有所不知,這符界開辟于三界最前線的戰場上,宙宇異獸是永遠也殺之不盡的,并且每隔七日,就會有新的宙宇異獸出現,威脅猶在啊。”
  □姚璐薇訝然,道:“這么說,七天之后,將會出現和今晚一樣的局勢了?”
  □薛銘點頭,愁眉苦臉。
  □“你所求之事,可是為了修繕這一座符塔?”陳汐突然開口,遙指那萬丈高的符塔。
  □“正是!”
  □薛銘連連點頭,小心翼翼道:“少俠,不知你們三位可精通符陣?實不相瞞,只要能徹底修復符塔,所賺取的功德之力,要比斬殺上萬頭宙宇異獸都多,并且也足以湊齊足夠進入城池時所需的功德之力了。”
  □“居然能賺這么多?”問天笑眼睛一瞪,旋即一臉惋惜道:“可惜啊,符陣,本公子只會布陣殺敵,可從不會煉陣和修陣。”
  □“我倒是略懂符陣,不過若去修復這一座足有上萬丈高的符塔,也不知需要花費多長時間……”姚璐薇沉吟道。
  □薛銘大喜:“只要略懂就足矣,村落中的符塔,遠遠無法和城池、州郡中的符塔相比,一位符陣宗師動手,半個月的時間都能將其修復完好。”
  □姚璐薇怔了怔,不由搖頭道:“我對符道的理解距離符陣宗師還差的太遠,只怕會力有不及。”
  □在她看來,自己即便能修復符塔,只怕也需要耗費一年半載的時間,而若是單純去斬殺宙宇異獸的話,甚至不需要一個月,或許都能賺取到足夠的進入城池的功德之力。
  □兩相對比,她自然有些不愿意去干這種吃力又浪費時間的事情。
  □薛銘臉色的喜色一下黯然許多,喟然搖頭道:“算了,還是我想的太多,原以為前來符界的,大都是對符陣頗有研究之輩,唉,誰曾想……”
  □話未說完,其中的遺憾和失落卻是表露無遺。
  □“我來試一試吧。”一旁,陳汐沉默許久,終于開口。
  □他之前一直在思索,為何離央師姐會稱這符界為符道圣地,通過這段時間的觀察,他終于隱約感覺到,或許,這一切都和符塔有關。
  □甚至,他懷疑這符界中各大村落、城池、州郡中的符塔,只怕都和那四皇帝城中的大衍塔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
  □而他此來符界的目標,可都全放在了大衍塔上!
  □“你?”
  □向天笑和姚璐薇不約而同道,聲音中都帶著一絲訝然。
  □——
  □第二更10點左右。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