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818 老子不服

嗤嗤!
  符塔內,陳汐神色沉靜,心神空明,修長白皙的十指以一種無與倫比的速度飛舞,在半空中留下一道道纖細優美的殘影。
  細密猶若絲線般的真元,從十根指尖傾瀉而出,猶若最精準冷厲的筆鋒,翩躚在符塔四周墻壁上,勾勒出一一縷縷韻律曼妙的符紋軌跡。
  那情形,仿佛一尊丹青大師在涂抹修繕自己的得意作品,墨韻天成,充盈著一股賞心悅目的韻律。
  不同的是,陳汐是分心無數,以一己之力,同時在符塔內無數個陣圖上進行重新塑造修復以及完善。
  雖然僅僅只是一人,但卻像由成千上百個符陣師在同時動手,每一副陣圖都在他的神識籠罩之下,每一寸破損的符紋結構,都被他那精準猶若筆鋒般的真元之力捕捉到。
  如果有其他符陣師在此,見到這樣一幕,一定會被震撼得心神失守,因為這樣的符道造詣,簡直已達到了化腐朽為神奇的地步!
  沒有龐大的神識為掌控,沒有渾厚無比的真元為力量,沒有對整個萬丈符塔無數陣圖的結構了然于心,絕對達不到這等地步。
  在別人眼里,這萬丈的符塔或許有著繁若星河般的陣圖需要去一一修復,猶若一個浩瀚艱巨的工程。
  但在陳汐眼中,整個符塔也就相當于是一個符陣,那無數的陣圖,也僅僅只不過是組成這個符陣的符紋結構罷了。
  這就像凡人仰望星穹,而神靈則早已在星穹之上俯瞰天下。
  所達到的高度不同罷了。
  同樣,換做另外一個符陣師在此,他心中所想,只怕僅僅是如何去修復符塔內部的結構,而不會像陳汐這般,耗費二十多天的時間去推演,所求不僅僅是修復,更是一種創造,一種演繹,欲要把這符塔的威能發揮到極致!
  這便是陳汐對待符道的態度,像一個對完美和極致孜孜以求的偏執狂。
  但也正因如此,他在符道他所取得的成就,才能達到今天這等地步,早已遠遠超出世人的想象。
  按照陳汐的推演,想要將眼前符塔修復到自己滿意的程度,一個月的時間足夠了!
  ……
  隨著時間推移,又過去了半個月,金桑村中的氣氛從之初的狂喜,漸漸平靜,一股無形的憂慮和擔心,再次籠罩在每個村民的心頭。
  原因很簡單,或許再歷經一場宙宇異獸的侵襲,問天笑和姚璐薇就能賺取到足夠的功德之力,離開金桑村。
  而陳汐自從進入符塔之后,也再沒有一點動靜傳出,也根本沒有一點修復的跡象。
  這一切讓這些淳樸的原住民開始擔心起以后的生活。
  沒了修者幫助,還不至于令他們絕望,因為他們還能依靠符塔的保護來度日,可他們都早已清楚,符塔現如今已破損成什么樣子,就像早已被蟲蛀的朽木,早晚會轟然倒塌。
  若沒了符塔,那金桑村必然要淪陷入宙宇異獸的鐵蹄之下,他們這些原住民也再無逃生的可能……
  這樣的事情并不是沒有發生過,這些日子以來,附近其他一些村落,像青烏村柳水村鹿王村等等,都是因為符塔毀滅而隨之毀滅的。
  面對這樣即將來臨的厄難,簡直就和等死的心情也沒什么區別。
  薛銘長老去央求問天笑和姚璐薇留下,卻只得到了一些含糊的答案,模棱兩可,這一切都令他感到絕望。
  哪怕他們離開后,九品堂還會派遣修者前來幫助金桑村,可薛銘卻不敢確定,符塔是否能堅持矗立到那一天到來。
  十天后。
  又一輪宙宇異獸被斬殺一空,問天笑興奮大叫,因為他終于湊足了三百星的功德之力,姚璐薇也同樣做到了,唇角含笑。
  兩人的喜悅,并沒有令村民們高興起來,反而令他們臉上都寫滿的絕望。
  他們知道,這兩位修者注定要離開了。
  問天笑察覺到了氣氛的詭異,笑容一斂,猶疑道:“要不,咱們再待上一段時間?”
  “再待下去也是無用,難道你沒發現,功德之力達到三百星之后,就再不會提升了?這就意味著咱們只能去城池,只有在城池中才能賺取到更多的功德之力。”
  姚璐薇不為所動,淡淡說道:“并且這村落附近出現的宙宇異獸的實力越來越強,之前的戰斗中你也見到,出現了不止一頭相當于地仙一重境的異獸,再待下去的話,你我的性命只怕會遭受威脅,你愿意冒這個險?”
  問天笑怔了怔,煩躁道:“陳汐這家伙也真是的,到現在也沒一點動靜,若不行的話,何必這么逞強啊。”
  他的確很關心陳汐,那次對賭失敗之后,他已經把陳汐當做了朋友對待,自然不愿意眼睜睜把他丟下不管。
  至于那些村民的情緒,他雖然同情,但也絕對影響不了他的對決。
  姚璐薇似早已料到問天笑會如此反應,也不禁皺了皺秀眉,說道:“你不用擔心他,以他的實力,就是無法修復符塔,也足以賺取到足夠的功德之力,咱們先抵達燕赤城,在那里等他也不遲。”
  說著,她素手一翻,多出一塊玉簡,“我已經給他留言,將一切情況都講清楚,等他從符塔出來時,一看便會理解的。”
  問天笑驚道:“你打算現在就離開?”
  姚璐薇點頭:“宜早不宜遲,放心,陳汐得知這一切,也決不會怪責你我先行離開。”
  問天笑苦惱揉了揉眉毛,“只能這樣了?”
  姚璐薇反問:“你還能怎樣?”
  問天笑沉默許久,咬牙道:“成,就聽你的。”
  姚璐薇見此,秀美絕俗的玉容上不禁浮起一抹笑意,她很了解問天笑的性格,這一切都在她預料之中。
  當天,兩人便即離開。
  得知這一切,金桑村中的氣氛,一下子沉悶壓抑到了極致。
  夜晚。
  薛銘長老獨自盤坐在符塔前,枯瘦的身影愈發的佝僂,仿似已不堪重負。
  符界的夜晚,顯得尤其寒冷,凜冽如刀的風呼嘯,吹得村落中的金桑村嘩啦啦響動,冷清蕭瑟。
  薛銘怔怔望著符塔發呆許久,不禁嘆了口氣,拿起破舊的酒壺灌了一口烈酒,胸腔間火辣辣的燒灼,卻無法舒緩心中那一抹濃濃的憂慮。
  他又喝了一口酒,嘆了一口氣,就這樣,不知不覺,他已喝的酩酊大醉,直接在符塔前醉倒了。
  他做了個夢,夢見自己小時候,第一次見到修者時的興奮,第一次見到符塔發威時,飄灑出的億萬神輝,光照九天十地。
  那叫“亂金流蘇”,是符塔徹底發威時,所產生的異象,他一輩子都記得那恢弘浩大的一幕。
  那時候,村民無論老少都歡呼不已,每個人臉上都寫滿喜悅對安穩生活的向往對未來的憧憬……
  那時候……多好啊!
  “發光了!符塔發光了!”一縷仿似遠在天邊飄渺的聲音,繚繞耳邊,薛銘心中自嘲一笑,又做夢了。
  這個夢,他這些日子不知做了多少個,每一次醒來,卻都滿心失望,
  “好漂亮,比流星雨還漂亮。”
  “哈哈,符塔肯定被修好了,薛銘長老了?他人去哪里了?趕緊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他老人家。”
  “在這里,在這里……”
  一陣噪雜的腳步聲響起,旋即薛銘就感覺身體被人扶了起來,他煩躁地掙扎,嘴中叫道:“干什么,大半夜不睡覺都發什么瘋!”
  “阿伯,你醒醒,你醒醒啊!”耳畔,傳來一個清脆的叫聲,薛銘知道,那是馮保家的二閨女,才只七八歲大,活潑可愛。
  “哭喪呢!我還沒死!”薛銘沒好氣咕噥道,說話時,他睜開了一條眼縫,頓時感覺一陣白茫茫的光涌來,刺得他眼睛又連忙閉上。
  這是?
  雖然只是一剎那的光,可依舊令薛銘渾身一震,全身的醉意一下子消褪一空,心中更是不可抑制地一抹難以言喻的激動。
  他深吸一口氣,再次睜開眼睛,然后就看見,一片光,一片籠罩天地,將蒼穹都照亮的煌煌神輝!
  萬丈高的符塔仿似從沉睡中蘇醒,于夜色中釋放熾盛的金色光澤,飄灑若流蘇,蹁躚飛舞,猶若神靈播撒下人間的圣輝般,恍如白晝。
  村民們立在符塔前,沐浴在光輝中,每個人臉上都充滿喜悅,目光中更有著對生活的憧憬和期盼。
  這一剎那,薛銘如遭雷擊,渾身發抖,兩行濁淚滾滾而下,淚流滿面。
  “亂金流蘇!這就是亂金流蘇!符塔真的修好了!”他心中瘋狂大叫,想不到在自己有生之年還能第二次見到這樣恢弘浩大的一幕。
  但旋即,他又遲疑了,不敢置信,沙啞著聲音大叫道:“快!快告訴我這是真嗎?這不是做夢吧?”
  “當然不是。”一道清朗低沉的聲音在耳畔響起,如此熟悉。
  薛銘側眼一看,就看見那個名叫陳汐的修者,不知何時已立在自己身邊,一雙深邃若明星般的眸子正含笑望著自己。
  金色的光雨飛灑,若流蘇飄舞,流溢蒼穹,年輕人端立其中,他面容清俊,身姿偉岸,濃密烏黑的長發飛揚,飄然出塵。
  仿若神祗。
  薛銘知道,這一幅畫面,注定將烙印在自己心中,永遠無法忘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