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820 試煉初始

寒風呼嘯,掠過荒涼若廢墟的曠野。
  一座彌漫歲月斑駁痕跡的石塔,靜靜矗立在寸草不生的巖石地上,雖古老陳舊,卻仿似永遠不會傾塌。
  這是驛亭,修建于村落和城池之間,供修者恢復體力所用。
  漫漫無垠的曠野中,充斥無窮兇險和殺機,說不定下一刻,就會有成群的宙宇異獸從天而降,肆虐大地。
  而村落和城池之間的距離,實在太過遙遠,驛亭的存在,就顯得極為重要了。
  驛亭的作用很單一,但卻最實用,在其中歇息,能夠隔絕任何的氣息,絕不會被宙宇異獸發覺了。
  此時陳汐便盤膝坐于驛亭中,雙手各握一塊血晶,正在抓緊時間恢復巫力。
  這塊血晶來自劍洞六十層之中的雷靈身上,血氣澎湃如海,比仙石的價值都驚人,他的第二分身之所以能夠進階如此之快,大半就是這血晶的功勞。
  如今,他第二分身已進階冥化之境,還剩下數十塊血晶,足夠堅持到本尊徹底恢復實力,從星辰世界破關而出。
  “等本尊恢復如初,就讓第二分身在星辰世界閉關,日夜參悟彼岸、沉淪、湮滅、不朽、造化等罕見道意,以及各種道法、神通,而本尊則以戰斗為主,如此一來,就能省掉不少靜靜參悟的時間……”
  陳汐一邊恢復體力,一邊沉思。
  他的時間如今已經變得很緊張,所剩無幾,根本抽不出時間再去長時間靜心閉關參悟,也唯有靠這種途徑,去進行修煉。
  慶幸的是,星辰世界中的時間法則比外界要緩慢十倍,且絕對安全,第二分身在其中靜心參悟道意、道法、神通,完全可以取得比閉關更驚人的效果。
  而其參悟所得,也同樣可以成為本尊的修行經驗,并且在遇到極度危險時,第二分身也可以和本尊并肩作戰。
  如此一來,不僅彌補了無法靜心修煉的問題,還能將第二分身當做一件殺手锏,于危機萬分的時刻展開逆襲。
  啪!啪!
  一炷香后,手中的兩塊血晶化作粉末,消散無蹤。
  陳汐周身巫力再次達到鼎盛狀態,沸騰的血氣呼嘯在周身上下,如龍吟,似呼嘯,如淵如海!
  “這符界的天道法則果然奇特,竟讓我感受不到一絲天劫的氣息,怪不得離央師姐會帶我來此,起碼在離開符界之前,根本不必擔心天道降下裁決神雷來滅殺自己這個‘異數’……”
  陳汐仰望蒼穹,長長吐了一口氣。
  如今無論是煉體,還是煉氣修為,早已被他修煉到了冥化境中的極致,再難寸進,唯有進階地仙之境,方才會發生質的蛻變,由人到仙,平步青云。
  不過憑借他如今的實力,在符界闖蕩已經足夠了,除非遇到恐怖之極的存在,否則誰也奈何不了他。
  “千福婆婆,辰元師兄,前邊就是驛亭,咱們在此歇息一番吧。”
  “也好,進入驛亭,就等于進入到了燕赤城的范圍,不出半日,就能抵達燕赤城內,在此養精蓄銳一番倒也不錯。”
  “走!”
  遠處的蒼穹上,突然出現三道猶若匹練般的神虹,劃破虛空,人未到,聲音已是早已抵達。
  陳汐抬頭,眼眸微瞇,心中涌出一抹警惕。
  在來符界之前,梁冰就已交代過,符界就像一個試煉場,存在兩大危險,第一種危險就是來自宙宇異獸的侵襲,這是最大的威脅,三界中不少在符界歷練的修者,十之**都是葬身在了宙宇異獸的口中。
  第二種危險是被符界其他人殺死,因為在符界,沒有任何的規矩和約束可言,一切都以實力為尊,只要你有實力,就是讓天仙為仆,讓神獸為奴,讓龍族為坐騎,都沒人會管你。
  如今,陳汐已漸漸理解了其中的含義。
  尤其是第二種危險,絕對不容忽視,因為符界之中并無靈氣的原因,令得仙石仙液這一類的物品,也成了重要之極的存在。
  在這種情況下,遇到陌生人,很難說不被人覬覦了。
  因為多搶一份仙石,就不必再去拿辛苦賺取的功德之力去兌換,也能夠極大縮短進入城池、州郡、乃至于四皇帝城的時間。
  畢竟,在符界中,只有足夠的功德之力,方才能進入任何想去的地方,否則只會寸步難行。
  所以對任何修者而言,沒有誰會感浪費哪怕一丁點的功德之力了,甚至,為了不浪費功德之力,強搶他人的仙石靈液也就成了一種司空見慣的事情。
  飛馳而至的是三個人,一個身披華貴綠袍的青年,一個面容俏麗冷傲的女子,以及一個身材瘦小,一身黑衣,手中握著一根鷲頭拐杖的白發老太婆。
  那青年和女子衣飾穿戴都極為華貴,儀態雍容,明顯皆都出身顯赫尊貴,修為也頗為不凡,不過都還未進階地仙之境,并不算什么。
  唯一令陳汐意外的是,那黑衣白發老太婆,周身繚繞著一股黑色的煙霧,似乎是魔道中人,散發出一股陰戾、冰冷的氣息。
  當她甫一出現,陳汐一眼就斷定,這老太婆的修為起碼在地仙三重境以上,細細推算起來,和那天衍道宗的云竹老祖也不逞多讓。
  當然,這僅僅只是表面上的判斷,具體實力如何還不好說。
  不過,這已經足夠讓陳汐重視了,這里是村落和城池之間的曠野荒原地帶,充斥無窮兇險,在這漆黑夜色中,突然跑來這樣三個人,也由不得他不心生警惕。
  “嗯?想不到在這里還能碰上一個同道中人。”
  這時候,那一男一女一老太婆也發現了驛亭中的陳汐,微微一訝,當看出陳汐僅僅一個人,且修為在冥化境時,就不再理會,自顧自走進驛亭,盤膝坐地休憩起來。
  這處驛亭雖然只有十余丈范圍,但卻足夠容納二十多人在其中休息。陳汐盤膝坐在驛亭的邊緣上,和那三人倒也彼此不影響。
  綠袍青年進入驛亭后,就拿出一個通體血色的葫蘆,小心翼翼朝手邊一個鎏金鑲玉的青瓷碗中傾倒出一股血水。
  血水艷紅而濃稠,散發出香甜芬芳之極的氣息。
  傾倒了足足一碗,青年這才收起了葫蘆,而那女子則早已端著青瓷碗,恭恭敬敬遞給了那老太婆:“千福婆婆,請用膳。”
  咕嚕咕嚕……
  那被叫做千福婆婆的老太婆接過青瓷碗,張嘴一吮,就吸干了碗中的血水,然后伸出猩紅的舌頭舔舐了一下唇角,發出一聲舒服的嘆息。
  這一剎那,陳汐敏銳看見,那老太婆的嘴中,竟長著一對鋒利雪白的獠牙!雖然一閃即逝,卻令他一瞬就判斷出,這老太婆必然是一個妖修!
  還有那血水,濃稠芬芳,若陳汐猜測不錯,那必然是人類修者的血液!還是那種實力極為強大的修者血液,血氣沸騰,純凈無比!
  “身體繚繞魔氣,卻是一個妖類,還喜歡吞吸人血……”陳汐眼眸一瞇,已經確認,這老太婆十有**不是善茬了。
  “辰元,不用傳音了,一個冥化境小家伙而已。”千福婆婆突然揮手說道,說話時,她那陰冷乖戾的目光一掃陳汐,帶著一絲傲然和不屑。
  被叫做辰元的綠袍青年怔了怔,看了看陳汐,便即收回目光,笑道:“婆婆教訓的對。”
  陳汐眼觀鼻鼻觀心,就當什么也沒聽到。
  “婆婆,那羅家在符界一手遮天,勢力龐大無匹,怎會邀請咱們前來幫忙?我總感覺似乎有些不對的地方。”另一側,那女子沉吟道。
  “碧音,那是你還不清楚符界的處境。”千福婆婆淡淡道,“更何況,在這符界,羅家還談不上能一手遮天。”
  “的確,符界九品堂由四大家族把控,而羅家只不過是其中之一而已。”
  辰元點了點頭,旋即感慨道,“細說起來,這四大家族還真是了不得的龐然大物,底蘊深厚的可怕,其他大世界的超級大勢力,只怕都無法與之比擬。”
  “哼,還不是沾了他們祖宗的光,這符界就是由他們四大家族的祖宗聯手所締造,子孫蒙蔭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被叫做碧音的女子冷哼道,聲音中竟帶著一絲嫉恨的情緒。
  啪!
  誰想聽到這句話后,那千福婆婆臉皮一翻,陰沉可怕,啪的一巴掌抽在碧音雪白的臉頰上,陰冷道:“詆毀其他三家可以,但羅家就連我都不敢詆毀,更何況是你?若再讓我聽到,小心我廢了你!”
  碧音捂著紅腫的臉頰,又是難以置信,又是惶恐,低頭顫聲道:“婆婆息怒,碧音再也不敢了。”
  千福婆婆面無表情道:“念你無知,這次就原諒了你。”
  那辰元在一旁連忙轉移話題,道:“婆婆,這次咱們前往幫助羅家,究竟是要對付誰?”
  “一個小賤人!”
  千福婆婆陰測測冷笑道,“到時候你們會就明白,只要將那小賤人拿下,在整個符界,羅家足以一手遮天!”
  ——
  第二更10點,第三更12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