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821 化解厄難

小賤人?
  辰元和碧音面面相覷,打破腦袋也想不明白,一個小賤人,怎會如此重要,甚至足以影響到整個符界的格局?
  就連陳汐聽到這里,心中都是一凜,從中嗅到一絲不同尋常的味道。
  眾所周知,符界開辟于三界前線戰場之上,由東皇太真、玄帝淵潯、風后殷歌、妖族羅殤四尊太古大能者聯手締造。
  而如今,整個符界的勢力表面上是由九品堂掌控,實則九品堂則是受梁、古、殷、羅四大古老家族所掌控。
  這四大家族的老祖宗便是那東皇、玄帝、風后、妖祖四位太古大能者。
  聽聞這千福婆婆三人竟是為了那四大家族之一的羅氏而來,且似乎要參與到一場大紛爭中,陳汐心中也不禁好奇,那小賤人究竟是誰?
  該不會也是四大家族中的大人物?
  “好了,咱們出發。”
  便在這時,千福婆婆突然起身,拄著鷲頭拐杖,遙遙望了望蒼穹遠處,嘴中惱火嘀咕道:“這該死的符界規矩,偏偏要賺取什么功德之力才能進城,等殺了那小賤人,一定要建議羅二公子廢掉這個規矩……”
  唰!
  說話時,他人已化作一抹流虹,消失在天邊。
  那辰元和碧音一怔,也連忙跟了上去,只不過在離開之前,兩者都以一種冰冷的目光掃視了一眼陳汐,毫不掩飾其中的警告意味。
  “居然不殺人滅口?看來在他們心中,我的存在就像螻蟻般,無足輕重到了極致……”
  陳汐望著三人離開的地方,不禁自嘲一笑。
  原本他已做好了戰斗的準備,畢竟得知了一個極為**的秘聞,換做任何人,只怕都會興起殺人滅口的念頭。
  而這三人居然就這么離開了,完全沒理會自己,那就只能是一個原因了,那就是在他們看來,自己即便知道,也根本掀不起任何風浪……
  陳汐實在想不明白,他們哪里來的優越感和底氣,不僅姿態如此傲慢,行事作風更是如此肆無忌憚?
  或許,這便是自詡高高在上的尊貴大人物的通病?
  陳汐搖了搖頭,不再多想,在驛亭中又停留了片刻,便起身上路。
  ……
  蒼穹下。
  正在飛馳的千福婆婆突然伸出猩紅的舌頭舔舐了一下嘴唇,陰冷的眸中泛起一抹興奮之色,“好精純的血氣,若是能吮上他一口血,滋味一定美妙無比。”
  一旁的辰元和碧音一怔,問道:“婆婆,您說的可是剛才那小子?”
  千福婆婆深吸一口氣,咂了咂嘴唇,點頭道:“不錯,那小子的血氣干凈剔透,還蘊含著一絲道韻,比一般修者的味道可強太多了。”
  “那婆婆當時怎么不殺了他?”
  碧音冷傲的眼眸中泛起一抹寒光,“殺了他,咱們還能搶一些仙液,也算聊勝于無,最重要的是,婆婆以后有多了一道美味的膳品。”
  “不行,那小子很不簡單。”千福婆婆若有所思道,“一個神魔煉體流的小家伙,不僅敢孤身一人在這曠野中闖蕩,見到咱們出現,自始至終也從未露出一絲懼色,這可不尋常啊。”
  “或許,他只是在虛張聲勢。”辰元不以為然道。
  “你在質疑我的眼光?”千福婆婆面色一冷,不悅冷哼道。
  辰元渾身一顫,連忙道:“不敢,不敢。”
  “婆婆,那如此一來,咱們更應該殺了他,要知道,他剛才可是把咱們的話都聽了個一清二楚,萬一泄露,后果不堪設想啊。”碧音在一旁飛快道。
  “殺了他?”
  千福婆婆搖頭,沉吟道:“我總感覺那小子不正常,所以才遲遲不曾動手,至于咱們的對話,他聽到便聽到了,反正這件事早已不是什么秘聞。”
  “那……咱們就這么放了他?”碧音問道。
  “當然不可能。”
  千福婆婆嘿嘿一冷笑,說道:“如此誘人的美味,我可是很長時間都沒碰到過了,咱們先前往燕赤城,若我所猜不錯,那小子必然也會抵達那里,到時候先摸一摸他的底,再動手也不遲。”
  “婆婆此計果然大妙,進了燕赤城,咱們就能夠和羅家之人聯系上,到時候,完全可以借勢將其擒下,而不必咱們親自動手。”辰元在一旁殷勤拍馬屁道。
  “走,先前往燕赤城。”
  千福婆婆陰森一笑,想起不久之后,或許就能享用一頓無上的美味,她就禁不住又舔舐了一下唇角,配上她那陰森枯瘦的臉頰,看起來異常可怖。
  ……
  當陳汐距離燕赤城還有萬里之遙時,似乎察覺到什么,霍然抬頭朝遠處蒼穹望去。
  曠野上的星穹,毫無遮掩,能夠看到一顆又一顆的星辰在其中閃爍,而此時,一道道龐大的黑影出現,一瞬就將半個蒼穹都掩蓋住!
  那是一頭頭的宙宇異獸,猶若決堤的洪水,密密麻麻,鋪天蓋地,從星穹之上轟然沖來,仿似天外隕石群墜落般,駭人無比。
  轟隆隆!
  當這些龐大無比的宙宇異獸飛落地面,將巖石、山峰都震成齏粉,大地劇烈顫抖,猶若一場大地震正在爆發,一片混亂。
  嗡!
  極遠處的地平線上,驀地有一道乳白色的光柱沖天而起,恍若一輪烈日冉冉升起,熾盛的光擴散八方,形成一個巨大的光幕,倒扣在大地之上。
  宙宇異獸大軍從空降臨,燕赤城內的符塔發動了!
  見此,陳汐不由苦笑,自己來的還真不是時候,竟碰上了異獸攻城。
  “殺!”
  “殺!”
  “殺!”
  一聲聲驚天般的大喝聲,若雷霆似的轟震在天地之間,旋即一道道彌散神霞的身影,沖霄而起,殺入了那異獸大軍中。
  僅僅幾個呼吸之間,整個大地陷入一場激戰中,一種種法寶、道法、神通激射在蒼穹之下,撕裂了如墨夜色,將天地都照亮。
  能夠清晰看到,無數的修者化作一道道神虹,沖入異獸大軍中,縱橫捭闔,殺得昏天暗地,日月無光。
  血雨滂沱,澆透了大地,染紅了蒼穹。
  這是一場慘烈浩大的戰役,宙宇異獸悍不畏死地沖鋒,欲要攻陷城池,修者沖入城池,奮力搏殺,欲要賺取更多的功德之力。
  一群群的宙宇異獸倒下,一群群的修者含恨而亡,在這大規模的戰斗中,死亡的氣息如此強烈,生命顯得如此不堪。
  見到這一幕,陳汐終于明白了梁冰的話,符界最大的威脅便是宙宇異獸,在符界試煉的修者,十有**就是隕落在宙宇異獸的鐵蹄之下!
  他沒有再遲疑,縱身而起,從背后殺入了宙宇異獸大軍中。
  轟!
  一尊浩大璀璨的星空大手印浮現而出,猶若遮天之手,迎著宙宇異獸群中最密集的地方狠狠拍打而下。
  下一刻,恐怖的掌力暴涌而出,籠罩之處,一群群宙宇異獸紛紛從天空墜落,如同下了一場黑壓壓的暴雨一般。
  噗!
  一聲驚天悶響,上百頭宙宇異獸被碾壓成血沫,慘死當場。
  與此同時,陳汐已是運轉起星空之翼,猶若一抹清冽的星輝,沖入了宙宇異獸的大軍之中。
  此次攻打燕赤城的宙宇異獸規模,空前浩大,比攻打金桑村時所見到的要浩大百倍不止,數量不是以千來計算了,而是萬,十萬,甚至百萬!
  這樣的獸群規模,村落絕對無法抵擋,只有像燕赤城這般巨大的城池才能支撐,至于能支撐多久,就要看城內符塔的力量和修者的數目和實力了。
  殺!
  陳汐施展法相天地,三頭六臂,將周身巫力催動到極致,猶若一柄鋒利的尖錐,狠狠從后方插入獸群大軍之中,所過之處,血雨飛灑,慘吼連綿,所向披靡!
  “厲害,其中竟有相當于地仙一重、二重這等強大的宙宇異獸,無論規模和力量,都遠遠不是村落能夠比擬。”
  “每斬殺一頭地仙一重境宙宇異獸,竟能點亮功德銘牌上的三顆星,可惜這樣的異獸太少,躲藏在這大軍中也極難順利斬殺,而其斬殺其他異獸上百頭,也不見得能點亮一顆星,這功德之力看來也不是那么好賺的……”
  陳汐神色冷靜,一邊沖鋒陷陣,一邊飛快分析局勢。
  “糟糕,老娘殺的興起,竟被卷入這群孽障的后方了!”
  突然,遠處異獸群中,一個美婦人身影踉蹌,被附近的異獸逼得朝這邊飛來,她柳眉一挑,不禁驚呼出聲。
  旋即,她一咬銀牙,拎著手中圓月彎刀,一陣亂殺,嘴中大叫:“下流胚子!賤種!中看不中用的爛貨!老娘就是死了,也要拉和你們墊背!”
  陳汐一陣無語,這罵聲,可真夠奔放的……
  轟!
  就在此時,一頭渾身長滿漆黑尖銳倒刺,形似虎豹,身軀足有三丈長的異獸,悄無聲息地鉆出來,突然從一側偷襲,朝那美婦人背部狠狠撕抓而去。
  這一擊若被抓住了,不死也得落個開膛破肚的下場。
  美婦人此時正被十余頭異獸圍困,難以脫身,當她發現這個來自背后的致命的危險時,已無力抵御,不禁嚇得花容失色,凄聲尖叫道:“老天!老娘這輩子還沒玩過男人,不想死啊!”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一只繚繞著浩瀚星光的大手探出,一把抓住那頭形似虎豹的異獸,砰的一聲,就將它捏爆成一團血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