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826 千福婆婆

問天笑萬萬想不到,花蛇竟說出如此恬不知恥的話,眼睛一瞪,臉上的神色越來越難看,渾身真元轟鳴,似乎已經忍不住要出手揍人了。
  但還不等他有所動作,就被陳汐攔了下來。
  花蛇見此,再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譏誚道:“老子實話告訴你們,在符界的地盤上,任你*再大,身份再尊貴,也得給老子乖乖聽話,否則連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砰的一聲,問天笑腳下地面忽然龜裂,這是她忍不住真元外溢,可是面對囂張乖戾的花蛇,他卻也只能死死忍著心中怒火。
  他深深呼吸,胸腔起伏,喝道:“那你想咋么樣?”
  花蛇摸了摸下巴,慢條斯理道:“很簡單,再拿出一件仙器,老子立馬從這里離開。”
  問天笑氣極而笑,咬牙道:“你當仙器是地攤貨,隨隨便便都能拿出來?”
  花蛇聳了聳肩,悠悠道:“老子可管不了這些。”
  “如果拿不出呢?”陳汐突然開口。
  花蛇似早已料到會這么問,探出兩根粗大的手指比劃了一下,“兩條路,一是死,二是立下一個天道誓言,一輩子充當老子的修奴!”
  陳汐眼眸一瞇,冷光乍現,“這么說,沒有回旋的余地了?”
  他對修奴也略有所聞,那是一種近似奴隸般的存在,地位卑賤,性命掌控于他人之手,身不由己,讓做什么就做什么,簡直連狗都不如。
  因而“修奴”一詞,也帶著濃濃的屈辱味道,在修行界,絕大多數修者寧愿死,都決不會充當他人的修奴。
  花蛇憐憫似地瞟了陳汐一眼,道:“小家伙,你有資格和老子討價還價嗎?就是換做地仙強者來,老子說什么,他也得乖乖聽著!”
  陳汐沉默許久,摸出一柄仙劍,道:“你看這柄劍如何?”
  花蛇一怔,似也有些意外陳汐居然能拿出第三件仙器來,不過當目光觸及那一口寶光流竄的仙劍時,臉頰上登時浮起一抹貪婪熾熱之色,“不錯,是一件仙兵利器。”
  問天笑一把抓住陳汐的手臂,急道:“陳汐,千萬別……”
  陳汐朝他搖搖頭,示意安靜,又望向花蛇,“現在,你們是不是該離開了?”
  花蛇沉吟片刻,臉色忽然一變,露出一個猙獰的笑容,道:“這口仙劍的確非同尋常……但它真的屬于你嗎?老子一個朋友最近好像剛剛丟失了一件類似的仙寶。”
  聽到花蛇又一次打算耍賴,不講規矩,陳汐心中嘆了口氣,終于下定決心,扭頭看向問天笑,“其他人交給你,能不能辦到?”
  問天笑怔了怔,旋即明白了陳汐的意思,目光閃過一抹亢奮嗜殺之色,“一個都逃不掉!”
  陳汐點頭:“那就好。”
  花蛇臉色一沉:“小兔崽子,你們這是……”
  話未說完,他表情突然一僵,忽然感覺到兩道森寒冰冷的殺氣壓在了身上,令他心中不禁一突。
  好重的殺氣!
  花蛇甚至嗅到一股血腥的氣息,就像血瀑從頭到腳沖刷而過,簡直不像一個冥化境小家伙該擁有的。
  轟!
  還不等他反應過來,一抹流虹在瞳孔中急劇擴張,那凌厲無匹的殺意,猶若從黑暗中出鞘的絕世寶劍,破空而至!
  嗤!
  虛空猶若紙糊,輕易被撕得粉碎,發出一陣震耳欲聾的尖嘯爆音,攪得空間都劇烈沸騰,崩碎塌陷。
  這一擊很強!
  令花蛇渾身肌膚都產生一股寒冷顫粟,一縷難以言喻的危險感倏然涌上心頭,他臉色大變,幾乎沒有任何遲疑,探手一抓,一柄繚繞雷光的巨錘浮現,狠狠劈砸而出。
  做完這一切,他暗松了口氣,心中浮現一抹自嘲,自己是不是太緊張了?一個冥化境小家伙而已,老子可是地仙三重境!
  花蛇的原形的確是一條普普通通的花蛇妖,但他對自己的實力很自信,修行三千年以來,他靠著自己的狠辣和譎詐,才擁有了如今這般實力和地位,戰斗經驗極為豐富。
  如今,雖被一個小家伙搶占了先機,但當他冷靜下來,卻并不慌張,他這輩子遇到的危險不計其數,像眼前這般的處境根本算不上什么。
  更何況,對手僅僅只是一個冥化境的小東西?
  轟!
  一聲震天巨響,兩者相遇如大星炸開,天地暴動,一股絕世狂瀾洶涌,掀起一片熾盛的光轟鳴擴散。
  還好,四方騰起無盡乳白色波動,禁錮天地,將這里封住了,不然燕赤城都可能會遭受嚴重破壞,因為地仙強者隨意一擊,便有移山倒海之力。
  那乳白色波動,正是來自燕赤城中央那座符塔,或許也正因為有符塔在,這座城市才會屹立至今。
  蹬!蹬!蹬!
  熾盛的光中,花蛇那魁梧之極的身影連續后退出十步,每一步退出,地面就龜裂出無數道裂縫,巖石齏粉,煙塵轟散,可見其遭受的沖擊力之大。
  他顯然一驚,一個冥化境的小東西竟擋住了自己的一擊,這是何等可怖的力量?他心頭震動,這不符合道理。
  要知道,他可是地仙強者,高高在上,超凡入圣,早已是“仙”,凡塵中的力量怎能與他抗衡?
  “殺!不要讓這兩個小雜碎逃了!”
  心中雖念頭叢生,花蛇的反應并不慢,撕扯著喉嚨雷鳴般咆哮。
  不用他吩咐,早在陳汐動手之際,問天笑便已動手,殺進了花蛇那些屬下中,此刻開辟了另一個戰場,正在激烈廝殺。
  此時,陳汐已經邁步而至,這一刻的他,整個人都籠罩著狂暴巫力,周身無數熾烈的雷暴漩渦轟鳴,猶若一尊魔神從黑暗中降臨,十分驚人。
  “殛!”
  花蛇暴喝,揮動巨錘,化作一道鎮天銀芒,極速擴大,以橫掃千軍之勢當頭鎮殺。
  陳汐眸光如電,打出大湮滅拳,拳勢浩瀚,湮滅之光綻放,若一輪黑色的太陽升起,直接轟在那巨錘之上。
  這一拳之威,簡直能抹殺陰陽,湮滅星河!
  轟的一聲,花蛇渾身一陣劇烈搖晃,魁梧之極的身影被震得倒飛出去,蒲扇般的大手一哆嗦,差點連巨錘都握不住。
  他臉色驟然變幻,終于察覺不妥,眼前這冥化境的小東西,竟擁有了跨境界而戰的逆天實力!
  哪里跑出來的怪胎!這世上怎會有這樣的人物?
  花蛇驚疑不定,更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威脅,再不敢有任何的大意和輕視。
  轟!
  便在這時,陳汐再次殺來,儀態威猛,霸道絕倫,根本就不給他一絲的喘息時間。
  “老子倒要看看,你這小東西能逆天到什么時候!”花蛇咬牙,身影一擎,身影如巨山巍峨,跨步虛空,揮錘呼嘯而至。
  一瞬間而已,兩道驚天長虹沖起,沒入云層中,兩者進入天穹大戰。
  狂風大作,陰風怒嗥,電閃雷鳴,蒼穹上各種異象紛呈,兩者殊死交鋒,引發各種可怕的景象。
  燕赤城中眾人駭然,皆都被驚動,看的心馳目眩,搖曳不已,地仙強者之間的對決?這等級別的交鋒太可怕,動輒就能毀掉一方山岳,碾平一座城池!
  不過,由于符塔釋放無量乳白色波動,將兩者交戰之地完全封死,令人根本看不出,究竟是何方神圣在其中交鋒。
  砰!
  一聲驚天巨響,花蛇右腕咔嚓一聲被震斷,若非及時躲避,整條右臂差點被直接震得粉碎。
  即便如此,依舊疼得他齜牙咧嘴,駭然不已,這小家伙的**之力未免太強了,要知道他手中可是一件仙器,居然無法破開對方的拳勁!
  “混賬!你究竟是什么人?”
  這一刻,花蛇心中終于慌了,嘶聲喝問,像陳汐這樣逆天的年輕人,肯定不是無名之輩了。
  陳汐不答,神色冰冷,身影掠空而起,指天打地,狂暴無比的雷暴漩渦閃爍著刺目的銀光,碾壓而去。
  之前,因為顧及羅家勢大,他已忍耐許久,更不惜吃個大虧,拿出一件仙劍,只為化解這一場糾紛,誰曾想這花蛇竟貪得無厭,得寸進尺,已經徹底激怒了他。
  這時候既然動手,陳汐已是下了必殺的決心,又哪會和他廢話。
  地仙三重境又如何?
  死在他手中的地仙強者,可不下十個之多,其中比花蛇更強大的也大有人在,陳汐又哪會把花蛇放在眼中。
  “小子,你這是在找死!得罪了我黑魂幫,天上地下沒有誰救得了你!”
  見陳汐如此狠辣果決,花蛇心中又驚又怒,連連暴喝。
  噗!
  陳汐眼神懾人,身影一閃,下一刻已抵達化身身前,探手一抓,噗的一聲,直接將對方的一條右臂撕下來,血光如瀑,飛灑漫天。
  花蛇一聲凄厲驚叫,眼中寫滿震驚,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傷到一個冥化境小東西手中,渾身都一陣寒冷,直嚇得亡魂大冒。
  他根本沒有任何遲疑,轉身就逃,打算先保命,然后再找幫手殺了這古怪逆天的小東西。
  轟!
  然而他甫一轉身,就駭然發現,一個巨大無比的雷暴漩渦,從虛空中轟涌而出,猶若虛空張開了一張血盆大口,似正等著自己自投羅網。
  ——
  ps:第二更10點左右,第三更12點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