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827 兵臨城下

雷暴漩渦洶涌,璀璨刺目的雷芒電弧瘋狂流竄其中,猶若通往地獄的大門被打開,欲要擇人而噬。
  花蛇直嚇得頭皮都快炸開,生死關頭,他竭斯底里一聲暴喝,渾身猛地爆出一團團仙罡血霧,直接震碎了身前雷暴漩渦,險之又險地逃出生天。
  “你不是要仙器嗎?何故倉惶而逃?”陳汐的聲音響徹長空。
  對于一名地仙老祖而言,逃跑已經很丟人了,尤其是在一個冥化境年輕人手中打敗,就更覺得羞愧,而此時又被陳汐出言譏諷,他直恨不得找一條地縫鉆進去。
  但性命最重要,這時候,他忙于逃命,也再顧不得這些。
  “小雜碎,來日老子一定要好好炮制你,不把你虐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老子就跟你姓!”花蛇咆哮,透著濃濃的不甘和怨毒。
  轟!
  一道擎天雷暴漩渦沖來,劃破了整片蒼穹,耀眼刺目,看在燕赤城眾人眼中,如一道天道雷劫橫空而過,浩大驚人無比。
  然而,看在花蛇眼中,那就像是一道審判之雷,即將要滅殺自己,他目眥欲裂,張口噴出一口老血,燃燒渾身本源,加速逃遁。
  他來時倨傲,帶著一種高高在上的姿態,貓戲耗子般捉弄陳汐和問天笑,可現在卻像喪家之犬般惶惶而逃,讓人感慨,人生真是變幻無常。
  花蛇渾身淌血,竭力閃避幾次后,終于艱難避開了這一道雷光,可是身后那年輕人太兇殘,施展出一道道雷暴神虹,貫沖蒼穹,雷暴洶涌,光耀天地,如一片雷暴汪洋鋪滿了整片蒼穹。
  那雷霆浩大狂暴帶著一股吞噬萬物般的恐怖氣息,一道道橫掃而至,任憑他如何挪移,變幻方位,還是難以盡數避開。
  砰!
  花蛇終究沒能逃過這一劫,直接被一道雷暴漩渦籠罩身軀,咔嚓一聲轟鳴,直接被絞碎成一灘血沫,徹底死絕。
  臨死前,他甚至都來不及發出慘叫,可見戰斗慘烈到了何等程度。
  血雨漫空。
  “若非為了趕時間,你一定不會死的這么容易的……”陳汐搖了搖頭,探手抓起花蛇隕落后所留的儲物戒指,身影一閃,直接消失在蒼穹上。
  ……
  啪!啪!啪!
  一陣清脆響亮之極的耳光聲響徹,問天笑蹲在地上,雙手開弓,狠狠抽打著地上那名對手的臉頰,抽得不亦樂乎。
  他最終還不斷惡狠狠罵道:“狗日的東西,讓你們囂張,讓你們看本少爺的笑話,讓你們犯賤……”
  在他附近,一具具尸體橫七豎八地倒在了血泊之中,慘死當場。
  正如剛才答應陳汐的那樣,問天笑已經全殲了這些花蛇的屬下,以他足以滅殺地仙一重強者的實力,殺這些土雞瓦狗簡直就是手到擒來,不費吹灰之力。
  不過他還不解氣,所以留著一個沒殺掉,只為宣泄心中的一口惡氣。
  嗖!
  一道身影出現在場中,問天笑嚇了一跳,定眼一看,原來是陳汐,不禁喜道:“你可總算回來了,走,趕緊逃!”
  說著,他一腳踩死地上那個早已被他抽暈過去的對手,沖起來就要逃走。
  “為什么要逃?”陳汐怔然。
  “花蛇雖然死了,可對方還有不少好手,一旦纏上來,那麻煩可就大了。”問天笑連忙飛快說道。
  他說的倒也不錯,花蛇只是燕赤城黑魂幫中的四大護法之一,殺了他之后,必然會引來黑魂幫其他高手的追殺。
  這是很顯而易見的道理,甚至問天笑不用想就知道,對方的人馬只怕早已聞訊而動,正在朝這邊趕來。
  “不用逃,咱們殺去黑魂幫大本營,將其全殲,不就什么威脅都沒有了?”陳汐一臉平靜地說道。
  “殺上黑魂幫?全殲?”
  問天笑神色呆滯,剛要邁出的腳步再也挪不動了,他感覺自己已經夠膽大包天了,沒想到陳汐比自己更猛,直接要要到人家老巢去!
  “怎么,你怕了?”陳汐問道。
  問天笑猛地清醒過來,惱道:“老子怕個屁啊,只是感覺……感覺……”說到最后,他不禁又猶豫了,畢竟,這事著實太瘋狂了點,一有不慎那可就是小命不保啊!
  “別告訴我,你輸掉了八千星的功德之力,連對方的老巢都不知道在哪里。”陳汐揮手打斷道。
  聽陳汐提及這件糗事,問天笑不禁訕訕,旋即一咬牙,道:“好,老子就跟你走一遭,殺他媽一個干干凈凈!”
  ……
  陳汐和花蛇的對決,早已引起燕赤城所有修者注意,當他和問天笑離開小院之后,就看見四面八方的街道上,皆都是神色驚疑的修者,正在朝自己這邊打量而來。
  陳汐沒有理會,探手拎起問天笑,施展星空之翼,猶如一抹瞬移的流虹一般,在附近那些修者還未看清兩人的模樣時,就已消失不見。
  不過他很清楚,這么做,只是暫時蒙蔽一時,時間一長,自己和問天笑的身份必然會被黑魂幫調查得一清二楚。
  所以,唯有在黑魂幫還未搞清楚一切之前,將其一窩端掉,或許才能換取更為長久的生存空間。
  “你是怎么和他們賭上的?”路上,陳汐忍不住問道。
  “姚璐薇一個朋友介紹的,閑來沒事,我就去玩玩,是曾想,居然會輸的這么快,老子都懷疑他們是不是合伙坑我呢。”一提起這件事,問天笑就一陣郁悶,唉聲嘆氣道。
  “姚璐薇?”陳汐眉頭一挑,“她人呢?”
  “誰知道呢,這女人心機太重,我可不喜歡整天跟她湊在一起。”問天笑沒好氣答道。
  心機太重?
  陳汐若有所思,旋即點頭道:“她人不在也好,起碼不會受到咱們的牽連。”
  “牽連?”問天笑愕然,敏銳地從這個字眼中品出一絲不同尋常的味道。
  “不錯,黑魂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其背后的羅家。”陳汐道。
  之前也正是因為顧及羅家,他才會一直忍讓著花蛇,不過如今既然已經殺了對方,那不可避免地,就已經把羅家視作了一種潛在的巨大威脅。
  “羅家!”問天笑嚇了一跳,叫道:“該不會是符界四大家族之一的那個羅家吧?”
  陳汐點頭,一下子就明白,自己不必再浪費口舌去解釋了,因為從這家伙的反應就能看出,他對羅家也應該有所了解。
  “既然黑魂幫背后的勢力是羅家,你……還要這么做?”問天笑深吸一口氣,強自按捺下心中震驚問道。
  “不是我,是咱們。”陳汐糾正道。
  “對,咱們!”問天笑狠狠點頭,神色竟罕見地變得嚴肅而認真。
  嚴格意義上講,若非為了救助自己,陳汐也不可能被拖下水,這時候他若再畏畏縮縮,那可就太不是人了!
  燕赤城東北區域,此地街巷猶若蛛網般密布,地形極為復雜,棲居其中的大多是符界的原住民以及一些實力孱弱的修者。
  在符界,分析一個修者是否有能耐,最為看重的倒不是實力,反而是功德之力,這也有一定的道理,實力強大,賺取到的功德之力肯定不會少了。
  而相反,賺取不到功德之力,連生存都是一種問題,也只能屈身居住在人煙稠密,條件并不算太好的區域了。
  問天笑帶著陳汐,穿梭在一條條狹長陰暗的街巷中,七拐八拐,終于抵達一片較為空曠的區域,若不使用神識,陳汐甚至都懷疑自己會在這里轉暈了。
  “就在前邊,別看這里破破爛爛,那黑魂幫的老巢可富麗堂皇的緊,修建于地下,就像一片地下之城一樣。”
  問天笑指著遠處那亂石堆砌猶若廢墟般的地方,咬牙說道,“當天,就是姚璐薇帶我來的,否則誰他媽知道這破地方居然還別有洞天。”
  “走。”
  陳汐瞥了他一眼,言簡意賅,縱身就掠了過去。
  但很快,他就倏然止步,眼眸一瞇,閃過一抹驚色,他怎么在這里?
  遠處廢墟上,正立著一道頎長的身影,面龐普通,青衣白鞋,舉手投足帶著一股恬淡沉凝的氣質,正是滕瀾。
  他似早已等待這里,見到陳汐出現,微笑道:“從你們和黑魂幫發生爭執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你們肯定會來這里。”
  陳汐訝然,鼻端動了動,突然嗅到一股濃烈的血腥,從那亂石堆似的廢墟中溢散而出,他神識一掃,頓時看到一幅觸目驚心的畫面。
  只見那廢墟地面的千丈之下,有著一座空闊足有萬畝的場地,亭臺樓閣,假山流水,應有盡有,就仿若一座富麗堂皇的莊園般。
  然而此時,那莊園內的每一寸地方,都橫躺著一具具尸體,血流如河,斷肢散落,將大地都染成滲人的猩紅之色,仿若一片煉獄場般。
  “這是……”陳汐驚疑。
  “斬草不除根,后患無窮。”滕瀾依舊平靜,溫煦笑道,“既然開戰了,自然要將一切隱患都抹除了。”
  看見滕瀾的笑容,沒來由地,陳汐心中一寒,他發現,自始至終自己好像完全忽略了滕瀾的存在,甚至連對方的實力職位都完全不清楚。
  而越是這樣,才顯得滕瀾愈發神秘和可怕起來,此人,絕對不是九品堂一位使者那么簡單!
  ____
  ps:今天是兄弟“劍劫風暴”的生日,風暴一直在群中擔任管理員,盡心盡力為符皇付出了太多,在這里,請允許俺要送上最真摯的祝福,,祝,生日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