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1)     

神箓828 特殊待遇

血沫在眼前飛灑,猶若一掛血水瀑布傾瀉。
  美婦人的尖叫聲戛然而止,怔怔看著這一幕,喃喃道:“老天,看來你果然不舍得老娘死翹翹……”
  遠處,陳汐笑了笑,便扭身沖殺起身旁的宙宇異獸,他大手一揮,猶若推山而行,完全就是碾壓的姿態,橫掃四周。
  “喲!小兄弟,你的實力不錯嘛。”那美婦人回過神,一對眸子瞄了瞄陳汐,拎著圓月彎刀就沖了過來,和陳汐并肩殺敵。
  她秀發盤髻,云鬢蓬松,肌膚瑩白,一對細長的丹鳳眼明亮而嫵媚,穿著一襲修身的綠水裙,一舉一動都散發著一股嬌媚不羈的味道。
  “附近的異獸實力很強,我勸你還是盡早殺回去,這樣的話,遇到危險還能退回城中。”陳汐道。
  這美婦人的實力的確很強,一只腳已邁入了地仙之境,但在這鋪天蓋地的異獸群深處,卻顯得過于勢單力薄了。
  “有你在,我怕什么。對了,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美婦人巧笑倩兮,美眸流盼,一點都沒把自己當外人。
  “問別人之前,是不是得先介紹一下自己?”陳汐道,他發現這美婦人不僅行事作風很潑辣,連臉皮都比常人厚上許多。
  “金鳳娘,符界原住民。”美婦人笑了笑,語聲嚦嚦答道。
  “陳汐,來自玄寰域。”陳汐訝然地掃了這美婦人一眼,倒是沒想到,她竟是符界的原住民。
  “有意思,你是孤身一人前來符界的?有沒有興趣加入我們狩獵堂,放心,我們狩獵堂不算宗派,只是一個組織,加入我們不需要退出宗門。”
  金鳳娘笑吟吟邀請,她已看出,眼前這模樣清俊的年輕人實力如此了得,在宗門中肯定也是天之驕子般的存在,自然不會傻得讓對方退出宗派。
  “沒興趣。”
  陳汐沒好氣道,在這洶涌的宙宇異獸大軍深處,這談論這樣的事情,令他愈發感覺,眼前這嬌媚潑辣的女人,不是沒心沒肺,就是神經大條。
  “陳汐小哥,不要拒絕的那么無情嘛,以后你肯定會有興趣的。”金鳳娘渾不在意,笑盈盈說道,臉上的表情分明是見獵心喜。
  陳汐心中不禁嘆了口氣,這女人的廢話可真多。
  他扭過頭,不再理會金鳳娘,專心殺敵。
  可誰知金鳳娘卻不打算放過他,嘴巴就跟連環弩似的,噼里啪啦問了一連串的問題,什么陳汐年齡多大,有無道侶,喜歡什么樣的女人,是否有特殊嗜好……等等等等。
  陳汐一陣頭疼,不再遲疑,在金鳳娘還沒反應之際,直接攥住她的胳膊,一甩手,就將她整個人甩向了城門方向。
  “陳汐小哥,雖然你很無情,但狩獵堂依舊歡迎你的加入——”遠遠地,傳來金鳳娘那嬌媚的大喊聲。
  陳汐暗道:“有你在,這輩子我都不會加入狩獵堂!”
  殺!
  不知疲憊的殺!
  整整一夜,陳汐殺的宙宇異獸都足有數萬頭,直至黎明破曉,那宙宇異獸大軍這才被屠戮一空。
  一縷陽光照射而下,映在遠處那雄渾巍峨的巨大城池中,染上一層金光色,映在城外大地上,卻已暈染成血色。
  因為城外的尸體實在太多,堆積如山,猩紅的血水將大地都浸透,彌散出一股濃烈嗆鼻的血腥。
  陳汐暗松了口氣,若非心力修為早已凝聚出一顆“心丹”,像這等高強度的作戰,換做以前他絕對無法堅持下來。
  即便如此,殺到后來,他也不得不一邊以血晶恢復巫力,一邊繼續為戰。
  查看了一下功德銘牌,上邊赫然又點亮了二百多顆星,達到了五百五十顆星。
  嗖嗖嗖!
  一個個浴血而戰到天亮的修者,化作流虹返回了城中,而與此同時,又有一群又一群的修者轟涌著沖出了城。
  這些修者的修為都不高,都在涅槃境之下,奔跑出城外,只是為了收集這些宙宇異獸身上的材料,然后拿回城中兌換功德之力。
  不過這樣的清理任務,一般能夠兌換到的功德之力都極其之少,遠遠無法和親手去斬殺宙宇異獸相比。
  陳汐自然也看不上,徑直飛向遠處的燕赤城。
  燕赤城。
  一座巍峨雄峻的大城,規模宏大,比陳汐所見過的龍淵城錦繡城冰霄城還要大上數倍,仿若無邊無垠般。
  而在城內中央,矗立著一座醒目之極的擎天符塔,通體青銅,不像是塔,反而像一座巨大無比的青銅堡壘,聳入云霄,氣勢雄偉之極。
  光是這座符塔的規模,都遠遠超過了金桑村中符塔的上千上萬倍!
  而從這一點,也能清晰地分辨出城池和村落的區別,像這等雄偉的巨大城池,的確也只有像這般巨大的符塔來進行防御。
  城門前,沉寂許久的傳送陣在破曉十分就已啟動,一批又一批剛剛抵達符界的修者,帶著好奇,排成長隊等待進城。
  這讓陳汐想起了自己初來符界時,美艷而冰冷的梁冰帶著自己一路風馳電掣沖入城中,直接抵達九品堂內,完全無視任何規矩,剽悍而霸道。和眼前乖乖排隊的修者一比,那倒也算是一種“特殊待遇”了……
  “陳汐,你總算來了。”城門前,身姿頎長的九品堂使者滕瀾,似早已恭候多時,看見陳汐走來,含笑迎了上來。
  “你一直等待這里?”陳汐訝然。上次從虎躍城出發前往金桑村時,就是由滕瀾一路護送。
  他知道,滕瀾是受了九品堂摩江長老的囑托,而摩江之所以這么做,則完全是看在了梁冰的面子上。
  滕瀾含笑搖頭,“前日問天笑和姚璐薇兩位道友抵達時,我這才知道,你們已完成了金桑村的任務,所以這兩天晨時,就會在此恭候。”
  “如果我一直不來呢?”陳汐問道。
  “那就一直等下去。”滕瀾回答的很理所當然。
  這讓陳汐不禁有些動容,由此也愈發肯定,那和離央師姐相識的梁冰,絕對不是尋常人物了,否則其屬下完全不必如此盡心盡職地對待自己。
  “走吧,我已在城中幫你安排了住處。”
  滕瀾帶著陳汐,同樣無視了城門前排著的長長的隊伍,在一眾城門護衛恭敬的目光下,進入了燕赤城內。
  當然,不可避免地,兩人這種無視規矩的行為,惹來了排隊眾人的一陣不滿和嫉妒。
  然后,陳汐又聽到了那熟悉的皮鞭抽打聲,以及痛呼哀嚎的聲音,那是城門護衛在懲治不滿的修者。
  這等場景,和上一次梁冰帶他進入虎躍城時一模一樣,只不過這次換了滕瀾罷了。
  ……
  燕赤城,一座清幽雅致的獨門院落內。
  幫陳汐安置好住處后,滕瀾耐心解釋道:“距離燕赤城最近的州郡,名為東皇郡,想要抵達那里,便需要賺足一萬星的功德之力。”
  陳汐詫異:“三萬星?”
  這個數字未免太過嚇人,比金桑村進入燕赤城三百星功德之力,足足多出了百倍!
  要知道,他費勁力氣斬殺了一夜的宙宇異獸,也才賺取了二百多星的功德之力,如此算來,想要抵達東皇郡,就是每天每夜都斬殺宙宇異獸,最短也需要半年的時間。
  更何況,宙宇異獸每七天才出現一次,而不是每天都有!
  滕瀾點頭,道:“的確是三萬星,這也是為何城池中會聚集如此多修者的原因,其中大半的修者在城中已呆了一年以上的時間,甚至有不少修者已在此滯留了不下十年,至今也未能賺取到足夠的功德之力。剩下一小半和你一樣,是剛抵達城中的。”
  陳汐心中一緊。
  按照最理想的打算,半年之后能夠離開燕赤城進入東皇郡,那么從東皇郡進入四皇帝城呢?又需要多少功德之力?需要耗費多長時間?
  這一刻,他感受到一股強烈的壓力,直恨不得現在就去賺取功德之力。
  “不過按照我推測,你完全不必擔心這個問題,因為在金桑村中,你已經證明了自己修復符塔的能力。”
  滕瀾含笑,眸光沉靜,似看破了陳汐心中所想,道:“而在燕赤城中,若論獎勵功德之力最為豐厚的,當屬修復符塔無疑。”
  “莫非燕赤城中的符塔還有什么不同的地方?”陳汐訝然看了滕瀾一眼,沒想到發生在金桑村的事情,這么快就傳入了他的耳中。
  “你之前也看到了,燕赤城中的符塔規模,乃是金桑村中的上千倍不止,別說一個符陣宗師,就是上千個符陣宗師,也難以徹底將其修復,并且由于經常遭受宙宇異獸侵襲,符塔即便暫時能被修復,也會很快就又被破損掉。”
  滕瀾點頭,認真道:“這也令得燕赤城每天都需要投入大量的符陣師去修復符塔,并且為了節約時間,修復過程也和以往完全不同。”
  “有何不同?”陳汐眉頭一挑。
  “若你不累,我現在就可以帶你去看一看。”
  說到這,滕瀾眼眸中不禁涌出一抹感慨,道,“那里,才是符界最核心的地方所在,來自各大世界的符陣師只要抵達符界,都會前往觀摩一番。也只有抵達那里,你才會明白,符界為何會被稱作符界!”
  “走。”
  聞言,陳汐眼眸一亮,沒有任何遲疑,立刻答道。
  ——
  ps:汗,兄弟們投月票太給力了,今天又多了一個4更,一想欠下這么多,壓力頓時如山般大。
  另外,本打算前些天就開始補更的,但我低估了現實的殘酷,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不過大家放心,欠下的俺都牢牢記住,會在近段時間補全的!晚安,大家,明天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