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7)     

神箓830 符陣宗師

凌青沫。
  顯然,這就是剛才那少女的名字了。
  陳汐想了想,還是把那功德銘牌給放回了原處,在符界,丟失了功德銘牌,等若是失去了生存依仗,且寸步難行。
  他相信,那看似漂亮清純溫柔,實則脾氣暴躁,丟三落四的少女肯定還會回來的。
  下一刻,陳汐便不再多想,手握黛青色符筆,筆鋒一轉,猶若精準冷厲的手術刀,開始在符圖光幕上勾勒。
  凌青沫郁悶,非常郁悶,剛剛在符圖光幕前修復一個破損陣圖,連續修復了八十九遍,結果居然一次也沒成功,她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自己的符道修為可不差,凌青沫咬著粉潤的唇,很是氣惱,在一般符陣師中,自己已經算拔尖的存在了,再加上自幼就接觸符道,天賦不差,還受到不少符陣宗師的贊許,擁有諸多美譽。
  結果卻在這符圖大殿中連連碰壁,這讓她甚至懷疑,自己難道真有那么差勁?
  “真是可惡啊!”凌青沫恨得牙癢癢。
  “青沫,賺了多少星的功德之力?”她正邊走邊想,突然身邊傳來一句,她扭頭一看,卻是自己哥哥凌青山,正含笑看著自己。
  “功德之力?切,別提了,一星也沒賺到!”凌青沫撇了撇嘴,很是氣惱,旋即她心中咯噔一聲,不好!自己的功德銘牌!
  嗖!
  下一刻,她人已如同一道旋風似的飛奔回去。
  符圖大殿人流如織,匯聚著數千的符陣師,人人皆知,此地一可以賺取豐厚的功德之力,二也可以提升符道修為。
  所以在賺取功德之力時,功德銘牌自然成了不可或缺的存在。
  在光幕前修復陣圖結構時,需要符陣師把自己的功德銘牌,嵌入那一道符圖光幕之中,如此一來,每修復一張陣圖,所賺取的功德之力就會清晰記錄其中。
  而若是離開時,不拿出功德銘牌,被他人占用事小,被他人直接順手牽羊,那后果可不堪設想。
  畢竟,符圖大殿中的符陣師太多了,且位置不固定,符陣師幾乎時時刻刻都有離開的,也有涌來的,一旦功德銘牌丟失,那幾乎就再沒找回來的希望了。
  凌青沫火急火燎沖到近前,果然就看到那家伙在用自己的功德銘牌,在光幕前一絲不茍地修復陣圖。
  而那一張破損的陣圖,也正是剛才那個令她連連碰壁的陣圖!
  她還沒來得及吼,就見光幕上已經跳出了一個完美的陣圖,猶如會呼吸一般,在光幕上一閃即逝!
  成功了?
  凌青沫瞬間呆住了,光幕上閃出一個完美的陣圖,這代表著符陣師已徹底解決了一個破損陣圖,意思等同于“成功”。
  只是,自己這才走開回來多久?十個呼吸?二十個呼吸?
  凌青沫深吸一口氣,推算了一個時間,絕對不超過三十個呼吸!
  結果呢,剛才自己連續修復八十九次,八十九次都以失敗告終的陣圖,居然被這家伙不到三十個呼吸就給“抹殺”掉了?
  凌青沫狠狠掐了掐自己的手臂,疼痛感告訴她這不是在做夢,不禁又是一陣恍惚,甚至忘了沖上前搶回自己的功德銘牌。
  她很期盼這家伙能再修復一張陣圖,以此來判斷對方是不是真有那么厲害。
  但令她失望的是,那家伙摸出他自己的功德銘牌檢查了一下,很是疑惑地喃喃道:“功德之力沒有提升?不應該啊……”
  聽到這,凌青沫頓時一臉的黑線,暗道這家伙難道不知道,不把功德銘牌嵌入符圖光幕之中,就賺取不到功德之力?
  天啊!
  這家伙怎會這么白癡?
  他還是一位符道高手嗎?
  凌青沫很懷疑自己剛才見到的那一幕,究竟是否出自這家伙之手,可左看看,又看看,發現剛才自己離開時,的的確確就是這家伙占了這個位置。
  “古怪,莫非修復一張陣圖,還不夠點亮功德銘牌中的一顆星?”
  聽見這家伙如此說,凌青沫終于按捺不住問道:“大哥,你該不會是第一次來符圖大殿吧?”
  陳汐扭頭,見凌青沫正瞪大眼睛盯著自己,點頭道:“的確是第一次來。”
  說話時,他探手拿出浮屠光幕角落中那一塊功德銘牌,遞了過去,“還你,剛才你離開時忘記拿了,下次可不要這么丟三落四了。”
  “你才丟三落四!”凌青沫皺著鼻子哼唧了一聲,探手接過來,發現自己的功德銘牌中果然多出了兩顆亮星!
  她不禁抬頭,眼神古怪地看著陳汐:“你前來符圖大殿的路上,就沒人告訴你,該如何在這里賺取功德之力?”
  陳汐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滕瀾雖帶著他來了,可還沒得及告訴自己一切,就被人盛情邀請走了。
  看陳汐這副迷迷糊糊的模樣,凌青沫又是好笑,又是無語,連忙指點他,告訴他這一切。
  陳汐這才恍然,笑道:“怪不得,原來如此,我再試一試。”
  說著,他把自己的功德銘牌嵌入光幕之中,隨手挑選了一個陣圖,略一打量,就拎著黛青色的符筆在上邊勾勒修復起來。
  這個陣圖凌青沫還記得,結構及其復雜,比她之前所挑選那一個的難度還要大,之前見到這個陣圖的第一眼,她立馬就放棄了。
  原因很簡單,以她的符道修為,根本無法辨認其中的符紋結構,更別說去修復了。
  此時見陳汐只打量了一眼,就動筆去修復,凌青沫登時睜大了眼睛,緊緊盯著光幕上,唯恐疏漏任何細節。
  她實在很好奇,這看起來年紀輕輕的家伙,究竟是否是一位符道高手。
  嗤嗤!
  陳汐神色從容而平靜,右腕柔若無骨,靈活之極,一桿黛青色符筆在他的掌握下,仿若化作了一柄精準冷厲的利劍,在光幕上勾勒出一道道曼妙靈動的符紋軌跡。
  他的動作很快,仿佛不需要思索,每個動作和步驟都仿似信手拈來,優美流暢,行云流水,給人一氣呵成之感。
  “好可怕的速度,好精準玄妙的符紋軌跡……”
  不知不覺,凌青沫已被吸引了全部心神,從她的角度可以看到陳汐的側臉。陳汐遠遠談不上多英俊帥氣的輪廓,此時卻因為專注而散發著驚人的魅力。
  她突然有些走神,眼前這個看上去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年輕人,符道修為似乎真的已達到一種令自己遠遠無法企及的高度。
  在他身上,已看不到與他身份相匹的稚嫩和青澀,沒有同齡人的復雜,臉色中淡然自若,遠遠超出他這個年齡段所應具備的特質。
  只能算清俊的外表,乍一眼看上去仿似就像一個鄰家普通的男孩,隨便丟在哪個角落,他都不會成為別人眼中的焦點。
  然而,就在這不算驚艷的外表下,此刻卻綻放出奪目地光芒,此時的他,專注而心無旁騖,揮灑自如的動作,都足以讓別人牢牢記住這樣一個年輕的……符陣師!
  短短數十個呼吸后,亮光一閃,浮現一個完整的陣圖,猶若一呼一吸一般,悄然消失不見。
  又一個陣圖被修復成功了!
  還是在如此短的時間中完成的!
  見到這一幕,凌青沫猛地就清醒過來,深吸一口氣,按捺下心中的驚奇和震撼,說道:“你……該不會是一位符陣宗師吧?”
  陳汐想了想,道:“應該算是吧。”
  他對頭銜一類的東西一向看的很淡,低頭檢查了一下功德銘牌,果然就發現,其中又點亮了三顆星。
  這讓他心中一喜,暗道:“按照這種速度,一個時辰,自己就能賺取到差不多二百星的功德之力,一天的話,就能點亮四千顆星左右。或許不出十天,就能湊齊進入東皇郡的功德之力!”
  “什么叫應該算是!”凌青沫揮舞著雪白的拳頭,激動叫道,“你若不算是符陣宗師,那還讓別人活不活了?”
  陳汐一怔,沒想到這少女反應竟如此激烈,他可不知道,剛才那一幕,帶給凌青沫的震撼有多么的強烈。
  凌青沫的聲音清脆響亮,也引來附近其他一些符陣師的矚目,皆都有些不悅,這里可是符圖大殿,大呼小叫的,成何體統?
  尤其見到一個少女竟稱呼旁邊那年輕人為符陣宗師時,旁邊眾人更是面露不屑之色,現在的年輕人,還真是浮夸啊!
  甚至,有些符陣師已是有些按捺不住,欲要過來教訓陳汐和凌青沫了。
  見此,陳汐不禁一陣頭疼。
  “陳汐,跟我來,有一件要事要通知你。”滕瀾恰到好處的出現,不過他神色卻有些嚴肅,眉頭緊蹙。
  陳汐心中一凜,隱隱感覺到,似乎有什么不妙的事情發生,當即拿起功德銘牌,在滕瀾的帶領下匆匆離開。
  “喂,你別走,我還不知道你什么名字呢。”凌青沫在后邊追著叫道,人在半途卻被一位須發皆白的老者攔了下來。
  “青沫,你認識陳汐?”這老者赫然是凌真人。
  “爺爺,那可是一位深藏不露的符陣宗師,您攔我干嘛呀!”凌青沫激動叫道,精致漂亮的小臉上盡是不滿,有些不樂意被凌真人攔下來。
  “符陣宗師?哈哈。”凌真人一呆,不禁笑出聲來,似乎感覺這個稱呼按在一個年輕人頭上很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