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831 破壞規矩

聽見凌真人大笑,凌青沫又氣又惱,道:“我說的是真的!”
  凌真人連忙點頭:“對,我家青沫說的對極了。”
  凌青沫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她當然能聽出爺爺口吻中的調侃之意,一時都不知道該怎么跟他解釋了。
  哼唧了許久,她這才氣鼓鼓道:“不管您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這一下,凌真人的神色這才變得認真少許,但旋即又搖了搖頭,“算了,一個年輕的小家伙而已,就是符陣宗師又如何?”
  說著,他已拉著少女的手,道:“走,爺爺帶你去見幾位真正的符陣宗師,若能討得他們歡心,對你以后修習符道將大有助益。”
  凌青沫很泄氣,悶悶不樂,小嘴中暗自嘀咕道:“一群老頭子而已,活到他們那么大歲數,我也早成符陣宗師了……”
  ……
  “什么,輸掉了八千星功德之力!?”
  當從滕瀾口中得知,問天笑和人對賭,輸掉八千星功德之力時,連陳汐也被嚇了一跳,這個數字可有點太驚人了。
  “不錯,他若無法交出足夠等價的寶物,只怕……”滕瀾話沒說完,但意思卻很明顯,交不出來,只有死路一條了。
  “功德之力也可以拿來對賭?”
  陳汐皺眉,他和問天笑談不上有多深厚的交情,但畢竟曾并肩作戰過,聽聞此事,倒也不好袖手旁觀。
  “自然可以,每一星的功德之力,可都是一筆不菲的財富,在符界,只要擁有功德之力,完全可以兌換到任何東西。當然,用物品是無法兌換到功德之力的。”
  滕瀾點頭道:“八千星的功德之力,已足以兌換上兩件真正的仙器了。”
  陳汐又是一陣心驚,這不是就是說,四千星的功德之力,就足以兌換一件仙器了?這個兌換價值,可著實有點驚人了。
  “我記得這家伙手中,不是還有兩件仙器嗎?”他突然想起,上次自己雖說贏了問天笑四件仙器,可最終只收取了兩件而已。
  “那兩件仙器,在他對賭之時,已經輸掉了。”滕瀾道。
  “這么說,這八千星的功德之力是他又欠下的?”陳汐一陣無語,這家伙的賭癮未免太強了,這才過去幾天,就又輸得負債累累。
  簡直就是逢賭必輸,偏偏還嗜賭如狂,這樣的冤大頭只怕沒人會不喜歡了。
  “他現在在哪里?”陳汐道。
  “就在落腳的獨門小院中。”滕瀾答道,“前天他和姚璐薇抵達燕赤城時,便是由我接待,所以住處幫你們安排到了一起。”
  聞言,陳汐點了點頭,打算先回住處看一看情況。
  “你要幫他?”滕瀾跟了上來。
  “好歹同行一場,總不能見死不救。”陳汐毫不猶豫答道。
  “告訴你這些,只是出于好意,讓你不摻合進去。”滕瀾皺眉道。
  “為什么?”陳汐突然止步,同樣皺眉問道。
  滕瀾沉默許久,神色已是變得嚴肅之極,認真道:“原因很簡單,和他對賭的勢力太龐大,一旦卷入其中,連我也幫不上多大忙。”
  “我只是去幫他換掉欠下的賭債,不是八千星的功德之力么,我手中恰巧贏了問天笑兩件仙器,暫時幫他償還就是了。”陳汐笑道。
  滕瀾見此,知道再勸不動陳汐,只得囑咐道:“切記,不要和對方發生沖突,在符界殺一個人,沒有誰會去理會。”
  陳汐眼眸一瞇,點了點頭,旋即忍不住問道:“對方究竟是什么人?”
  滕瀾眼眸中閃過一抹厭憎之色,嘴中輕輕吐出兩個字:“羅家。”
  羅家!
  陳汐怔了怔,訝然道:“怎么又是羅家?”
  在前來燕赤城的路上,他早已從千福婆婆辰元碧音三人口中得知了一些有關羅家的消息,雖然很片面,但足以令他認清羅家在符界究竟是怎樣一個龐然大物。
  羅家的先祖是締造符界的四尊大能者之一的妖祖羅殤,如今,羅家的勢力更是和其他三大家族一起,把控著整個符界!
  “你知道羅家?”滕瀾似是比他更吃驚。
  “在來時的路上,聽幾個修者說,要參與到羅家勢力中,共同對付一個人。”陳汐隨口答道。
  滕瀾哦了一聲,目光中閃過一抹奇異之色,一閃即逝。
  既然陳汐知道羅家,滕瀾也不再隱瞞,指點道:“在這燕赤城中,羅家的勢力皆都分布于黑暗中,成立了一個名為黑魂幫的勢力。”
  按照滕瀾的說法,這黑魂幫,完全就是一個以賭博為手段,敲詐勒索修者的一個勢力,其中幫助黑穹乃是羅家的一位外門長老,擁有地仙四重境的修為。
  另外,黑魂幫中還有四位地仙強者為護法,同樣不容小覷,在之下便是其幫眾了,廣布在整個燕赤城的地下世界中,數目無法估量。
  最后,滕瀾點評道:“這樣的勢力算不上有多厲害,但因為背靠羅家,卻一直無人敢招惹,這些年來,死在其手中的修者不計其數,行事可謂是肆無忌憚。”
  陳汐將這一切都聽在耳中,神色沉靜,看不出有任何情緒波動。
  片刻后。
  陳汐孤身一人,回到了自己住處,毫不意外地看見,小院四周已被一個個面目冷厲的修者占據,約莫有數十人。
  “干什么來的?”一名面目兇狠的大漢擋在了身前。
  “還債。”陳汐平靜答道。
  “還債?”
  兇狠大漢一怔,旋即陰森咧嘴笑道:“哦,你就是那小子的同伴了,希望你能幫他償還掉賭債,趕緊進去吧!”
  其他修者也都嘿嘿怪笑不已,就像看著一個肥美的小羊羔親自送上門來了。
  陳汐看也不看這些修為最多冥化境的雜魚,注意力集中到院落內一片花木葳蕤的碧綠池塘處。
  那里,正端坐著一個**著上身的大漢,身材魁梧之極,**的胸膛上紋著一條生有雙翅的粗大花斑蛇刺青,纏繞整個上半身,蛇頭在胸口正中央。
  這就是黑魂幫四位護法之一,地仙三重境強者,綽號花蛇,至于他的本名是什么,反而沒人記得了。
  在他旁邊,各自立著四五名神色兇厲的屬下。
  而問天笑,則百無聊賴地坐在一旁的一塊石頭上,正有氣無力地瞇著眼睛曬太陽,神情滿不在乎,看不見一絲的惶恐。
  這混蛋的心性還不錯啊。
  陳汐心中又是好氣又是好笑,不得不佩服問天笑這位驕縱跋扈的大紈绔,換做其他人在這種情況下,只怕早已嚇得六神無主了。
  聽到腳步聲,院落內的眾人都抬起了頭,目光齊刷刷落在了陳汐身上,上下肆無忌憚地打量了一遍,見只是個冥化境的小子,就收回目光。
  而問天笑見到陳汐抵達,不禁一拍大腿,噌地站起來,笑道:“陳汐你果然來了,我就知道你不會見死不救的,夠哥們!”
  陳汐突然有些后悔這么早前來,應該讓這混蛋吃足了苦頭,自己再來,或許這家伙就不會如此如此沒心沒肺了……
  “我若是不來呢?”他禁不住問道。
  “可能嗎?”問天笑愕然道。
  一看就知道,他壓根都沒考慮過陳汐不會來,這份十足十的信任,倒是令陳汐心中好受許多。
  “嘿嘿,來了大救星啊?”
  座椅上,花蛇突然抬頭,露出一抹殘忍的冷笑,“小子,你若再來晚一刻鐘,你朋友的一對胳膊就喂狗了!現在別廢話,趕緊把賭債湊齊交出來!”
  問天笑皺眉,不悅道:“你怎么說話的?”
  花蛇狠狠在地上呸了一口濃痰,夸張大笑道:“怎么,還當你是大爺?你他媽現在可是欠了老子一屁股債!”
  問天笑神色呆滯了一下,撇嘴不言。
  陳汐心中嘆了口氣,說道:“把賬單拿來,我看一看,若無誤就幫他償還了。”
  “痛快!”花蛇哈哈一笑,摸出一塊玉簡丟給陳汐,“他所欠下的賭債一筆筆都列得清清楚楚,我花蛇做事向來公平,決不會不會坑蒙拐騙。”
  陳汐接在手中,一條一條細看過去,只過了一小半,就知道這個賬單應該沒有什么大問題,扭頭看向問天笑,道:“你果真欠下八千星功德之力?”
  問天笑這下不做聲了,片刻后才小聲道:“我上次不是輸給你兩件仙器么,先暫時借給我,等離開了符界,我再補給你。”
  陳汐嘆了口氣,拿出烏罡手套和青炁滅魂扇,丟了過去,“這是兩件仙器,足以抵得上八千星的功德之力了。”
  花蛇探手接過,放在眼前細細把玩了一番,嘿嘿大笑道:“不錯,不錯,這兩件寶貝的品相的確當得上八千星功德之力。”
  說到這,他目光貪婪似地掃了陳汐一眼,舔舐了一下嘴唇,悠悠說道:“但是這還遠遠不夠抵債,除非……你再拿出一件仙器。”
  聽到花蛇明顯不懷好意的話語,陳汐倒沒多少憤怒的感覺,他早知道,若是事情就這么簡單就了解,那黑魂幫也不配叫黑魂幫了。
  但問天笑卻受不了了,眼睛一瞪,怒喝道:“你他媽什么意思!想破壞規矩?”
  “什么意思?”
  花蛇臉色一沉,森然道,“老子身為一名地仙強者,卻陪著你一個冥化境的小東西在這里耗了幾個時辰,連老子的一幫屬下也跟著受罪,這一筆賬,該怎么算?”
  ——
  ps:兄弟們,你們的戰力太兇殘了!今天月票又破10了,累計又多了一個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