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834 東皇后裔

猶若黑色洪流般的宙宇異獸群,鋪天蓋地擁堵在燕赤城前,密密麻麻,放眼望去,到處都是凄厲廝殺之音。
  陳汐抵達于此,龐大的神識擴散而出,仔細搜尋,片刻后,他心中一涼,戰場上竟已沒有了問天笑的蹤跡!
  他深吸一口氣,身影一閃,潛入了激烈廝殺的戰場中,幾個閃爍,已抵達一名青年身前,一拳爆轟而出。
  砰!
  那青年還未來得及反應,只覺肚子上就像被巨錘砸中,身軀立刻疼得弓成了蝦米,俊朗的五官都扭曲成一片。
  隨后陳汐一把揪住其頭發,然后用膝蓋狠狠撞擊他的肋部,砰砰砰數下,一陣骨骼碎裂聲響起,這才收手。
  陳汐一放手,那青年就想尖叫,可是咽喉上那一柄鋒利的劍刃讓他把所有的慘叫都吞了回去。
  “告訴我,問天笑在哪里?三個呼吸內若不回答,我就把你的肉身煉化,元神剝離,永生永世求死不得。”陳汐冷冷說道。
  這青年,正是那跟隨在千福婆婆身邊的辰元,他既然出現在戰場上,陳汐不用猜就知道,他肯定也知道這一切。
  辰元看清楚是陳汐后,悚然一驚,都快忘了渾身的劇痛,他萬萬沒想到,千福婆婆出手,這家伙居然還能活下來!
  這豈不是意味著……千福婆婆死了?
  一想到這,辰元渾身都禁不住顫抖起來,這未免太恐怖,一個冥化境的家伙殺了地仙五重境的千福婆婆,這若傳出去,誰會相信了?
  “一。”陳汐開始計數。
  聞言,辰元猛地就驚醒過來,連忙道:“他……他……他……”話一出口,他便知道不妥,不知該如何說下去了。
  “二。”陳汐漠然。
  辰元強烈地感覺到了陳汐眼中平靜下的殺意,心中直冒出一股冰冷寒流,亡魂大冒,再不敢遲疑,說道:“他……死了……”
  說罷,他一臉頹然,絕望而無助,因為他很清楚,得知這一切后,陳汐絕對不會放過他的。
  陳汐心中一緊,沉默半響,才道:“誰做的?”聲音依舊平靜,卻是不帶絲毫感情,越是如此,越令人心驚。
  在這種情況下,辰元已放棄了求生的可能,只希望自己能死的痛快些,而不至于求死不能,他苦澀道:“我和碧音師妹。”
  “他的尸體呢?”陳汐面無表情道,說到“尸體”二字時,他心中不可抑制地顫抖了一下。
  辰元朝一個方向指了指。
  咔嚓!
  下一刻,他脖頸已被扭斷,連元神都被一股大力給震得粉碎,徹底死絕,或許他早已知道自己必死,卻萬萬沒想到會死的如此突然和直接吧?
  陳汐隨手一拋,像丟垃圾似的把辰元的尸體丟進了一頭沖過來的宙宇異獸口中,下一刻他人已落到地面,仔細搜尋。
  他和千福婆婆的戰斗,才發生不過片刻,直至此時返回來,也不超過一盞茶的時間,問天笑即便遇害,時間也肯定不會太久,或許其元神還未潰散……
  但很快,陳汐就徹底熄滅了心中這一絲僥幸。
  他看見,問天笑倒在地上,滿身血漬,兩條腿已被踐踏粉碎成一灘肉泥,由于一側的一具龐大的宙宇異獸尸體遮擋,這才令他上半身并未遭受到踐踏。
  陳汐神色平靜,無悲無喜,在問天笑身邊蹲下。
  他慢慢握住問天笑的手,發現其掌心中中緊緊攥著一塊玉簡,哪怕已經死去,他的指節依舊緊抓著玉簡不放,只能從指縫中可以看出,那是一塊留音玉簡。
  “老……老子欠你的賭債,下……下輩子還……”
  陳汐捏碎玉簡,其中傳出一道急促而沙啞的聲音,只有寥寥幾個字,卻說的極為艱難和費勁。
  他知道,那是問天笑臨死時留給他的,但卻沒想到,問天笑在臨死前,都還沒忘記這件事。
  陳汐仿佛看到問天笑又站在自己面前,拍著胸膛豪氣沖天說:“我問天笑可是講究人,愿賭服輸!”
  原本是暫別之前的一場并肩作戰,卻成了這輩子最后一次。
  問天笑的確是一個跋扈紈绔的公子哥,臟話連篇,嗜賭如狂,但卻沒什么心機,他和紫荊白家的白顧南不同,白顧南的跋扈只是為了掩飾自己的內心,而問天笑的跋扈,完全是一種率性灑脫的性情。
  這樣的人,只要認準了朋友,那就是真正的朋友,而不會再設防。
  問天笑也是陳汐進入符界后,陰差陽錯下交到的一個朋友,如今,卻以這樣一種方式離開,讓陳汐一時之間竟有些無法接受。
  他深深地吸了口氣,只覺得胸中有一股殺意正在緩緩沸騰!他無力和羅家抗衡,但是他可以給那些幫兇一個深刻且痛不欲生的教訓!
  接下來,陳汐默默焚化了問天笑的尸骸,將其骨灰小心裝進一個瓶罐中,放進了浮屠寶塔。
  落葉歸根,人死歸鄉。
  做完這一切,陳汐轉身,身影如梭,穿行在正在激烈廝殺的戰場上,像一個局外人,漠然地掃視著四周一切。
  最終,他在一處偏僻角落佇足。
  遠處,正有一個面容冷厲的女子正在廝殺宙宇異獸,招式并不凌厲,卻令得她四周的宙宇異獸無法靠近一分。
  她神情似乎有些焦急,眼眸不時掃向遠處,似是在等人一般。
  這女人正是碧音,辰元的同伴。
  陳汐神色冷漠,平靜的目光下蘊積著一抹正在沸騰的殺機,不過就在他打算動手之際,場中突然發生異變。
  在碧音一側的角落中,地面上一塊普普通通的巖石突然一閃,化作了一抹倩影,手持一柄圓月彎刀,悄無聲息地靠近碧音。
  猶若一個行走于黑暗中的刺客般,噗的一聲,彎刀直接捅入其背心,開膛破肚,迸射出一股殷紅的血水。
  遭遇驚變,那碧音面色驟變,扭頭望去,卻看見一張冰冷肅殺的秀美容顏,她張嘴想要凄厲尖叫,卻被對方一把勒住嘴巴,一刀劃破了脖子,人頭落地。
  整個過程,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快的不可思議,令人心悸,令得陳汐的眼眸也微微一瞇,旋即便恢復如初。
  “抱歉,我來晚了。”那一抹猶若刺客般的倩影,正是姚璐薇,她甩手丟掉碧音的尸體,一臉歉然地走了過來。
  陳汐沉默不言。
  “問公子不幸罹難,我心中也頗為愧疚,若非是我介紹他去黑魂幫參與賭局,也不會發生這樣的慘事了。”
  姚璐薇靠近過來,站在陳汐旁邊認真說道。
  陳汐扭頭,突然探出右臂,猶若一抹閃電般,一把鎖住了姚璐薇的喉嚨,與此同時,他左手一攥,猶若重錘般狠狠砸在肋下一側的半空中。
  哐當!
  一柄猶若毒蛇出洞般的彎刀,還未靠近陳汐,就被這一拳給砸得劇烈嗡鳴,掉落地面。
  姚璐薇大驚,臉色變幻不定,目光死死盯著陳汐,似不敢相信自己會失手,顫聲道:“你……早已猜到了?”
  “早在發現他的尸體時,我就知道,光依靠那個辰元和碧音的實力,絕對沒辦法在如此短時間內殺害于他。”
  陳汐的目光猶若冷厲的刀子般,落在姚璐薇臉上,聲音不帶絲毫感情,平靜道,“我看了看他的傷口,致命一擊是從他左側背后襲來,恰好和你刺殺這個女人時用的手法一樣。而能讓他如此不設防備的,也只有你了。”
  聞言,姚璐薇反而恢復了冷靜,道:“看來,我還是低估了你。”
  “為什么要這么做。”陳汐道。
  “黑魂幫的幫主是我師叔,卻因為你們而死,你覺得我不該報仇么?”姚璐薇咬牙,眼眸中閃過一抹仇恨之色。
  啪!
  陳汐一巴掌狠狠抽在她臉頰上,打得她口鼻噴血,一張秀美的臉頰頓時紅腫起來。
  她此時被陳汐鎖住喉嚨,連呼吸都困難,又被這一巴掌打得披頭散發,滿臉是血,頗為凄慘。
  這讓她渾身都是一陣顫抖,驚怒交加,想要尖叫,不過一碰觸到陳汐那不含一絲感情的眼中所蘊含的殺機時,卻頓時閉上了嘴巴。
  “我最后再問一遍,為什么要這么做,若再說謊,別怪我用一些特殊的手段逼迫你說出來。”陳汐漠然。
  姚璐薇呆住了,一張紅腫的臉頰上盡是驚駭,好半響之后,她才咬牙道:“因為你是梁冰身邊的人,知道么,問天笑也是因為你而死!”
  陳汐心中一沉,臉色卻沒有任何表情。
  “大概你也沒想到,我會是羅家二公子身邊的一枚暗哨,從梁冰帶你進入虎躍城時,我就已接到命令,要靠近你……”
  “在金桑村時,我自忖無法將你擒下,所以便提前抵達燕赤城,本打算借助黑魂幫之力,將你擒下,送往妖祖城羅家,以此來脅迫梁冰。”
  “但我卻沒想到,事態的發展卻遠遠超出我的估計,梁冰那賤人竟在你身邊安排了一個絕頂高手,將我的所有謀劃全部破壞,我也只能兵行險招,在這時候向你動手。”
  說到這,姚璐薇突然咯咯一笑,臉上浮出一抹嘲諷,“現在你明白了吧,問天笑只是一個誤闖居中的小角色而已,但卻因為你的緣故,丟掉了自己的性命。”
  陳汐眼眸瞇了起來,一絲絲冷冽的芒在其中悄然涌動,已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殺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