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837 年輕人太浮夸

陳汐敏銳察覺到四周眾人神情變化的異樣,似乎……都有些驚訝?
  他隱約能夠猜到,這一切只怕都和自己主動和梁冰握手有關,但還是禁不住有些疑惑,他可是記得第一次和梁冰見面時,是她主動和自己握手的。
  難道這不是一種來自始祖界的基本禮節嗎?
  梁冰看出陳汐的疑惑,沒有多做解釋,道:“走吧,我已經為你安排了住所。”
  陣勢浩大的隊伍開始回城,跟隨在梁冰一側進入城門之后,陳汐果然發現,這東皇郡中并無符塔的存在。
  他想起滕瀾在來時的路上所說,東皇郡、玄帝郡、風后郡、妖祖郡四大郡,拱衛在四皇帝城四周,可以直抵都城之內,而不必以功德之力的多少來證明資格。
  至于符塔,這四座州郡是不存在的,原因便是有四皇帝城中的大衍塔相護,換句話說,這四座郡城,就如同四皇帝城的外城般,一樣庇護在大衍塔的防御之內。
  東皇郡是梁家的盤踞之地,城中規模壯闊,猶若國度,街道如川,行人如織,極為繁華鼎盛。
  東皇府便矗立在這泱泱大城的中央。
  甫一抵達府中,梁冰就驅散了那些仆從,帶著陳汐和滕瀾來到了一座寬敞大廳中。
  “距離大衍塔開啟還是十天,阿離早已囑咐過,讓你也參與到其中,不過有關大衍塔的情況,你大概還不了解,等抽空讓瀾叔告訴你吧。”
  甫一落座,梁冰便直接說道,聲音清冷,干脆利落。
  陳汐點了點頭,朝滕瀾笑道:“有勞前輩了。”
  滕瀾也笑了笑:“分內之事而已,陳汐公子不用見外。”
  梁冰見此,吩咐仆從一聲,很快,就有一行行漂亮使者呈上來一道道早已烹飪好的菜肴、酒水。
  她拎著酒壺倒了一杯酒,朝陳汐舉杯道:“由于事務繁忙,一直沒機會款待于你,今日就趁此機會,為你接風洗塵。”
  說著,紅唇輕啟,一飲而盡。
  “多謝梁姑娘盛情款待。”陳汐也笑著舉杯飲了一杯酒。
  “哈哈哈,聽聞東皇府今日擺出大陣勢迎來了一位貴客,阿冰,你竟然不告訴我,這可是你的不對了。”
  隨著一聲大笑聲,只見一名穿著鎏金華麗道袍的青年走了進來,這青年面如冠玉,眼似星辰,氣質卓爾不凡。
  在他身后,居然還跟著兩名強大的地仙強者,眸光如鷹隼般冷厲,渾身氣息晦澀而強大,修為起碼在地仙五重境!
  不過現在,這兩名地仙強者卻像仆從似的,跟隨在那青年身后,亦步亦趨,愈發襯得這青年來歷不簡單。
  其實想一想也是,敢不經稟報,就直接闖入這大廳中,這青年的來頭必然不會小了。
  “哦,是風公子,請坐。”梁冰抬眼,看了那青年一眼,并未起身,神色平靜,看不出什么喜惡。
  “那我可就叨擾了。”見此,那風公子哈哈一笑,卻是當仁不讓,坐在了梁冰的下首,和陳汐面對面。
  “陳汐,這位是風廬陽風公子,來自仙界妙霞山。”梁冰介紹道。
  “見過風公子。”陳汐略一拱手,心中卻是暗自一驚,仙界妙霞山?這家伙莫非是一尊天仙?
  他不著痕跡地打量了對方一眼,卻疑惑發現,這青年身上的氣息極其古怪,身軀四周仙罡繚繞,可其氣勢卻明顯不如天仙,大致也就和地仙強者相當。
  “這風廬陽是仙界一尊大人物的后裔,誕生于仙界,并非是從人間界中羽化飛渡,一身修為在地仙四重境左右。”
  就在陳汐心中疑惑之際,耳畔突然傳來滕瀾的傳音:“仙界妙霞山和梁家有著一定聯系,此次大衍塔開啟,這風廬陽便不請自來,欲要幫大小姐一臂之力。”
  他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對方來自仙界,卻僅僅只有地仙境修為,原來是誕生在仙界的一位大人物的后裔。
  風廬陽略顯心不在焉地瞥了一眼陳汐,道:“哦,原來是一個冥化境的小家伙,我還以為是什么大人物呢。”
  言辭之間,毫不遮掩,顯得極為不客氣,更帶著一股與生俱來的傲氣。
  陳汐眉頭一皺,旋即淡淡道:“讓風公子失望了。”
  “哈哈哈,我這人心直口快,見什么說什么,可不會玩什么花花腸子,你也莫要著惱,有時候說實話的確太傷人了一些。”風廬陽哈哈大笑道。
  陳汐卻是微微一笑,沉靜從容。
  這風廬陽的確擁有著傲人無比的身份,換做其他人,光是聽到他來自仙界,只怕就已嚇壞了膽子。但對他而言,這家伙也就那么一回事。
  像冰釋天這樣手持仙界符詔的真正天仙,他都渾然不懼,更何況是一個才只地仙四重境修為的仙人后裔?
  抱著多一事不如省一事的心思,陳汐也懶得和對方計較。
  見陳汐一下子就蔫了,風廬陽神色愈發得意,不再理會陳汐,扭頭朝梁冰道:“阿冰,我聽說羅家那小子邀請了不少人,打算這兩天上門向你提親?”
  陳汐一怔,瞥了梁冰一眼,暗道:“羅家之人向梁冰提親?該不會就是姚璐薇口中那個羅子軒吧?”
  這時候,梁冰不動聲色飲了一杯酒,淡淡道:“也許吧。”
  風廬陽眉頭一皺,狠狠一拍案牘,道:“這混賬,真是該死啊,不過阿冰你放心,只要有我在,誰都無法勉強于你!”
  梁冰依舊云淡風輕,點頭道:“那可就多謝了。”聲音中,明顯已帶上一絲敷衍之意。
  但風廬陽卻仿似聽不出來,目光深情地望著梁冰,道:“阿冰,你我之間還用那么客氣嗎?我父親早說過,只等你返回仙界,就親自上門拜見令尊大人……”
  梁冰漆黑如墨的眉毛一皺,突然打斷道:“以后的事以后再說。”
  被她毫不留情面打斷自己說話,風廬陽神色一滯,眼底深處閃過一絲慍怒,旋即便笑道:“也好,也好,只要阿冰你懂得我這份心意就行。”
  陳汐總算看出來了,這家伙只怕和那羅子軒一樣,都在努力追求梁冰,可惜,梁冰明顯對他并不感冒。
  “陳汐,走吧,我帶你去安排住處。”
  說著,梁冰已是站起身子。
  “哦,那麻煩你了。”
  因為風廬陽的到來,陳汐也早已呆得無趣,聞言,立即起身。
  “阿冰,不就是一個住處嗎?吩咐一個奴才去幫他安排就是了,何必自己要親自走一遭?”風廬陽臉色有些陰沉,不悅道。
  他可以容忍梁冰敷衍自己,但卻無法容忍她當著自己的面,去對另一個男人好,更何況對方還僅僅只是一個冥化境小子,又有什么資格由她親自去安排住處?
  “幫我一個小忙。”
  耳畔突然傳來梁冰那細若游絲般的傳音,還不等他反應過來,就感覺自己胳膊被挽了起來,旋即,一具溫軟窈窕的軀體貼在了身上。
  陳汐頓時一驚,側眼看去,果然就見梁冰已并肩靠在自己身邊,右臂正挽著自己的胳膊,顯得極為親昵。
  她身段修長,一頭波浪似的金色長發盤髻腦后,再加上腳上踩著一雙鋒利锃亮的靴子,居然都快和自己一般高了。
  一縷清冽幽幽的芬香從梁冰身上溢散,在鼻端縈繞,陳汐心中沒來由泛起一絲觸電般的顫粟。
  “走吧。”
  耳畔,傳來梁冰的聲音,吐氣如蘭,吹得自己耳朵癢癢的,就連她的聲音,都帶上了一絲軟糯嬌柔的味道。
  旋即,陳汐就感覺梁冰一用力,帶著自己整個人朝大廳外行去。
  一瞬間,他突然就明白了梁冰的意思,她肯定是做給那個風廬陽看的,甚至他都不用回頭就知道,風廬陽此時的臉色肯定變得難看之極……
  一想到這,他心中就一陣苦笑,女人若想甩脫一個男人的糾纏,這種方法無疑最直接,根本不用多說一句話,就足以令對方感到絕望。
  當然,后果就是,自己只怕也被對方給記恨上了……
  大廳中沉寂一片。
  風廬陽臉色鐵青地坐在案牘之后,看著梁冰挽著陳汐的手離開,心中又是嫉恨又是恚怒,簡直比吃了一萬只蒼蠅還難受。
  “滕瀾前輩,那小子究竟是誰?”許久之后,他深吸一口氣,強自按捺下心中的憤怒妒火,抬眼望向滕瀾。
  “這個滕某也不甚清楚。”滕瀾笑了笑,站起身子,道:“風公子,滕某還有事,恕不奉陪了。”
  說罷,他也轉身離開,把風廬陽自己一個人丟在了大廳中,形單影只,在身后兩名地仙老者的陪襯下,顯得極為落寞。
  砰!
  風廬陽再也忍不住心中妒火,一拳狠狠砸在案牘上,杯盤碎裂,木屑橫飛。
  他臉色已是鐵青到了極致,咬牙道:“文鳩,你去給我打探一下那小子的一切,要快!”
  “喏。”身后一名老者肅然領命。
  “文鵬,你給我準備一份請帖,邀請這小子三天后前往翠軒樓,我要好好款待一下這個不知道從那個瓦礫堆里冒出來的情敵!”
  沉默片刻,風廬陽眸中閃過一絲狠戾之色,漠然道:“我要讓他明白,我風廬陽認準的女人,絕不是他一個小小冥化境螻蟻能夠染指的!”
  ——
  ps:第二更10點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