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839 青翼血蝠

嗤!
  一點火焰燃起,將那精美的燙金請帖焚燒,化作飛灰消失不見。
  “你打算怎么做?”滕瀾問道,帖子是他送來的,心中自然極為清楚其中的來龍去脈。
  “如此盛情,我不去的話,風公子不是太寂寞了?”陳汐沉吟片刻,笑道。
  “筵無好筵。”滕瀾皺眉。
  “我明白。”陳汐點了點頭,神色波瀾不驚,“我恰好第一次前來東皇郡,聽說那翠云軒乃是城中一等一的場所,不去見識見識,未免有些遺憾。”
  “我陪你,不要小覷了仙界中的后生,雖然僅僅地仙境界,但卻比一般的地仙可都危險太多了。”滕瀾見無法勸阻,退而求其次。
  陳汐想了想,認真拱手道:“那就麻煩前輩了。”
  他不是妄自菲薄之人,但同樣,他也不是那種莽撞之輩,有滕瀾在一側相護,他焉可能去拒絕。
  滕瀾也笑了:“你安心去赴宴,我在暗處不會打擾你,除非遇到生死危境,否則決不會讓其他人察覺到了。”
  ……
  三天后,翠云軒。
  這是一座在東皇郡中都享譽盛名的享樂之地,占地千畝,一座座氣勢恢宏的復古建筑矗立其中,其中最高一座,幾乎有通天高大。
  在翠云軒消費,首先要兌換足夠數量的功德之力,最廉價的食物、酒水,都需要八百功德之力,足以當得上一件半仙器的價值。
  風廬陽一襲華貴錦袍,負手立在翠云軒最中央那座復古樓閣之巔。
  這里就像一個空闊的露天平臺,其上云海蒸騰,霞光氤氳,更被人栽種了不少瓊花異草,姹紫嫣紅,在云海中若隱若現,清幽之極。
  站在這里,宛若端立蒼穹之下,放眼可俯瞰整個東皇郡,令人心曠神怡,憑生一股高高在上的優越感。
  此時還未晌午,在這里消費的客人并不多。
  風廬陽駐足凝視遠處的東皇府許久,這才收回目光,淡淡道:“那小子確定回來嗎?”
  名叫文鳩的老者點頭道:“應該馬上就到,并且是孤身赴宴。”
  風廬陽唇邊泛起一抹冷意,轉身在一處案牘前落座,微瞇著眼睛道:“很好,一只小螻蟻居然有如此膽魄,也怪不得阿冰青睞于他。”
  “公子,咱們是否要殺了他?”另一側,文鵬忍不住低聲傳音道。
  “殺了他?”
  風廬陽嗤地一聲笑出來,悠悠道:“不,不能殺他,非但如此,我還要他好好活著,我要讓阿冰親眼看看,這小子究竟有多么的不堪,在我面前,連狗都不如!”
  文鳩和文鵬都是一怔,旋即明白過來,公子他只怕是要采取一些手段,要那小子徹底屈服了。
  便在這時,平臺上的傳送陣前,亮光一閃,顯現出一道峻拔的身影,衣衫獵獵,濃密烏黑的長發飛揚,正是陳汐。
  “陳兄,這邊。”見到陳汐出現,風廬陽起身,唇角已是噙著一絲笑意,遙遙招了招手,聲音清朗,顯得頗為熱情。
  “讓風公子久等了。”陳汐也含笑走了過來。
  “哈哈,請坐。”風廬陽大笑一聲,和陳汐面對而坐。
  平臺高聳入蒼穹,地方空闊,端坐其中,云海流動,帶著一縷浪濤之音,既營造出了氣氛,又不會影響客人交談。
  這時侍者送來了菜單,陳汐隨手一翻,就知道了這地方究竟有多奢侈,哪怕最便宜的一道菜都抵得上數百功德之力,一些昂貴的則直接飆升到了上千之數,令人咂舌。
  陳汐隨手點了幾道菜,不便宜也不貴,恰到好處,放下了菜單。
  而風廬陽見此,卻是嘩啦啦點了一大堆,無不是最昂貴的,光是這一下,就揮灑出去一萬多星的功德之力,看得旁邊的侍者眼睛都直了。
  把菜單丟給侍者,他這才云淡風輕道:“這里的菜肴雖比不得仙界,但勉強可以入口,陳兄可不要怪我照顧不周,等你什么時候飛升仙界,我帶你去吃仙界萬妙齋的菜肴,絕對超乎你想象。”
  陳汐微微一笑,并未流露任何向往或者艷羨,他知道這家伙是在炫給自己看,但最重要的是他連萬妙齋是什么地方都不知道,自然談不上什么艷羨。
  見他如此反應,風廬陽微微一怔,心中不禁有些郁悶,他終于明白過來,自己的所作所為簡直就是在表演給一個瞎子看。
  一個冥化境的小螻蟻,哪里又知道仙界萬妙齋的好?
  對牛彈琴啊!
  風廬陽在心中感慨了一聲,突然感覺有些無趣,自己似乎太高估了自己這個對手,簡直就像個沒見過世面的土包子似的,這樣的人,值得自己如此隆重對待嗎?
  “風公子,那萬妙齋又是何等樣一個地方?”陳汐突然開口問道,一下子就撓中了風廬陽的癢處。
  他不禁精神一振,嘴上卻漫不經心道:“一個只接待仙界有身份有地位的大人物的地方,對一般人而言,在那里吃上一頓飯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那里吃過。”
  陳汐哦了一聲,笑道:“看來風公子是那里的常客了?”
  風廬陽哈哈笑道:“常客倒是談不上,只是有幸跟著父親去見識過幾次罷了。”
  說到這,他神色突然一整,盯著陳汐若有所思道:“陳兄,我見你資質不錯,要不要跟在我身邊修煉?”
  陳汐暗道:“忍不住要切入正題了么?”
  “這是一件仙器,只要你答應,就是你的了。”不等陳汐開口,風廬陽拿出一柄巴掌大小的藍色仙劍,輕輕放在了陳汐身前。
  “多謝風公子好意,不過我懶散慣了,恕難從命。”陳汐笑了笑,抬手把藍色仙劍推了過去。
  “陳兄,大概你還不了解跟隨在我身邊的好處吧?”
  風廬陽淡淡一笑,似早已料到陳汐會如此回答,說道:“只要你答應,待離開符界時,我可以立即帶你前往仙界,根本不必在這人間界遭罪,并且進入仙界之后,有我出面照拂,何愁成不了大事。”
  直接進入仙界?
  陳汐微微一怔,倒是沒想到,這家伙居然還有這等逆天似的手段。
  “怎么樣?要不要考慮一下?”
  風廬陽見陳汐不言,還以為他意動,不禁微微一笑,心中卻是愈發鄙夷,嘴上道:“我的要求其實很簡單,只要聽話就行,不會讓你做太難堪的事情。”
  “不用考慮了,我這人最好說話,但卻最不懂得去聽別人的話。”陳汐搖頭,神色從容平靜。
  這讓風廬陽眉頭不禁一皺,又拿出一件仙器,放在案牘上:“兩件仙器又如何?這樣的價值,在仙界足以讓一尊天仙去賣命了,若非看在陳兄與我有緣的份上,我可不會給出如此條件。”
  陳汐笑了,反問道:“如果我出兩件仙器,風公子是否樂意留在我身邊,我的要求更簡單,不用說話,只要會打架就行。”
  風廬陽臉色頓時沉下來,沒想到陳汐居然敢如此對自己說話,簡直是找死!
  就連他背后的文鳩和文鵬都面露怒色,毫不掩飾自己的殺意。
  “哦,我忘了,以風公子的身份,兩件仙器就是羞辱風公子,三件仙器如何?畢竟風公子可是仙界大人物的后裔,這等身份,足以抵得上一件仙器了。”陳汐繼續笑吟吟說道,仿似渾然沒有注意到對面三人的神情變化。
  砰!
  風廬陽手指間的酒杯化作粉末,而他的臉色已是徹底變得鐵青,他終于發現,從一開始,對面這只小螻蟻就鐵了心決定負隅頑抗了。
  “很好,我喜歡你這樣的說話方式。”
  他的聲音變得陰冷而狠戾,像從牙縫中擠出,“我再給你一個機會,拿著這兩件仙器,立馬從阿冰眼前消失,我可以留你一命,否則我擔心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
  言辭之間,已是毫不掩飾自己的威脅之意。
  陳汐神色依舊沉靜,皺眉沉思片刻,道:“沒有回旋余地了?”
  “絕無可能!”
  風廬陽眸光如刀,冰冷地落在陳汐臉上,“說句好不客氣的話,在我眼中,像你這樣的小螻蟻我見多了,換在尋常,我根本懶得搭理一眼,若是再不識好歹,那可真的是自尋死路了!”
  陳汐聳了聳肩,目光從風廬陽以及他背后的兩名老者身上一掃,道:“我也說句不客氣的話,若是動手,你們只怕再難回到仙界了。”
  “大膽!”
  “找死!”
  那文鳩和文鵬再按捺不住心中慍怒,厲聲喝斥,一副就要動手的兇厲模樣。
  而見到陳汐如此鎮定,風廬陽反而心生一絲狐疑,揮手示意文鳩二人稍安勿躁,這才陰冷盯著陳汐:“你是不是覺得,有阿冰維護你,我就不敢殺了你?”
  “再不動手,我可就告辭了。”陳汐卻話鋒一轉,直接說道。
  見他這般模樣,風廬陽眼眸中殺意若潮水般洶涌,刺得虛空都嗡嗡一陣亂顫,像一柄欲要出鞘飲血的利劍。
  氣氛,一瞬間變得壓抑緊張無比。
  就在此時,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從旁邊傳來,“啊哈!猜猜我看到了誰?這不是妙霞山大名鼎鼎的風少爺嗎?”
  ——
  5,4號了,今天青年節,恰是俺的生日,打算陪父母吃一頓面條開心一下就好了,不會斷更,更新依舊放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