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841 羅家少爺

陳汐的動作太快,楚瀟剛發出慘叫聲,他的劍已如同鬼魅般,出現在半空中,直指曹禾的咽喉。
  甚至,讓眾人都有一種強烈的感覺,就仿佛是曹禾故意往劍尖上湊一樣!
  要知道,無論是那楚瀟,還是曹禾,可都是地仙境的修為,如今卻在這電光石火之間,像泥捏的玩偶一樣任人蹂躪,這未免就太過駭人了。
  眾人悚然,由于距離太近,他們甚至可以看見,那劍尖上噴涌的鋒芒,刺得曹禾喉嚨四周都泛起一層細小的雞皮疙瘩。
  這……是一個冥化境修士能做到的!?
  啪!
  陳汐劍柄一轉,光滑漆黑的劍脊像一條鋼鞭似的,狠狠抽在曹禾的右臉頰,打得他口鼻噴血,顴骨咔嚓咔嚓碎裂,整個人像斷了線的風箏似的,倒飛出平臺。
  若非南秀沖及時相救,曹禾整個人差點就墜入平臺之下!
  這一幕,頓時驚醒眾人。
  不止是南秀沖色變,連一側的風廬陽都大吃一驚,這才都意識到,眼前被他們視作螻蟻般嘲諷的家伙,絕非像表面那么簡單。
  畢竟,誰曾見過一個冥化境修士,如此干脆利落地擊敗兩名地仙強者夾擊的?
  這時陳汐已起身,目光一掃眾人,認真說道:“不錯,在你們看來,我的確是個小人物,但小人物若怒了,可不會管你們什么少爺小姐。”
  言外之意就是,別惹我,惹急了天王老子都敢殺!
  在場之人雖然一個個驕縱跋扈,可卻沒一個蠢貨,自然聽得出話中的狠辣意味,頓時臉色都是微微一變。
  “找死!不但偷襲老子!小雜碎你還敢口出狂言?你給老子留下命來!”楚瀟已是爬起來,滿臉是血,瘋狂一聲嘶吼,就沖殺向陳汐。
  他剛才被陳汐像死狗一樣揪住脖子砸進案牘中,雖然沒受到什么大傷,但這種恥辱卻差點把他氣瘋了。
  此時見陳汐竟還敢如此大言不慚,頓時就再忍不住含恨出手了。
  因為在他看來,剛才那一擊,完全是自己太過大意,才被陳汐趁機得逞,若是真正對決,那小子早死了不下七八次了!
  不過,還未等他沖上前,就被南秀沖一把攔下來,低聲皺眉道:“還不嫌丟人?退一邊去!”
  被南秀沖那冰冷如刀鋒似的眸子一掃,楚瀟渾身一僵,猶疑了片刻,最終還是憤憤不平退下去。
  “你很不錯,像你這樣的青年才俊,只怕早已立在人間界同輩人中的巔峰,不過你還是沒明白,仙界和人間界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南秀沖遙遙看著陳汐,一反之前的張狂囂張,故作淡然道:“我是南秀沖,仙界金光府子弟,只要你能擊敗我,今日就放你一馬,如何?”
  聞言,那羅子軒眉頭一擰,正待說些什么,卻被聞人夜攔下,道:“放心,他若連一個小家伙都解決不了,還如何對付梁冰?”
  羅子軒點了點頭,不再多說。
  陳汐冷眼看著這一幕,見此不由笑道:“如果我一個不小心,殺了你呢?”
  南秀沖哼道:“生死勿論!”
  符界開辟于三界前線戰場之上,經常與宙宇異獸殺伐,尚武之風濃烈,大人物在就餐之余往往喜歡安排幾場戰斗助興,甚至比歌舞還要受歡迎。因此在平臺之上,便開辟有現成的角斗場。
  早有侍者見這邊發生爭執,于是經驗嫻熟地開啟了角斗場,像之前那一幕,他們才翠云閣見多了,倒也見怪不怪。
  片刻后,陳汐和南秀沖雙雙步入角斗場中,遙遙對峙,周圍已經圍攏了不少修者,都是在翠云閣就餐的客人,身份自然非尋常可比。
  “速戰速決。”上場前,聞人夜淡淡吩咐了一句。
  南秀沖灑然點頭,表示明白,這畢竟是東皇郡,是梁家的地盤,一旦被梁冰察覺這邊的情況,他們雖不至于畏懼,但必然會產生不少變數。
  他深深吸了一口氣,渾身氣勢轟然暴漲,周身金光彌散,釋放出熾盛刺目的仙罡之力,整個人宛若化身金甲戰神,光是那一股屬于地仙強者獨有的氣勢,都令得周圍虛空都發出潮水般的轟鳴之音。
  周圍眾人立刻被驚動,地仙級別的對決!這可不多見,像這等存在,都立足于人間界巔峰行列了,能夠有幸目睹其出手,無疑是一場莫大的造化。
  南秀沖喝道:“萬象金光斬!”
  他氣勢攀升到極致,雙手猶若澆筑了一層刺目的赤金,蘊積著一股恐怖的道韻,當氣勢攀登到極致,他這才一聲長嘯,身影一閃,在虛空中拉出一道殘影,向陳汐撲殺去。
  轟隆!
  他雙拳破空,齏粉虛無,若兩輪金色太陽墜落蒼穹般,聲勢可怖之極。
  但是他剛剛撲到一半,陳汐的身影倏然從原地消失不見,與此同時,在南秀沖瞳孔中映出一道浩瀚無比的劍氣,直接撕碎他的拳力,在瞳孔中越變越大!
  那迎面而至的無匹劍氣猶若九天雷震,轟鳴于耳,直欲炸裂耳膜。
  南秀沖心中猛地狠狠一抽搐,眼眸收縮,好快!好恐怖的劍氣!
  不過身為地仙四重強者,自幼又修習的是仙界獨有的玄奧道法,他還是有幾分底蘊的,雖然被陳汐這破天一劍震懾,但千錘百煉的身軀本能地一閃,曲張五指,掌間已多出一柄金色闊口仙劍,如山岳般橫亙胸前,硬撼了陳汐一擊!
  砰!
  一聲轟鳴,猶若星辰對撞,爆綻無量盛光,若非角斗場四周有大陣防御,只這一擊都足以毀掉整個翠云閣。
  陳汐身影微微一晃,退后數步。
  而南秀沖則要慘的多,竟然被這一劍之力震得不受控制地倒退出一丈有余!
  角斗場邊頓時響起一片驚呼。
  就連風廬陽楚瀟曹禾聞人夜等人都瞳孔一縮,閃過一抹無法掩飾的駭然之色,這怎么可能,那小子的劍勢怎會如此恐怖?
  南秀沖只覺得眼前直冒金星,渾身血氣翻騰,心中又驚又怒,這才體會到了楚瀟剛才的感受,這一劍的威力,簡直猶若一掛九天銀河當頭轟涌而至,雖然他修為高過陳汐不止一籌,也覺得根本無從抵擋。
  唰!
  又是一抹浩大劍氣擎空而起,陳汐不打算給對方喘息機會,第一劍剛落下,第二劍已劈斬而去。
  和對戰千福婆婆時一樣,他也已運轉十倍戰力,配合通天般的造化劍道,儼然一副斬盡殺絕的強勢模樣。
  劍氣掠過,虛空都被撕裂成細碎的飛絮,像被一頭太古兇獸碾壓而過,發出轟隆隆的爆鳴尖嘯之音。
  擂臺四周不少修者都直接被震得腦袋嗡鳴,氣血翻滾不休,臉色一下變得蒼白起來,這究竟是什么劍勢?
  怎可能是一個冥化修者能施展而出的!?
  如此一劍,南秀沖哪敢硬接?他顧不得儀態,身影啪啪啪連連閃爍,施展空間挪移,在角斗場四周穿梭不休,這才堪堪躲開了過去。
  可還沒等他站穩,陳汐如影隨形而至,劍箓若白虹貫日劈斬而下!
  轟!
  又是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南秀沖手持金色闊口仙劍,勉強架住了這一劍,可他的身體卻像木樁似的,直接被砸進了擂臺那堅硬的地面中。
  陳汐面無表情,再次沖殺而上,身若一片符紋海洋,繚繞神環,手中劍箓裹挾著洶涌造化之氣,狠狠向南秀沖橫削而去。
  噗!
  南秀沖渾身金光亂顫,整個人被劈得在地面上犁出一道狹長裂縫,還在半途中就咳血連連。
  他還是大意了,哪怕早已清楚陳汐實力遠非尋常冥化境可比,卻萬萬沒想到,陳汐會如此之強,簡直就是逆天!
  要知道,他可是地仙四重境修為,可如今居然像卷入驚濤駭浪中的一葉小船似的,根本無法掙脫而開。
  沓!沓!沓!
  陳汐踏步上前,宛如神祗度空,一步落下,虛空齏粉,毫不留手地追殺南秀沖。
  既然是生死勿論,他自不會有任何客氣,別說對方是仙界大人物的后裔,就是天仙來了,他也決不會有一絲手軟!
  畢竟,他還在人間界,仙界距離他也太遙遠,根本都波及不到他身上,除非仙界的大人物都能隨意降臨人間界,但是……那可能嗎?
  整個決斗場鴉雀無聲,唯有陳汐那沉悶如驚雷的腳步聲,響徹在耳畔,像神魔擂動的大鼓,震得他們心驚膽顫,不可自制。
  身如魔神,仗劍而行,殺伐果決,快意恩仇!
  此刻的陳汐氣勢已飆升到沸騰巔峰,宛若無堅不摧之箭矢,有一種一往無前舍我其誰的睥睨之姿。
  而南秀沖如果再挨上一劍,必然兇多吉少。
  就在此時,前方突然閃過一道蔚藍色身影。旋即,一只纖細修長,白皙如玉的手掌出現在陳汐視野中,急劇擴張,猶若風中的一朵白芷花正在怒放,圣潔中帶著一股凜然肅殺的味道。
  這一剎那,陳汐眼前一花,宛若置身一片白茫茫世界,心神都有一種塌陷沉淪被遺棄的跡象。
  幾乎下意識地,他眉心驀地綻出一只豎目,輕輕一掃,所有異象轟然破碎,消褪無蹤。
  而視野中,清晰地映現出一道窈窕身影,破空而至,正一掌向他斬下!
  是聞人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