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85 河圖


  第二更!收藏999了,誰是第1000枚收藏的好漢?
  ——
  河圖!
  一剎那間,陳汐心中掀起萬千巨浪。
  “聽說過河圖嗎?荒古時期最為神秘的一幅畫,憑借它,諸多荒古神魔領悟出屬于自己的道途,窺盡天機,掌控大道奧義,登頂道之極致。也正因此,河圖每一次出現,無不伴隨著腥風血雨,令得三界動蕩、六道不安,各方大神通者廝殺爭奪,那宛如末日般的場景,想想都令人不寒而栗。”
  “幸好,河圖在荒古時期終結之后,便已消失不見,那群魔亂舞,眾神混戰的恐怖畫面也再沒有上演,直至今日,恐怕已有百萬年之久,若非娘在幼時翻閱過族中典籍,根本就不知道河圖這個名字。”
  腦海中,母親左丘雪的話再次響起,猶如琴弦流水,叮咚輕靈,令陳汐又是恍惚又是震撼。
  竟然是河圖!
  對,也只有這等神秘的存在,所逸散出的一絲氣息,才會如此恐怖,才會禁錮這南蠻深山百萬年之久!
  陳汐不禁又想起識海中那尊古樸浩渺的伏羲神像,伏羲前輩他也是觀河圖而衍天機變化之大道,登臨大道極致,成就無上輝煌。以此可見,河圖究竟是何等恐怖的存在,簡直就是天下一等一的寶貝!
  并且陳汐曾聽季禺說起過,在自己識海的伏羲神像中,蘊含著一絲河圖真諦,不過他至今也沒弄明白其中奧妙,此刻聽玄睛老黿王談及河圖之事,不由心中一動,難道這家伙察覺到什么,所以才會來尋找自己的?而他所求之事,莫非也跟河圖有關?
  “河圖?不可能,那等神秘的存在,豈會流落到這片稀松平常的破爛山脈中。”季禺的聲音突然在心中響起。
  他似乎也有些驚疑不定,沉吟道,“不過,你還是再確定一下吧,畢竟那河圖神秘之極,若真遺落此間,那可就是天大的機緣,萬萬不可錯過。當年我家主人也是在洛水之畔參悟大道時,偶然得到它的,可惜在主人剛悟出大道之際,它便憑空消失,任憑主人如何尋覓,也是再也找不到,極為神異。”
  “我現在疑惑的是,他們怎么會找上我?難道他們知道我識海中擁有著一尊伏羲前輩的真身烙印嗎?”陳汐疑惑道。
  “嗯?”季禺一怔,沉默許久,似乎發現了什么,恍然道:“我明白了,原來是一頭老黿,在荒古時期,老黿一族通曉占卜星象,尤為擅長觀氣之術,想必這頭老黿便是通過占卜,察覺到什么,方才找上你的。”
  “原來如此。”陳汐也隨即明白過來。
  “不行,此事關系重大,河圖一出,必然會引起天地間的大能者注意,看來我也不得不現身見見他們了……”季禺決然道,聲音中帶著一絲無法言喻的凝重。
  ——
  在陳汐陷入沉思的時候,玄睛老黿王和青丘狐王相視一眼,并沒有打攪他,而是拈著酒杯細細品嘗著,以傳音交流。
  “看來你說對了,這小家伙也知道河圖。”
  青丘狐王飛快說道,聲音中難掩激動,“已經被滯留在紫府圓滿境界幾千年了,若再無法破開這南蠻深山的禁錮,我恐怕也活不過多久了。幸好,幸好這家伙出現了!”
  玄睛老黿王也是慨然道:“是啊,若非我等妖族壽命極長,恐怕根本熬不過這無數歲月。此等契機,咱們這次務必要抓住了。”
  青丘狐王點點頭,突然道:“對了,你說他能收取河圖嗎?”
  “不是河圖,是……”聲音戛然而止,玄睛老黿王霍然抬頭,眼眸中有著一絲駭然。
  青丘狐王一怔,抬頭一看,當看到旁邊不知何時出現的清癯老者時,也不由暗自吸了口涼氣。
  他面容清癯淡然,眼眸深邃如同深淵,懶洋洋拿著一青皮葫蘆咕嚕咕嚕喝著酒,神態說不出的愜意灑脫,看起來就像個世俗中經常能夠見到的知足常樂的長者。
  然而兩位妖王目光何其毒辣,幾乎瞬間,就從這清癯老者身上察覺到令他們感到心悸、恐懼的氣息。
  這種感覺,就好像面對一座巍峨不知其高的大山,只能仰望,只能敬畏!
  “一頭修煉三萬一千二百年的老黿,一頭修煉八千三十三年的青丘之狐,偏偏還是紫府圓滿境界,若非自身壽命悠長,恐怕早已化作一堆白骨了吧?”
  季禺掃了兩位妖王一眼,淡然說道。
  玄睛老黿王和青丘狐王神色一變,無法遏制地升起一抹駭然之色,顯然,季禺一語道破了兩人的一切。
  “季禺這家伙一眼就看穿人家的底細了?”雖早已知道季禺實力深不可測,陳汐心中依舊禁不住驚嘆不已。
  “前輩目光如炬,敢問前輩尊姓大名?”玄睛老黿王神色已是變得恭敬之極,起身恭聲道。
  青丘狐王也是不敢怠慢,跟著起身,看向季禺的目光中盡是震驚之色。
  “我是誰你們不用知道,你們只需回答我的問題就夠了。”
  季禺看似輕松隨意的聲音中,卻是透著一股睥睨天下的氣息,直接開口問道:“河圖是否真的在這片深山中?”
  “正是,不過應該不是完整的河圖,是碎片的可能更大。”玄睛老黿王答道,他已經看出來了,季禺跟陳汐的關系匪淺,自是知道該怎么做。
  不過他心中還是禁不住升起一絲震驚,這小家伙身上的古怪可真是不少啊,在斬殺鯤鵬王時哪怕沒有悟出完整的風之道意,有這位神秘的老者在,也絕對不會被鯤鵬王殺害了。
  “河圖碎片?”季禺訝然道。
  “的確如此,若是完整的河圖,恐怕早已被發現了。”玄睛老黿王回答的很痛快。
  “完整的河圖怎會碎裂呢,莫非在這百萬年的時間里,又發生了什么變故不成……”季禺喃喃自語,陷入了沉思之中。
  陳汐卻是不理會這些,說道:“既然是河圖碎片,兩位前輩怎么不去收取了它?”
  “陳汐小友莫要再如此稱呼,老黿我可是擔當不起,咱們平等論交就好。”老黿王連忙糾正道。
  “正是,正是,若是陳汐小友不嫌棄,稱呼我一聲青丘老哥就行了。”青丘狐王也是笑容滿面地說道。
  面對這種變化,陳汐心頭一時無限感慨,怪不得那些大勢力子弟走到哪里,都會被一群人圍著溜須拍馬,阿諛奉承。不是忌憚于其實力,而是忌憚于其背后靠山啊。
  “那河圖碎片力量太過神異,非我等之力能夠降服。”老黿王神色一正,說道:“據我推測,能夠降服它的,只有小友你啊。”
  “我?”陳汐指了指自己,驚愕道。
  “對,就是你。”老黿王言之鑿鑿,“我前日自損十年壽元占卜一卦,潛心揣摩,發現所有跡象都一一指向小友你,絕對不可能出錯。”
  自損十年壽元占出的卦象?陳汐還是覺得很荒謬,不過他也知道,星相占卜一類的秘術自古有之,倒也不怎么懷疑老黿王所說。
  “無論真假,待你實力恢復,就去看一看吧。”季禺從沉思中醒來,果斷說道:“若是河圖碎片,你降服它的幾率的確很大。別忘了,你識海中……”
  話沒說完,陳汐卻明白季禺的意思,自己識海中的伏羲神像中,本身就蘊含著一絲河圖真諦,憑借這種若有若無的聯系,的確有可能收服了那河圖碎片。
  “前輩說的對,陳汐小友與鯤鵬一場惡戰,恐怕早已身疲力竭,待實力恢復再去收服河圖,最為妥帖。”玄睛老黿王振奮不已,季禺的出現,無疑令他又看到了新的希望。
  “這是一萬斤靈液,可供陳汐小友恢復所用,這是我的一片心意,還望莫要推辭。”青丘狐王拿出一個白玉瓶,遞給陳汐。
  “恭敬不如從命。”陳汐拱了拱手,爽快接了過來。
  “哈哈哈。”玄睛老黿王和青丘狐王齊齊大笑出聲,似乎陳汐能夠收下這一萬斤靈液,令他們很開心。
  陳汐明顯感覺,自己收下這份饋贈之后,跟這兩位妖王的關系又拉近了許多。有時候接受別人饋贈,反而能促進彼此關系,此話倒也不假。
  當然,陳汐并不排斥這種感覺,在他看來,玄睛老黿王和青丘狐王皆是有能力,有手腕,知分寸,又懂得做人情的老練之輩,跟他們建立關系,有利無弊。
  一旁,季禺看著陳汐與兩位妖王交流,言辭沉穩,進退有度,舉手投足之間,已是褪去了許多青澀,形成了屬于自己的人格與氣度,顯得如此卓爾不凡,器宇軒昂。
  “小家伙終于長大了……”季禺心中慨然嘆息一聲,欣慰不已。
  他還記得第一次見到陳汐時,他那張清雋臉頰上的木訥與警惕,像一只時時刻刻準備拼命的孤獨幼獸,像一只用尖刺把自己偽裝起來的刺猬,好像不如此,他就不知該如何活下去一樣,執拗而堅狠。
  相較而言,此時的他已把棱角烙印在骨子里,像一顆圓潤的鵝卵石,釋放著屬于自己獨有的璀璨光芒。
  不需要憐憫,不需要同情,不需要扶助,仗心中之劍,磊落而行,快意恩仇。
  這,才是一名強者必須具備的心態!
  ——
  PS:小汐汐年方十六,歷經南蠻冥域、南蠻深山的鍛煉,該當利劍出鞘,把天刺出個窟窿啦。
  另外,以后不PS小汐汐了,有劇透嫌疑……希望大家看書之后,在書評區留下一些腳印,讓俺也看到你們的吐槽、或者是表揚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