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7)     

神箓845 筵無好筵

四皇帝城。
  符界最中央的一座城池,它規模并不大,但卻最為古老,那堆砌城墻的一塊塊磚瓦上,地面鋪砌的巖石上,都彌散著一股歲月滄桑的痕跡,肅穆而莊重。
  所有人都知道,四皇帝城是符界締造之初,所誕生的第一座城池,東皇、玄帝、風后、妖祖四位擁有通天之力的大能者,便是在此締造出了整個符界。
  無數歲月以來,不知有多少的修者慕名而至,在城中逡巡流連,試圖尋覓到當年四位大能者在此留下的足跡。
  不過,想要進入此城,卻絕非那樣簡單。
  原因便在于功德之力,像陳汐,若非湊足了三萬星功德之力,即便修為再高,也無緣于進入城中。
  這是鐵律,更是規矩,由四大家族來捍衛,自古至今沒有一人能逾越這一個規矩。
  并且在大衍塔未開啟之日,除了四大家族中人,其他人也根本進入不了四皇帝城。
  因為在那時,整個城池都籠罩在大衍塔的力量防御之下,唯有大衍塔開啟時,方才能夠進入城中。
  當陳汐在梁冰帶領下進入城中時,發現那古老的街道上,早已聚集了不少修者,尤其越往城中心靠近,路上的修者就越多。
  尤為令陳汐驚心的是,一路所見的修者中,實力最低的都有冥化境修為,并且只占了一小部分,剩下一大部分居然一個個都是地仙老祖級別的存在。
  甚至,其中不乏一些氣息晦澀,但氣勢卻極為令人心悸的存在,不出意外,必然是天仙強者無疑!
  不過像這等恐怖的大人物,只是驚鴻一現,就消失在人群中,渺渺杳杳,根本難以鎖定其蹤跡。
  這一切,都給陳汐帶來不小的沖擊,與之相比,他的修為反而成了城中修者中最弱的一層,當然,僅僅是修為,而不是真正的戰斗力。
  不過即便如此,也令他感到一種無形的壓力,高手越多,也就意味著競爭越殘酷,幸好,他并不是孤軍奮戰。
  其實想想也是,能夠攢夠三萬星功德之力,抵達四皇帝城的,又哪可能有平庸之輩?
  “不用過多擔心,想要登臨大衍塔,除了實力,也需要一定的手段。”一旁,滕瀾溫聲含笑說道:“而這種手段,只掌握在四大家族手中。”
  “哦?”陳汐眉頭一挑,若真如此,那倒是輕松許多了。
  “你也知道,四大家族手中,各自把控著量天尺社稷印鎮界塔斬道劍這四件混沌神器,它們傳承于太古時期,幫助四位大能者締造了整個符界,遠非尋常意義上的仙器能夠比擬。”
  滕瀾徐徐說道:“最為重要的是,憑借它們,可以更從容地進入大衍塔,當然,僅僅是幫助,至于能夠登上大衍塔最高層,還要看個人的實力和造化。不過即便如此,擁有這等神器,也足以在進入大衍塔時,凌駕于其他人之上。”
  陳汐點頭,這也很好理解,如果把大衍塔比作一片荊棘地,那么擁有一件四大神器,就等于多了一柄利刃,足以輕松破開荊棘,而其他人則只能靠赤手空拳來硬闖了。
  旋即,他不禁訝然道:“莫非,梁姑娘身上便攜帶著量天尺?”
  滕瀾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道:“真正的量天尺,早已不在符界了,大小姐身上所攜帶的只不過是一件仿品,其中蘊含著一絲量天尺的烙印。”
  “仿品?”陳汐怔然。
  “不錯,不止是梁家,其他如羅家古家殷家也都如此。”滕瀾顯得極有耐心,解釋道:“早在符界締造之后,四件混沌神器便已離開,四大家族中所保存的,皆都是其留下的一絲烙印罷了。”
  說到這,滕瀾不禁慨然道,“畢竟,像這等創世般的至高圣物,以四大家族的實力也根本保存不住,反而會招來無窮禍患。”
  陳汐這才明白過來。
  “到了。”便在這時,在前邊引路的梁冰突然止步。
  陳汐抬頭,當看清大衍塔的模樣,心中頓時一震。
  視野中,一座古老無比的青銅塔矗立,足有擎天高,通體沐浴在一片柔和的光澤之中,飄灑出條條瑞氣,萬丈神曦。
  那一條條的瑞氣一道道的神曦中,竟翻滾著無窮盡的符文,像長了一對翅膀般在青銅塔四周翩躚飛舞,演繹出一重重玄奧難以言喻的軌跡。
  只遠遠望上一眼,都讓陳汐有一種靈魂都要沉淪其中的感覺,仿佛那青銅塔就是符文的源泉,是符道的化身,給人以無與倫比的震撼力。
  甚至,其中還傳出一道道猶若天籟般的清吟,像大道禪機在歡呼,像諸神在贊美,一切都充滿一股神圣浩瀚古老莊重的氣息。
  這便是大衍塔,符界的心臟所在!
  此時,在那大衍塔四周,已圍攏了密密麻麻的修者,無不翹首仰望,神色中流露出難掩的震撼興奮之色。
  “傳聞中,大衍塔之巔,存放著一部震驚三界的絕學,擁有驚天動地之威,若能習得,不說立刻羽化飛升,起碼足以受用無窮了!”
  “就是不知那部功法究竟是何物,道法?神通?亦或是其他功法?”
  “誰知道呢,總之,能夠令仙界眾人都忍不住前來,這功法必然非同凡響了,說不定就是某位道祖所留下的衣缽!”
  “道祖?這絕對不可能,若那樣的話,只怕連諸天中的大能者都會出手,又豈有咱們獲取的機會?”
  “我也只是聽說而已,即便不是,也差不了哪里了。”
  四周眾人議論紛紛,放眼望去,到處可見地仙境的強者,只有一小部分的冥化修者,混雜于其中。
  “走吧,明天大衍塔才會開啟。”
  梁冰駐足凝視大衍塔片刻,便即轉身說道。
  不過就在此時,人群中卻突然一陣躁動,旋即一行人分開人群,朝這邊走來,為首的正是羅子軒,人還未過來,聲音已先抵達,“梁冰,考慮如何了?”
  在他身后,很隨著十余人,浩浩蕩蕩,除了南秀沖聞人夜楚瀟曹禾等人,還多了一男一女,以及一名黑袍人和兩名老者。
  這兩人一個身披火紅道袍,面白如玉,手執玉扇,瀟灑倜儻,一個秀發如瀑,儀態嫻靜,眉眼溫婉,是一名窈窕少女。
  “那二人,一個名古流水,古家的繼承人,一個名殷娉,殷家的繼承人。”滕瀾飛快傳音,向陳汐說道。
  陳汐這才恍然,目光在兩者身上一掃,就落在了居于后方的那三人身上,旋即眼眸便微微一縮。
  這三人中,一個便是那黑袍神秘人,剩下兩個則是一名身穿紫袍,老態龍鐘的老者,以及一個身穿素凈青衣的中年美婦人。
  令陳汐心中吃驚的是,那紫袍老者和青衣美婦的氣勢,竟都如淵如海,簡簡單單一個眼神,都讓他心生一股悚然驚悸的顫粟感。
  換句話說,這兩人的實力,起碼不弱于那黑袍神秘人!
  “那是古九真和殷碧韻,玄仙級強者,這些年來,古氏和殷氏在符界中的勢力日漸凋敝,殷氏更是丟失了鎮界塔,遠遠無法和我梁氏和羅氏抗衡。
  滕瀾再次飛快傳音,聲音中已帶上一絲凝重,“不過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他們若和羅家擰成一股勢力,倒也的確有些麻煩。”
  陳汐默默咀嚼著其中所蘊含的信息,心中的壓力不減反增,光是這三尊玄仙級強者,都足以讓人心情沉重不已了。
  “看來,梁冰的處境的確有些不妙啊……”陳汐心中暗自一嘆。
  因為羅子軒等人的出現,在場頓時掀起一片嘩然,皆都認出來,眼前這些人,竟匯聚著符界羅古殷三大家族的繼承者和高手,同樣,梁冰也被人給認出來。
  也就是說,四大家族的勢力齊聚于此,也由不得眾人驚訝。
  “那咱們就拭目以待!”
  便在這時,梁冰已毫不客氣再次拒絕羅子軒,冷冷撂下一句話,便帶著滕瀾陳汐轉身離開。
  “梁冰,三界即將動蕩,你若仍舊執迷不悟,你梁家在符界中的萬載基業,只怕要盡數毀于你的手中,以后的符界,可就是我三大家族的天下了!”
  羅子軒臉色陰沉,大聲喝道,在自己占據絕對優勢之下,梁冰居然還冥頑不靈,這令他徹底動了真怒。
  他倒不是非要娶梁冰為妻,而是要奪其手中的量天尺,唯有這樣,在進入大衍塔時,獲取那一部功法的機會才更大。
  梁冰神色漠然,頭也不回,以行動表達了自己的態度。
  見此,羅子軒眼眸中殺機一閃,深吸一口氣,道:“諸位,咱們也離開吧,待明日進入大衍塔之后,再跟這小賤人算賬!”
  其他人皆都默默點頭。
  就連南秀沖聞人夜這等仙界來的少爺小姐們,也變得低調起來,知道在這種情況下,需要仰仗羅子軒的地方太多。
  兩群人,一前一后離開。
  在場眾人面面相覷,從之前所見到的一切中,令他們嗅到了一股劍拔弩張風雨欲來的味道,皆都清楚明天的大衍塔之行,只怕不會那么簡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