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846 連被挑釁

翌日一早。
  天還未亮,整個四皇帝城已陷入一場喧囂之中,如潮水般的修者踩在黎明前的一線夜色中,朝最中央的大衍塔涌去。
  陳汐和梁冰、滕瀾也出發了,當抵達大衍塔前時,那被墨色籠罩的天際恰被晨曦第一道光劃破。
  黎明破曉,光照乾坤。
  原本寂靜矗立于夜色中的大衍塔,頓時被鍍上一層迷離璀璨的光澤,擎天而立,彌散盛輝,仿若從無盡歲月的沉睡中蘇醒過來。
  瑞氣飄舞,神曦流溢,億萬符文演繹于其中,那浩大的異象,宛若神跡,令人禁不住心生憧憬,當年,是誰將大衍塔矗立于此?又是出自何等人物之手?
  沒有人知道。
  即便梁冰這樣的古老世家繼承人,也給不出一個準確的答案。
  仿佛從符界開辟之初,這座神異非凡的塔,就已存在,成為了整個符界的心臟之地,是這片天地之間一切功德之力的源泉。
  陳汐立在人群中,目光一掃,第一時間就發現了羅子軒等人的蹤跡,因為他們太醒目了,駐足之地四周,無人敢靠近,宛若鶴立雞群一般。
  當陳汐目光掃過去時,那南秀沖、楚瀟、曹禾等人似有察覺,扭頭望過來,當看清楚是陳汐時,眼神中都流露出一抹毫不掩飾的怨恨和殺機。
  唯有羅子軒輕輕一笑,唇角勾起一抹濃濃的不屑。
  陳汐神色不動,收回目光。
  滕瀾在一旁溫和笑道:放心,在進入大衍塔之前,他們決不會動手,即便動手,也要等到抵達大衍塔第八層了。
  陳汐訝然,道:這還有什么講究?
  滕瀾耐心解釋了一番。
  其實也很簡單,大衍塔內,自成一片天地,共分做十層,那一部神秘的功法,就藏在第十層之中。
  大衍塔內每一層,都充斥著諸多的禁制和兇機,越往上,禁制的威力就越厲害,兇機就越多。
  尤其是第九層,簡直猶若一道天塹般,無盡歲月以來,不知多少人被阻擋于第九層之外,其中不乏一些法力通天的天仙強者。
  不過這對四大家族的人而言,卻并不困難,在量天尺、社稷印、鎮界塔、斬道劍這四件圣物的幫助下,便可以順利進入其中。
  當然,僅僅只是進入第九層,能否抵達第十層,除了這等圣物給予的幫助,還要看各自的實力和機運。
  而滕瀾之所以說,羅子軒肯定會選擇在大衍塔第八層動手,一方面是因為這個原因,但最重要的卻是,若能獲得量天尺,再配合他已擁有的斬道劍,以及古流水手中的社稷印,便有極大希望進入第十層。
  若非因為殷家的鎮界塔丟失,一旦將這四件圣物湊齊,絕對有十成把握能進入到第十層,這樣的事情,在符界的歷史上也出現過幾次。
  可惜,寶物只有一件,四大家族之間又互有仇怨和間隙,也不會甘心讓出自己族中圣物,供他人使用。
  陳汐得知這一切,這才終于明白,羅子軒不在大衍塔之外動手,恐怕也是擔心逼得太緊,梁冰若帶著量天尺離開,那絕對是得不償失。
  其實,即便不借助量天尺等物,也有人能進入大衍塔第九層,并且順利闖入第十層之中。
  滕瀾眼眸中閃過一絲異色,徐徐說道:像你堂姐阿離,當年便是孤身一人,登臨塔頂,帶走了一件神秘寶物。
  陳汐摸了摸鼻子,暗自感慨,越是了解自己這位師姐,就越發現對方實在太強,強到自己甚至無法猜測出對方的修為究竟達到了何等地步。
  旋即,他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道:大衍塔最高層之內,難道存在諸多寶物嗎?
  滕瀾笑著搖頭:每隔三千年,大衍塔才會開啟一次,每一次開啟,便會涌現出一種寶物來,其中緣由,誰也無法說清楚。除非……
  除非什么?陳汐問道。
  除非有一天,有人能將此塔給收走了,或許就能勘破其中的奧妙。滕瀾淡淡說道,旋即自嘲一笑,似是感覺自己在說一句廢話。
  古往今來,大衍塔矗立在此不知多少歲月了,不知有多少強者臨幸其中,可卻沒有一人能收走它,直至如今!
  便在此時,一道如晨鐘暮鼓般的清吟,倏然在天地間響徹,振聾發聵,震撼心靈。
  要開啟了!
  快!準備好,只要大衍塔開啟,就全力上沖!
  切記,進入其中,務必要當心,機緣雖大,可兇險也絕對不小了。
  人群開始躁動嘩然起來。
  陳汐抬眼一看,就看見那擎天而立的古老青銅塔四周,泛起一圈圈的奇異漣漪,朝四面擴散而去。
  與此同時,千百道虹橋從大衍塔四周飛出,垂落于地,像一道道拱橋般,而在拱橋的那頭,赫然開啟了一道道霞光縈繞的門戶。
  幾乎是當那一道道虹橋剛出現,在場修者早已按捺不住,化作一道道黑影沖了進去,一時之間,整個場面都亂了,有些修者擠在一道虹橋上,還未沖進大衍塔中就動起手來,呼喝怒罵聲不絕于耳。
  哈哈哈,梁冰,你應該明白第十層寶物的重要性,既然你不愿委身于我,那咱們就在第八層見!
  羅子軒突然飛至半空,長發飛揚,眸光如冷電般鎖定梁冰,大笑著撂下一句話,便帶著一行人轉身沖入了大衍塔之中。
  他們人多勢眾,其中又有玄仙級強者坐鎮,所過之處,周圍眾人無不駭然退避而開,顯得霸道囂張之極。
  我們也進去吧。梁冰神色平靜,囑咐了一句,選擇一條虹橋,帶著陳汐和滕瀾沖了進去。
  當然,同樣無人敢阻攔于前。
  甚至因為羅子軒一行人和梁冰一行人的出現,令得那兩道虹橋所抵達的門戶,再沒人選擇了。
  原因很簡單,這可是四大家族的人馬,跟隨在他們身后,別說喝湯,連味兒都嗅不到一口!在場眾人又不是傻子,自然不會跟隨其后。
  甫一進入大衍塔,陳汐就感覺到一股渾厚的禁制波動撲面而來,連身軀都微微一沉,像浸泡在水中一樣。
  他的腳步落在地面,抬眼一掃,望著這大衍塔第一層。
  令他驚奇的是,眼前只有一條青石建筑而成的石梯,層層而上,直通上方,仔細一數,恰好就九十九層之多。
  再之上,則出現一個光霞縈繞的門戶。
  并且這大衍塔第一層中,不止這一條石梯,其他地方同樣也有,數一數,這石梯同樣也是九十九條。
  如果從高處俯瞰,就會發現,最頂端是九十九道門戶,每一道門戶前都有一條石梯垂落而下,其上臺階同樣是九十九個。
  石梯和石梯之間,充斥著一道道空間裂縫,閃爍在虛空中,極為駭人,面對這樣的空間裂縫,別說修者,連天仙都不敢逾越。
  畢竟,空間裂縫的危險,幾乎是人所共知,一旦陷入其中,就會瞬間被其內的時空風暴齏粉,絕對有死無生。
  這些空間裂縫就像一道天然壁障般,令得石梯上的修者之間,無法替換石梯,也就是說,選擇了一條石梯,注定只能往上行進,而不可能再另換一條石梯了。
  此時,正有不少修者在其他石梯上,極速上沖。石梯上少則十余人,多則數十人,顯得極為擁擠。
  同樣,陳汐也看見了羅子軒等一行人,早已抵達一條石梯的盡頭,進入了門戶之中,消失不見。
  啊——!
  就在此時,一聲慘呼發出。
  陳汐瞥眼一看,一個冥化境修者正從一條石梯上滾落而下,口中咳血,似遭受了什么重創一般。
  哼!自不量力,這每一道臺階上都充斥禁制,沒那份實力就別急著往上沖。有人發出不屑的冷哼。
  原來是被石階上的禁制給傷到了……陳汐頓時了然,放眼一掃,果然就發現,在那一條條石階之上,地仙強者的步伐明顯要從容許多,步步而上,輕松自如。
  反觀那些冥化強者,則都顯得極為謹慎,每進一步,都要沉思一番。
  石階上的禁制,皆是由大衍塔內的符文力量凝聚而成,越往高處,威力越大,所以符陣師在此,要比其他修者更容易登上更高層。
  滕瀾在一側溫聲解釋道:你曾在金桑村、燕赤城見識過符塔的力量,應該明白,其中的符文力量有多強大,而整個符界所有符塔的力量,其實都源于眼前的大衍塔。
  陳汐點頭,明白歸明白,心中依舊不免有些吃驚。
  整個符界浩大無比,分布著不知多少的村落、城池,這些地方的符塔之力,竟然都來源于大衍塔之中,由此就可想而知這大衍塔內的符文有多么浩瀚和繁多了。
  既然其內禁制如此厲害,且只有最頂層才存在著一部功法而已,為何其他人明知實力不濟,也要擁擠進來?陳汐忍不住問道。
  很簡單,為了賺取功德之力。
  這一次,是梁冰回答的,她眸光如水,清冷道,但最重要的卻是,在大衍塔中,憑借功德之力,可以兌換到他們夢寐以求的東西!
  〖∷∷∷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