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847 生死勿論

兌換夢寐以求的東西!
  陳汐這才發現,大衍塔遠非自己想象的那么簡單,光沖著這一點,都足以令所有修者打破腦袋也要擠進來了。
  接下來,梁冰的話證明了這一點。
  原來,從大衍塔第二層開始,每一層中就會存在一個特殊的區域,其中羅列著法寶、丹藥、傀儡、靈藥、功法……等等物品。
  只要有足夠的功德之力,就能兌換到其中任何寶物。
  并且越往大衍塔高處,這一片特殊區域中可供兌換的寶物就越多,價值也越驚人,琳瑯滿目,無所不有。
  甚至,在那大衍塔第九層中,修者完全可以將自己心中最夢寐以求的寶物說出來,然后以功德之力去兌換!
  當聽到這一點時,就連陳汐都禁不住心生震撼,實在很難想象,大衍塔究竟是何等樣的存在,怎會擁有如此驚人的能耐?
  交談之際,梁冰已是帶著陳汐、滕瀾朝臺階上行去。
  轟隆!
  甫一踏上石梯第一層,陳汐眼前頓時閃過一片火海,洶涌澎湃,怒吼著朝自己呼嘯席卷而來。
  這不是幻覺!
  一瞬間,陳汐就判斷出,這片火海乃是一種禁制,并非是幻術攻擊,而是真真實實存在的。
  換句話說,這石梯上僅僅一個臺階,都相當于一個開辟而出的小世界,一個由禁制衍生的空間!
  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
  這等通天手段,令陳汐也不禁感慨,自己什么時候又能達到這一步?
  轟!
  梁冰袖袍輕輕一揮,頓時將一片火海熄滅,而后眼前一變,又重新回到了出那石梯之上。
  接下來,陳汐三人層層而上,一路上遇到了火海、冰山、刀雨……等等禁制攻擊,威力大致相當于冥化境修士的攻擊。
  并且每向上一層,禁制的力量就變強一分。
  不過在梁冰那玄仙級的修為之下,這些禁制簡直就如同紙糊般,輕易就被破開,根本不能阻攔其步伐。
  在其他人看來,他們三人宛如閑庭信步般,輕輕松松就登上了九十九層臺階,惹來一群羨慕的目光。
  在這個過程中,陳汐也是發現自己手中的功德銘牌上,不時點亮一片又一片星辰,當邁過第九十九層臺階時,功德銘牌上的星值已變成了五萬七千星!
  拋去之前他所賺取的三萬四千星功德之力,光是登上這九十九層臺階,他就賺取了兩萬三千星的功德之力。
  而整個過程才只不過花費盞茶功夫而已。
  甚至陳汐感覺,若是梁冰愿意,完全可以帶著他一瞬間就沖到九十九層之上!
  這種獲取功德之力的方式,簡直就跟白撿的一樣,連陳汐都感覺有些不可思議,也總算明白,為何那些修者一聽聞大衍塔開啟,就像潮水一樣蜂擁而來了。
  換做是誰,只怕也拒絕不了這種誘惑。
  尤其是,當身邊還跟隨著一尊絕世高手時,一路破關戰將,勢如破竹的前行,看著功德之力嘩啦啦地飛升,那種感覺簡直太刺激了。
  陳汐捫心自問,若是換做自己,當然也可以很快就抵達大衍塔第一層九十九層之上,不過卻絕做不到像梁冰這般輕松。
  他內視了一下體內,赫然發現由心之秘力凝聚而出的“心丹”內,釋放出的那一股韻律越來越強健,咚咚咚猶若擂鼓般,通體都彌散出一股蓬勃的生機,猶若有生命在其中孕育、呼吸。
  “或許,從大衍塔出來,心丹就會發生蛻變了……”陳汐心中振奮,期待不已。
  沒有再耽擱,陳汐、梁冰、滕瀾三人閃身進入那一道霞光縈繞的大門,抵達大衍塔第二層。
  第二層和第一層一樣,分布九十九條石梯,只不過臺階的數目已變成了八十一層,抵達這里之后,冥化境修者已開始吃力,不少修者每前進一個臺階,就要盤膝打坐一番,而地仙強者并未受到多少阻礙。
  尤為令陳汐訝然的是,就在石梯入口處,赫然懸浮著一顆光球,只有拳頭大小,清澈猶如一顆放大千倍的水滴。
  其中走馬觀花似的閃現一種種物品,有法寶、丹藥、功法、裝備、靈藥……琳瑯滿目,幾乎沒有重復的,這種光球,在其他石梯入口處同樣也有。
  旁邊,滕瀾輕聲解釋道:“此球名為萬象球,寓意包羅萬象,以神識探入其中,便可以遍覽其中的各種寶物,每一種寶物前,都標注有兌換所需的功德之力,想要兌換,就將功德銘牌放入光球中就行了。”
  陳汐嘗試著以神識查探,果然就看見,一行行的各種寶物,靜靜懸浮于水球內的世界中,其上方,標注著兌換所需的功德之力。
  一些寶物,連他都聞所未聞,像一種靈藥,名為寶劍果,形似一柄利劍,吞服體內,能夠剔除掉周身經脈中的雜質。
  還有一種名為“心有靈犀”的丹藥,兩人各吞服一顆,彼此心靈就能產生感應,清晰感知到對方的心意和想法,范圍在千里之內,能夠維持一炷香的時間。
  其他還有很多,稀奇古怪,令陳汐都有一種大開眼界的感覺,不過這光球中的各種寶物品階都只算普通,大致相當于地階水準,以他如今的境界也都用不上。
  片刻后,他收回神識,花費三十星功德之力兌換了一對“心有靈犀”丹,收進了浮屠寶塔中。
  滕瀾見狀,不禁笑問:“這種丹藥一般用于道侶之間,你買下來,莫非是為了討好哪個姑娘?”
  陳汐連忙道:“沒,我想留給我和兒子吞服,離開他很多年了,小家伙的心思我全然不知,用這丹藥試一試,或許能讓我更了解他這些年的生活。”
  兒子?
  聞言,不止是滕瀾微微一怔,眼神古怪。
  就連一側的梁冰都眼眸睜圓,詫異似地瞥了陳汐一眼,似沒想到他居然早已有了妻室。
  陳汐被看得渾身一陣不自在,連忙道:“咱們還是趕緊出發,萬一被羅子軒占了先機,只怕就麻煩了。”
  梁冰不屑道:“放心,此人心胸狹隘,睚眥必報,對我手中的量天尺志在必得,絕對會在第八層老老實實等著。”
  說到這,她神色一整,認真看著陳汐,道:“如果抵達第八層發生戰斗,你什么都不用管,直接沖入第九層就是,我會以量天尺為你開辟一條路,供你順利進入其中。”
  陳汐怔了怔,萬萬沒想到,梁冰會做出如此決定,這不是意味著,她將一切賭注都壓在了自己頭上?
  “我……”他張了張嘴。
  “不用多說。”
  梁冰毫不猶豫揮手打斷道,“當年你堂姐阿離能夠登頂大衍塔最高層,你同樣也完全也可以做到,我只希望你盡力而為,爭取能獲得那一部功法。”
  這時候,滕瀾也在一旁道:“陳汐公子,不用過多憂慮,你是我見過在符道修為上最為驚艷的一個人,登臨大衍塔第十層對你而言,并不算太難。”
  陳汐沉思片刻,最終深吸了一口氣,沒有多說,只是點了點頭。
  他知道,在這種情況下,自己已經無法去拒絕,再猶豫,反而會顯得自己太無能。
  只不過令陳汐沒想到的是,梁冰和滕瀾居然會如此信任自己,這種感覺令他愈發感覺到一種沉甸甸的壓力。
  “那一部功法真有那么重要嗎?”他忍不住問道。
  “很重要。”
  梁冰沒有隱瞞,點頭道,“擁有了那一部功法,我梁家就能完全掌控九品堂,如此才能維系整個符界的安危,若不然,一旦被羅子軒所得,不止我梁家無法生存,整個符界都會陷入大危機之中。”
  “這是為何?”陳汐詫異道。
  “等你獲得那一部功法之后,你就明白了,它的意義絕非只是一部功法那么簡單。”
  梁冰沒有多做解釋,或者說,她即便解釋,陳汐也很難理解,唯有讓他親自見識一番,方才能明白其中緣由。
  接下來,三人繼續沿著石梯層層而上,只不過陳汐的心境已不再像之前那般輕松。
  第二層。
  第三層。
  ……
  直至大衍塔第五層,仍舊堅持在向上前進的,只剩下寥寥幾十個地仙強者,且看其神態,明顯也頗為吃力。
  有了梁冰和滕瀾的保護,陳汐并未感受到任何禁制的威力,但卻可以推測出,抵達第五層之后,石梯上的禁制威力絕對不弱于地仙境強者的力量了。
  慶幸的是,隨著越往上,石梯上的臺階數目也逐漸減少,抵達第五層之后,石梯上的臺階只剩下五十六個之多。
  當抵達第六層時,就連梁冰和滕瀾也慎重許多,速度放緩,倒不是因為臺階上的禁制能夠傷害他們。
  而是那一股禁制所產生的壓力和攻擊,就如同鋪天蓋地的蝗蟲,殺之不完,最是麻煩,因而耽擱了不少的時間。
  “等等!”
  當抵達第七層時,陳汐突然止步,凝視著那懸浮于半空的“萬象球”,有些驚喜地發現,其中赫然有數種自己迫切需要的寶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