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848 步驚蒼穹

第七層的萬象球內,無論是丹藥靈材法寶亦或者是功法裝備以及其他形形色色的寶物,品階皆都在半仙器水準,甚至其中不乏一些罕見無比的仙材。
  像青藤萬玄水龍魂百妙散真罡五炁沙……皆都是外界幾乎難以尋覓的仙材,價值連城,有價無市。
  吸引陳汐目光的是一對羽翼,約莫巴掌大小,弧度鋒利,質地純黑,彌散著一縷縷靈動的烏光,像閃爍的電弧似的流竄不休。
  雖然只是驚鴻一瞥,陳汐仍舊第一眼就看出,那是一對冥鶴的羽翼!
  冥鶴,遨游于幽冥地府之中,雙翼一展,遮天蔽日,傳聞冥鶴乃是幽冥中的神禽,張嘴一吞,都能吸納十萬冤魂厲鬼!
  這等神禽,在人間界幾乎見不到,即便是在幽冥地府中,也都是類似冰螭古黿這等存在,實力足以用滔天來形容。
  尤為關鍵的是,這一對冥鶴羽翼,乃是煉制五火七靈扇的主材料之一!
  沒有遲疑,陳汐將神識探入“萬象球”中,仔細搜尋起來,如果能在此兌換到一對冥鶴羽翼,那無疑是一種意外驚喜。
  畢竟,從太古戰場中獲得五火七靈扇的煉制手法到現在,這么多年過去,他也僅僅搜集到一對青鸞翼一支孔雀火翎以及一對玄雉翼而已。
  其他諸如鳳凰翼大鵬翼金烏翼冥鶴翼,皆都極難尋覓到。
  如今,在這大衍塔第七層中,居然能見到冥鶴翼這等仙材,陳汐心中之振奮也就可想而知。
  很快,陳汐就找到了那一對冥鶴翼,不過當看清其上標注的功德之力時,卻令得心中微微一緊。
  一萬二千星功德之力!
  他可是記得,滕瀾曾說過,以四千功德之力都能兌換一件仙器了,可兌換這一對冥鶴翼,居然就需要一萬二千星功德之力,足足翻了三倍!
  并且,冥鶴翼僅僅是一種仙材而已,而非真正的仙器。
  猶豫片刻,陳汐一咬牙,還是決定兌換了。
  這等罕見無比的神珍,萬分難尋,若不趁現在將其收下,以后也不知需要耗費多長時間才能再尋覓到。
  或許,也正是因為其太過罕見,所以價值上也顯得極為驚人,畢竟仙器雖珍貴,但對現如今的陳汐而言,并不算太難得,但那些罕見的仙材可難尋的緊!
  如今他已經清楚,仙器也分著不同品階,大致分作普通玄靈級宙光級等等,這五火七靈扇若能煉制而成,起碼不會是普通仙器了。
  嗡!
  片刻后,一對冥鶴翼浮空,彌散出縷縷猶如漆黑閃電似的霞光,氣息晦澀而驚人,陳汐略一打量,心中頗為滿意,抬手將其小心收進了浮屠寶塔中。
  從大衍塔第一層到第七層,他那功德銘牌上已累積了近二十萬星的功德之力,花費一萬二千星去兌換一對冥鶴翼,倒也并不感到肉疼。
  不過,就在這一萬二千星功德之力消失時,陳汐敏銳發現,自己混洞世界中的功德金光消失了不少,并且心丹中的心之秘力,竟也減弱了一絲。
  慶幸的是,也僅僅只是減弱一絲而已,功德之力累積到如今,心丹中已傳出“如擂大鼓如雷轟鳴”般的生命律動之音,那種澎湃如汪洋般的生機,用不了多久,便能發生驚人的蛻變!
  這是……
  就當陳汐收回神識之際,驀地發現,那萬象球中赫然有一個地方標注著“金烏翼”三個字,只不過那地方此時卻空著,明顯是被其他人兌換走了。
  可惜,來晚了一步。
  陳汐心中一嘆,隱約猜測到,金烏翼只怕是被羅子軒一行人給收走了,畢竟抵達這大衍塔第七層之后,除了他和梁冰滕瀾三人之外,已空蕩蕩無一人,唯有羅子軒一行人比他們先行了一步。
  梁冰和滕瀾一直在靜心等待。
  此時見陳汐神色中閃過一絲惋惜,滕瀾當即說道:“陳汐公子可是要煉制五火七靈扇?”他剛才見陳汐兌換冥鶴翼,大致猜出了一些端倪。
  陳汐點頭道:“不錯,只是那金烏翼被其他人搶先一步兌換走了,心中倒是有些遺憾。”
  滕瀾若有所思道:“這可是一種了不得的仙器,在太古年間都赫赫有名,一旦煉制而成,威勢滔天,輕輕一扇,都足以焚燼山河。”
  一旁的梁冰清眸中閃過一抹殺機,淡淡道:“據我所知,古家的古流水也一直在搜集煉制五火七靈扇的材料,金烏羽翼**不離十就是被他所兌換。待會若碰上他,殺了他將寶物奪過來就行了,說不定還能獲得一些煉制寶扇的其他材料。”
  陳汐啞然笑道:“這倒是一個不錯的主意。”
  他當然知道,梁冰并非開玩笑,如今他們和羅子軒一行人之間早已勢同水火,處于不死不休的對峙中,既然如此,殺人奪寶也并不過分。
  “暫且休息一下,這第七層之上便是第八層,抵達那里之后,已和大衍塔其他地方完全不同,只有一條石梯可供前行。若我猜測不錯,羅子軒等人只怕早已布下殺局,只等我們落網了。”
  梁冰神色冷靜中透著一股肅殺味道,囑咐了一句之后,便盤膝坐地,靜心調息起來。
  “不用擔心,待會由我開道,你和小姐只需專心向第九層沖就行了。”滕瀾含笑拍了拍陳汐肩膀,聲音溫和,帶著一股令人心安的力量。
  陳汐點點頭,深呼吸一口氣,也隨之盤膝坐地,閉目調息。
  ——
  大衍塔第八層。
  羅子軒打量了一下四周,發現再無紕漏,唇邊不由泛起一抹得意笑容。
  黑袍人古九真殷碧韻三位玄仙級高手守在石梯入口,互成掎角之勢,只等梁冰進入,就會給予迎頭重擊。
  而另一側,南秀沖聞人夜等一眾仙界少爺小姐,以及古流水殷娉等人,則做好接應準備,守在一側,他們的實力面對梁冰和滕瀾時相對太弱,也派不上什么大用場。
  “羅兄,事成之后,可不要忘了之前你答應的事情。”一旁,古流水突然說道。
  羅子軒爽朗笑道:“我可是立下天道誓言了,難道古兄還信不過?不止是你,殷娉姑娘的事情,我也牢牢記得!”
  之前,為了聯合古殷兩大家族一起對付梁冰,羅子軒答應只要登臨大衍塔第十層,獲得那一部功法,就供大家一起參悟。
  若非如此,古殷梁家也不可能出動兩尊玄仙級高手,供他隨意調遣。
  聞言,古流水和殷娉皆都神色一松,點了點頭,不再出聲。
  “羅師弟,那我們呢?”南秀沖忍不住道。
  “當然也一樣。”羅子軒毫不猶豫答道。
  雖然對如今的他而言,這些來自仙界的少爺小姐們已沒了什么用處,但他可不敢怠慢了這些年輕人,畢竟這些家伙背后的勢力太過龐大,也容不得他輕慢。
  不過嘴上雖然答應得爽快,他心中卻頗不以為然,這樣的允諾,其實連他自己都不相信,畢竟,那可是大衍塔中最寶貴的一部功法,關系到符界的安危,誰會樂意與其他人分享?
  “哼,想從我手中撈取好處,等下輩子吧!”羅子軒心中冷哼,目光有意無意瞥了那一名黑袍人一眼。
  “羅兄,這次若抓住那陳汐,你可一定交給我,不把他虐得哭爹喊娘跪地求饒,難消我心頭之恨!”楚瀟咬牙說道。
  “不錯,那陳汐氣焰太囂張,必須要好好炮制他,不能讓他就如此容易就死了。”曹禾也跟著說道,眼神怨毒。
  不止是他們兩人對陳汐一肚子怨氣,連南秀沖和聞人夜聞言,心中壓抑許久的恨意也快要按捺不住。
  身為仙界大人物后裔,他們就是在仙界都無人敢惹,哪曾想到屈尊紆貴來到人間界之后,反而被一個冥化境的小螻蟻打得頭破血流?
  這種莫大恥辱,必須洗刷掉!否則哪還有顏面回歸仙界?
  這便是紈绔少爺們的想法,面子比天都大,心比天都傲嬌,一旦受挫,就一定要十倍找回場子來。
  “就是諸位不說,我也會這么做,一只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小螻蟻而已,以為抱住梁冰的大腿,就敢挑釁我等的尊嚴了?這簡直就是作死!”
  羅子軒言辭之間盡是不屑。
  嗡!
  便在此時,一陣奇異的波動產生,令得羅子軒等人全都心中一振,眼眸中泛起一抹亢奮嗜殺的光澤。
  等待這么久,終于還是忍不住來了嗎?
  幾乎是同時,黑袍人古九真殷碧韻神色一肅,渾身爆發出一股驚人的波動,釋放無量光,貫沖霄漢,氣機浩瀚如淵如海!
  頃刻間,一片殺氣滾滾洶涌,這不是一道,而像是一片江海,擠壓滿空間,令人毛骨發寒。
  羅子軒等人即便早有心理準備,依舊駭得頭皮發麻,渾身血液一僵,都快要窒息,身形連連倒退不已。
  這便是玄仙級強者的威勢,僅僅一股氣息,都足以攪亂天地大勢,威懾**八荒!
  轟!
  就在此時,那縈繞著神霞的門戶中,猛地沖出一道偉岸無比的身影,繚繞億萬神霞,流溢無盡仙罡,那一股恐怖氣勢,簡直猶如一片浩瀚星河席卷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