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849 撕掉虎皮

那一道偉岸的身影正是滕瀾!
  只不過此時的他,和以往大不相同,周身仙罡澎湃轟鳴,一縷縷法則之力猶若神鏈般纏繞于身軀四周,眸光開闔之間,仿似日月交替,乾坤交疊。
  他大步而至,一言不發,卻恰似一片銀河席卷,有一股舍我其誰的睥睨之氣。
  轟!
  雖然距離極遠,那羅子軒等人依舊感覺渾身如被一座山岳橫撞,整個人都倒飛出去,連連咳血不止!
  這便是滕瀾的威勢,達到他這等境界,一念間,山崩海枯,天地顫抖,一口氣都可以吹飛無垠山脈,強大無比,高高在上。
  這等力量已超越人間界的范疇,可以輕易滅殺一個族群,搗毀八方山河!
  不過他這等威勢并未持續多久,甚至只是出現一剎那,就被阻擋,這才令羅子軒等人避開了一場殺身之禍。
  因為那黑袍人、古九真、殷碧韻出手了。
  他們三尊玄仙級強者早已恭候多時,猶若三座神山橫亙那門戶之前,周身綻放神光,像是三座神爐燃燒,點燃蒼穹,到處都是無量光。
  當滕瀾的身影甫一出現門戶中,三人毫不遲疑,悍然動手,一出手就是殺招!
  黑袍人袖袍一展,猶若一片黑云當空,遮蔽虛無,化作一片漆黑的光,當頭暴殺,其中竟發出鬼神哭泣號啕的聲音。
  而古九真身影一縱,駢指為劍,指尖凝聚一抹光,璀璨奪目,仿若開天辟地的一指,氣勢凌厲無匹到了極致,所過之處,虛空、氣流、光線無不淪陷、崩塌于其中,駭人無比。
  相較而言,殷碧韻出手要平淡許多,素手翻飛,凝結出一個古樸雋秀的秘印,不過當這一個手印拍打而出時,竟產生大道轟鳴音,一縷縷法則之力流竄于其中,仿似一印之下,天地都要被蓋出一個大窟窿!
  轟隆隆!
  幾乎一瞬間,這小小門戶之前,頓時產生一股無法形容的爆音,似雷霆怒震,似神魔吶喊,熾盛無比的光若驚濤駭浪般洶涌,將這里徹底淹沒。
  羅子軒等人只覺眼前一陣刺痛,都駭得渾身顫粟,毛骨悚然,雙膝一軟,差點就匍匐跪倒在地!
  這是玄仙之間的對決,比天仙更可怕,掌控天道之力,法則纏身,輕描淡寫一擊,都足以抹殺百萬生靈,更何況此時是全力出手?
  那等情景太恐怖,簡直如同末日降落,大劫臨頭般,讓羅子軒等人都懷疑,下一刻整片空間會被會被打爆、齏粉、化作虛無了。
  轟隆隆!
  無量法則光雨中,黑袍人、古九真、殷碧韻三人連連倒退出數步,眼眸一凝,閃過一抹驚異之色,似沒想到那滕瀾非但擋住了他們的必殺一擊,甚至還猶有余力,將他們震退。
  沓!沓!沓!
  不等他們猶疑,滕瀾周身燃燒神焰,大步而來,長發飛揚,在其腳下,氤氳霧靄流淌,銀色霞光綻放,鋪成一條大道,宛如腳踏通天大道的神祗降臨般。
  那步伐看似緩慢,但每一步落下,卻像打破了時空和虛無的桎梏,無視了距離的枷鎖,再次沖殺而至,根本不給予對方一絲喘息機會。
  轟的一聲,雙方再次交手,法則轟鳴、仙罡爆散。
  “找死!鬼神舞,仙魔動,祖魂殺!”黑袍人陰沉一喝,黑袍翻滾,猶若一條法則凝聚的黑蟒咆哮而出,朝滕瀾咬殺而去。
  古九真和殷碧韻也面色難看,聯合三人之力,竟無法一舉鎮殺滕瀾,反而被其逼得退后,這令他們心中也震怒不已。
  沒有遲疑,兩者也同時出動,迎沖而至,宛若兩道天降神虹,殺機沸騰,攻勢如奔雷,狠辣果決之極。
  “走!”
  滕瀾舌綻春雷,驀地一聲大喝,眼眸中神焰燃燒,周身氣勢再次暴漲,整個人仿若化作一片焚天火海,席卷八方!
  嗖!
  不等他話音落下,一抹銀燦燦猶如清冽星芒的光,倏然從那門戶中飆射而出,下一刻,已趁著滕瀾爭取到的一絲空隙,抵達石梯之上。
  噗!
  不過,滕瀾卻因此硬抗了三大玄仙強者的全力一擊,身影踉蹌后退,臉色一白,唇角溢出一縷金色的血漬來。
  這個平常溫和低調,風度謙遜的男子,這個一旦戰斗起來宛如神祗,凌厲無情的玄仙級強者,最終還是負傷了。
  不過他神色依舊平靜,眼眸中燃燒的神焰不曾消褪,反而愈演愈烈,沒有任何遲疑,他再次迎沖而上。
  神焰驚空,長發飛揚,氣勢一如之前悍勇,卻帶著一股舍生忘死拼命般的狠戾味道,仿似瘋魔般,駭人無比。
  那黑袍人、古九真、殷碧韻也察覺上當,臉色都是陰沉無比,心中已是暴怒到極致,出手又哪可能留情。
  一剎間,雙方再次激戰成一團。
  另一邊,那一抹清冽若星輝般的銀芒甫一抵達石梯,毫不遲疑就層層而上,這銀芒自然是宙光級仙器“銀光梭”。
  而其中之人顯然便是梁冰和陳汐。
  當羅子軒等人反應過來時,陳汐已在梁冰的帶領下,沖上了第八層第七道臺階,雖然僅僅只是七道臺階,可卻像隔著七重天,令羅子軒等人感到無比的憤怒和無力。
  因為這是大衍塔第八層,每一道臺階上的禁制力量,都足以威脅到天仙的性命,又哪可能是他們這些地仙強者能夠登臨的?
  只怕甫一抬步,就會被臺階上的禁制給轟殺了!
  “三叔祖!快!先放過那混賬,帶我等登上石梯,一旦被梁冰那小賤人搶先進入第九層,咱們再無法奪取到量天尺!”
  羅子軒面色猙獰,嘶聲厲喝,氣得七竅生煙,他萬萬沒想到,梁冰居然如此狠辣無情,居然讓一個玄仙拼命去送死,這徹底打亂了他的計劃。
  “古道友,殷道友,此人就交給你們了!”那黑袍人一聲暴喝,說話時,他人已經化作一抹流虹,從戰場中脫身。
  “放心,今日他絕對活不了!”古九真咬牙道,滿臉殺氣。
  沒有再遲疑,黑袍人袖袍一卷,裹挾羅子軒等人,像一只大蝙蝠似的,蹬蹬蹬就沖上了石梯。
  速度居然比梁冰還快上了一絲!
  大衍塔第八層的石梯只有一條,上有十八道臺階,每一道臺階上的禁制嚴格意義上講,應該是仙禁了。
  換而言之,就是仙人登臨其中,也將遭受到極大威脅,甚至有可能隕滅于其中!
  不過對玄仙級的梁冰而言,這些仙禁談不上多危險,再加上提前一步沖上石梯,當黑袍人才抵達第九層石階時,她人已帶著陳汐抵達那最高處。
  和大衍塔下邊七層不同,這里并沒有任何門戶通往第九層,唯有一片虛無,漆黑無比,即便以神識之力探入其中,也什么都看不清楚,仿似那是真真正正的一片虛無,塵埃、光線、氣流……萬事萬物都被隔絕于外。
  嗡!
  梁冰卻似是見怪不怪,探手一抓,掌心已多出一柄方方正正,光滑如鏡的玉尺,表面清輝彌散,彌散出一股中正平和的氣息。
  量天尺!
  此尺誕生于太古,乃是一件混沌神器,能夠裁量蒼穹之高,度量萬物之理!在締造符界之初,這天道的劃分,萬物的塑造,皆都是出自量天尺的功勞!
  雖然梁冰手中的量天尺只是一件仿品,可其上彌散的氣息,依舊令陳汐心生震撼,感受到一種公平、規整、能夠度量宙宇萬物般的奇異感覺。
  “做好準備!待會我會以此尺開辟一條通道,你要做的就是第一時間沖上去。記住,只有一個呼吸的時間,一個呼吸之后,通道就會被擠爆!”
  梁冰神色凝重,唇中飛快囑咐了一句,而在說話時,她手中量天尺驀地飛起,綻放出無量清輝,一串串密集的符號猶若星辰般傾瀉而出。
  陳汐深吸一口氣,點了點頭,眼角余光中,他看見那黑袍人已登上石梯第十四層了,只差四個臺階,就要沖上來。
  而在石梯之下,滕瀾依舊在和那兩尊玄仙級強者對決,光霞熾盛,令人看清楚其中的戰況。
  陳汐知道,自己能夠進入大衍塔第九層的機會,幾乎是梁冰和滕瀾拿命換來的,他不敢再多想,不敢再猶疑,腦海空前的集中。
  心中只有一個念頭——沖入第九層!
  轟!
  下一刻,量天尺釋放出的那無匹的清輝、密集的符號已凝聚成一條熾盛霞光洪流,沖入了那一片虛無之中,居然硬生生碾壓出一條清色宛如琉璃鑄就的通道來!
  嗖!
  幾乎是那通道剛剛一出現,陳汐已施展玄磁之翼,整個人猶若一抹穿梭于虛無之間的銀輝,一閃即逝,消失在通道的盡頭。
  “一定要等我回來!”
  當那一道開辟于虛無之間的通道消失,陳汐那一道傳音才響起,落入梁冰的耳中,可見這一切發生的有何等之快,何等之迅速,超出了音速不知多少倍。
  陳汐的聲音中帶著一種不容拒絕的命令味道,梁冰還是頭一次聽到有人敢如此命令自己,心中不禁閃過一絲怪異的清晰,而她的唇邊卻是破天荒地翹起一抹若有若無的弧度。
  “一定。”她心中如此說。
  “賤人!你這是自找滅亡!”
  轟隆一聲,黑袍人已沖上石梯之上,厲聲咆哮,暴怒到極致,猛地一掌就抓向梁冰的天靈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