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4)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4)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4)     

神箓850 嚴峻局勢

黑袍人這一抓,乃是含恨出手,掌指之間繚繞法則之力,蘊化成烏黑波浪洶涌,猶若一只從地獄探出的魔爪,氣焰熾烈,陰毒狠辣。
  啪!
  梁冰似早已察覺,身影未動,一條夭矯黑鞭已是破空振動,化作一圈圈波紋,猶若一道道漩渦瘋狂轉動,無窮法則之力一吞一吸,直接將這只大手給抽飛出去。
  與此同時,她身影一閃,步履矯健,猶若踏空而行,一條漆黑如蛇的長鞭在她手中靈活變幻,如風、如電、如火、如光……
  招式干脆利落、簡簡單單,然而每一擊中卻烙印著無窮法則之力,像一條條法則神鏈狂舞,自有一股肅殺、狠戾、直抵人心的恐怖氣勢。
  黑袍人面色難堪,袖袍連連飛舞,遮天蔽日,化解這一道道殺招,想要一擊抹殺對手,卻是再無法做到。
  畢竟,彼此都是玄仙級存在,想要戰勝對方,顯然不可能是短時間內能做到的。
  轟隆隆!
  兩者交戰在一起,一個猶如女王,鞭打蒼穹,一個陰戾如鬼神,袖袍飛舞,涌動億萬烏光,直殺得昏天暗地。
  不過在交戰之初,黑袍人將羅子軒等人給放了出來,他自己則纏住梁冰,全力而戰,一副要將其擒殺的狠戾模樣。
  “該死!亂了,全亂了!”
  羅子軒咬牙,臉色陰沉如水,石梯之下,古九真和殷碧韻在對戰滕瀾,而黑袍人則在和梁冰纏斗,看似只是打了個平手。
  但他清楚,已經被對方搶了先機,因為陳汐已搶先一步進入第九層了!
  “媽的,這小賤人倒是舍得,居然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了那小子身上,難道她自己活得不耐煩了,要和我們死磕到底?”一旁,南秀沖破空大罵。
  “哼,她既然找死,那又怪得了誰?等出去之后,我一定要喚來一些人馬,將她整個梁氏一族給屠了!”聞人夜眼眸含煞,聲音中透著無盡冰冷。
  其他人也是紛紛咒罵不已,被梁冰這種近似于玉石俱焚的做法打了個措手不及,心中都極為不甘心。
  “羅兄,當務之急,還是考慮一下該如何辦為好。”古流水皺眉沉吟道,“據我所知,即便進入第九層之內,依舊危險之極,別說是一名冥化修士,就是玄仙級高手進入其中,若無量天尺、社稷印、鎮界塔、斬道劍這等神物防護,也九死一生。”
  “不錯,那陳汐即便進入其中,可量天尺依舊在梁冰手中,只要殺了她,我們依舊有極大機會抵達第十層,取得那一部功法。”殷娉也說道。
  羅子軒深吸一口氣,強自按捺下心中的煩躁,看了看那些仙界少爺們,又看了看古流水和殷娉,突然計上心來。
  他沉吟道:“諸位,不如這樣,由古兄手持社稷印,帶領你們先行進入第九層,全力截殺那小東西,而我則在此守候,只等三叔祖他們滅殺了梁冰這小賤人,奪得量天尺,便與你們匯合,如何?”
  說到這,他皺眉嘆息道:“當然,這也是權宜之計,第九層中危險重重,難免出現什么差池,不過有社稷印相護,總比陳汐那小子強太多,你們進入之后,只需殺了他,便可以在原地等待,如此做,也能及時抹除一個隱患。畢竟,那梁冰如此信任此子,終究讓人有些不放心。”
  眾人見他說的合情合理,倒也并不覺得這建議是否過分。
  略一沉吟,那古流水便點頭道:“也好,就這么辦。”
  其他人也紛紛頷首,默認了,在他們看來,既然有社稷印相護,由出動這么多人,且個個都是地仙強者,一起出動,陳汐即便再逆天,也得乖乖束手就擒了。
  見此,羅子軒那陰郁無比的臉色終于緩和許多,強自擠出一個笑臉,道:“事不宜遲,諸位就出發吧,待我取得量天尺,配合斬道劍和社稷印,必然能輕松進入第十層!”
  嗡!
  古流水不再廢話,袖袍一揮,一枚四四方方的古老青銅印浮現在半空,這青銅印只有拳頭大小,表面流溢著一縷縷金色的熾盛光澤,釋放出一股厚重、沉穩、定鼎天下的氣息。
  仿似只要此印一出,日月山河、天經地緯都會遵循其意志,順理而行,循序運轉,而互不干擾。
  社稷印!
  一件和量天尺一樣的混沌神器,劃分江山社稷,鎮壓天地氣運!
  當然,古流水手中的社稷印同樣也是一件仿品,不過其中卻烙印著一絲社稷印的氣息,光是如此,價值都遠超尋常意義上的仙器了。
  下一刻,社稷印爆綻金色神曦,直接在虛無中沖開一條通道,帶著古流水等人,飛渡進入到其中,轉瞬已消失不見。
  “這便是社稷印啊,不愧是能和我羅家斬道劍齊名的圣物……”羅子軒靜靜凝視片刻,眼眸中泛起一抹熾熱的貪婪之色,一閃即逝。
  旋即,他便把目光遙遙望向石梯下方的戰局中。
  此時,梁冰和滕瀾已匯合在一起,一起對抗黑袍人、古九真、殷碧韻三人,處境暫時看不出什么不妥,甚至有些不分上下的味道。
  但羅子軒卻是冷冷一笑,唇邊泛起一抹殘忍的弧度,喃喃道,“三叔祖,是時候現身了……”
  話音剛落,在其身上,倏然冒出一縷輕煙,居然凝聚成了一道偉岸的身影!
  這人眼眉冷峻,骨骼粗大,鬢角微微發白,神色威儀凜然,眼眸開闔之間,縷縷冷電閃爍其中,給人以一種氣吞山河般的霸氣!
  甫一出現,其身上洶涌的恐怖氣勢就引起了在場所有人注意。
  “羅戰北!”
  梁冰皺眉,眼眸中閃過一抹驚疑之色,那人分明就是羅子軒的三叔祖羅戰北,那這黑袍人又是誰?
  “果然,我就知道此人不是羅家之人。”
  滕瀾似早已料到,并不覺得驚訝,不過神色卻是變得凝重起來。
  羅戰北一直隱忍躲藏到現在才現身,這對他和梁冰的處境無疑是火上澆油,變得愈發不利起來。
  “嗯?羅道友?那此人又是……”
  不止是梁冰和滕瀾,就連古九真和殷碧韻都有些驚疑不定。
  “哈哈哈,古道友,殷道友不必驚慌,那位是老夫的一位至交好友,也是為了助咱們一臂之力,待先解決眼前敵人,羅某再為二位介紹!”
  羅戰北哈哈大笑,須發飛揚,說話時,他人已沖入戰局,氣勢如虎,奔嘯如龍,攻勢威猛無匹,霸道絕倫。
  古九真和殷碧韻神色一松,不再多問,至于心中如何作想,只有他們自己清楚了。
  而自始至終,那黑袍人一直默不作聲,攻勢如火,連連進攻,狠辣陰毒,仿似對四周一切都置若罔聞般。
  面對四尊玄仙級強者的聯手攻殺,一下子,梁冰和滕瀾的壓力大增,神色凝重無比。
  “瀾叔,無論如何也要堅持住!”梁冰咬牙,神色中閃過一抹決然。
  “我倒是不擔心自己,只是有些不放心陳汐。”
  滕瀾眉宇間泛起一抹憂慮,身為玄仙級高手,他早已注意到,古流水等人的去向,不由為陳汐擔心起來。
  “放心,他絕對沒事。”梁冰也不知想起了什么,一對清眸中閃過一絲異色,“還記得當年阿離登臨大衍塔時的情景嗎?”
  聞言,滕瀾眼眸中悄然滑過一抹亮澤,“你是說……”
  “不錯,我在賭,賭陳汐肯定也可以做到。”梁冰毫不遲疑答道。
  “可若是一旦出現意外……”滕瀾有些不確定道。
  “那就算我梁冰看錯了人,死便死了,反正三界即將動蕩,神圣如草芥,仙魔如螻蟻,死在這里和死在那時也沒什么區別。”梁冰神色坦然,無懼無畏。
  “希望,他能做到吧。”滕瀾嘆了口氣,依舊感覺梁冰這孤注一擲的做法,著實太過冒險了。
  ……
  呼!
  陳汐望了一眼背后那眨眼就消失不見的通道,長長松了口氣。
  這里是符塔第九層,他抬眼掃視四周,卻發現,呈現面前的依舊是一條石梯,或者說,整個空間,都被這唯一一條石梯給擠滿了。
  其上的石階只有九層,斑駁暗啞,甚至蔓延著一片片的暗青色苔蘚,看似極為普通,但卻彌散出一股無法言喻的古老氣息。
  這一股氣息是如此厚重,令得陳汐呼吸都是一窒,心靈仿似在一剎那間,在那無垠歲月長河中穿梭了一遍,受到一種無言的震撼。
  太過玄妙,無法言喻。
  他遙遙望了一眼九層石階之上,那里,同樣一片漆黑的虛無,仿若被一片夜幕遮蔽,無法看清其中一切。
  “第八層的禁制,都足以威脅到天仙強者,這第九層呢?以自己的力量又該如何拾階而上?”
  陳汐皺眉,心中喟嘆不已。
  直至此時,依舊有些不敢相信,梁冰和滕瀾會將如此重任毫無保留地交付給了自己,甚至不惜以命相拼,為自己贏得一絲機會。
  很快,陳汐就整理好心境,不再多想,開始思索如何破局,他的目光逡巡過石梯的每一寸地方,直至最終,落在了身前。
  有些啞然地發現,在這第九層石梯前,依舊有一顆“萬象球”在懸浮,瑩瑩清澈如水滴,釋放出迷離的光澤。
  “唔,我嗅到了好多神珍的味道……”就在此時,陳汐只覺胸口處一顫,旋即耳畔響起一道許久都未曾聽到的熟悉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