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851 塔名大衍

陳汐渾身都是一震,有點不敢置信,試探道:“前輩?”
  這一道聲音正是從他胸口處懸掛的小鼎內傳出,平靜得沒有任何波瀾和感情,在以前他不知道聽了多少次,早已熟悉得烙印在骨髓中。
  上次在蒼梧之淵中的眾妙之門前,為了救助他,小鼎和冰釋天硬拼了一擊,而后撕裂虛空,帶著他進入到九幽之地。
  從那時起,小鼎便陷入到了沉寂中,死寂沉沉,再不曾發出任何聲響。
  當時陳汐也試探著和小鼎溝通,但任憑他如何努力,依舊是無濟于事,不過他能感受到,小鼎并未消亡,似乎是因為力量消耗過甚,從而陷入到了一種奇異沉寂當中。
  而現在,時隔這么久,在這大衍塔第九層中小鼎居然有復蘇的跡象,讓陳汐如何不激動的?
  “前輩?”見它沒反應,陳汐禁不住再次出聲。
  “別叫了!老天,難道你沒發現我現在很虛弱嗎?在這時候你要做的不是幫我準備一些神珍享用?”小鼎發光,顫悠悠晃動起來。
  不過那聲音和口吻,卻讓陳汐有些發呆,這還是那個言簡意賅,惜字如金的小鼎嗎?
  這種感覺太怪異!
  就像在聽一個長舌婦在碎碎念一樣,讓陳汐甚至都懷疑小鼎是不是哪里出毛病了。
  “別發呆了,小伙子,快點行動起來,不要讓老人家等的太久,這樣顯得很不禮貌的!”小鼎繼續碎碎念。
  陳汐深呼吸一口氣,揉了揉臉頰,確認不是幻覺,這才道:“前輩,需要一些什么?”他打算以不變應萬變。
  因為他感覺,或許正是因為力量消耗太多,才讓小鼎變成了這般模樣,一想到這,他心中沒來由地泛起一抹自責,若不是因為自己,小鼎哪會變得這般……傻?
  “喏,就是那個萬象球,其中任何玩意,給我來十七八樣,勉強能湊合著吃。”小鼎晃了晃身體,指示道。
  陳汐走上前,當神識在萬象球中一掃,臉色頓時一黑,其中任何一種寶物最低都需要十萬功德之力,最高的都在百萬以上!
  別說十七八樣了,他身上的所有功德之力加起來,也才只能兌換兩種寶物而已,并且是最低廉的那一種。
  像其中名為“太上金露玉靈丹”的丹藥,居然比仙丹都珍貴罕見,乃是天仙夢寐以求的修煉至寶,能夠凝結和錘煉法則之力,需要十八萬星的功德之力。
  再例如其中的“八部震穹輪”,乃是一件玄靈級仙器,威勢浩大,其內按照天龍八部之樞,開辟了八方區域,作用各不相同,但威力無不奇大無比。需要二十七萬功德之力兌換。
  其他種種,莫不如此,無不是陳汐聞所未聞的曠世神物,看得他都心動不已,可一看到其后標注的兌換數字,心中頓時就清醒不少。
  很難想象,大衍塔究竟是從何地搜集來的這等神珍,還如此之多,若非知道一旦碰觸萬象球就會遭受大衍塔的懲處,他都忍不住想動手搶掠一番了。
  “小家伙,再猶豫下去,老人家只能下輩子和你見面了!快動手,不要像個娘們一樣猶豫,沒聽說過嗎,真男人,要果斷!”小鼎在一旁急促催促道。
  陳汐心中嘆了口氣,咬牙兌換了一顆價值十三萬星的丹藥,名為紫極龍鳳丹,無論如何,小鼎救了他多次,別說花費這些功德之力,就是付出更大代價,他也愿意。
  不過,就在他將丹藥交給小鼎時,卻猛地想起一件事,道:“前輩,您以往可是說,萬事萬物莫不存在平衡二字,想要獲得,就必須付出,您這么做,似乎有些違背了本心?”
  小鼎明顯呆了呆,旋即道:“廢話,我老人家說過的話當然作數!”聲音中已帶著一絲老羞成怒的味道。
  陳汐笑了笑,連忙將丹藥遞了過去。
  咔嚓咔嚓……
  小鼎放光,將丹藥裹挾而走,發出一陣細碎的咀嚼音,半響,整個鼎身都泛起一圈青濛濛的神曦,煞是好看。
  “唔,味道勉強湊合,可惜只夠塞牙縫的。”半響后,小鼎發出一聲意猶未盡的嘆息。
  “前輩……”陳汐道。
  “好了,我懂!”小鼎沒好氣打斷道,“以往我老人家對你還不好嗎?小肚雞腸可不是真男人。”
  話雖如此說,小鼎還是問道:“你想要讓老人家做些什么?告訴你啊,那顆丹藥太差勁,太費勁的事情我辦不到,當然,你如果再奉上一些神珍,有些事情也是可以談一談的。”
  聽著這充滿市儈的話語,陳汐心中又忍不住嘆了口氣,小鼎身上……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
  一點高人風范都沒有了!
  很快,陳汐調整好心境,沉吟道:“前輩,您也看到了,前邊這一條石梯,以我之力似乎根本難以登頂,您不如指點一二?”
  這一下,小鼎竟罕見地沉默了,久久不做聲。
  陳汐怔然,難道這要求對小鼎而言很困難?
  “我的指點就是,你自己親自去走一遭。”片刻后,小鼎出聲。
  陳汐愕然道:“沒……沒了?”
  小鼎反問:“還要多說什么?”
  陳汐心中又忍不住嘆了口氣,他發現,自打小鼎蘇醒過來,自己嘆氣的次數好像有些多,這在以往可從沒有過……
  “去吧,只有自己去走,方才能走的更久遠。”小鼎嗖的一下,從陳汐胸口飛出,滴溜溜懸浮在半空。
  它這么做,已是表明態度,不會跟隨陳汐一起登那石梯。
  陳汐見此,抿了抿嘴,神色變得認真起來,站立在石梯之前,望著擺在身前的九層臺階,凝視許久,最終做出了決定。
  自修煉至今,他從不是那種離開他人幫助,就無法存活的溫室花朵,相反,一路走到今天,他所有的成就幾乎都是自己努力付出所得。
  小鼎并非無情,因為它的話已為自己指明了道路,再猶疑徘徊,反而失去了“勇猛精進”之心。
  沓!
  陳汐一步登上石階第一層,僅僅一剎那,一股恐怖無比的禁制波動,猶如呼嘯的汪洋大海般籠罩而來。
  這一股氣息是如此可怕,宛如神靈裹挾天風海雨而來,欲要覆滅天地,淹沒乾坤!
  而他自己就像滄海一粟,浮塵螻蟻,渺小到無力,哪怕竭盡全力,燃燒全身精氣神,將混洞世界運轉到極致,卻依舊無法抗御這一股氣息!
  這簡直比面對天仙還要讓陳汐無力,甚至感覺,這股力量殺死自己比殺死一只螻蟻還容易!
  難道自己的第一步,就要宣告失敗嗎?
  陳汐渾身每一寸肌膚繃緊,咬牙抵抗,面頰上青筋爆綻,變得猙獰而瘋狂,不!螳臂擋車多可笑,可誰曾見它退后過?
  拼了!
  拼了!
  陳汐心中在吶喊,所有的理智都在這一股前所未有的壓力之下化作滔天的執念,腦海因為無畏而再無雜念,其形卻狀若瘋魔。
  嗡!
  就在這一股恐怖無比的禁制波動觸及身軀那一剎那,一抹奇異的波動,倏然從識海中擴散而開,流溢在他全身上下。
  下一刻,陳汐渾身一震,恍如進入另一片空間。
  而從小鼎的角度望去,陳汐卻猶若一尊泥塑的雕像,立在石梯第一層之上,腰脊峻拔,寂靜不動。
  “我就知道是這樣,幸好早早躲開了,否則只怕就失去了自由身……”小鼎喃喃,下一刻,它似察覺到什么,鼎身霞光一閃,倏然消失在空中不見。
  轟!
  一道銀色的通道沖破虛空,倏然抵達第九層中。
  古流水、殷娉、南秀沖、聞人夜、楚瀟、曹禾等人相繼從銀色通道中走出,目光一掃四周,都是發出一陣驚嘆。
  “這便是大衍塔第九層嗎?”
  “傳聞中,此地禁制無雙,連玄仙級強者都只能止步于此。”
  “好小子!居然要登上石梯了,給老子死來!”
  楚瀟第一時間發現了陳汐,見他背對自己,立在石梯之上,當即忍不住暴喝一聲,抬手就隔空劈出一掌。
  這一掌充斥仙罡之力,道意交織,猶若遮天巨手,聲勢極為可怕,充分顯現出一尊地仙強者的力量。
  然而,還未等掌力碰觸到陳汐,一股無形的禁制波動從石梯上升起,直接將這一掌的力道全部反震了回去。
  砰!
  楚瀟整個人像被一股無形巨手拍中,猛地倒飛出去,人在半空已忍不住哇地一聲吐出一口血來。
  落地時,他整個人都不好了,臉色蒼白,唇角溢血,精神都萎靡了三分。
  “這……這他媽是怎么回事?我的掌力怎會令自己遭受反噬?”楚瀟驚疑,忍不住破口大罵。
  其他人見此,也是神色一驚。
  南秀沖出手,劃出一道凌厲劍氣,力道并不強,只有他修為的三成,可依舊遭到那一股禁制反彈,朝他反殺而至。
  他臉色驟然一沉,身影一晃,猛地閃避而開,堪堪避開了這一道劍氣。
  這一幕,無疑又進一步驗證了楚瀟的說法。
  明明敵人就在眼前,相距不過數丈距離而已,但卻像天涯之隔,令人無法碰觸到,更別說去擊殺對方了,原因**不離十就出在那石梯禁制之上。
  想到這,眾人的臉色都一下子都變得陰沉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