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852 塔高十層

大衍塔第九層的禁制乃是仙禁,威力奇大,足以令玄仙止步。
  此時,陳汐若泥塑雕像般佇立第一層中,卻令古流水等人憑生一股無法撼動的無力感,原因便出在那石梯上的仙禁上。
  即便是來自仙界的那些仙人后裔,也都無法勘破其中的玄虛,更遑論其他人了。
  聞人夜似想起什么,一對美眸中驀地閃過一抹冷電般的光澤,道:“古道友,不如試一試社稷印的威力,像這等圣物,雖說只有湊齊四件,方有十成把握破開這第九層禁制,不過在我看來,單單拿出其中一件,也應該能起到一定作用才對。”
  她說的并不假,在歷史上,符界四大家族的先賢,曾有過數次的合作,將四件圣器聚齊,成功化解了大衍塔第九層的禁制,抵達最高層之中。
  不過,單憑一件圣器,機會卻要降低許多,并且充斥危險,即便能登上石梯,但能否登頂卻難說。
  并且如此做的話,甚至,有可能被困死在石梯上的仙禁中!
  所以那羅子軒才會在擁有斬道劍、社稷印的情況下,依舊要奪取梁冰手中的量天尺,畢竟,多一件圣器,就等于多了一重安全和機會。
  被聞人夜提醒,其他人也都反應古來,望向古流水。
  古流水深吸一口氣,點頭道:“也好,又不是去闖石梯禁制,并且這小東西又站在第一道臺階上,以社稷印之威,應該能將其重創!”
  其實剛才他也想到了這一點,不過只有他自己最清楚,社稷印可不是胡亂祭用的,以他如今的修為,勉強也能使用三次而已。
  三次之后,他就不得不花費時間去恢復體內仙元。
  不過,古流水是決不會在這種情況下把自己搞得那么狼狽,萬一被其他人趁機殺了自己,然后搶走社稷印怎么辦?
  要知道,他身邊這些人,無論是那些仙人后裔,還是殷娉,可都不是省油燈,也絕對會做出那種死道友不死貧道的事情
  所以,他才會遲疑到現在。
  但是既然被點名了,而他的仙元在這段時間又恢復差不多,自認不虞出現什么危險,所以便答應了下來。
  嗡!
  下一刻,方方正正,通體金光流溢的社稷印騰空,彌散熾盛神曦,旋即化作一道金虹,裹挾億萬金輝,狠狠轟向陳汐。
  砰!
  石梯上禁制亂顫,并未產生反震之力,只阻擋了片刻,就像被碾壓破碎了一般,令社稷印橫沖了過去。
  見到這一幕,眾人眼中頓時一亮,流露出一抹亢奮之色,果然可以!
  然而還不等他們高興起來,只聽轟的一聲巨響,那氣勢磅礴,威勢無匹的社稷印甫一碰觸的陳汐的身軀,就像砸在了一道堅凝無比的鋼板上,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轟鳴之音。
  那種感覺,就仿佛陳汐的身軀,比社稷印還要硬一樣……
  尤為令古流水等人表情凝固的是,那社稷印居然被震得嗡嗡顫抖,倏然一下倒飛了出去,在半空中晃晃悠悠搖晃不停,就像喝醉了一樣。
  噗!
  古流水受到反噬,猛地噴出一口血來,臉如金箔。
  不過他卻顧不得這些,連忙探手一抓,就要將社稷印收回來,他擔心被其他人趁機給搶去了,那可就大大不妙了,所以才會如此心急。
  嗖!
  然而令他愕然的是,還未等他碰觸到社稷印,后者居然一閃,就躲避而開,挪移到了其他地方。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嚇得古流水魂都快飛出來,像被奪了貞操的黃花閨女似的,面色劇變,一縱身就追了上去,連儀態風度都不顧了。
  可惜,那社稷印就像被一只無形大手操控,任憑他百般召喚,千般追拿,也是無濟于事,根本就碰觸不到。
  那情景很有趣,古流水連連追番,社稷印卻連連閃避,在這石梯前的空間中穿梭不休,像玩捉迷藏似的,看得南秀沖、聞人夜等人都睜大了眼睛,一臉愕然。
  這是……發生了什么?
  這古流水太窩囊了吧,連自家祖上傳下來的寶物都掌控不了?
  “該死!混賬!哪個混蛋在給老子搗亂!”
  古流水驀地停下身體,喘息連連,臉色卻是陰沉難看無比,咬牙冷冷掃向其他人,目光中盡是滔天怒火。
  最不想發生的事情偏偏還是發生了!這其中,肯定有人心懷鬼胎,欲要染指自己的社稷印!
  心中如此認定,他連社稷印也不追了,惡狠狠掃視著眾人,一副挖地三尺也要將奸細揪出來的殺氣騰騰模樣。
  沒辦法,他實在氣壞了,社稷印可是他族中圣器,一旦丟失,那等損失足以重創到古氏一族在符界的根基。
  這種事情也不是沒發生過,看一看如今的殷家就知道了,丟失鎮界塔,令得殷家如今已成了四大家族中最落魄的存在。
  眾人面面相覷,這家伙竟然懷疑是他們做的?
  他們可都在疑惑,眼前發生的那一幕幕荒唐的畫面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哪會想到古流水竟然會懷疑到自己頭上?
  一下子,眾人心中都有些不悅了。
  聞人夜皺眉,冷然道:“古道友,你拿我等當什么人了?一件仿品社稷印而已,也只你把它當做命根子了吧?真是可笑!”
  “哼!連自家祖上的寶物都保不住,還怪罪別人,你古流水還真是個人才啊。”南秀沖也在一旁冷哼道。
  這些仙界少爺小姐們最是跋扈,自詡高人一籌,哪容得下被人潑污水?頓時一個個出言諷刺起來,大有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的架勢。
  那殷娉見氣氛有些劍拔弩張的味道,當即連忙開口道,“古兄,切莫心急,你且說說,究竟發生了何事,好讓我等也幫你參詳參詳,若再如此下去,咱們只怕無法完成羅兄的囑托了。”
  此言一出,眾人都抑制怒意,冷冷哼了一聲,古流水也深吸一口氣,強自按捺心中焦灼和憤怒,道:“若不是有人添亂,我怎么可能收不回社稷印?”
  說到最后,他聲音中竟帶上了一絲委屈。
  “哈。”一道細微的笑聲在虛空中響起。
  雖然微弱,依舊被在場眾人聽到耳中,皆都神色一變,暴喝道:“誰?!”
  一下子,眾人皆都緊張起來,萬沒想到,在這大衍塔第九層之中,除了陳汐和他們之外,居然還有其他人存在。
  而古流水臉色更是變得奇差無比,他終于明白自己錯怪了南秀沖等人,那暗中搗亂的竟是另外有人!
  一想到這,他心中又是咯噔一聲,像瘋了一樣,再次縱身,連連朝社稷印追攆,嘴中兀自瘋狂大叫:“哪個挨千刀的混賬!滾出來!老子非將你挫骨揚灰不可……”
  其他人也嚴陣以待,釋放出一道道仙念橫掃四周,仔細搜尋。
  居然有人藏在暗中,而他們自始至終竟沒有一絲察覺,這等突如其來的變故,令得他們也都有些驚疑不定。
  咚!
  就在此時,那正在嘶聲謾罵的古流水就像被人從背后敲了一記板磚,整個人渾身一陣抽搐,像發了羊癲瘋似的,口吐白沫,直接從半空栽落地面,后腦勺蹭蹭蹭鼓起了一個腫包,眼睛一翻,直接昏厥了過去。
  嘶!
  眾人禁不住都倒吸一口涼氣,連兇手都沒見到,一尊地仙強者就被人一擊都打暈了過去?
  這該有何等恐怖的修為才能辦到?
  如果是心生殺機的話,只怕一擊都要了古流水的命吧?
  一想到這,眾人渾身都是一顫,毛骨悚然,亡魂大冒,皆都全力運轉功法,聚在一起,唯恐也落得古流水那般下場。
  “年紀輕輕,就這么沒禮貌,老人家我脾氣這么好,都看不下去了,可見你們這些小混蛋有多么的氣人。罷了,反正此事因那小子而起,這一份因果就得按在他頭上,老人家我只是幫忙而已,對,幫忙……”
  一陣絮絮叨叨的聲音在整個大衍塔第九層飄蕩。
  令南秀沖等人駭然的是,哪怕能聽到聲音,他們居然無法鎖定說話之人的位置!
  咚咚咚……
  一陣有節奏的悶響,南秀沖、聞人夜、殷娉、楚瀟、曹禾等人,都還沒來得及反應,只覺后腦勺一疼,眼前天昏地暗,下一刻就暈了過去,七零八落地躺倒一地。
  臨昏迷前,他們清晰感覺到,自己后腦勺肯定和古流水一樣,鼓起了一個很大的腫包……
  嗖!
  就在他們昏厥之后,虛空中一閃,小鼎浮現而出,周身繚繞瑩瑩神性光輝,顯然,它就是做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
  “唔,剛蘇醒又浪費我不少力氣,作為回報,那小子應該送我十七八件神珍才能補償,不過他現在無暇顧及這些,只能由我老人家親自動手了……”
  一邊碎碎念,小鼎一邊釋放出一縷縷神性霞光,化作一道道璀璨鏈條,在古流水等人身上輕輕一掃,就勾起了一塊塊功德銘牌。
  “不錯,哈哈,不錯,居然這么多,足夠換好多神珍了,沒想到這些小混蛋身上的油水還很足嘛。”小鼎呵呵大笑,鼎身一顫一顫的,一副樂不可支的模樣。
  若被陳汐看見這一幕,肯定又要在心中嘆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