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86 閉關


  第三更!
  抱月山洞府中。
  陳汐盤膝坐在蒲團上,蒲團下邊有一截極品靈脈,靈氣氤氳,清心靜氣。
  再次拿出玉簡《冰鶴訣》,細細品讀了一遍。
  嗖!
  一白凈玉瓶飛落在面前地上,瓶塞打開,濃郁的靈氣彌漫而開,其內足足有著一萬斤靈液,當初陳汐僅僅消耗兩千金靈液,便從先天圓滿突破到紫府一星,并且境界磐固扎實。
  想了想,陳汐又摸出兩個玉瓶,一黑一綠,分別是從墨蛟王和鯤鵬王尸體上搜刮而來,其內分別裝著將近八千斤靈液和十三萬斤靈液!
  “十三萬斤?看來鯤鵬王為了突破黃庭境界,不但準備煉制血靈造化丹,更是準備了充足的靈液啊。倒是便宜了自己……”陳汐略一查看,心中也是驚喜不已。
  “引!”
  把三個玉瓶依次排開,陳汐心中一動,頓時那白凈玉瓶中涌出一道靈液,被他張口吞入腹中。
  嘩啦啦~~
  醇厚的靈液猶如汩汩溪流,沖刷在周身經脈之中,而后化作玄冰似的晶瑩真元悉數涌入丹田。
  浩蕩飄渺的紫府虛空空間中。
  伴隨著一股股真元的涌入,那早已干涸枯竭的大湖猶如嗷嗷待哺的幼獸,瘋狂地吸納起來。
  湖面一點點升起來。
  三個時辰后,紫府大湖已達到飽和狀態,懸掛于紫府大湖上空的暗淡星辰,也是發出熠熠奪目的光輝,清冽如冰,晶瑩如雪,煞是美麗。
  轟隆隆!
  陳汐沒有停止運功,而是突然開始運轉《冰鶴訣》第二重功法,整個紫府大湖伴隨著一股悶雷似的巨響瘋狂旋轉起來。
  旋轉如渦輪,速度越來越快,其內涌出的吸力也越來越恐怖,那白凈玉瓶內的靈液幾乎是剛在經脈中運轉數周,便即被吞噬、吸納。
  紫府大湖也隨之變得越來越寬闊,越來越深!
  轟!
  一聲巨響。
  紫府大湖的上空,驀地再次多出一顆星辰來,與之前的那顆星辰分居于兩側,遙遙相望。伴隨著滾滾靈液的涌入,紫府大湖的擴張,這顆新生的星辰也有由暗淡逐漸變得明亮、變得璀璨,變得熠熠生輝!
  “紫府二星了。”陳汐繼續吸納白凈玉瓶中的濃郁靈液,絲毫沒有停止的意思。
  白凈玉瓶中的一萬斤靈液,在進階紫府二星時,已消耗掉六千斤,隨著陳汐進階,紫府大湖的吸納速度變快,玉瓶內僅剩的四千斤靈液也是在飛快地消失著。
  嘩啦啦!嘩啦啦!
  紫府大湖繼續擴寬,繼續加深,比之以前起碼增加了十倍百倍,并且這種速度依舊在持續。
  哧溜!
  不知過去多久,白凈玉瓶內的靈液徹底被吸納一空。幾乎同時,旁邊的黑色玉瓶,則飛涌出一道靈液水柱,毫不間斷地涌入陳汐的口中。
  時間點滴流逝。
  陳汐卻是雙眸緊閉,神態寧靜,依舊絲毫沒有停止運功的打算。
  這,并非魯莽。
  在領悟出一條完整的風之道意之后,陳汐的神魂已突破念力層次,達到了靈念地步,跟黃庭境修士都是不分上下。
  尤為重要的是,對于此刻的陳汐而言,領悟天道的層次也是早已超過了同階段修士,甚至比尋常黃庭境修士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憑借著靈念層次的神魂之力,和對道意的高超感悟,陳汐完全可以一氣呵成修煉到黃庭境界!
  當然,前提是有足夠的靈液支持。
  有些修士遲遲無法進階,一方面是因為靈液不夠,另一方面便是因為神魂不夠強大,力量暴漲,沒有強大的神魂去操控,必然會爆體而亡。
  就像一個凡世俗人,擁有著龍象搬山的真元之力,卻無相匹配的神魂,只有一個結果,控制不住真元,反而會令自己死在潰亂的真元亂流中。
  并且,神魂還是操縱法寶作戰的中樞核心,是一條杠桿,神魂弱小,哪怕真元再渾厚,也無法在操縱法寶時,達到如臂使指的圓熟地步,戰斗力自然不強。神魂強大,哪怕真元普普通通,卻能發揮出法寶的全部威能,戰斗力也是水漲船高。
  總而言之,神魂之用玄妙之極,跟真元、境界、參悟大道……甚至是制符、煉器、豢獸都有著相互補益的聯系,密不可分。
  然而,神魂的進步卻是極為艱難。
  修煉神魂,一靠觀想之法,二靠感悟天道,三靠實戰磨練意志,淬打精神。
  但是在修行界中,觀想之法卻是珍貴之極,非底蘊深厚的大勢力不能擁有之,感悟天道又是可遇不可求的機遇,也是難上加難。
  只有實戰磨練意志,反而是最普遍的方法,然而這也是修煉神魂最兇險,也是最慢的一種途徑。
  陳汐擁有伏羲神像,自是無須考慮這些問題。
  他在先天圓滿境界時,就已經達到‘念力’層次,之后的時間里,他在悟道上的進步也是極為驚人,如今已掌握一條完整的風之道意,對神魂更是有著極大的補益,再加上他日日夜夜觀想伏羲神像,神魂甚至就是在時時刻刻的進步著,一點都不像其他修士那樣出現瓶頸,或者是滯留不前!
  并且,這近半年的時間里,他幾乎都是在戰斗中度過,無論是戰斗技巧,還是戰斗意志,都得到了反復的捶打鍛煉,道心之堅固,意志之強大,同樣令他的神魂愈發凝固洗練。
  觀想!
  悟道!
  實戰錘煉意志!
  這一切都給陳汐神魂的變強打下了夯實渾厚的基礎,自是遠非其他修士能夠比擬。
  ……
  時間已過去一個月之久。
  這段時間,陳汐一直閉關不出,杜清溪他們也在恢復療傷。
  玄睛老黿王和青丘狐王也似是要在抱月山定居一樣,整日盤桓在山腰青松林內,飲茶吃酒,優哉游哉,好不快活。
  杜奎也趁此機會,連連把修煉上的疑惑一一向兩位妖王請教,看在陳汐面子上,兩位妖王自是悉心傳授,一一指點,喜得杜奎天天都以為是在做夢,走路都輕飄飄的。
  不過,杜奎很快就苦惱起來,因為抱月山上突然變得熱鬧起來了。
  “咦,原來是青牛道友,你也來拜會陳汐前輩嗎?”
  “哈哈,老蛤蟆,你竟然也來了,我記得你獨碧峰距離此地足足有八萬里之遙,你這修為,起碼跑了半個月時間吧?”
  “可不是嘛,喲嗬,你竟然拿的是九玄靈融玉!”
  “切,我這禮物還算寒磣的,現在上抱月山,你不拿出點稀罕寶貝,都丟不起那張臉!”
  抱月山附近,一頭頭大妖小妖提攜著各種禮物,或三兩一伙,或四五一群,像一道道潮水似的朝抱月山上涌去,熱鬧之極。
  自從陳汐斬殺崆水洞黑猿王、紫銅山雷鷹王、月亮湖墨蛟王、以及嘯月嶺鯤鵬王之后,名頭之響亮,儼然已成了南蠻深山方圓十萬里之內第一風云人物。
  尤其是,聽聞玄睛老黿王和青丘狐王也都成了陳汐的至交好友之后,陳汐的名頭更是如日中天,令萬千大妖無不心生敬仰畏懼。
  陳汐所盤踞的抱月山,自然而然也成了南蠻深山眾多妖類心中的圣地,令得無數妖類跋涉而來,前來拜訪參見,盛況空前。
  “陳汐前輩還在閉關嗎?”
  “是啊,我等前來,一是拜見玄睛老黿王和青丘狐王兩位前輩,二便是為了陳汐前輩而來,木奎道友,你可不要令我等失望啊。”
  每一天,每個走上抱月山的妖類,幾乎都要提出拜見陳汐的要求,木奎早已被問得耳朵都快結繭了,千遍一律著同樣一個答案:“陳汐前輩在閉關。”
  實在被逼得沒門了,就把矛頭引向其他地方,例如“陳汐前輩什么時候出來,我也不知道,你沒看玄睛大王和青丘大王也在等嗎?要不你們問問兩位大王?”
  即便如此,木奎也是變得很忙,又要跟諸位妖類同道寒暄應酬,又要擺設筵席供其吃喝游玩,最后把人送走了,又要搬運各式各樣的禮物,整天忙得腳不沾地,暈頭轉向。
  這一狀況在青丘狐王安排了麾下的上百個漂亮狐妖來當侍者之后,這才大大緩解了木奎的煩惱。
  “也不知前輩究竟要閉關到何時,若再不出來,這些家伙恐怕就賴在抱月山不走了。”
  山腰青松林,木奎盤膝坐在案牘后,一邊吃著美酒,一邊暗自嘀咕,在他附近千丈大的空地上,早已擠滿了各種妖類,有剛來的,也有在此逗留好多天的,都是在等著跟陳汐見上一面。
  “想不到,陳汐竟然如此受歡迎。”端木澤艷羨道。
  “哈哈,我看也是,搞得像個山大王似的,不過這里的猴兒酒可真是好喝啊。”宋霖惺忪著睡眼,抱著酒壺含糊說道。
  杜清溪沒有說話,不過她心中也是愉悅不已,至于為什么,她也說不上來。女人嘛,總是會莫名其妙地高興,或者煩悶的。
  轟隆隆!
  便在這時,遠處緊閉一個月之久的洞府大門,緩緩開啟。
  刷!
  這一刻,所有的聲音都是消失無蹤,在這突然而來的寂靜中,所有的目光齊刷刷地投向了洞府內。
  神色難掩的激動、期待,連大氣似乎都不敢出了。
  便在這萬眾矚目之下,一個峻拔的身影緩緩從洞府內走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