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854 冥鶴之翼

眼前景物浮光掠影般變幻,映在瞳孔中,卻不能影響陳汐的心境。
  當他的步伐在大衍塔第九層石梯第三道臺階上站穩,眼前景象瞬間定格,一座高大無比的青銅塔呈現在黑暗猶若混沌的世界中。
  它,赫然是大衍塔的模樣,如出一轍。
  不過陳汐并不驚訝,猶若沒有感情波動的靈魂,看著自己的身影立在黑暗世界中央,看著他手指勾勒,化作漫天符文汪洋,去修繕那大衍塔。
  心神,依舊沉浸在那一股玄妙的感悟之中。
  可他卻清楚知道,原來大衍塔內部居然早已腐朽不堪,符文剝落,陣圖殘破,有太多的地方需要去修補。
  而在這個修補過程中,他再次見識了河圖碎片的強大,輕輕一指,便有無垠符文閃現,那等神乎其技的符道造詣,令他再次沉浸其中,不可自拔。
  盞茶功夫后。
  大衍塔修復如初,通體彌散金燦燦的神輝,像涅槃重生的鳳凰般,古老中帶著一股蓬勃如海的生機。
  陳汐渾然不知道,就在這一剎那,大衍塔上下的修士幾乎全都在一瞬間,就察覺到了大衍塔的變化。
  變得更加璀璨、空氣中都帶上一縷縷的神曦,氤氳繚繞,恍如仙境。
  “老天!有人修繕了大衍塔!”
  “這怎么可能!大衍塔乃是符界的心臟,除非那四尊締造符界的大能者出手,以及力貫古今的諸天神靈,否則這世上又有誰能做到?”
  “大衍塔修復,對整個符界而言可是一件驚天喜事啊,只要大衍塔屹立不倒,整個符界都不會淪陷!”
  “我現在最好奇的是,究竟是誰,做到了這一步?”
  大衍塔內,無論身在何層,修者們都在議論紛紛,為煥然一新的大衍塔驚嘆,更好奇究竟是誰,修復了大衍塔。
  唯有在第八層中,雖浴血奮戰,梁冰依舊神采飛揚。
  她知道,這一切肯定出自陳汐之手!
  ……
  隨著時間流逝,陳汐一步步拾階而上,步步生金蓮!
  他這才發現,原來這大衍塔第九層的臺階之上,不止表面布置著恐怖的仙禁那么簡單,在其中,更為無數前來登塔的人準備了一道艱難如若天塹般的題目——修繕陣圖!
  臺階第一層,因為河圖碎片的關系,令他陷入到一種奇異境地中,獲得了大衍塔的認可。
  臺階第二層,讓他見識了河圖碎片的威能,洞察到一股天機衍變之理。
  臺階第三層,便真真正正進入到了修繕陣圖之中。
  并且從這一層開始,直至第四層、第五層……乃至于第九層,那浩大無比的黑暗世界中,分別出現了大衍塔、四皇帝城、四大州郡、萬千城池、無數村落……直至后來,視野擴大,居然將整個符界,都呈現而出!
  那種感覺,就仿佛造物主傲立于宙宇星空之上,在以無上神力,去遙遙修補一座大世界身上的傷痕和瘡痍。
  而在現實世界中,古老而滄桑的四皇帝城重煥生機,沐浴烈日之下,盤踞青天白云之間,彌散神輝,吞吐曦光,恍如從無垠歲月的沉寂中活了過來。
  堪比神跡!
  同樣,那東皇、玄帝、風后、妖族四大州郡,那像燕赤城一樣的萬千城池,像金桑村一樣的無數村落中,一座座符塔中皆彌散出一股驚人的生機波動。
  這一股波動是如此浩大,幾乎一瞬間,就驚動了整個符界的修者。
  人們震驚,一頭霧水,不知為何會發生這等堪比神跡般的事情,只有極少數人,隱約猜到了些什么,一個個都被震撼得啞口無言。
  燕赤城。
  凌真人和一眾老友正在符圖大廳探討陣圖結構,凌青沫百無聊賴地站在一旁,揪著自己的秀發怔怔出神。
  突然,整個大廳中的三千六百道符圖光幕上,所有的破損陣圖一瞬間全部一閃而逝,消失不見,變成了白花花的一個空白光幕。
  見此,脾氣怪癖的符陣師們皆都一呆,旋即噌地站起身子,揮舞著手臂,咆哮不已,場面頓時就亂成了一鍋粥。
  大主管岳蒙拖著肥大的身軀滿頭大汗地沖進來,連連解釋,他也萬沒想到,符圖大廳居然又出事了!
  咦,為什么要說“又”呢?
  岳蒙一拍腦門,苦笑想起半個月前的那個名叫陳汐的年輕人,當時他一人橫掃三萬星功德之力,就引起了整個符圖大殿轟亂,和眼前也沒什么區別。
  不過這次,似乎真的出毛病了啊……
  岳蒙看著那空白的一道道符圖光幕,張了張嘴,都不知道該如何解釋了。
  這時候,一名侍者神色呆滯游魂似的從岳蒙身前飄了過去,岳蒙一把就從后邊揪住他的脖子,拽到身邊,低聲咆哮道:“老子讓你打探消息呢,你他媽卻在犯迷瞪,信不信老子今天就辭了你!”
  侍者這才如夢初醒般,期期艾艾道:“主管大人,小的正是來稟報消息的,不過消息太驚人,所以就……就有些腦袋發懵。”
  岳蒙狐疑道:“什么意思?”
  侍者連忙低聲解釋了一遍。
  聽聞一切,岳蒙肥胖的臉頰都狠狠抽搐了一下,渾身哆嗦不已,這若是真的,那說明四皇帝城中的大衍塔內,可出了一位了不得的符道高人啊!
  就在此時,符圖大廳中的符陣師,也都得知了消息,那喧囂的聲音幾乎在一眨眼間就消失得干干凈凈,鴉雀無聲。
  燕赤城中的符塔在一瞬間被徹底修繕了!?
  一眾符陣師瞪大了眼睛,像在聽一個神話傳說,這可太不可思議了。
  就連凌真人等一眾符陣宗師都悚然一驚,猜到了一種可能,那就是四皇帝城中,有人修繕了大衍塔。
  符道通天啊!
  究竟是何方神圣做到這一步的?
  “爺爺,你說會不會是陳汐?”一旁,凌青沫突然說道。
  “不要瞎……”凌真人張口就要呵斥凌青沫,不過話說到一半,又硬生生吞進了肚內,他想起了上次的經歷,當時,自己可也萬沒想到陳汐能橫掃三萬星功德之力,因而鑄下了不該有的錯誤,令得他至今都有些愧疚,悶悶不樂。
  “爺爺當然希望是陳汐。”
  凌真人擠出一個笑臉,摸了摸凌青沫的小腦袋,心中卻暗道,“如果真是他,就是跪地磕頭,我也要請求見他一面不可……”
  ……
  金桑村,薛銘長老正靠坐在村頭一株金桑樹上曬太陽,愜意無比。
  自從村中的符塔徹底修繕,他就再不擔心村落會淪陷在宙宇異獸的鐵騎之下,甚至在晚上那些異獸攻城的時候,他都能睡一個安穩覺,做一個好夢。
  這一切,都出自那個名叫陳汐的年輕人之手。
  薛銘確定,他這輩子都絕對忘不了這個態度低調溫和的年輕人。
  “哈哈哈,老薛,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不止我藥靈村,連附近其他所有村落中的符塔,都徹底修復了!”
  就在此時,村口遠處出現一名臉色紅潤,精神奕奕的老者,薛銘抬眼,認出那是鄰村藥靈村的長老杜興。
  “你大概不知道,我聽說是有一位手段通天的高人進入大衍塔,將其徹底修繕了,方才令整個符界的符塔都恢復如初,這下可好了,以后宙宇異獸就是再多,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也難以威脅到咱們了。”
  杜興一屁股坐在薛銘身邊,一臉崇慕道:“唉,也不知那位高人究竟是何方神圣,我老杜活了一大把年紀,聽了此事之后,依舊激動得手舞足蹈,直恨不得跪地磕頭感激一番。”
  “哦?那可要恭喜了。”薛銘有氣無力地撇了撇嘴。
  “你難道一點也不關心?”杜興愕然道。
  “關心,當然關心,這是天大的好事啊。”薛銘笑道,心中卻嘀咕道:“老子眼中只有陳汐,可沒有那什么高人,因為我金桑村老老少少的性命,可都是陳汐救的,跟那位高人沒半點關系!”
  如果薛銘知道“那位高人”也是陳汐的時候,不知道該會是怎樣一種表情。
  ……
  整個符界,都產生了一種翻天覆地的變化。
  如果從當初陳汐和離央抵達符界時那一片宙宇星空俯瞰,就會發現那浩大無比,四周繚繞不知多少顆星辰的符界,此刻,就像一顆蒙塵的珍珠被洗滌了一遍,露出那無瑕光潔的真面目,在這星空之下,釋放出熾盛而濃烈的生機。
  而這一切,只不過是河圖碎片假借陳汐之手輕松做到的,前前后后也只花費了不到一個時辰!
  這等手段,已和真正的神跡沒什么區別。
  大衍塔第九層,石梯九層臺階之上,陳汐驀地就從那一股奇妙的境地中驚醒過來,重新掌握了身軀的主動權。
  “怪不得離央師姐敢如此確定,原來這一切都出自河圖碎片上,就是不知道河圖碎片和這大衍塔究竟又有什么關系……”
  想起之前所經歷的一切,陳汐心中這才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震撼,愈發感覺河圖碎片神秘非凡。
  片刻后,他搖了搖頭,此時多想無益,梁冰和滕瀾可都等著他取回第十層中那一部功法呢!
  沒有再遲疑,深呼吸一口氣,陳汐抬步朝前行去,邁入了那一片虛無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