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857 小鼎變了

在陳汐剛抵達大衍塔第八層時,包括那些玄仙級強者在內的所有人,都沒有察覺到他的到來,因為他站在那一片虛無之中。
  那一片虛無漆黑深邃,是大衍塔內一種恐怖的禁制,橫亙第八層和第九層之間,若不依仗量天尺這等圣物,連玄仙級強者都極難逾越。
  陳汐并不想沖動地暴露蹤跡,所以之前就躲藏在了那一片虛無中,冷靜地觀察著大衍塔第八層中發生的一切。
  他看見羅子軒得意大笑著,要擒下梁冰,同樣也看見滕瀾為了救助梁冰而身負重傷,在這個過程中,他也在和小鼎溝通。
  因為陳汐清楚,以自己的力量別說去對抗玄仙級強者,單單是對方身上所釋放的威壓,都足以要了自己的性命。
  在這等危急緊迫的情況下,也唯有借助小鼎的力量,或許才能贏取一線生機。
  然而小鼎的回答卻令他心情沉重起來。
  原因很簡單,小鼎坦言,它剛復蘇過來,實力甚至不如以往,即便能一瞬間就煉化掉吞服的那些曠世神珍,暫時也難以是玄仙級強者的對手。
  而它唯一能夠做到的就是幫陳汐一個人安然離開大衍塔,至于去從玄仙級強者手中救人,卻根本辦不到。
  小鼎拒絕的很堅決,但陳汐卻無法心生不滿,因為他清楚,小鼎一直是個冷靜到幾乎沒有感情的存在。
  除了他自己之外,其他人的性命小鼎根本都漠不關心。
  如此一來,陳汐也只能放棄了借助小鼎之手對抗羅戰北等人的打算,但卻并未放棄救助梁冰和滕瀾的打算。
  小鼎是小鼎,它是為自己好,而自己是自己,又怎可能眼見梁冰二人垂死不救?
  哪怕他自己明知道沖出去也是送死,可是當看到羅戰北等人就要擒下梁冰和滕瀾時,還是毅然而然沖出去了。
  無他,唯求心安!
  這便是陳汐,對待敵人可以狠辣無情,冰冷得像一尊殺神,可對待朋友時,同樣義薄云天,赴湯蹈火。
  他當然清楚,自己有可能救不了梁冰和滕瀾,反而會隨之一起死亡,也很清楚,隱忍下去,等實力強大時,再為梁冰二人報仇才是最冷靜和正確的做法。
  但是,那樣的話,他一輩子都難以心安。
  他的道,和別人不同,若對待朋友都見死不救,他也就不是陳汐了。
  說時遲,那時快,羅戰北一聲暴喝,猶若九天雷震,下一瞬,已朝陳汐頭頂狠狠抓拍而去。
  這一抓輕描淡寫,可用在玄仙級強者手中,卻足以撕天裂地,光是那一股氣勢,都足以震碎地仙強者的神魂!
  不過陳汐早有準備,在一劍斬落羅子軒一條右臂之后,他整個人已倏然后退,閃避進了那背后的一片虛無之中。
  轟!
  羅戰北這必殺一擊就如同打入了無底深淵,被那一片虛無中的禁制給徹底抵消掉,差之毫厘都能殺死陳汐,可最終還是未能成功。
  不過,陳汐即便閃開了這一擊,但那一股力量余波卻震得他渾身一顫,像被一柄巨錘狠狠砸中一般,周身氣血都一陣翻滾不休,差點吐出血來。
  這便是玄仙級強者的威勢,超凡入圣,掌控法則,比天仙更為恐怖,已絕非人間界的力量能夠抗衡!
  “嗯?算你小東西命大!居然掌握了大衍塔中的禁制之妙,看來第十層中那部功法的確落入了你的手中。”
  一擊不中,羅戰北微微一怔,看著立在那一片虛無中的陳汐,頓時明白了一切,眼眸中除了那一抹濃烈的殺機,更涌上一抹熾熱的貪婪。
  下一刻,他便已喝叱道:“小東西,快快交出那一部功法,本座可以給你留一個全尸,否則若等我親自動手,可不是死亡那么簡單的事情了!”
  若非因為那一片虛無中的禁制阻隔,他早已直接就殺了過去,才懶得和一只小螻蟻廢話。
  當然,若是拼盡全力,他倒也不懼那禁制,不過在他看來,對方那么點卑微的實力,也根本不配他耗費如此大的力氣去鎮殺。
  那樣反而是抬舉對方了,不是嗎?
  “放了他們,我可以將功法交給你,否則的話,誰也得不到!”陳汐神色漠然,冷冷說道,渾然不懼對方的威脅。
  “絕對不可以!”遠處的梁冰叫道。
  但很快,她就再說不了話了,滕瀾重傷垂死,而她也幾乎瀕臨油盡燈枯的邊緣,面對黑袍人古九真和殷碧韻三者的夾擊,早已是岌岌可危。
  “死到臨頭還嘴硬,真是個賤人!等擒下你,老子一定將你狠狠蹂躪羞辱至死!”羅子軒不屑道,唇邊泛起一抹森寒殘忍的弧度。
  “混賬!本座已經給你機會了,你居然還妄想和本座討價還價,簡直是不知死活!”羅戰北皺眉喝斥道。
  “答不答應,一句話。”陳汐夷然不懼,聲音冰冷平靜。
  “好膽!像你這樣的年輕人,本座殺了不知多少個,你確定要做下一個?”羅戰北一指陳汐,須發怒張,眼眸中的殺意化作閃電噼里啪啦閃爍不休,一只小螻蟻敢如此強硬,這令他已動了一絲真怒。
  陳汐不言,只是冷冷瞥著羅戰北。
  “三叔祖,和那個雜碎廢話什么,給你斬道劍,劈開那禁制,將其徹底誅殺了!”羅子軒暴喝,手中一彈,一抹流光飛至了羅戰北手中。
  這是一柄造型古樸的青銅劍,簡簡單單,普普通通,輪廓甚至有些粗糲,可當出現在羅戰北手中,卻釋放出一股恐怖近乎滔天的凌厲之氣,仿似能將大道都斬斷,將天機都攪亂!
  斬道劍!
  和量天尺社稷印鎮界塔齊名的混沌圣器,由妖祖羅殤掌控,符界內運行的天道法則,便是出自斬道劍之功!
  羅子軒手中的這柄斬道劍當然也是仿品,可卻絕非一般的仙器能夠比擬,尤其是其中烙印著一絲真正斬道劍的氣息,對這大衍塔中的禁制之力具備著一定的抗御之力,玄妙之極。
  見此,陳汐那沉靜的目光終于微微一縮,神色也是變得凝重起來。
  而羅戰北則森寒一笑,道:“好!很好!一只小螻蟻能掙扎到此刻,葬身在斬道劍之下,也算是一種造化了!”
  說話時,他人已踏步而起,周身仙罡轟鳴,法則交織,猶若一尊神靈發怒,手中斬道劍化作一抹貫空虹光,一劈而下!
  轟隆!
  一件混沌圣器的仿品,用在玄仙級強者的手中,那等威勢該有何等恐怖?
  在之前,陳汐也無法給出一個明確答案,但現在,他終于體會到了,這一劍這威還未及身,都讓他渾身氣血僵硬,氣機停止運轉,就像墜入無盡海底的凡人,連掙扎呼吸都成了一種奢望。
  太恐怖!
  無法言喻的恐怖,仿似在這一劍之下,天道機運萬事萬物都將被輕易斬滅,令人絕望而無助。
  轟!
  虛無中的禁制,被輕易撕裂一道口子,劍氣落下,陳汐連動彈一根手指頭的力量都感到困難。
  “前輩,您還不動手!?”瀕臨死地,陳汐哪肯坐以待斃,欲要借助小鼎之力,暫且閃避開這恐怖一擊。
  然而,小鼎卻像再次陷入沉寂般,連一絲反應都沒有。
  這危機萬分的一剎那,陳汐萬萬沒想到竟會出現這樣一個變故,心中情緒之復雜,簡直無法形容了。
  難道這一次真要……
  當陳汐腦海中閃過這個念頭時,只覺身軀猛地被人一把抓住,輕輕一帶,下一刻就脫離了危險。
  轟!
  羅戰北以斬道劍劈出的那一道劍氣,轟然墜落,直接在那一片虛無中狠狠犁出一道巨大無比的裂縫,就像劈開了陰陽,斬破了乾坤,駭人無比。
  陳汐猛地一驚,知道若是再慢上一絲,自己可真就徹底玩完了。
  “前輩,您既然打算出手,就不要這么讓人心驚肉跳了……”陳汐苦笑,想起剛才那一幕,依舊后怕不已。
  那玄仙級強者的威勢,只有真真正正面對過,方能體會到其中的恐怖之處。
  小鼎不答,依舊如陷入沉寂般。
  這讓陳汐一怔,就在此時,他耳畔響起一道清悅的聲音,“小師弟,抱歉,我來的有些晚了。”
  聽到這一道熟悉無比的聲音,陳汐渾身都是一僵,扭頭一瞥,果然就見到,女扮男裝眉目如畫的離央師姐,正立在自己身邊,清澈深邃的眸子里此時帶著一絲自責,有些愧疚似的拍了拍自己的肩膀。
  一下子,陳汐原本緊張沉重的心情,徹底放松和平靜下來,仿似只要有離央在,就是天塌下來,也都傷害不到自己一樣。
  而此時,大衍塔第八層中的氣氛,卻頓時變得凝固起來。
  黑袍人古九真和殷碧韻果斷放棄了進攻,梁冰和滕瀾則都眼睛一亮,重新燃起一抹希望,至于羅子軒和羅戰北,臉色都陰沉起來,驚疑不定。
  因為當看到離央的第一眼,他們全都認出,這女扮男裝的少女赫然就是那在三千年前登頂大衍塔的阿離!
  她……怎么突然出現了?
  羅子軒等人目光閃爍,驚疑重重。
  “放心,今天得罪你的人,誰也逃不掉。”離央踮起腳尖,拍了拍陳汐的肩膀,像大姐姐安慰小弟弟一樣,語態溫柔可親。
  可當她轉過身,面對羅子軒等人時,神色已是變得冷漠而無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