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858 連敲悶棍

離央一襲素色男裝,腰肢頎長,眉眼如畫,清俊風流,仿若畫中人。
  可當她說出那句“誰也逃不掉”時,除了陳汐之外,在場眾人都心中一寒,莫名地感受到一種被天地所拋棄,孤立無援的感覺。
  這種感覺就像被天道審判的罪人一樣,千夫所指,被大道所唾棄!
  因為他們敏銳感覺到,這大衍塔第八層中的氣流、空間、塵埃、乃至于石梯臺階上的一重重禁制,都像憤怒起來,抗拒排斥自己,仿佛要把自己撕碎齏粉!
  這是怎樣一種境界?
  寥寥一句話,都能令天地都臣服,順從其心意。而這些玄仙級的強者,居然都無法去改變!
  僅僅一剎那間,羅子軒、羅戰北等人都是眼眸一縮,神色凝重起來。
  這個突然出現的少女,不止在三千年前孤身登頂大衍塔,如今更能夠輕松從羅戰北手中救下陳汐,其實力絕非尋常可比了。
  甚至,就連羅戰北等幾位玄仙級強者,居然無法勘破少女的實力!
  而和這些人感受不同,從離央一出現,兩人就感覺一股無匹的神力,涌入了自己體內,像世上最珍稀的老藥般,在滋潤和修補他們的傷勢,就連滕瀾之前收到的致命重傷都在一點點被修復著。
  要知道,他們二人可也都是玄仙級強者,遭受如此創傷,以他們的能耐沒有個三年五載也無法徹底恢復過來。
  可現在,離央根本一個字未說,他們身上的傷勢已開始自動愈合,這等化腐朽為神奇的手段,令二人也是心生震撼。
  這比“言出法隨”還要更恐怖,一念起,萬物生,一念滅,萬物絕,簡直就是隨心所欲不逾矩!
  “這位姑娘,你難道要插手我四大家族之間的恩怨中嗎!?”驀地,羅戰北發出一聲暴喝,若一聲道音轟震,令得眾人都驀地驚醒過來。
  離央抬眼,淡然如水,道:“放心,就是你們四大家族全滅了,我也毫不關心,但可惜,你們千不該萬不該,招惹了一個不該招惹的人,為了補償我內心的愧疚,也只能拿你們幾個開刀了。”
  “大言不慚!”
  羅子軒也不知哪來的勇氣,大喝道:“三千年前登臨大衍塔最高層又如何?我四大家族屹立至今,不知見到了多少登臨大衍塔的存在,你充其量也只不過是其中之一罷了,誰給你這么大口氣,敢說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話!?”
  離央連看都沒看羅子軒一眼,只是扭頭問陳汐:“小師弟,你現在大概也清楚了大衍塔的來歷吧?”
  陳汐點頭,他當然清楚,細算起來,這還是自己師門的寶物呢。
  離央笑道:“那你覺得他可笑嗎?”
  陳汐也笑了,繼續點頭道:“說實話,從修行至今從沒見過如此可笑的人。”
  兩人旁若無人地聊天,儼然一副視眾人如無物的模樣,令得羅戰北等一眾玄仙強者都心生一團怒火。
  欺人太甚!
  以他們這等超脫人間界范疇的存在,何曾被人如此無視過?
  而羅子軒更是呆住了,臉色一下憋得豬肝似的,咬牙咆哮道:“三叔祖!殺,殺了這兩個該死的混賬!咱們如此多高手,還干不過她一個人!?”
  離央霍然轉頭,冷冷一瞥,看了羅子軒一眼,在這一刻,宛若兩道冷電破空,洞穿而去。
  羅子軒只覺頭皮一麻,神魂如遭雷擊,被看過一眼后,內心像被兩道銀色真龍沖入,攪得他氣血翻滾,哇地一聲咳血,身體踉蹌,差點栽倒在地。
  這令人駭然,一個眼神而已,就震懾得羅子軒口中噴血,這是何等的威勢?羅戰北心中都是一跳,愈發忌憚起來。
  要知道,他們可都是玄仙級強者,也根本沒辦法做到這一步!
  “羅兄,不能再遲疑了,一起動手,先滅殺此女再說!”那名神秘黑袍人突然開口,聲音沙啞而低沉,像毒蛇吐信一般令人毛骨悚然。
  此話一出,羅戰北、古九真、殷碧韻三人眼眸中殺機一閃,幾乎沒有任何猶豫,同時出手!
  能夠走到像他們這般地步的,幾乎都是從尸山血海中趟出來的狠角色,戰斗經驗極其豐富,根本不需再過商議,就能做出最果決的行動。
  轟隆隆!
  四尊玄仙級強者齊齊出動,掌控法則之力,轟打出熾盛神輝,威勢恐怖到了極致,他們聯袂出動,法則相連,宛若四座神山并列在那里,威嚴而肅殺,仿似欲要鎮殺世間一切反抗者的神祗般。
  即便是立在離央身后,陳汐依舊心生震撼,感到一種無比的差距。
  差距的確太大,冥化境和玄仙境之間的距離,簡直就是螻蟻和蒼鷹的距離,甚至都無法相提并論。
  不過面對這一幕,離央的神色依舊平靜如故,超然而從容。
  她素手一招,這天地頓時變幻,剎那間轟涌出無盡霞光,衍化出無數神秘符號,璀璨無比,神靈氣息彌漫,滔天神光洶涌。
  遠遠一望,猶若一座繁密復雜到極致的符箓,充斥著澎湃雷電之力轟殺而下,威勢足以齏粉天地!
  僅僅一擊,不僅化解了四尊玄仙級強者的攻勢,并且分出一片若遮空云霞般的密集符號,直接籠罩在古九真身上。
  “這是……”古九真震撼,感受到其中彌散出的致命氣息,而后徹底變了顏色。
  “古淵潯的子孫可越來越不成器了,連自家傳承的‘玄帝雷皇神箓’都認不出了嗎?”離央輕語。
  神箓發光,交織出一片刺目炫亮的雷霆之力,將這里淹沒,讓古九真驚怒,竭盡全力對抗,可還是快要被鎮壓了。
  離央邁步,超然而來,衣袂飄動,超塵脫俗,抬手間,她遙指那“玄帝雷皇神箓”,若十萬雷山鎮殺而下。
  轟的一聲,古九真整個身軀直接被齏粉,粉身碎骨,淹沒在雷暴符文之中,唯有一顆頭顱拋飛了出來,臉上帶著惶恐、不甘、驚懼和不敢置信之色。
  一位玄仙,高高在上,就這樣被一擊抹殺了!
  噗通!
  頭顱墜落地面,一代玄仙就此斃命,瞳孔擴張,寫滿了迷惘和恐懼,就這樣敗了,成仙卻未能永生,死不瞑目。
  羅戰北等人戛然止步,難以呼吸,差點不能接受所發生的事實,怎么會如此?這樣一幕已超出他們的預估。
  這可是一代玄仙啊,掌握天道法則之力,超脫人間界之上,遨游宙宇,化腐朽為神奇,強大無比,高高在上,此時卻怎會這般脆弱,被人輕易抹殺?
  陳汐也是心中一震,萬萬沒想到自己師姐居然如此生猛,輕描淡寫一擊,就抹去了一位玄仙強者的性命,這該有何等超然的修為才能辦到?
  別說是陳汐,就連梁冰、滕瀾也都睜大眼睛,不敢相信這還是他們所熟知的那個阿離。
  “玄帝雷皇神箓!這是古家的祖傳秘法,怎會掌握在你的手中?”
  羅戰北沉聲道,他和殷碧韻、黑袍人早已如臨大敵,每一個人都全力運轉修為,綻放神光,像是三座火山噴吐燃燒,守護己身。
  他們已察覺到不妥,情況有些不正常,眼前這少女的手段太恐怖,超出他們的預估,令他們也感到一種極度的威脅。
  原本是要鎮壓陳汐,搶奪大衍塔第十層的功法,可現在卻落入危局,甚至有可能隕落在此,這不得不讓他們心情沉重。
  “那本就是我師門的傳承,我為何不能掌握?”離央淡淡道,雖然已決定滅殺這些人,可在她臉上卻根本沒一點的煙火氣,超然恬淡。
  “什么?這絕無可能!”
  羅戰北一驚,雖然他并非古氏之人,可卻極為清楚,那玄帝雷皇神箓,乃是古氏之祖玄帝古淵潯所傳承下來,怎可能是眼前少女背后宗門中的傳承?
  唯有陳汐,當聽到玄帝雷皇神箓這幾個字時,隱約就猜到了一些答案,因為他自己同樣也掌握著五尊神箓,只不過和此神箓不同罷了。
  “那你看看這又是何種傳承?”離央淡然說道。
  說話時,她一對白皙修長的雙手一翻,半空中再次凝聚出一片繁密玄奧的符號,交織一起,翻滾起烏黑磅礴的神光。
  “妖祖靈皇神箓!”羅戰北脫口而出,面色已是劇變連連,這可是他羅氏祖上所傳承的秘法,他又怎可能不認得?
  “既然認出,那死在其中也可以瞑目了。”離央說著,素袖一甩,那一片烏黑磅礴猶若符號汪洋般的神霞,轟然鎮殺而下。
  羅戰北怎可能坐以待斃,他渾身發光,猶若一頭金色龍蛟,手持斬道劍,強勢沖擊,要殺出一條生路。
  嗡!
  斬道劍騰空,宛若一片射日長虹,沖入那億萬玄奧符號中,這一擊已拼盡了他的全力,絕對是玄仙級強者的最強一擊,借由圣物斬道劍施展而出,威勢更暴漲三分。
  然而,離央卻是搖了搖頭,素手翻飛,衍化無窮變數,掌控神箓,與之硬撼。
  轟隆隆!
  一瞬間,兩者已碰撞在一起,宛如兩顆彗星相擊,爆綻出無盡熾盛神光,轟散四周,將整個大衍塔第八層淹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