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859 衍變天機

羅戰北手持斬道劍,劍氣蒸騰,流竄法則盛輝,威猛絕倫。
  殷碧韻見狀,也毫不遲疑動手,祭出一件塔狀法寶,向戰局中邁步而來,希冀相助一臂之力,共御大敵。
  因為她很清楚,眼前這少女的實力太過恐怖,單憑他們中任何一人,都難以是其對手。
  然而,她剛一動,離央一招手再次祭出一片斑斕浩大翻滾不休的密集符號,化作一尊神秘神箓,將她籠罩在內,寸步難移。
  “風后巽皇神箓!怎么可能!?”殷碧韻花容失色,這一尊神箓之力乃是殷氏的祖傳絕學,她焉能不認得?
  她竭力掙扎,卻無濟于事,仿若身陷暴風之眼,四周全都是凜冽呼嘯的颶風,那都是由一縷縷法則交織的罡風,可怕無比,令她插翅難飛。
  轟隆隆!
  另一邊,離央與手持斬道劍的羅戰北戰斗在一起,不假借任何身外之物,可其一對素手翻飛之間,卻傾瀉潑灑出億萬玄奧符號。
  這些密集如暴雨般的符號組合在一起,或衍化為青帝木皇神箓,或衍化為白帝金皇神箓,精妙超凡,宛若符道之化身。
  陳汐這才發現,原來神箓之力居然可以如此運用!
  但他很有自知之明,極為清楚以自己如今的修為,極難達到像師姐離央這般地步,原因很簡單,因為那每一尊神箓的結構實在太過復雜。
  當年在星空世界時,光是在劍箓上篆刻五尊神箓的符紋軌跡,都耗去他二十五年之久,那還是篆刻符紋軌跡而已,真正的神箓,除了符紋軌跡,還要蘊含道韻,蓄積“天地大勢”,溝通“天地神靈”等等步驟。
  由此就可以知道想要真正掌控一尊神箓有多么復雜了。
  以陳汐如今的符道修為,當然可以輕松完成不少神箓的煉制,像蘊積道韻,蓄積“天地大勢”這一切都難不住他,不過卻依舊難以發揮其真正的威力。
  原因就在于溝通“天地神靈”上,以他如今的境界,還很難感知到神明的存在,除非抵達更高境界。
  因而也令他無法像離央那般,翻手之間就能施展出各種神箓,宛如信手拈來,輕松愜意,且威力奇大無比,鎮殺玄仙都不在話下。
  不過雖無法施展,但并不妨礙陳汐去觀摩,從師姐離央和羅戰北的對決中,令他大開眼界,獲益匪淺,就像在眼前推開了一扇窗,看到了另外一個世界一樣。
  “離央師姐應該是演繹給自己看的,否則以她剛才鎮殺古九真的手段,羅戰北怎可能堅持到現在……”
  陳汐若有所思,沒有再遲疑,摒棄腦海雜念,靜心觀摩。
  因為他很清楚,能夠觀摩到像這等級別之間的對決有多么的寶貴,對以后自己的修行道路也有著不可估量的好處。
  畢竟,可不是誰都能像他這般幸運,被離央親自示范演繹符道奧妙的。
  最憋屈的當屬羅戰北,甫一對戰他才發現,自己和離央之間的差距實在太大,戰斗節奏完全被其牽著鼻子走,就像陷入蛛網的蟲子,別說殺敵,連逃跑都難!
  甚至,看著儀態輕松,宛若閑庭信步般的離央,羅戰北都有一種自己被當做猴子耍的感覺,上蹦下竄的,哪還有一點玄仙級強者的風度?
  這種感覺氣得他快要吐血,但與之相比,心中的恐懼卻是更為濃郁,他已經不再思考能否奪得大衍塔第十層中的功法了,而是想著該如何逃走,如何活下去!
  因為這個對手太恐怖,令他都無法揣度出其實力究竟有多深,強大的令他的斗志都在一點點瓦解崩潰。
  怎么辦?
  羅戰北心急如焚,目光不經意一瞥,驀地地看見,那黑怕人居然佇立原地在冷眼旁觀,根本沒有幫忙的意思,這一下頓時氣得他七竅生煙,鼻子都歪了,再忍不住咆哮道:“木兄!還不動手,更待何時!?”
  這黑袍人名叫木征,是他偶然間結識的強者,一見如故,加之實力強大,所以被他邀來參與到了這次行動中。
  之前木征的表現的確極為不錯,令他極為欣賞,可現在木征那無動于衷的模樣,卻令他心中一下子暴怒起來,感覺就像被人背叛了一般。
  “白癡,他一個異族人,怎可能盡心盡力幫你?”離央輕輕一嘆。
  “什么?異族!?”
  這一下,不止是羅戰北一驚,就連殷碧韻、梁冰、滕瀾、陳汐等人都眼眸一凝,有些不敢置信。
  異族便是三界眾人對外界的稱呼,所謂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事實上三界屹立至今,和異族之間的戰火也從沒有間斷過,兩者早已結下不死不休的仇恨,唯有以血與火的方式才能解決,別無他法。
  所以當聽到那黑袍人居然是異族人時,眾人才會如此反應。
  被離央揭穿身份,黑袍人依舊屹立不動,氣息陰冷,面孔遮掩在黑袍之下,顯得極為神秘和鎮定。
  “好了,該你知道的皆都已告訴你,你可以瞑目了。”離央輕聲道,攻勢驟然一變,猛地凌厲起來。
  “不要!我可以幫忙對付異族人!”羅戰北大吼,生死存亡之際,就是玄仙級強者,也和凡夫俗子沒什么區別。
  “你也配?”離央淡淡反問,一句話,判了羅戰北死刑!
  下一刻,她衣袂飄舞,猶若一抹清冽的星芒,倏然從羅戰北身前掠過,帶起一抹金色的血花,斬落了一顆猙獰頭顱。
  噗!
  鮮血噴涌,羅戰北徹底被擊斃,又一尊玄仙級強者,就此隕落于離央之手。
  “你……”殷碧韻顫抖,直至此時,她也沒能破開那風后巽皇神箓的禁錮,又見到羅戰北殞命,她心中之惶恐和驚懼可想而知有多么強烈。
  “我說過,今天誰也逃不掉。”離央神色淡然平靜。
  “想讓我死?我和你拼了……”
  殷碧韻蓬頭散發,厲聲尖叫,然而話音剛說到一半,她整個人就被那風后巽皇神箓直接絞碎,連渣滓都不剩。
  “想要拼命拉我墊背?還差的太遠。”離央搖頭道。
  “怎么會這樣?”場中,羅子軒顫粟,渾身痙攣,直接癱軟在地上,臉上寫滿不敢置信和濃濃的驚恐。
  原本氣勢洶洶而來,原本只差毫厘就能擒殺陳汐,獲取大衍塔第十層中的功法,可是因為一個少女的出現,局勢卻在眨眼間產生大逆轉,三尊玄仙級強者齊齊隕落,黑袍人成了異族人,這樣一幕,簡直令他都無法接受!
  “給你個機會,引頸就戮。”離央抬頭,瞥了羅子軒一眼,根本都不帶一絲威脅的,讓對方自殺更像是一種無上賞賜一般,那般無雙風度,看得陳汐都暗暗咂舌不已。
  噗通!
  羅子軒嚇得屁滾尿流,直接跪倒在地,連連叩首不已:“求……求你,放過我一次……我是羅家繼承人,只要……”
  砰!
  話未說完,他的腦袋就爛成了大西瓜,整個身軀躺倒在地,直至到死都沒明白,眼前這少女怎會如此無情和鐵血。
  陳汐并未感覺不妥,換做是他,肯定也不會和這羅子軒廢話,一劍捅死再說,不過看在梁冰和滕瀾眼中,卻令兩人都心中一顫。
  細算起來,無論是羅子軒,還是羅戰北、古九真、殷碧韻,身份和實力,比之他們二人并不相差多少,可在離央手中,卻成了說殺就殺的對象,那種輕描淡寫視對手如無物般的姿態,令兩人都感到一種深深的忌憚。
  直至此時,他們終于確定了一件事,眼前的阿離絕非像自己認識的那么簡單!
  而梁冰心中更為震撼,因為她很清楚,阿離來自神秘的神衍山,背景極為恐怖,但卻萬萬沒想到,她的實力居然也會如此強大。
  這樣一個背景和實力都渾厚無比的少女,的確根本不用在乎四大家族的任何威脅。
  “戲也看夠了,還不打算顯露真容?”
  殺死羅子軒等人,離央就像做了一件再平常不過的小事一樣,下一刻,她的目光已落在了黑袍人木征身上。
  “哈哈哈,這出戲的確精彩,之前本座還在沉思,該如何解決掉他們,現在由你代勞,看著你們自相殘殺,的確解決了我不少麻煩。”
  黑袍人哈哈大笑,聲音陰冷而沙啞,“至于本座的模樣,還是等你們死的時候再看吧。”
  說話時,他整個人氣勢一變,周身烏光洶涌,宛如魔氣翻滾般,氣息比之前居然足足強大了一倍不止!
  “你覺得在此地,能贏得了我嗎?”
  見此,離央依舊波瀾不驚,淡淡道:“你此來大衍塔的目的,無非是要一探大衍塔的虛實,若能將其徹底破壞掉,也正符合你的心思,可惜,你最終也只不過是那些域外叛徒的炮灰而已,不了解符界,就敢來符界亂闖,我是說你勇氣可嘉好,還是愚昧無知為好?”
  聲音中,不經意間已是帶著一抹濃濃的嘲諷和不屑。
  域外叛徒!
  異族!
  這兩個詞眼被離央分得很清楚,令得陳汐隱約感覺到其中只怕大有講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