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860 波及符界

那黑袍人驀地仰天大笑起來:“多久了,都沒人敢如此詆毀本座,女娃娃,你倒是好膽,讓本座都忍不住心生一絲憐才之意。”
  話雖如此說,他整個人卻是悍然出動,黑袍翻滾,猶若一團滾滾魔云,以一種無與倫比的速度,倏然暴沖而去。
  他的目標不是離央,居然是陳汐!
  或許,他也已看出,只要擒下陳汐就足以威脅到離央,起碼能夠令對方束手束腳,如此一來便可以掌握主動權。
  嘩啦啦!
  那滾滾烏光猶若驚濤駭浪轟鳴,振聾發聵,其中釋放出的氣息陰冷、暴戾、嗜殺、仿似天地之間罪惡的源流,令人遠遠一望都有一種墜入無盡黑暗深淵的恐怖感覺。
  當日,在從金桑村前往燕赤城的路上,陳汐便曾被這黑袍人用一股恐怖的意志掃視過,僅僅一眼,都讓他渾身發寒,如墜黑淵,連掙扎反抗的念頭都沒有。
  而今,這黑袍人釋放全部修為,朝其沖殺而來,那種恐怖的氣勢,令陳汐呼吸都一窒,每一個毛孔像被利劍切割,整個神魂都像要被凍結禁錮掉一半。
  “不自量力!”
  便在此時,一聲清叱傳出,離央衣袂飄舞,掌指間掀起一盤漫天神華,猶若日月同輝,光照人間,輕松將黑袍人這一擊化解掉。
  與此同時,她秀發飛揚,遙遙一抓,羅戰北身死之后遺留在地的斬道劍嗖的一下,飛至其身前。
  嗡!
  離央一口氣噴出,那斬道劍猛地濃縮起來,力量內斂,居然化為了一枚金色的小光點,在她的指尖繚繞不休。
  一瞬間,這大衍塔第八層內的光線、氣流、塵埃仿似被抽空了一樣,全部朝其指尖那一點金光凝聚而去,整個空間都給人一種瀕臨崩潰、塌陷、大破滅的感覺。
  “她居然把斬道劍煉化,凝聚為自己的一指之力!這是何等手段?”
  梁冰悚然動容,要知道,斬道劍可是羅氏一族傳承不知多少歲月的圣器,絕非尋常仙器可比,離央居然在隨手之間就將其煉化,這等手段即便是在仙界中,也不是尋常人物能夠做到的。
  “你!這……這是神衍山的衍天一指!你是神衍山弟子!?”那黑袍人色變,似是看出了這一指的來歷,不由厲聲咆哮起來
  說話時,他毫不猶豫出動,十指如攏乾坤,如掄黑日,周身綻放無量烏光,朝離央沖殺而去,然而他的攻勢還未靠近,就像遭受一種無形力量吞噬,仿若泥牛入海般,消失得無聲無息,連一絲波瀾都沒有掀起,詭異之極。
  換句話說,他拼盡全力,別說擊傷離央,連其身影都碰觸不到!
  “小師弟,這便是衍天一指,咱們師門從不外傳的傳承之一,等你修成天仙,能夠溝通天地神明,就能凝聚五大神箓,坐鎮周身五行,蘊積萬千衍化之力于一指之間,一擊之下,鬼神不留!”
  離央輕聲說道,當最后一個字落下,她指尖那一點光芒已璀璨奪目到了極致,奪盡天地光華,嗡的一聲,倏然激射而出,直接擊殺向黑袍人的眉心。
  這一剎那,仿似連時空和虛無都凝滯,陷入一種莫可名狀的寂靜之中,正所謂物極必反,當璀璨絢爛到極致,反而歸于一種平靜中,令萬事萬物都失聲!
  “不好!”
  黑袍人終于意識到厲害,面色再次一變,已帶上一抹慌亂,猛地仰天一聲長嘯,毫不遲疑地閃避暴退。
  砰!
  然而下一刻,他的腦袋眉心被一擊洞穿,整個人朝后飛起,噗通一聲墜落地面。
  “衍天一指,當年我族圣靈便是隕落在這一擊之中,卻沒想到,有朝一日,我木征也步入了圣靈的后塵……”
  喃喃的聲音中,黑袍人整個身軀轟地化作一片飛灰,徹底死絕。
  見到這一幕,包括陳汐在內的所有人都被這一指之威震懾到,嚇出了一身冷汗,這樣的一擊太過恐怖了,超乎想象,神乎其技!
  “可惜,以我的能力,也只能犧牲一件仙兵為代價誅殺此人,若由三師兄施展,遙遙一指之力,都能輕易抹殺一方世界。”離央搖了搖頭,似乎對自己的實力頗不滿意。
  不過這話落入梁冰和滕瀾耳中,卻令他們徹底無語,都不知該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
  至此,跟隨羅子軒前來大衍塔的眾人全部隕落,其中包括三尊玄仙級強者,一位異族強者,以及古氏、殷氏、羅氏三大家族在符界中的繼承者和一眾仙界少爺小姐。
  當然,像南秀沖、聞人夜等人,并未死絕,還保留著一縷命魂在仙界,不過即便恢復了,實力也將大不如以往,且需要從頭修煉,對一些修者而言,這簡直比直接死掉還折磨人。
  畢竟,修者追逐天道,歸根究底就是掌握主宰自己的力量,歷經千辛萬苦修煉的力量于一朝之間丟失,那等失落感足以把一個修者折磨瘋掉。
  因為只有掌握力量,才能主宰自己命運,贏得他人尊重,獲取無量財富,奠定族群不朽基業……可以說,在修行界,擁有力量就等于擁有了一切。
  而丟失力量,也就意味著丟失掉了這一切,這巨大的落差誰又能受得了?
  像在修行界,一些修者被廢除修為,成了凡夫俗子,卻根本沒等到壽元耗盡就逝去,便是因為受不了這種丟失力量之后的折磨。
  當年陳汐爺爺陳天黎修為被廢,若非因為要照顧和養大他和弟弟陳昊,只怕早也承受不了那種巨大的落差郁郁而終了。
  “師姐,羅戰北那些玄仙強者應該也沒徹底死掉吧?”陳汐想起南秀沖等人,不禁眉頭一皺,問道。
  一尊玄仙在仙界中的地位肯定比南秀沖、聞人夜這些仙人后裔要高太多,必然也會在自己勢力中留下一縷命魂,以免徹底隕落掉。
  “不可能了,小師弟,他們可是得罪了你,我可不敢讓他們還殘存一線生機。”離央眉眼彎彎的,笑得很嫵媚,面對陳汐時,她總是這樣,喜歡揶揄和調侃他。
  陳汐咂舌道:“這只怕很難辦到吧?”
  在他看來,這些玄仙的命魂既然寄放在仙界中,幾乎等于立于了不死之地,可離央師姐卻說他們徹底死絕,這等手段,該有何等逆天?
  “很快,你也可以做到的。”離央笑吟吟道,清眸如水。
  “阿離,這次多謝你了。”這時,梁冰和滕瀾已走來,雙雙躬身說道,態度認真而誠懇,更帶著一絲深深的敬畏。
  這時候,他們二人已再不敢把離央當做以前所認知的那個阿離看待。
  “不用謝,只要你以后不要再把心思算計到我頭上就好。”離央神色淡然,瞥了梁冰一眼。
  這個眼神令得梁冰俏臉一紅,有些不自在,這副姿態出現在她一個美艷而冰冷氣場十足的強勢女人身上,可罕見的很。
  她當然清楚離央在說什么,這次大衍塔之行,她之所以把希望都寄托在陳汐身上,也存著要借助離央力量的小心思。
  畢竟羅子軒一行人的力量太過龐大,以她和滕瀾之力極難與之周旋,唯有破釜沉舟般將一切押注在陳汐身上,或許才能爭取一線機會。
  否則以她身為玄仙的驕傲,也絕然不會把陳汐看得如此重要了,甚至派滕瀾一路隨從在陳汐身邊。
  幸好,她賭對了,關鍵時刻離央的出現,令得她由重傷垂死的失敗者,一舉成了最后的贏家。
  不過親眼見識了離央的力量之后,梁冰很確定,也正是因為陳汐,離央才沒有怪責自己,否則真說不準自己是否也會遭受懲處了。
  “我保證,絕沒有第二次了。”梁冰深吸一口氣,認真說道。
  陳汐一直在旁觀,見此隱約猜出了些什么,心中不由暗自感慨,這世上果然沒有無緣無故的恨,同樣也沒有無緣無故的示好啊。
  當然,他也并不惱恨梁冰這點小心思,畢竟,她和滕瀾在符界中幫了他不少忙,與之相比,倒是自己應該說聲謝謝才對。
  “走吧,這大衍塔要重新關閉了,先離開此地再說。”離央伸手抓住陳汐的手,抬眼望向梁冰,道,“想獲得第十層那部功法的話,也跟我來吧。”
  說著,她周身泛起一抹清冽的星輝,帶著陳汐眨眼消失不見。
  “瀾叔,咱們也走吧。”梁冰扭頭,看了滕瀾一眼。
  “稍等,大小姐,阿離既然能夠掌握玄帝雷皇神箓、妖祖靈皇神箓、風后巽皇神箓,那你說她是否也懂得咱們梁氏的東皇紫薇神箓?”滕瀾突然道。
  “這……應該極有可能。”梁冰猶豫了一下說道。
  “所以我懷疑,阿離只怕和咱們符界大有淵源,或者說,她背后的神衍山和符界有著一絲關聯。”
  滕瀾感慨道:“神衍山,那可是三界中最為神秘的道統之一,若是能和它結上一層關系,大小姐你即便回歸仙界,或許也能脫穎而出,執掌宗族大權。”
  梁冰怔了怔,眸子中異彩漣漣,顯然有些意動,但旋即就搖頭道:“算了,不要奢望太多,剛才你也見到,阿離根本沒把四大家族放在眼中,即便有淵源,咱們在她眼中只怕也沒有陳汐的萬分之一重要。”
  說到最后,就連她都有些嫉妒陳汐了,有這樣一位手段通天的師姐,天下之大,又有哪里去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