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861 功德無量身

大衍塔第十層。
  和其他層完全不同,這大衍塔第十層就像一個空蕩的房間。
  當陳汐抵達這里,首先看到的就是一幅幅古老的畫卷,這些畫卷各不相同,懸掛于四面墻壁之上。
  陳汐怔了怔,沒想到這里竟會如此普通,就像一位大畫師的棲居之地,除了那一幅幅畫卷,竟再看不見其他裝飾之物。
  他走上前,抵達第一幅畫卷前,抬眼望去,畫面中是一片浩瀚星空,一位面容清奇,身姿頎長的老者手托一尊玉塔,端立星空之下。
  而在老者四周,恭恭敬敬立著一名紫袍博帶的中年,一名衣冠勝雪的少年,一名精悍威猛的老者,以及一個紅裙如火的美婦人。
  四人身影皆都偉岸無比,繚繞法則之力,仿若掌控一界的主宰,可在那面容清奇的老者面前,卻像后輩晚生一般,畢恭畢敬,眼眸中噙著孺慕之色。
  而當陳汐第一眼看到那老者容顏時,整個人如遭雷擊,腦袋都有些發懵,怎么會是……伏羲前輩!?
  絕對不會錯!
  他的識海中兀自盤踞著一尊伏羲神像,兩相對比,兩人尊容如出一轍,都是如此的古樸清奇,偉岸浩瀚。
  在陳汐心中,更是早已將伏羲視作自己的師尊,如今卻在這大衍塔第十層中,見到有關他的一副畫像,令他如何不震驚?
  難道,這符界和伏羲前輩還有關系不成?
  陳汐眼眸不經意一瞥,落在了畫卷中伏羲手中托著的那一尊玉塔上,旋即眼眸驟然一凝,那赫然是大衍塔!
  陳汐深吸一口氣,繼續看下去,當目光從那紫袍博帶中年等四人身上一掃而過,腦海中頓時浮現一個念頭,這該不會就是東皇梁太真玄帝古淵潯風后殷歌妖祖羅殤吧?
  一瞬間,陳汐腦海中就浮現出一個景象。
  符界締造之初,伏羲率領四尊大能者抵達這三界前線戰場上,目睹宙宇異獸大軍猖獗泛濫,禍害無辜,從而產生了締造符界,抵御宙宇異獸的念頭……
  “如果真如此,豈不是說,這符界的締造和自己的師門也大有關系?”陳汐沉思片刻,轉身來到第二幅畫卷前。
  當看清楚畫卷上的景象,他頓時就確認了自己的想法。
  畫卷上,紫袍博帶中年手持量天尺,其他三人各自手持社稷印鎮界塔斬道劍,腳踏宙宇星河之間,周身發光,猶若開辟混沌的神祗般,而在他們四人中央,正有一片世界的雛形正在孕育,觀其輪廓,正是符界!
  果然如此。
  陳汐心中震撼,也終于明白,為何世人皆知四尊大能者和四大混沌圣器之威名,卻罕有知道大衍塔來歷的,因為此塔,乃是來自伏羲前輩之手!
  他繼續看下去,第三幅畫卷上,已變作另外一番情景,或者說是一副肖像畫,畫面中是一名高冠古服,儀態儒雅的青年,唇角含笑,眼眸深邃若星辰。
  當陳汐觸及對方這青年的目光,竟有一種被人看破心靈的奇異感覺,這才只是一副畫而已,保存在此不知多少歲月了,竟還能產生如此逼真的氣息,令陳汐也禁不住悚然一驚。
  再接下來的畫卷,和這第三幅畫卷都一樣,各自呈現出一尊人物的肖像,栩栩如生,仿若下一刻就能從畫卷中活過來一般。
  而在其中,陳汐赫然看見了三師兄的肖像!
  當年在大楚王朝松煙城之畔的南蠻山脈中的一座湖心島時,三師兄曾降臨湖心島之畔,要接季禺前輩離開,后來被季禺前輩婉拒,三師兄無奈,只得孤身離去。
  三師兄臨走前還贈送給了自己一塊鯤鵬之骨,令自己從中習得了無上神通星璇雷體,陳汐又怎會不記得?
  “莫非,這畫面中的人物,皆都是伏羲前輩所收的弟子,并且將這大衍塔當做了一場試煉考核之地?”
  陳汐怔然,但旋即又搖頭,“不對,符界的歷史上,可有不少四大家族之人也曾登頂大衍塔,顯然不可能是伏羲前輩的弟子。”
  他隱約感覺,或許大衍塔的存在,一方面也是為了讓伏羲前輩所收的弟子進行試煉,另一方面,也并不拒絕其他人進入其中,進行歷練。
  之所以這么做,無非還是為了維系整個符界的安危,畢竟大衍塔如今已成為整個符界的心臟,有更多的人前來于此,進行陣圖修復,對符界而言絕對是有利無弊。
  并且在這個過程中,還可以獲取不少的好處,像獲得一筆不菲的功德之力,像以功德之力兌換“萬象球”中的奇珍異寶等等。
  很快,陳汐在最后一張畫卷前駐足,果然就看見,畫面中赫然呈現著師姐離央的肖像,依舊是女扮男裝,眉目如畫,舉手投足自有一股風流韻味。
  “三千年前,師姐離央登頂于此,三千年后,我陳汐抵達于此,這世上之事還真是奇妙難言……”
  陳汐感慨片刻,抬眼掃視其他地方,卻并無什么發現,更別說那神秘的功法了,唯有在靠近最后一幅畫卷的旁邊,留下了一個空白畫卷。
  畫卷中空空如也,一干二凈,什么也沒有,但是當陳汐的神識探入其中,一瞬間,整個大衍塔第十層都發生了變化。
  天花亂墜,地涌金蓮,一縷縷的金色神曦彌散而開,將整個空間都渲染得輝煌燦爛,空氣中,隱隱有大道之音飄渺,諸神贊美之聲隱現。
  僅僅一瞬間,陳汐竟有一種置身仙境的恍惚感覺,這情景并非幻象,而是真實,他甚至能看見空氣中氤氳繚繞的功德金光。
  嗡!
  還沒等陳汐反應過來,一股奇異的波動倏然升起,旋即整個空間中的天花金蓮神曦道音……悉數化作了一行行古樸神秘的符號。
  下一刻,陳汐只覺神魂一震,這些古樸神秘的符號就像一泓泉水般,汩汩涌入了他的識海之中。
  “此法究天機,此機度萬理,此理為吾道,吾道恪本心,本心本如意,上映感玄機,降下功德光,化劫大衍天……”
  一道古樸浩渺的聲音在識海中響徹,若晨鐘暮鼓,若大道禪音,令得陳汐神魂都有一種沐浴大道妙蘊之中的奇妙感覺。
  他終于明白,這部功法來自何處。
  他也終于明白,為何離央師姐說,解決自己晉級地仙境問題的方法,就在這符界之中。
  這一切,都是因為這一部功法——《功德無量身》!它修煉的不是真元巫力也不是神魂道意,而是“心之秘力”!
  這部功法以功德之力為源泉,最終目的便是淬煉和提升心之秘力。
  心之秘力很獨特,對世間億萬修者而言,這種力量太過虛無縹緲,似乎根本沒有修煉的法門,這也決定它很難被掌控。
  修者唯一知道的就是,提升心之秘力的最直接也最簡單的一條途徑便是:斬殺大罪愆者。
  即便是陳汐,之前也僅僅知道,這種力量能夠令修者更持久地進行戰斗,而不必像從前那般,因為心力消耗太大,而產生疲憊困頓之感。
  簡單來說,如果把真元巫力當做是戰斗的力量源泉,那么神識就是控制力量的一種手段,而這心之秘力則是提升戰斗持久力的一種力量。
  看似很不起眼,可若真正發生一場戰斗,在修為戰斗力都勢均力敵的情況下,最終決定勝負的,就要落在心力上了。
  所謂持久戰,就是一個“耗”字,耗到最后,拼的就是心力韌性!
  但現在,當獲得這一部心力秘法《功德無量身》之后,陳汐這才頓時了解到,原來的確是有修煉心之秘力的途徑的。
  按照功法中介紹,心之秘力的境界,分作心氣心丹心魂心嬰四大階段,在人間界中,億萬修者所能達到的極限便是心丹,且能夠達到這一步的修者也僅僅有一小撮罷了。
  畢竟,無論是斬殺大罪愆者,還是懲惡揚善,匡時濟世,可絕非尋常人能夠做到的!
  同樣的道理,雖然在符界賺取功德之力容易一些,但也絕非任何人都能像陳汐這般,破關斬將,從村落中一路沖入四皇帝城,登臨這符塔第十層之上。
  在這個過程中,更多的人要么葬命在宙宇異獸的鐵蹄之下,要么還在符圖大廳中為一個破損的陣圖而苦惱。
  即便達到如此矚目的成就,陳汐如今所積攢的功德之力,也僅僅才勉強達到心丹階段而已。
  而能夠抵達“心魂”階段的,也唯有在仙界或者幽冥地府中的人物身上才存在,人間界修者中,已幾乎難以尋覓到。
  “原來,只要將心之秘力修煉至心魂階段,就能遮掩自己身上的‘異端’氣息,蒙蔽天道的查探,從而順利迎來地仙之劫,而不必遭受裁決神雷的抹殺……”
  陳汐深吸一口氣,眼眸明亮如星。
  沒有再遲疑,下一刻,他便扭身離開了大衍塔第十層,現在可不是修煉《功德無量身》的時候,梁冰和滕瀾都在等待自己,時間太過緊迫,拖的越久,對兩人恐怕越不利,甚至有可能出現性命之憂。
  嗖!
  陳汐的身影一閃,消失不見。
  他渾然沒有注意到,那第十層墻壁上的那一副空白畫卷中,突然呈現出了一副影像,青衫磊落,腰脊峻拔,氣質飄然出塵,赫然就是陳汐的影像!
  或許,等下一個三千年,若有人能登臨于此,才能目睹這一幅畫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