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8-14)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8-14)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8-14)     

神箓862 與敵重逢

“這便是玄寰域嗎?”
  梁冰清眸一掃天地,目光中不禁泛起一抹驚嘆,“不愧是距離仙界最近的一片浩瀚大世界,好多古老的禁制,我感知到了很多隱世強者的氣息。”
  “有多強?”陳汐收攏思緒,問道。
  “無法確定,只有打一場才知道。”梁冰答道。
  她乃是玄仙,早已修煉成仙識,隨意一掃,都能探尋一方小世界,可抵達玄寰域之后才發現,自己的仙識居然也有探尋不到的地方。
  換而言之,這玄寰域太過浩大了,其中存在的古老禁制也太多,令得她也不敢太過肆無忌憚地去探尋。
  陳汐連忙道:“走吧,還是先隨我前往師門一趟,現在可不是打架的時候。”
  梁冰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我像那種無事生非的人嗎?”
  “肯定不是。”陳汐認真答了一句,旋即苦笑道:“我只是擔心別人來招惹你。”
  “為何?”梁冰眉毛一挑。
  “因為你太美。”陳汐聳了聳肩道。
  梁冰一怔,清眸中有著一絲怒意在漸漸凝聚,她總算看出來,自己越是縱容,這小混蛋就越放肆,現在居然都敢當面調戲自己了!
  “別誤會,我說的是實話。”陳汐也察覺到不妥,當即解釋道:“你也清楚,有時候太美麗也是一種罪過,容易讓一些意志不堅定的人犯錯。”
  梁冰沒好氣地瞪了陳汐一眼,心中卻頗為苦惱,很奇怪自己為何在這小混蛋面前,總有一種無力的感覺,打也不是,罵也不是,頭疼!
  ……
  有梁冰在,不出幾個呼吸,九華群山,就展現在了陳汐眼前。
  不過眼前的情景,卻令他大吃一驚,眼前的九華群山,已經徹底變了模樣,成千上萬的山巒群峰,都被一股蛋殼形狀的禁制光幕籠罩。
  陳汐甚至可以感覺到,天地之間的罡氣、煞氣、靈力、仙力……各種磅礴氣流源源不斷的融入了那光罩之中。
  九華劍派的群山之中,許許多多的弟子呼嘯飛馳,有的煉丹,有的煉劍,有的相互刺殺磨練,一派繁忙緊張的氣息,和以前見到的閑散、清寧、悠閑的氛圍完全不同,簡直徹底換了一番模樣。
  “很強大的一座仙陣。”梁冰端詳片刻,道:“這便是你拜入的宗門?雖然厲害,可是和神衍山一比,可相差太遠了。”
  “這是人間界,不是仙界。”陳汐糾正道。
  “噢,我倒是忘了,你還只是冥化修為,拜入這樣一個宗門,的確足以自豪了。”梁冰雖然表示理解,可神色依舊冷冰冰的,提及九華劍派時,也并未有多少敬意。
  這便是屬于玄仙級強者的驕傲了,放在符界,她的地位都如同主宰般,掌控天下,自然不會太過在意九華劍派。
  陳汐當然了解這些,也不和梁冰爭執,朝九華劍派山門中飛馳而去。
  “來者何人?速速報上名來!”
  陳汐并沒有隱藏身形,畢竟他如今可是九華劍派的長老,執掌西華峰,地位崇高,不過,就在他接近九華劍派山門的時候,從光罩中,突然飛出了幾名弟子。
  其中一人對陳汐喝道:“這個月,我九華劍派有大事操辦,謝絕一切來犯賓朋,請道友速速離開。”
  聞言,梁冰目光古怪地瞥了陳汐一眼,在來時的路上,她可曾聽陳汐說過,他如今是九華劍派長老,地位崇高,而現在怎會連守山門的弟子都不認得他?
  陳汐也是一怔,目光微微一掃,發現這些弟子的修為大概都在金丹境左右,修為還算不錯,但面孔卻極為陌生,似乎是最近才加入宗門的。
  不過他對此倒也不稀奇,肯定是因為三界大劫將至,九華劍派開始行動,擴展起宗門勢力起來。
  “我是陳汐,這是令牌。”陳汐手指一彈,一枚令牌化作流虹飛了過去。
  “什么?你就是陳汐長老?”那幾名弟子一聽,再打量了一番手中的令牌,皆都是吃了一驚,但臉上卻顯現出了警惕的神色來。
  嗯?
  陳汐看見這幾人的反應,眉頭一皺,有些疑惑,要知道,他現在可謂是威名遠揚,整個玄寰域都知道他這么一號人物,尤其是在九華劍派的年輕一代中,名頭更是如日中天。
  可現在這些弟子看見自己,非但不恭聲見禮,甚至還流露出一抹戒備之色,莫非宗派中發生了什么事情?
  剎那之間,陳汐腦海中閃過諸多念頭,臉色卻有些陰沉了,事出反常必有妖!
  自己興沖沖回來,反倒是被拒之門外,甚至都得知了自己身份,還敢如此警惕自己,這可有些太不正常了。
  “走吧,一些沒眼色的弟子罷了,倒是讓你看了一出笑話。”陳汐扭頭看了梁冰一眼,便縱身一躍,直接朝山門中掠去,他倒要看看,誰敢攔阻!
  梁冰自然沒意見,緊跟其上。
  他們二人,一個是冥化圓滿境的逆天存在,一個更是恐怖,乃是一尊玄仙強者,高高在上,比天仙還高出一籌。
  此時甫一行動,光是那一股氣勢,都驚得看守山門的弟子臉色一變,飛快的躲進了那遮天光幕中。
  “不好!”
  “敵襲!敵襲!”
  那幾名弟子鉆入防御大陣之后,口中連連大叫,發出警示之音,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
  敵襲?
  聽到這個字眼,令陳汐心中愈發惱怒,同時也愈發肯定,在自己離開的這段時間,九華劍派內肯定發生了什么驚天變故。
  轟!
  他探手一抓,一團恐怖的雷暴在手掌中匯聚,化作一片雷暴組成的這天大手,轟的一聲,直接抓在封鎖九華山門的光幕上。
  立刻間,猶若萬雷轟鳴,光幕上處處都劇烈激蕩起來,聲勢極為驚人。
  陳汐這一擊,以他如今的戰力,足以齏粉千山,焚煮萬水,斬殺尋常地仙也易如反掌,可面對這九華劍派的防御大陣,卻有些不夠看了,力量瞬間就被抵消化解掉。
  “如果我猜測不錯,這是一種古仙陣,溝通天地,蘊納五行,借助宙宇空間之力來維系運轉,一般天仙來此,也會被困于其中。”
  梁冰在一旁說道:“要不要我出手破了它?”
  陳汐眉頭皺的愈發厲害,搖頭示意不用,他眉心一只豎目展開,以神諦之眼配合自己的符道早已查探而去。
  片刻后,他目光中一亮,道:“跟在我身后,一起先進去再說。”
  梁冰怔然,這才多久,就勘破了這座古仙陣中的玄虛?
  “大膽!”
  “賊子敢硬闖山門,簡直是自尋死路!”
  “那不是賊子,是陳汐長老……”
  “我知道!”
  就在這時候,那大陣之后,再次涌現許多弟子,隔著光幕,紛紛朝陳汐呵斥不已。
  唰!
  下一刻,他們只覺眼前一花,眼前已多出兩道人影來,駭得那些弟子一個個都渾身一哆嗦,萬萬沒想到,自己宗門最強大的護山大陣,居然被人輕輕松松闖進來了!
  “快!快稟告宗門長老……”一名弟子反應最快,尖聲大叫道。
  砰!
  不過他聲音剛響起,就戛然而止,整個人更是像被一座大山狠狠鎮壓,噗通一下跪倒在地,像一只趴在地上的癩蛤蟆似的,任憑如何掙扎也站不起來了。
  “以下犯上,目無長輩!說,宗門內正在操辦什么大事,為何明知我的身份,還將我視作賊子!?”
  陳汐神色頗為難看,眸光開闔之間,冷電翻滾,每一個被他掃中的弟子,都渾身一寒,呼吸都困難,如墜冰窟。
  眾人面面相覷,無人應答。
  見此,陳汐愈發惱怒,猛地冷哼一聲,若炸雷般響徹在眾人耳畔,震得他們三魂六魄都差點崩潰,亡魂大冒,雙腿一哆嗦,撲通撲通皆都跪倒在地。
  “再不回答,可別怪我以宗門刑罰懲治爾等了!”陳汐冰冷說道。
  終于,一名弟子滿頭冷汗結結巴巴開口道:“陳……陳汐長老,非是我等愿意,此乃宗門命令,其中原因,我等也是不知啊。”
  陳汐眉頭一挑,目光一掃其他人,他的神魂何其強大,一瞬就判斷出,之前那弟子并未說謊。
  不過越是如此,越是令他心中憤懣,沒一個理由居然就把自己視作賊子了?
  尤為令他擔心的是,西華峰上的靈白他們,是否也受到自己的牽連,而被波及到了?
  一想到這,他心中的怒意再也抑制不住,身影一縱,就要朝西華峰掠去。
  上一次,因為自己不在,令得靈白、木奎二人遭受岳池迫害,逼得他們從宗門逃離,差點遭受毒手,火莫勒大師兄等人更是被抓至天衍道宗,遭受無盡折磨,差點就殞命。
  這一次,自己才離開一年之久,居然連自己也被斥為敵人,這種變故,怎能令陳汐能再淡定下去?
  不過就在他動手之際,遠處半空中驀地飛馳來一道遁光,人未到,聲音已遙遙傳來:“陳汐,稍安勿躁,事情并不像你想象那樣!”
  說話時,那人已飛臨,她一襲火紅裙裳,容顏清美妍麗,赫然是安薇的妹妹安珂。
  “都視我為敵人了,這一切還用想象嗎?”
  陳汐皺眉,聲音中帶著一股壓抑不住的憤怒,這還是因為對方是安珂,若是換做他人,他根本懶得理會,直接就沖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