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87 陰陽顛倒山


  第一更!
  清雋的面容,峻拔的身材,沉穩軒昂的氣度,看到這少年,在外等待許久的無數大妖齊刷刷立起身子,躬身見禮。
  動作整齊劃一,猶如演練許久的軍隊。
  沒有恭賀聲、沒有喧嘩聲,就是肅穆寂靜的起身、見禮,卻比任何語言都具備力量,這是由內而外的敬畏與服從。
  大音希聲,直指人心!
  這是南蠻深山無數歲月以來,最壯闊的一幕,萬妖朝拜,曠古爍今。
  萬千大妖,肅穆而立,宛如面對沙場點兵的將軍,宛如臣子在向九五至尊朝圣,這幅畫面,令杜清溪等人陷入無盡震撼。
  陳汐卻是怔了怔,望著遠處密密麻麻望不到盡頭的妖類,看著他們神態中的敬畏與服從,心頭也是被震撼了一把。
  “妖類,本就比人類更直接,他們信奉拳頭,信奉力量,對強者有著常人無法理解的崇拜與狂熱。你斬殺七大妖王中的四頭妖王,名頭已是如日中天,我敢肯定,你敢自立為王,這些妖類立馬就會投入你麾下,為你鞍前馬后,在所不辭。”
  季禺的聲音在心中響起。
  “好了,爾等心愿已了,速速退下吧,莫要打擾了我陳汐小友的清修。”青丘狐王飛至半空,聲如綻雷,隆隆傳遍整座抱月山上下。
  青丘狐王出面,自然沒有哪個妖類敢有不從。
  很快,一眾大妖小妖便即像潮水般涌下抱月山,雖說沒有機會跟陳汐說話,但見到陳汐的模樣之后,他們已經很滿足了。不虛此行。
  “你進階了?”
  在一眾大妖小妖離開不久,青丘狐王不經意一瞥,訝然發現,陳汐猶如脫胎換骨一樣,周身氣息雖然越來越淡,但是隨意一立,自有一股飄然出塵的風采,猶如淵渟岳峙,神光內蘊。
  陳汐點點頭,豈止是進階,他一個月的閉關,已把得來的所有靈液都是吸納一空,如今的紫府空間內,懸掛著五顆璀璨奪目的星辰,清輝飄灑,遙相呼應,紫府大湖內的真元更是浩浩蕩蕩,玄冰似的晶瑩剔透。
  若非靈液不夠,陳汐甚至可以一舉突破至黃庭境界!
  尤為重要的是,《冰鶴訣》的修煉令陳汐的紫府大湖比尋常紫府修士都要寬、要深,雖說積蓄的真元龐大渾厚之極,但想要更上一層樓,所消耗的靈液也是尋常紫府修士的很多倍。
  陳汐想要進階紫府六星,只怕得需要十萬斤靈液。
  進階紫府七星得二十萬斤靈液。
  進階紫府八星得四十萬近靈液。
  ……
  突破黃庭大境界,沒有個兩百萬斤靈液做基礎,根本就不行!
  當然,以陳汐如今的實力,已完全不懼紫府圓滿境修士,就是越級挑戰黃庭境修士,滅掉對方的可能還是有的。
  畢竟誰也不可能像他那樣,神魂時時刻刻在進步,悟道天賦又是逆天般的變態,修煉的又是珍品功法《冰鶴訣》……簡直活脫脫就是一個妖孽般的存在。
  若是把煉體修為也進階紫府之境,聚星紋,掌巫力,陳汐的戰斗力甚至可以再次飆升一大截!
  可惜,神魔煉體流進階太過緩慢,哪怕他有《周天星辰鍛體之術》這等強大之極的煉體功法,也是一直卡在先天圓滿境的邊緣,遲遲無法突破。
  按季禺的話說,煉體紫府,那可是能夠凝聚星紋,化轉巫力,掌控不可思議的神通之法的強大境界!怎可能那么容易?
  這一步跨出去,就是天人阻隔,是一個質的蛻變,就像毛毛蟲破繭成蹁躚漂亮的蝴蝶!
  但是這一步卻像是天塹鴻溝一樣,沒有前期的苦修與積累,沒有日日夜夜對身體的淬煉與打磨,沒有那一絲虛無縹緲的破境契機,根本就碰觸不到紫府的邊緣。
  “陳汐,咱們什么時候離開這里?”杜清溪走了過來,輕聲問道,看了剛才萬妖朝賀的場景,她不禁有點擔心陳汐不愿意離開這里了。
  “是啊,咱們從進入南蠻冥域至今,已經快過去一年了,如今又已脫困,自然應當速速離開這里,這樣家里才不會擔心嘛。”端木澤也開口說道。
  陳汐其實也迫不及待想離開這里,不過他還有事情要做,說道:“等我跟兩位妖王辦一件事情,之后咱們就出發。”
  “正是,此事若不成,恐怕你們也無法離開啊。”老黿王在一旁笑瞇瞇說道。
  杜清溪等人神色皆是一變,什么意思?他在要挾陳汐?
  “諸位誤會了,怎么說呢,我等跟陳汐小友出去,所做的事情就是要開辟出一條通往外界的通道來,沒這個通道,別說你們,我等也是出去不得啊。”老黿王含含糊糊地解釋了一遍,對河圖碎片的事情只字不提。
  “嗯,的確如此。”陳汐點頭道。
  眾人人這才松了口氣。
  “那你小心一點,趕快回來。”
  杜清溪突然抬起頭,直視著陳汐的眼睛,輕聲說道,那冷清如冰的聲音里罕見地流露出一抹羞澀、一抹溫柔。
  ……
  呼~
  坐上寶船,飛出抱月山許久,陳汐莫名其妙地松了口氣。
  想起杜清溪剛才的一句話,他心中兀自還殘留著一縷異樣的悸動,猶如觸電似的,令他措手不及,又是歡喜不已。
  這種滋味,如飲烈酒、如聆妙音,還真是難以描摹出其中一二。
  “看陳汐小友這樣,莫非是在為情苦惱?怪不得小友單人匹馬,仗劍殺上嘯月嶺呢,原來是一怒為紅顏的情意所驅使,真是令人艷羨的一對道侶啊。”青丘狐王眨了眨邪魅的桃花眼,調侃道。
  陳汐一怔,連忙搖了搖頭,轉移話題,他可不想跟一頭老狐貍探討內心的私密事情。
  “對了,那河圖碎片究竟在哪里?”
  青丘狐王笑了笑,見好就收,爾后憑欄遠眺,悠悠說道:“自然是在南蠻深山中心之地,五萬里之外的陰陽顛倒山之下。”
  陰陽顛倒山?
  好古怪的名字!
  陳汐心中不由升起一絲期待。
  嗖!
  寶船破開滾滾云浪,在蒼穹之下快速飛行,速度雖比不得飛劍,但置身其中卻不用消耗真元,又能遮風擋雨避開空中罡氣,極為便利舒適。
  很快,一座直插入云霄的漆黑山峰映入眼瞼之中,此山怪石嶙峋,寸草不生,猶如一頭鋼鐵兇獸,方圓百里之內,竟是一片死寂,毫無生命跡象!
  ——
  PS:這一章有點少,下一章是個大情節,會一口氣寫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