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863 我來晚了

當聽到陳汐的質問時,安珂心中咯噔一聲,知道自己還是來晚了一步,因為陳汐心中已種下誤會,想要化解可不是三言兩語能夠做到的。
  尤其是,她自己也感覺這次宗派的做法太過分了!
  安珂心中念頭叢生,嘴上卻是飛快解釋道:“陳汐,這些護山弟子才加入宗派不久,并不清楚宗派內部的事情,其實這是一場誤會。”
  陳汐臉色依舊陰沉,道:“誤會?我都交出令牌了,難道還不足以證明我的身份?并且他們也明明認出我來,依舊視我為敵,這也能叫誤會?”
  安珂被質問得神色一滯,有些無言以對。
  陳汐見此,也不忍她難堪,當年剛加入宗派時,安珂幫了他不少忙,他就是有滿腔憤怒,也決不會發泄到她頭上。
  所以頓了頓,他便嘆息道:“安珂,你就直接告訴我,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吧。”
  安珂咬了咬嘴唇,卻是不知該從何解釋,臉色因而顯得猶疑不定起來,好半響才說道:“陳汐,你不如隨我去見一見掌教師伯,一問便知,我……真不知該如何解釋了。”
  見她這般掙扎不定的模樣,陳汐心中一沉,愈發感覺事情不妙,搖頭道:“待會我自會去拜見掌教師伯,不過在此之前,我要先回西華峰一趟。”
  話音剛落,安珂似想起什么事情般,脫口而出道:“不要!”
  旋即,當看到陳汐那突然變得冰冷起來的臉色時,她心中暗呼一聲糟糕,連忙道:“陳汐,算我求你了,你先去拜見掌教師伯,我發誓,西華峰完好無損,在你離開期間,沒有遭受任何破壞。”
  不過,她越是如此,令得陳汐臉色越是難看,他甚至都已能猜到,自己西華峰即便沒遭受破壞,只怕其中也發生了什么大變故。
  “安珂,看在咱們的情分上,請你讓開!”陳汐神色肅殺,聲音中透著一股不容置疑的味道。
  說著,他已大步一躍,避開安珂,沖向西華峰。
  “陳汐,西華峰上已經沒人了!”安珂再忍不住在背后喊道。
  陳汐戛然止步,臉色一瞬間變得冰冷到了極致,熟知他的人都知道,只有當憤怒到極致時,他的神色會顯得極為平靜和淡漠。
  這時候,就連梁冰這個外人都品出一絲不尋常,不由皺眉道:“小姑娘,有話直說,吞吞吐吐只會誤了自己,莫非你還以為有些事是陳汐無法解決的?”
  聲音中,已是帶上一絲仙家真諦。玄仙境界的高手,一舉一動都深諳“言出法隨”之妙諦,這一道聲音聽在安珂耳中,就像黃鐘大呂一般,帶著一股振聾發聵的味道,頓時就令她從慌亂失措中清醒,人也變得冷靜不少。
  不過她再想開口時,陳汐早已消失不見了。
  梁冰見此,搖了搖頭,身影一閃,直接化作一抹流虹,裹挾著安珂倏然消失不見,只留下那些守山門的弟子跪在地上,面面相覷,又是駭然,又是后怕不已。
  ……
  西華峰。
  就像安珂說的一樣,整個西華峰范圍內,一草一木、一山一石都如以往那般,并未遭受破壞,其上還有諸多珍禽異獸逡巡潛伏于其中。
  然而除了這些,整個西華峰上下卻是靜悄悄的,不僅大師兄火莫勒等人、靈白、木奎、白魁,就連阿秀、雪妍、以及那些九幽部落的族人,皆都不在西華峰之上。
  這樣一來,反而顯得愈發詭秘起來。
  要知道,如今的西華峰,早已非往昔可比,在九華劍派中是人所共知不能招惹的地方,甚至就在整個玄寰域,西華峰都頗負盛名。
  可如今,在自己的地盤上,自己的好友、師兄師姐們卻都不見了!這讓陳汐如何接受得了?
  當看到這一幕的那一剎那,他只覺心中的怒火猶若火山般欲要爆炸,渾身每一寸毛孔都顫粟起來。
  這是怎么回事!
  他們人呢!
  陳汐想起自己進入山門時那些弟子視自己為敵的態度,想起安珂那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模樣,心中又怎可能平靜下來?
  “陳汐,他們如今雖不在宗派內,但皆都無性命之憂。”
  這時候,在梁冰的攜帶下,安珂也趕來了,看著陳汐那眼眸中毫不掩飾的滔天怒火,她心中又是焦灼,又是擔憂道:“你……你千萬要制怒!千萬不要沖動!”
  陳汐扭頭,聲音像從冰窟深處呼嘯而出般,冰冷如刀,問道:“告訴我,這些究竟是誰做的?”
  安珂怔住,不知該如何說了。
  “陳汐,你隨我來,師門會給你一個解釋的。”這時候,遠處突然飛掠而來一道高大偉岸的身影,神態威儀剛猛,正是烈鵬長老。
  陳汐抬眼,凝視烈鵬許久,點頭道:“好!”
  烈鵬執掌九華劍派刑罰之事,一直待他不薄,可以說,在九華劍派除了柳瘋子,當屬烈鵬、掌教、以及那位隱居于神華峰上看守典藏樓的老者待他最為親善。
  所以面對他的要求,陳汐也無法拒絕。
  “這位是?”
  烈鵬見陳汐答應,神色頓時緩和許多,心中也是暗松了一口氣,旋即他目光一瞥,看見了梁冰,眼眸不由一凝。
  從這個美艷而冰冷的女人身上,他嗅到了一絲極為強大的氣息,令他心中都產生一股莫可名狀的壓力。
  “一個朋友。”陳汐答道。
  見陳汐不愿多做解釋,烈鵬也懶得理會那么多,正經是先撫平陳汐的怒火要緊,其他的事情完全可以放一邊去。
  而梁冰聽到“朋友”二字,一對眸子深處悄無聲息地滑過一抹亮澤,這家伙,總算說了一句讓自己舒服的話,雖然,只有兩個字……
  ……
  真武峰。
  九華劍派宗門核心大殿中。
  當陳汐抵達大殿中,便看見偌大的大殿中,唯有掌教溫華庭一人,顯得極為空蕩。
  這讓他懸著的心也終于稍稍平靜一些,他的確擔心,掌教和烈鵬長老因為某種變故,在此布下殺局,突然朝自己下手,那可是他絕對無法接受的。
  因為在他心中,兩者都是值得敬重的長輩,對自己也極為親善,若是發生那等事情,他一定會承受不住那等打擊。
  幸好,大殿中只有掌教一人,這也證明,事情還遠遠沒有糟糕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溫華庭見了陳汐,并未過多寒暄,直接坦言道:“上個月,咱們九華劍派在仙界中的勢力來人了,有大人物的后裔看上了雪妍,要收她為奴妾,你也知道,雪妍是純血九尾狐一族,媚骨天生,不可多得,因為也極受仙界大人物的青睞。”
  按照他的說法,正因為要保護雪妍不被強奪走,他即便身為掌教之尊,也不得不將西華峰上眾人暫時安置在九華劍派之外,避免引起那些仙界來人的不滿。
  同時,這么做也是為了平息那些仙界來人的怒火。
  不過令溫華庭也沒想到的是,那一位仙界大人物的后裔也不知從哪里打聽得知,雪妍乃是陳汐之人,于是連陳汐都被他恨上了。
  但由于陳汐不在,那仙界大人物后裔也只能下達命令,強自命令九華劍派上下視陳汐為敵,只等陳汐返回,就要陳汐好看。
  聽起來可笑,甚至是荒唐,可陳汐知道,這正是仙界后裔的作風,跋扈囂張,目空一切,一旦降臨到人間界,更是肆無忌憚,無法無天,得不到雪妍,而把怒火轉移到自己頭上來,也就顯得很平常了。
  至此,陳汐徹底明白了一切,想起這一切竟是因為一個仙界大人物的后裔而起時,心中直恨不得現在就去宰了那混賬去!
  若是換做以前,一聽到仙界二字,他肯定也會忌憚無比,說不定就也只能忍住這口氣了,不過現在已不同,在符界時,他又不是見過所謂的仙界少爺和小姐們,更是親手殺了不少,又哪可能會在乎了?
  “唉,陳汐你不知道,為了保護你那西華峰上的眾人,掌教師兄也不知忍受了多少的屈辱,所以,你也應該體諒一下宗門的難處,因為這已經是掌教能為你爭取到的最好結果了。”
  烈鵬皺眉嘆息,他那威猛的臉龐上,也帶著一股憤懣和憋屈,似是無處發泄,只能生生隱忍在心中。
  陳汐深吸一口氣,努力按捺心中沸騰的殺機,問道:“掌教師伯,烈鵬師叔,此次仙界前來之人怎會如此猖獗?難道宗派中的長輩都不理會嗎?”
  他說的是那些隱居在神華峰上的老古董們,其中不乏極為恐怖的存在。
  “原因很簡單,這些人物來自九華劍派在仙界中的勢力,這股勢力是無數歲月以來,咱們九華劍派羽化飛升至仙界的大人物組成,此次下界的大人物雖然只有寥寥數位,但是別說是我和掌教師兄,便是連宗門一些輩分極高的前輩,也都得禮讓三分。”
  烈鵬發出一聲長長的嘆息,聲音中帶著一絲深深的無奈,顯然他心中對此次仙界來人的做法也頗為不滿。
  陳汐眉頭皺得愈發厲害,若如此,可真的很棘手,這讓他感到無比的憋屈,難道,就這樣忍氣吞聲算了?
  砰!
  便在這時,大殿的大門猛地被從外邊震開,旋即一道大笑聲傳來:“哈哈哈,本公子聽說陳汐那小子回來了?在哪里,快讓他速速來拜見本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