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864 祖傳秘法

聲音還未落下,一個身披羽衣,廣袖博帶,面容俊朗的青年手執描金玉扇,施施然走進了大殿之中。
  他下巴高抬,唇邊勾笑,帶著一抹吊兒郎當目空一切的味道,神態頗為輕松,不像是進入九華劍派的宗門核心大殿,反而像來到自家后花園似的。
  在這青年身后,還跟著一群年輕男女,皆都嬉皮笑臉,儀態輕佻,渾然沒有一絲的收斂穩重氣度。
  看到這手執描金玉扇的青年,帶著這一群年輕男女進來,掌教溫華庭和烈鵬長老皆都眉頭一皺,但卻并未多說什么。
  兩人只是傳音提醒陳汐,讓他暫且忍耐,不要輕舉妄動,小不忍則亂大謀。
  陳汐同樣也注意到這一群人,目光一掃,就判斷出,這些家伙和那南秀沖、聞人夜一樣,皆都是仙人后裔,周身仙力雖然澎湃,可實力卻只在地仙境界。
  見此,他心中殺機愈發濃烈,實在有些想不到,九華劍派身為玄寰域十大仙門之一,怎會拿這些仙界的紈绔們沒辦法?
  甚至,連掌教溫華庭都一副忍氣吞聲的模樣!
  “你就是陳汐?”那為首青年目光一掃四周,旋即就落在了陳汐身上,眼睛一亮,就像發現了獵物一般。
  “梅公子好眼力!這正是我九華劍派年輕一代最杰出的弟子,如今已晉升為宗門的長老,執掌西華峰峰主之位。”
  不等陳汐開口,烈鵬已爽朗大笑介紹道:“陳汐,這位乃是來自仙界九華劍派中的梅青元,梅公子,年少有為,在仙界也是名聲斐然啊。”
  至于梅青元身后的那些年輕男女,烈鵬并沒有介紹,顯然,這些年輕男女的身份要差了梅青元一頭。
  “哼,烈鵬老兒,本公子問你了嗎?”梅青元突然臉色一沉,不悅地掃了烈鵬一眼,似是怪他多嘴。
  烈鵬神色一滯,有些難堪,但最終他還是強自忍耐住。
  見此,那些年輕男女都是一陣大笑,神色戲謔,梅青元臉上也不由泛起一抹得意之色。
  換做是在仙界,他們自不會如此肆無忌憚,將一派長老都不放在眼中,但這里可是人間界,他們哪還會有任何顧忌?非但如此,他們原本就驕縱跋扈的性格,在抵達人間界之后,變得愈發肆無忌憚。
  歸根究底,這其實是仙界中人共有的心態,視人間界為低等位面,不值一曬,只不過梅青元等人表現得更猖獗一些罷了。
  見烈鵬受辱,陳汐眉頭皺得愈發厲害,已快抑制不住心中殺機。
  “混賬東西!你聾了不成?梅師兄不是問你話嗎,趕緊跪下老實回答!”
  而此時,那一群男女中的瘦高青年眼眸一瞥,見陳汐竟是無動于衷,當即冷聲喝斥道,語態囂張,就跟訓孫子一樣。
  “高師兄,這小家伙明顯被嚇傻了,你還怪人家,真是太壞了。”一名面容姣好的少女嬌嗔道,言辭卻是尖酸刻薄之極。
  “哈哈,朱師妹難道春心蕩漾,看上了這小東西,怎么偏幫他說起話來?這讓我可吃醋的很,不行,我非嚇得他尿褲子不可,看你還幫他說話。”
  高師兄又是一陣大笑,他和那朱師妹竟是拿陳汐為由頭,在眾目睽睽之下打情罵俏起來,氣焰囂張到了極致。
  “咦!你居然還愣著不動,莫非把本公子的話當做耳旁風了?給我跪下!”
  見陳汐依舊無動于衷,那高師兄面色一沉,大步上前,抬腳就朝陳汐的膝蓋處踹去,竟是直接就動手要逼迫陳汐下跪。
  并且這一腿剛猛迅捷,勢如奔雷,猶若橫掃之鞭,端的是快、狠、準,明顯不是虛張聲勢,一旦被其掃中,只怕一件天階極品法寶都會被齏粉了。
  見此,那些年輕男女臉上都露出亢奮之色,一副看好戲的模樣。
  砰!
  然而令他們失望的是,高師兄這一腿還未靠近陳汐,就被早已察覺不妥的掌教溫華庭袖袍一揮,直接給化解掉。
  陳汐也有些失望,他甚至都已做好直接打斷這混蛋狗腿,將其一擊鎮殺的打算了,可惜卻在半途中被溫華庭給破壞掉了。
  “溫老兒!你居然敢攔本公子!”那高師兄一擊不中,臉色變得陰沉起來,直接指著溫華庭的鼻子罵起來,態度簡直猖獗到了極致。
  一貫溫和雍容的溫華庭此刻臉色也不由一沉,額頭青筋根根直跳,但最終還是忍住了,道:“高公子息怒,咱們自家人在一起,犯不著打打殺殺?”
  “滾開!誰跟你一家人!?你一個人間界的小掌教,也配和本公子相提并論?閃開,若再敢攔我,你這掌教就別想當了!”
  溫華庭越是如此,反而令那高師兄愈發囂張起來,罵得愈發肆無忌憚。
  見此,陳汐心中早已積攢的殺機再也控制不住,道:“掌教師伯,烈鵬長老,你們暫且退避,此事既然由我而起,便由我一人承擔!”
  聲音低沉中帶著一股不容置疑的味道,溫華庭和烈鵬聞言,皆都神色一變,想要制止,可一看到陳汐那決然的目光,不知為何,又生生忍住了。
  兩人心中皆是一嘆,若論憤怒,他們比之陳汐更甚,可為了九華劍派的基業,他們也只能忍耐,若非如此,以兩者的秉性,早將這群仙界來的混賬給抹殺了。
  不過即便已決定袖手旁觀,兩者的心情卻愈發沉重。
  “喲,看不出倒還有一絲骨氣,不過在本公子面前,任你錚錚鐵骨,也得給本公子乖乖跪地謝罪了!”
  那高師兄上下打量了一眼,又是一腳踹了過去,招式一樣,根本沒一絲變化,由此可見此人有多囂張了,仿似已確定陳汐根本不敢還手似的。
  咔嚓!
  然而出乎他的意料的是,就在他腿剛抬起來,只覺眼前一花,一只鐵鉗似的大手已緊緊箍住其腳踝,猛地一擰,咔嚓一聲,直接將其腿骨硬生生給扭斷了,發出一聲清脆尖銳的骨裂碎音。
  這一下,不止是梅青元等人沒想到,就連溫華庭和烈鵬都不敢相信,陳汐出手居然會如此干脆直接,居然直接廢了對方的右腿!
  “啊——!”
  一瞬間,高師兄疼得眼淚都差點掉下來,發出一聲凄厲無比的尖叫,“混賬!你竟然敢還手,你這是找死!!”
  說話時,他身子猛地一撐,左腿猛地揮起,若一道破天之斧般,裹挾著凌厲無匹的仙罡之力,朝陳汐當頭狠狠劈下。
  陳汐神色冰冷,不等攻勢靠近,右手猛地一用力,拽著對方廢掉的右腿,手腕一抖,像掄起一個沙袋似的,狠狠摜在了地上。
  噗!
  高師兄整個人被砸在地上,五官扭曲,口鼻噴血,渾身噼里啪啦一陣亂響,骨頭都不知道斷了多少根,像一條死狗一般在地上凄厲嘶嚎不已。那由精鋼母巖鑄就的地面都被砸出一個大坑,可見陳汐這一擊的力道有多么大。
  “混賬!你這是找死!本公子要誅你滿門!雞犬不留!”高師兄神色猙獰,狀若瘋魔般厲聲咆哮。
  此言一出,陳汐眼眸中驀地閃過一抹冷冽冰冷到極致的鋒芒,此話,已觸及到他的底線,令他徹底動了殺心。
  便在此時,那梅青元等人也反應過來,皆都發出一陣尖叫喝罵聲,其中更有人已沖上前來,要救助“高師兄”。
  之前,他們根本沒想到陳汐居然敢朝自己這邊的人動手,畢竟在他們看來,對方僅僅只是人間界一只冥化境的小螻蟻而已,面對自己等人時,除了默默忍受,誰敢有一絲反抗?
  也正是因為這種優越感十足的認知,所以當見到陳汐三拳兩腳就將“高師兄”打成這般模樣時,才會都怔了怔,沒能及時相助。
  此時反應過來,他們焉還能忍住?
  一只小螻蟻居然敢以下犯上,動手傷到自己的同伴,這絕對是活得不耐煩了!
  轟!
  下一剎那,那率先沖殺上前的三人已施展開各種強大道法,招式狠辣,從不同方位朝陳汐殺來。
  這些仙界的紈绔雖然囂張,修為的確不弱,皆都在地仙境界,放眼人間界,足以藐視絕大多數修者了,可惜這次他們碰到的是陳汐。
  啪!啪!啪!
  三聲清脆響亮的耳光,這三人來的也快,去的也快,被陳汐一瞬間給抽飛出去,口鼻噴血,牙齒都被打落了不知多少顆,墜落在地面上哀嚎不已。
  溫華庭和烈鵬皆都悚然一驚,陳汐的實力何時又變得如此強大,對付這些地仙境的紈绔們,簡直就是摧枯拉朽,不費吹灰之力!
  唯有梁冰神色平靜,在符界時,她可是目睹過陳汐如何教訓南秀沖、聞人夜等人的,相較而言,眼前這些混賬東西,比之南秀沖等人的修為都不如,若陳汐再對付不了他們,那才叫怪事。
  “好膽!好膽!”
  那梅青元見此,五官變得鐵青冰冷無比,道,“小東西,你徹底惹怒本公子了,今天無論是誰來了,也都救不了你!現在,最后給你一個贖罪的機會,自裁謝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