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865 風采無雙

自裁謝罪!
  聞言,掌教溫華庭和烈鵬眉毛都是一陣顫抖,又是憤怒這梅青元口氣囂張,又是擔心陳汐的前途。
  梅青元等人到算不上什么,關鍵是和他們一起來的還有幾尊仙界大人物,如今正在神華峰深處和九華三圣議事,一旦驚動他們,那后果著實不堪設想。
  九華三圣,便是九華劍派中隱居不出的老古董中最頂尖的三位大人物,分別是飛靈、風霆、鄧塵,毫不夸張地說,這三位老古董的存在,就如同頂天脊梁一般,鎮守九華劍派,令得無人敢前來挑釁冒泡。
  在他們三尊老古董面前,就是掌教溫華庭以及那些隱世不出的地仙老祖們都得畢恭畢敬,以晚輩自居。
  如今,從仙界降臨的幾尊大人物,能夠和九華三圣議事,連掌教溫華庭的身份都不能參與其中,由此可見這些大人物的身份是何等崇高了。
  而當陳汐聽到“自裁謝罪”四字時,眼眸一瞇,寒光乍現,唇中輕輕吐出幾個字:“像你們這等貨色,死不足惜。”
  “既然如此,那就死吧!”梅青元面色陰沉如水,一揮手,他附近一眾青年男女全部出動。
  “殺!殺了這只螻蟻!今日無論是誰,若敢阻攔,就是本公子的生死仇人!”
  轟隆!
  一瞬間,整個大殿都被磅礴無匹的仙罡之力充斥,道法轟鳴,法寶呼嘯,若非大殿中有大陣守護,光是這一下,都足以把整個真武峰鏟平了。
  在這一片混亂中,陳汐施展玄磁之翼,整個人猶若一抹流虹,在空間中頻頻閃爍,飄忽不定,宛如鬼魅。
  砰!
  一聲清脆響聲,一名青年措不及防,直接被一只突如其來的大手攥住脖子,像拎小雞似的狠狠按進地面,整砸出一個大坑,七孔流血,渾身一抽搐就昏厥了過去。
  “王師兄!”
  一旁那個朱師妹見此,發出一聲驚怒尖叫,雙袖一飛,像兩條毒龍般朝陳汐脖頸纏絞而去,不過還未等她攻勢靠近,一尊巨大渾厚繚繞著狂暴雷芒的拳頭已呼嘯而至,在瞳孔中急劇擴大。
  砰的一聲,她那姣好的面孔頓時被轟的塌陷下去,若非躲避及時,光是這一拳都足以轟爆其腦袋。
  不過即便如此,在遭受這一擊之后,她眼前一黑,像斷了線的風箏似的倒飛出去,狠狠撞在殿門上,徹底昏迷。
  啊!
  啊!
  很快,一聲聲凄厲的慘叫聲不時響起,震蕩在整個大殿中,將這里渲染的猶若煉獄般。
  這一刻的陳汐,心中濃烈如沸的殺機徹底爆發,整個人猶若一尊殺伐果決的魔神,所過之處,無人能攖其鋒芒!
  以他如今的戰力,足以殺死地仙五重境的強者,面對這些最高修為也才地仙四重水準的仙界紈绔們時,簡直就是摧枯拉朽,勢如破竹,如入無人之境。
  大殿門外,不知何時聚集了許多弟子,其中赫然有安薇龍振北沈瑯琊洛倩蓉等等核心種子弟子。
  顯然,他們也是聞訊而來。
  “痛快!這些日子以來,老子早受夠了這些混賬的惡氣,若非實力不濟,肯定也早和陳汐一樣,打得這些混賬們哭爹喊娘了!”
  龍振北雙拳緊握,看著陳汐大發神威,橫掃八方,他心中也是激動不已,直恨不得仰天長嘯一番。
  自打這些仙界紈绔們抵達九華劍派,整個九華劍派都被他們搞的烏煙瘴氣,偏偏高層大人物們不管不問,令得他們心中也是憋屈無比。
  原本他們聽聞陳汐今日回歸,心中還擔憂不已,畢竟如今宗門上下,可都清楚因為那個狐姬雪妍,梅青元已將陳汐視作敵人看待,他若回來,只怕要遭難了。
  但現在這一幕卻清清楚楚告訴他們,陳汐沒有遭難,反而那些仙界紈绔們遭難了,這讓心中憋屈許久的他們如何不振奮?
  “沒想到,這才短短一年沒見,陳汐的實力居然已修煉至這等地步!”沈瑯琊喃喃,心中驚嘆之余,也不由泛起一抹復雜,這家伙,想要追上他的步伐可真難啊……
  “痛快歸痛快,不過我很擔心,陳汐這么做之后,只怕處境會變得不妙啊。”安薇秀眉一蹙,玉容上泛起一抹擔憂之色。
  他們身為核心種子弟子,自然也清楚,這些仙界紈绔們之所以敢如此肆無忌憚,乃是有所依仗,且不提他們的背景和身份,單單是和他們一起前來的那幾尊仙界大人物,都不是宗派中任何人敢去得罪的。
  若是得知這里發生的事情,那些仙界大人物又怎可能會放過陳汐?
  聞言,其他弟子臉上的振奮之色皆都消褪不少,一抹憂慮之色也是隨之浮現眉宇之間,是啊,打是打痛快了,可陳汐又該如何善后?
  但很快,他們的注意力便被大殿中發生的一幕吸引了。
  偌大的大殿中,那些來自仙界的紈绔們橫七豎八地躺倒在地,鼻青臉腫,渾身浴血,"shenyin"哭嚎不已,但大多數都已陷入昏厥過去,看上去頗為凄慘。
  在場立著的,唯剩下了梅青元一人,而此時他的臉色已是陰沉到極致,快滴出水來,打破腦袋他都萬萬想不到,一個冥化境的小螻蟻,居然能橫掃一群的地仙強者!
  這等逆天般的實力,令他心中也是又驚又怒,看向陳汐的目光中,除了怨毒和憤怒,更涌出了一抹忌憚。
  別說是他,就連掌教溫華庭和烈鵬長老的臉色都變得怪異起來,一個冥化境修士秋風掃落葉般撂翻一群的地仙老祖,這等視覺沖擊力,簡直強烈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令兩人心頭也是震撼不已。
  “你……你是如何做到的?”梅青元道,他自己都沒發現,自己的聲音已帶上一絲不可抑制的顫抖。
  “跪地求我,我就告訴你。”陳汐平靜道。
  歷經一場大戰,他心中的殺機并未平復,若非礙于掌教溫華庭和烈鵬的面子,地上躺著的人早已死透了。
  “小東西,你知道得罪本公子的下場嗎!別以為能夠跨境界對敵有多了不起,本公子若想殺你,天上地下沒有誰能救得了你!”
  聞言,梅青元大怒,身為仙界大人物后裔,哪怕他心中早已對陳汐的實力感到一分忌憚,可多年養成的跋扈秉性,卻令他萬萬無法接受有人敢踐踏自己的尊嚴!
  “笑話!即便擁有仙界的身份,你也只不過是一坨狗屎罷了,還敢威脅我?”這一刻的陳汐,強勢而霸道,自有一股唯我獨尊的威儀。
  “你罵我狗屎?”梅青元氣得渾身都顫抖起來,雙目噴火,牙齒都快咬碎。
  “我說錯了,你連狗屎都不如。”
  陳汐淡淡道,“忘了告訴你,像你這種自持擁有仙界背景的貨色,我前不久剛殺了一批,你若不服,完全可以試試。”
  此話一出,包括掌教溫華庭烈鵬在內的所有人都心中一驚,不敢置信,陳汐居然早在之前就殺死過仙人的后裔?并且還不是一個,而是一批!?
  這未免太讓人震驚,甚至都懷疑陳汐是不是在說謊,不過眾人想起陳汐這些年所說過的話,所干過的事,卻很肯定,這時候的陳汐應該不會說謊才對。
  一想到這,眾人看向陳汐的目光都變得不同了,像盯著一個無法以常理衡量的怪胎一般。
  不過,梅青元卻并不清楚陳汐的一切,或者說他早已忽略了那句話,耳畔中只有一句話“連狗屎都不如”!
  一只小螻蟻,居然敢如此羞辱自己!
  一下子,他臉色變得奇差無比,臉色都猙獰扭曲其起來,突然之間,他目光橫掃,雙手交織,一拳狠狠打出。
  轟!
  一片漆黑夜幕降臨,漆黑無比,就像白晝突然被這一拳的威力給吞噬掉,虛空破裂崩塌,轉化為黑暗之地,黑暗之域。
  “九陰滅世,暗黑仙罰!”
  一股恐怖的拳勢如夜色蔓延籠罩而至,仿若要將陳汐囚禁在暗黑煉獄中,徹底淪陷鎮壓其中。
  這是一種可怕的仙術,已超出道法的范疇,雖然是被梅青元以自身道意施展而出,而不是法則之力,可那等威勢,依舊可怖無比。
  陳汐面對這一拳,身體一震,陡然之間周身神曦轟鳴流溢,好像一輪烈日從其背后升起,煌煌浩大,刺目熾盛,甫一擴散,就把一切黑暗都撕裂。
  轟!
  他同樣就勢打出一拳,湮滅奧義運轉于其中,震蕩起一股勢如破竹般的轟鳴爆音,梅青元的拳勁登時被破得干干凈凈。
  眾人就看到了陳汐一拳破敵,身姿偉岸,向前一震,梅青元立刻節節敗退。
  “好恐怖的力量,這還是冥化境修士能擁有的?”梅青元連連噴出幾口血,差點全身崩潰。
  “暗黑之光,破滅無極!”
  他的兇性被徹底激發,進行最后的反擊,因為他根本無法接受自己被一個冥化境小螻蟻擊敗!
  所以,他拼了,凝聚全身之力于一擊之中。
  “跪下!”
  陳汐仿若閑庭信步,隨意揮灑,單手當空一按,梅青元頭頂的虛空突然開始濃縮塌陷,形成一股充斥無盡湮滅氣息的力量,緩緩壓迫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