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867 道統之爭

要帶走陳汐?
  聞言,溫華庭眉頭一皺,目光看向了飛靈祖師。
  他可是知道,若就此把陳汐交出去,那其下場絕對不堪設想,不僅要受盡羞辱,甚至會被活活折磨致死。
  不過那梅落霄身份尊崇,連他也插不上話,唯有希冀飛靈祖師,將此事攔下了。
  飛靈祖師沉吟片刻,喟然道:“梅道友,那陳汐乃是我九華劍派年輕一代最杰出的弟子,蓋世天驕般的人物,在宗門中威望甚高,若非逼不得已,決不至于會如此胡作非為……”
  不等他說完,梅落霄便再次冷冷打斷道:“飛靈道友,一個弟子而已,莫非你要因此和我為難?”
  聲音中已是帶著一股威脅之意。
  這時候,那魚鐘霞也開口道:“天賦再好,但秉性如此卑劣,肆無忌憚,如此弟子,早晚要給九華劍派惹來禍患,不如早早驅逐,省得來日再禍害到宗門。”
  她相貌端莊,氣質雍容,但態度卻是毫不客氣,儼然將陳汐視作了禍害,令得溫華庭和一眾弟子都是眉頭一皺,極為不悅。
  這簡直是睜著眼睛說瞎話,若非這些仙界的紈绔們跋扈叫做,多行不義,更要強奪陳汐西華峰之人,怎可能會被陳汐暴打一頓?
  更何況,陳汐的為人,整個九華劍派都人所共知,若說他是卑劣之人,那這世上都沒好人了!
  很顯然,這魚鐘霞也是偏幫那梅青元等人的。
  可即便明知如此,即便以飛靈的身份,也只能隱忍不發,沒辦法,這梅落霄和魚鐘霞乃是真正的天仙,是仙界九華劍派派遣下界的使者,身份尊貴無比,他也不能得罪。
  “對!此子何止是卑劣,簡直是窮兇惡極!”梅青元也跪在地上凄聲叫起來。
  “飛靈道友,當斷不斷反受其亂,此子猖獗,猶若惡瘤,不如交由梅兄,及早鏟除為好。”那魚鐘霞侃侃而談,神態淡然,言辭之間已是將陳汐判了死刑。
  “尖牙利嘴,血口噴人,像你這樣的賤婦,真不知道是如何修煉至天仙的。”陳汐突然開口,直視著魚鐘霞,冷冷說道,語態平靜,用詞卻十分惡毒。
  啪!
  說話時,陳汐又是一巴掌抽在梅青元臉上,這一次,只打得他嘴巴都裂開,滿臉是血,身子一陣抽搐,像得了羊癲瘋似的,差點就暈厥過去。
  霸道!
  無與倫比的霸道!
  誰能想象,在這等情況下,陳汐竟敢罵一尊女天仙為賤婦?甚至還順手又抽了梅青元一記耳光?
  這簡直就跟當面打這兩尊天仙的臉沒什么區別!
  一瞬間,無論是溫華庭、烈鵬、飛靈等人,還是大殿外的那些弟子,一個個都睜大了眼睛,心中雖明知道陳汐這樣做極為不妥,可心中卻莫名其妙地有一種痛快的感覺……
  “你說什么!小東西,你找死!”魚鐘霞聽了,立刻勃然大怒,暴跳如雷,袖袍一扇,一道金燦燦的仙罡之力暴涌激射而出。
  她身為天仙,修行了不知多少年月,放在這人間界中,絕對是無人敢惹的恐怖大人物,走到哪里都受人敬仰,哪會想到,一個后生晚輩居然敢罵她為賤婦?
  這一下含恨出手,金燦燦的仙罡之力激射,條條法則之力如靈蛇般密布其中,布下天羅地網,要禁錮住陳汐,給他一個永生難忘的教訓。
  眾人眼眸驟然一縮,差點驚呼出聲,一尊天仙突然含怒出手,陳汐只怕要遭殃了!
  啪!
  然而就在此時,一條漆黑冰冷的長鞭突然憑空出現,鞭梢一震,輕易將那一片金色仙罡給震碎。
  這還不算完,那鞭子余勢不減,驀地出現在那魚鐘霞身前,在對方都沒來得及反應時,已狠狠一鞭子湊在了她那種姣好瑩白的臉頰上。
  只聽啪的一聲脆響,那魚鐘霞臉頰上已出現一道血淋淋的疤痕,皮開肉綻,深可見骨,看起來異常的猙獰可怖。
  魚鐘霞一下子都驚呆了,甚至忘了疼痛,捂著受傷的臉頰,渾身都顫抖起來,居然有人敢偷襲自己?
  不止是她,在場所有人,包括梅落霄在內,全都眼眸一凝,面露不敢置信之色,一尊天仙被人在臉上抽了一鞭子?
  沓沓沓!
  就在這詭異般的寂靜中,一陣清脆的腳步聲響起,旋即,一道修長曼妙的倩影出現在眾人視野中。
  她一頭波浪似的禁法盤髻于腦后,面容冰冷而美艷,紅唇性感,額頭瑩白,一身裁剪合體的衣服將她那魔鬼般驚心動魄的身材勾勒得淋漓盡致。
  此人,正是梁冰。
  從進入大殿時,她就一直低調地立在一側,不顯山不露水,以至于人們都誤把她當做了陳汐的隨從侍女,雖然容顏漂亮得驚艷,但卻沒人掛念在心中。
  可直至此時當她出現在視野中,人們這才發現,原來這美艷冰冷的女子,并非只是個花瓶侍女,而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手!
  眾人只覺腦袋都有些發暈,陳汐從哪里找來這樣一位高手,居然能一鞭子抽在一尊天仙臉上,并且令得對方都來不及閃避?
  她的修為究竟又多高?
  唯有溫華庭和烈鵬相互看了一眼,彼此心中都豁然明白,怪不得陳汐會如此鎮定,原來也是有所依仗的!
  “居然敢偷襲我,找死!”
  這時候,那魚鐘霞終于從驚愕中清醒過來,一張端莊秀麗的容顏變得狠戾起來,雙目噴火。
  她身影一閃,雙手翻飛,劃動萬千仙罡法則之力,施展出一種恐怖的仙術,朝梁冰狠狠鎮殺而來。
  她渾然沒有想到,即便是偷襲,以她天仙級的修為,這人間界中又有誰能偷襲得了她?而唯一能做到這一步的,其實力肯定也不必她低。
  可惜,她此刻已被怒火沖昏了頭腦,只認為自己是麻痹大意,才遭受了恥辱一鞭。
  “一個小小天仙,也敢在我面前張牙舞爪?”
  梁冰開口,淡漠而冰冷,手腕抖動,一條漆黑冰冷的長鞭倏然掠起,震斷虛空,橫掃而去,摧枯拉朽般將魚鐘霞的攻勢破除,然后啪的一聲,再次抽在她臉頰上,打的她人都在半空中翻飛倒退了過去,差點一頭栽倒在地。
  這一擊,簡簡單單,輕描淡寫,可卻將一尊天仙抽飛出去,其中所蘊含的力量,又該何等之恐怖?
  眾人悚然一驚,就連飛靈祖師都臉色一變,這一擊堂堂正正,可絕沒有半點投機耍滑的成分,但卻依舊將魚鐘霞給抽飛了出去,這無疑證明一件事,那就是眼前這冰冷而美艷的女人的實力,要比魚鐘霞強上太多!
  噗通!
  此時,那魚鐘霞一個趔趄,差點滾落在地,嘴中已是咳血連連,臉頰上再次多出一道鮮血淋漓的可怖疤痕。
  不過此時,她神情已是變得驚恐起來,尖叫道:“你究竟是誰?人間界中絕對沒有像你這般的高手!”
  那梅落霄也是一臉凝重,目光閃爍地盯著陳汐,似乎想要勘破其底細一樣,能夠輕易擊敗一尊天仙的存在,其來頭絕對不簡單了。
  這時候,大殿上幾乎所有目光都齊刷刷落在了梁冰身上,有震驚,有好奇,有不可思議,不一而足。
  就連地上的梅青元也都意識到局勢不妙,神色劇變連連,乖乖地閉上了嘴巴。
  對于這一切,梁冰都懶得搭理,自顧自站在陳汐身邊,雙臂抱胸,神色冰冷而平靜,猶若一位高傲的女王般,氣場十足。
  “怎么不叫了?”陳汐又是一巴掌抽在梅青元臉上,打得對方一張臉頰都紅腫得像個煮熟的豬頭似的,面目全非,發出殺豬一般的凄厲慘叫。
  不是他故意羞辱梅青元,實在是今天發生的一切太讓他惱怒,若非梁冰和自己一同回來,這一次只怕自己已是兇多吉少了。
  所以,既然有梁冰這個虎皮可借,他哪還能對梅青元客氣了,一巴掌又一巴掌地抽下去,沒有半點的猶疑,直抽得對方徹底昏厥過去,這才意猶未盡地收手。
  值得一提的是,梅青元不是被抽暈的,而是被活活氣暈的……
  在這個過程中,梅落霄面皮一直都在狠狠抽搐起來,直至最后,再忍不住心中憤怒,朝飛靈傳音咆哮道:“飛靈道友,眼下有外敵在宗派中搗亂,還不祭出鎮派殺陣,更待何時?”
  九華劍派的鎮派大陣,足以輕易鎮殺天仙級的存在,非宗派生死存亡的關頭,根本不會開啟。
  而眼下,那梅落霄顯然已認識到憑借他和魚鐘霞的實力,決然不是梁冰對手,所以才傳音飛靈,要借助鎮派大陣的威力,擒殺梁冰。
  然而令他萬萬沒想到的是,飛靈還沒開口,那對面的冰冷女人卻像是洞察了他的心思一般,目光如一道冷電般掃視而來。
  “忘記跟你說了,我修煉了元魄冥神術,任何修為比我低的人,哪怕是傳音,也逃不開我的查探!”
  梁冰冷冷開口,說話時,她手腕一抖,漆黑冰冷的長鞭破空而起,若神魔手中揮舞的逐鹿之鞭,帶著一股凌厲無匹的法則之力,狠狠朝梅落霄抽打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