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868 想入非非

啪!啪!啪!
  清脆響亮的鞭子破空聲,響徹在大殿中,猶若一響一響的炸雷般,震得眾人耳膜刺痛,渾身氣血都翻滾不休。
  這是屬于玄仙級強者的威勢,一鞭之內莫不蘊含深玄幽微的大道法則之力,實力不濟者聽在耳中,就如同聽聞上蒼憤怒的吶喊,神魂都要遭受波及。
  不過與之相比,梅落霄的凄厲吼聲顯然更具震撼力,堂堂一尊天仙,高高在上,令人世間億萬生靈只能仰望,可如今,卻像一個遭受鞭刑的囚徒般,渾身衣衫破損,皮肉綻開,蓬頭亂發,一條條血淋淋的傷痕布滿全身,模樣凄慘無比。
  他的確努力掙扎了,幾乎拼盡了全力,可最終卻是徒勞無力,在梁冰的掌控下,根本就逃不開被鞭撻的困局。
  梁冰神色冰冷,氣場十足,一根漆黑長鞭被她施展得出神入化,籠罩四野,囚禁八極,任憑梅落霄凄厲嘶叫,她都無動于衷。
  那冷酷無情的模樣,直看得四周眾人渾身一寒,如墜冰窟。
  在這種情況下,沒人敢去阻止,就連那魚鐘霞都僵在那里,神色掙扎不定,遲遲不敢上前營救,因為力量懸殊實在太大了,她很清楚,即便自己上前,也逃不開被鞭撻的下場。
  最終,還是飛靈祖師看不下去,囑咐溫華庭,問他能不能勸一勸陳汐,放過梅落霄一次,好歹對方乃是一尊仙界大人物,更和九華劍派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
  并且梅落霄他們此次奉令下界,乃是襄助九華劍派共御大敵的,牽扯到三界動蕩時九華劍派的布局問題,若是得罪的太慘,只怕沒臉在九華劍派多呆了。
  飛靈祖師的囑咐,溫華庭自不敢不聽,只得傳音陳汐,道:“陳汐,想必你的氣已經出夠了,還是讓那位止手,再如此下去,于宗門不利。”
  陳汐敏銳地發現,掌教對待自己的態度又有所不同了,聲音中多了一絲平起平坐的味道,這讓他詫異之余,也很快就明白過來。
  這一切,肯定是因為梁冰。
  “好了,暫且饒過他。”陳汐開口道。
  “哦,就這么算了?”梁冰反問道。
  話雖如此說,她還是很快就收手,梅落霄總算逃過了一劫,他渾身衣衫破碎,幾乎**,一道道深可見骨的傷疤布滿全身,模樣凄慘之極。
  陳汐聳了聳肩,無奈道:“氣已經出了,再打下去可就出人命……啊不,是出仙命了。”
  “你擔心以后無法在宗派中立足?”梁冰若有所思道。
  她說的倒的確是實情,經此一事,那梅落霄、魚鐘霞等一眾仙界老人,必然會將陳汐恨到骨子里,一旦梁冰離開,那陳汐的處境只怕會變得極為不妙。
  到那時候,即便是掌教溫華庭、烈鵬長老等人有心維護他,只怕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這才是真正的麻煩所在。
  也正如安薇之前所擔心的那樣,痛快歸痛快了,陳汐又該如何善后?
  不等陳汐開口,梁冰便說道:“交給我處理了。”
  說著,她掌心一翻,多出一枚令牌來,彈指就飛射向魚鐘霞,自始至終,都沒有解釋一個字。
  可當魚鐘霞看清楚手中令牌,臉色頓時大變,望向梁冰的目光驀地一縮,不可抑制地浮現一抹深深的忌憚,甚至有著一抹后怕!
  仿佛,梁冰就是一頭洪水猛獸般,而那枚令牌則在詮釋著她的權柄和力量是何等的滔天。
  一下子,眾人皆都忍不住把目光望向了那枚令牌,想要看看那究竟是何等神物,竟會令一尊天仙都忌憚成這般模樣。
  可惜不等眾人看清楚,就被梁冰探手一抓,收了回來,“既然認得,那你就該明白,什么人是可以得罪的,什么人是不能得罪的。”
  魚鐘霞神色恍惚,最終苦澀一笑,她知道,這次踢到鐵板上了,這輩子想找回場子的機會都渺茫之極……
  唯有陳汐隱約看見,那令牌其實很普通,唯一不普通的就是表面篆刻著一柄尺子的圖案,以及一個古樸遒勁的梁字。
  很顯然,這枚令牌代表著梁氏一族在仙界的勢力,由此也讓陳汐徹底明白,相較于九華劍派在仙界的勢力,梁氏無疑要更為龐大一些。
  否則那魚鐘霞身為仙界九華劍派勢力派遣而來的使者,決不至于會對一枚令牌都忌憚成如此模樣。
  再然后,魚鐘霞實在沒臉面再呆下去,帶著梅落霄扭頭離開,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樣,能把兩名天仙都折磨成這般模樣,令大殿眾人都禁不住心生震撼。
  而那地上橫七豎八的仙界紈绔們,則一個個被飛靈祖師大袖一揮,就裝了起來,而后朝那魚鐘霞追去。
  沒辦法,哪怕面子丟光,那魚鐘霞等人也都是仙界降臨而來的使者,于情于理都萬萬不能怠慢了。
  僅僅片刻功夫,整個大殿再次變得冷清起來。
  而掌教溫華庭、長老烈鵬看向陳汐的目光已是變得不同,又是驚嘆,又是不敢置信,不過礙于梁冰在場,兩人很有默契地并沒有多問。
  陳汐也沒多解釋梁冰的身份,因為不出意外,等自己傳授梁冰《功德無量身》之后,她便會離開,解釋那么多也沒必要。
  烈鵬很快就離開,要前往山門外一處隱蔽之地,將西華峰上眾人接回來,如今大事已定,再讓這些人在外界受委屈,那可就大不應該了。
  而那些大殿外的核心種子弟子見掌教和陳汐有話要說,也都選擇了離開,他們心情都是振奮不已,皆都清楚,用不多久,陳汐強勢回歸的消息,必然會轟動整個宗派上下。
  至于那些仙界來臨的貴客們的遭遇,只怕會被封鎖了,畢竟此時太過丟人,若傳出去,對整個九華劍派的名聲會很不利。
  ……
  “掌教師伯,我記得仙界眾人好像不能隨隨便便降臨人間界?那梅青元等人又怎會出現在咱們宗門之內?”
  空闊的大殿中,陳汐將悶在心中許久的疑惑問出了口。
  溫華庭似早已料到陳汐會如此問,當即便溫聲解釋起來。
  原來在陳汐離開的這一年多的時間里,域外異族的身影頻頻出現在玄寰域之中,令得全天下勢力和宗派都緊張備戰起來,幾乎時時刻刻都有大規模戰斗在玄寰域各個角落上演。
  可以說,現如今的玄寰域,已處于一種暗流涌動,風雨欲來的局勢當中,一切都像是三界即將動蕩的前兆一般。
  尤其是在兩個月前,域外異族的九尊域外圣皇齊齊現身于玄寰域南部,距離離火城十萬里之地的一片無人群山中,率領無數域外異族大軍,攻城略地,不僅將離火城占據,更是將戰火波及到了附近的大宗派九天洞寰宮。
  整整一個月時間,九天洞寰宮這個在勢力上和十大仙門也毫不遜色的大派,居然被域外異族大軍攻克,山門被毀,道統滅亡,徹底轟動了天下。
  這也令整個玄寰域的局勢變得愈發緊張起來,各大宗派紛紛聞風而動,要么大肆擴張地盤,要么廣收門徒,要么直接關閉山門,潛居于深山之中。
  而那些小勢力、小宗族自知無力抗衡域外異族大軍,則紛紛向十大仙門、魔門六脈靠攏,尋求庇佑。
  總之,整個玄寰域都呈現出一股亂象,到處都可見奔逃遷徙的勢力,四處可見慘烈無比的戰斗,彌漫血雨腥風。
  在這種風雨欲來的局勢下,仙界中的大人物也都坐不住了,因為玄寰域乃是最靠近仙界的一方大世界,一旦淪陷,對仙界都會造成無法估量的威脅。
  于是,近些日子以來,十大仙門、魔門六脈這一類超級大勢力中,紛紛迎來了各自勢力中的仙使。
  像梅落霄、魚鐘霞等人,便是來自仙界九華劍派的使者。
  至此,陳汐徹底明白了一切,眉頭也是不由緊蹙起來,沒想到才只一年時間,玄寰域的局勢竟會變得如此嚴峻。
  如果他沒猜錯,那離火城之外十萬里之地,被那域外九大圣皇占據的地方,正是自己從九幽之地逃脫而出的地方!
  一想到這,他心中便是一沉,早在九幽之地時,他就清楚,那域外異族之所以打破了界壁,攻占九幽之地,便是要一九幽之地為落腳地,為全面進攻整個玄寰域做準備。
  因為九幽之地中,連天道法則都不存在,乃是域外異族絕佳的藏身之地,如今看來,那些域外異族明顯已達到目的了。
  “對了,掌教師伯,那九天洞寰宮真的徹底滅亡了?”陳汐想起了蘇輕煙,那個來自大唐王朝的絕美女子,和他關系匪淺,而她正是拜入了九天洞寰宮中。
  “根基已毀,雖說有不少人僥幸逃生,但也是難以再重鑄九天洞寰宮昔日的輝煌了。”溫華庭喟然嘆道。
  九天洞寰宮的勢力,和九華劍派相差沒多少,這樣一個龐然大物居然在一個月內覆滅,令得身為九華劍派掌教的溫華庭也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壓力。
  “天發殺機,斗轉星移,地發殺機,龍蛇起陸,人發殺機,天翻地覆,這些只不過小打小鬧而已,天地人三種殺機,只占據了其一,玄寰域暫時還不會大亂,等什么時候連天道都變了,那才是真正的大亂征兆。”
  突然,陳汐的耳畔傳來小鼎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