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869 視我為敵

小鼎突然開口,令陳汐心中一驚,天發殺機,方才算三界大亂的開始?
  這已牽扯到天道的變故,令他也難以揣度到了那時,整個世界會變成什么樣子?但肯定不會是好事了。
  ……
  西華峰。
  當陳汐從真武峰返回時,整個西華峰已是又恢復了熱鬧。
  靈白、白魁、金毛小熊阿蠻、木奎、阿秀、大師兄火莫勒等人,以及九幽部落的那些族人們,都已聚攏在山巔。
  見到陳汐歸來,自然是高興之極。
  當夜,西華峰之巔,重新燃起篝火,酒香四溢,眾人言笑晏晏,歡聚一堂。
  按照大師兄火莫勒的說法,這些日子雖然暫時不得不離開西華峰,但有了掌教溫華庭的關照,他們并未受到多少委屈。
  只是談及那梅青元時,眾人依舊有些止不住的恨意。
  不過這一切都已過去,且他們也都已從烈鵬長老那里聽聞,梅青元已經受到了慘重的懲罰,他們也懶得因為一個仙界紈绔而壞了自己的心情。
  唯有狐姬雪妍心情有些復雜,她原本是冰釋天身邊的一名侍從,因為阿秀的關系,這才被迫跟隨在了陳汐身邊。
  換而言之,她的身份其實很尷尬,既不是天衍道宗之人,也不是九華劍派之人,充其量勉強算作陳汐的人。
  然而遺憾的是,這一重身份卻從未得到陳汐認可過。
  慶幸的是,在西華峰上這些年來,并沒有誰把她當外人看了,甚至都沒人問起她的過往,這讓她呆在這里時,心中也并不覺得有什么難受,甚至漸漸有了一種歸屬感。
  她喜歡這里的安寧,喜歡這里每個人臉上洋溢的開心笑容,這里沒有勾心斗角,沒有爾虞我詐,簡直如同世外桃源一般。
  所以當那梅青元突然出現,揚言要索拿她為奴時,她徹底惶恐了,哪怕身為一名地仙強者,可面對這仙界來的紈绔時,依舊顯得不堪一擊。
  再加上自己那尷尬的身份,甚至讓她感到了絕望,感覺天下之人,卻沒有人會救助自己,那一刻所產生的強烈無助感,她至今都記憶猶新。
  更讓她萬萬沒想到的是,不止阿秀沒有拋棄她,甚至整個西華峰上,沒有一個人因為自己的事情而袖手旁觀的!
  也是從那一刻起,她的心才才徹底找到了歸屬。
  所以當聽聞陳汐強勢回來,怒而暴打梅青元等人時,哪怕知道陳汐不單單是為了自己,可她心中依舊充滿了感激。
  只有經歷過那種極度的絕望和無助后,才會更明白這份情誼的彌足珍貴。
  “陳汐,多謝你。”
  雪妍終于鼓足勇氣,走到陳汐身前,將手中捧著的一杯酒一飲而盡,瑩潤嫵媚之極的面孔也不知是被酒意熏的,還是被緊張刺激的,在這如水的夜色中顯得格外嬌艷和醉人。
  喝完,她便一溜煙逃掉了,像個羞澀的少女。
  陳汐啞然,但還是飲盡了杯中酒,旋即他扭頭一瞥阿秀,故作漫不經心道:“以你的能耐,應該不懼怕那些仙界來人吧?”
  他可是清楚記得,在去符界的路上,離央師姐曾說過,眼前這個喜歡穿青裙、笑起來眼睛彎彎如月亮,身上總是裝著仿佛永遠吃不完的奇珍異果的少女,乃是來自軒轅家族的一名子弟,并且還是那種身份頗為尊貴的那種。
  并且在符界時,那聞人夜也正因為和軒轅家某一位弟子有著一紙婚約,方才備受南秀沖、楚瀟等人的尊重。
  所以在陳汐看來,以阿秀的能耐,絕對足以解決那梅青元等紈绔了,可偏偏她卻沒有這么做,這可有些奇怪了。
  阿秀懷中抱著白魁,在幫小家伙梳理毛發,清美的小臉上盡是開心的笑容,聞言隨口答道:“嗯啊,我倒是的確不怕他們,不過看在你長輩的面子上,總不能暴打他們一頓,多難堪啊,我想了想,反正沒什么損失,就沒跟他們計較。”
  說著,她突然揚起小臉,眨了眨亮晶晶的眼睛,興奮說道:“喂,既然你回來了,你說我現在去揍他們一頓好不好?”
  陳汐一臉無奈,糾正道“說多少次了,不要叫我喂!”
  阿秀嘻嘻一笑,渾不在意,只是若有所思地瞥了一眼陳汐另一側的梁冰,悄聲嘀咕道:“那個姐姐是被你拐跑回來的?”
  提起拐跑二字,陳汐就想起了離央,想起了她離開時開的那個玩笑,又想起了之前梁冰曾說她曾修煉過一部名為元魄冥神術的功法,能夠輕而易舉探知別人的傳音……他的臉色頓時一僵,忍不住瞥了一眼梁冰。
  果然就看見,對方那冰冷而美艷的臉色也是一僵,顯然,她和自己一樣,因為“拐跑”二字,想起了一些什么。
  陳汐心中不禁有些尷尬,嘴上卻沒好氣呵斥阿秀道:“若說騙,我看你才是個騙子,我問你,你是不是姓軒轅?”
  阿秀一點被揭穿的反應都沒有,很隨意說道:“是啊,不過我可從沒騙過你,因為你從沒問過我嘛。”
  陳汐一怔,仔細一想,自己好像的確沒問過這個問題。
  “軒轅?”一旁,梁冰霍然抬頭,眸光猶若一對冷電似的,落在阿秀身上,似乎有些驚異。
  而阿秀則早已低頭去逗弄白魁了,似渾然沒有注意到梁冰的目光。
  陳汐很清楚,梁冰也應該通過軒轅二字,認出了阿秀的身份,只不過他并未多說,因為他也不清楚阿秀是怎么跑到自己身邊的……
  接下來,陳汐和大師兄火莫勒等人、以及蒙維、莫婭皆都一一聊了聊,知道他們這一年中除了修煉,便是在日夜操練九幽部落的那些少年們,心中頓時安心不少。
  談話中,蒙維突然道:“養兵千日,用兵一時,我族這些兒郎皆已褪去稚嫩之氣,不過實戰經驗卻極為匱乏,如今天下大亂,域外異族頻頻出沒,趁此時機,我和莫婭幾經考慮,最終還是打算帶他們去外界歷練一番。”
  陳汐怔了怔,沉吟道:“暫時緩一緩吧,等我渡劫成功,咱們一起上路,前往紫荊白家,路途上盡可以讓紫電營和青霜營的小家伙們磨礪一番。”
  蒙維點頭:“也好。”
  莫婭卻是驚訝道:“你要晉級地仙之境了嗎?”
  陳汐含笑道:“嗯,不出兩個月,差不多就要迎來青罡雷劫了。”
  “那可要好好準備一番,我聽聞修士渡劫地仙之境,極其危險,往往需要諸多師門長輩在一旁護法,若無充足準備,只怕會有性命之憂啊。”莫婭認真說道。
  “不錯,陳汐兄弟,這兩個月你就靜心準備,務必要一鼓作氣,沖入地仙之境。”蒙維爽朗笑道:“以你的資質,絕對可以輕松晉級的。”
  “謀事在人,成事在天,為了跨過這一道坎,我已苦準備許久,剩下的,就看天公作美不作美了。”
  陳汐背負雙手,遙遙望著頭頂蒼穹,灑然笑道,清俊的面容上盡是憧憬和自信之色,自己,的確已準備了許久,只爭朝夕!
  ……
  深夜,眾人散去。
  陳汐將沈言喚在了身邊,看著這個臉膛黝黑,質樸而倔強的少年,他心中也是感慨良多。
  自打在溫侯府收取沈言為徒,如今已是過去了一年多的時間,很難想象,他一個才先天境界的少年,又是如何跋涉千萬里路途安然抵達九華劍派的。
  是一路荊棘,載風雪而來?
  亦或是歷經萬難,步步殺機而至?
  陳汐猜不到,但卻極為清楚,當年自己為沈言準備的這一場考驗時,也曾沉吟許久,因為從溫侯府到達九華劍派的路途中,充斥著諸多兇險的山脈、河流、以及一些兇惡之地,想要安然穿梭而過,非擁有大智慧大毅力者根本辦不到。
  當然,前提是不借助外人幫助。
  為此,陳汐更是將那一枚“宙光無極仙符”都交給了沈言,為的就是在他遭受致命危機時,能夠藉此逃脫一命。
  不過很顯然,沈言并未用上,因為他已親手將仙符交給了陳汐。
  這讓陳汐心中又是一陣感慨,換做其他人,別說是一名紫府修士,就連冥化境修士,只怕也經不起一枚宙光無極仙符的誘惑,私吞藏起來簡直就是可以預料的。
  沈言沒有這么做,也不知是不知道這枚仙符的價值,還是憑借自己的毅力拒絕了這種誘惑。
  陳汐猜不到,但這一切都早已能夠證明沈言的優秀,哪怕他的資質很尋常,天賦也很普通,可在陳汐眼中,這樣一個少年,才適合做自己的親傳弟子。
  因為,他具備了一顆屬于強者的心!
  當夜,陳汐傳授了沈言很多,皆都是《大羅真解》中的妙諦,而沈言也聽得很認真,一絲不茍,哪怕一時不能理解,他也默默強記在心中,那份對自己道途的執著和虔誠,令得陳汐都心生贊賞不已。
  不知不覺,天已破曉。
  陳汐起身,吩咐沈言先行參悟修煉,而后走出門,將一枚玉簡交給了梁冰,其中記錄著功德無量身的修煉之法。
  “不再多呆幾天?”陳汐笑問。
  “等三界大亂什么時候結束,我再來叨擾你也不遲。”梁冰凝視著陳汐,認真答道:“不過到那時,咱們只怕會是在仙界相見了。”
  “仙界?”
  陳汐沉思片刻,也不知想起了什么,目光遙遙眺望遠處蒼穹,喃喃說道:“咱們一定會在仙界見面的……”
  言者無心,聽者有意,梁冰頓時再次想歪,美艷脫俗的容顏上不經意掠過一抹羞惱之色,狠狠剜了陳汐一眼,便扭頭便走。
  “再見!”
  “再見不用握手告別嗎?”
  “……,等下次重逢吧!”
  那嗒嗒嗒的清脆腳步聲,在清晨的霧靄中如叮咚泉水般響起,裊裊繞繞,渺渺沓沓,很快就消失不見。
  ——
  ps:又解決了一個第四更!還剩下2個四更,這一章平淡且美好地過渡一下,另外繼續呼喚月票啊!發現不在章節末尾呼喚月票,大家投票的積極性都不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