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871 自裁謝罪

風云動,隆隆呼嘯于天地。
  西華峰之巔。
  掌教溫華庭眾人的目光皆都望向蒼穹,神色嚴峻,那蒼穹中,狂風大作,云浪滾動,呼嘯而過的風,吹得他們衣衫獵獵。
  一眾弟子,甫一抵達西華峰,便被宗門長輩安置在峰下,此時也都睜大眼睛,仰望蒼穹,神色中帶著一抹無限憧憬。
  地仙之劫!
  這對任何一名修士而言,都有著莫大的吸引力,只要度過,就能平步青云,蛻去凡胎,一躍成為“仙”之流。
  雖然不比真正的天仙,可已經和世間億萬修者不同!
  今日,天穹突生異象,眾人皆都清楚,那是西華峰的陳汐長老要迎來地仙之劫了,沒有人會錯過這一幕,皆都紛至沓來。
  這既是一種觀禮,更是一種難得的觀摩機會,誰又能錯過?
  而掌教溫華庭等一眾九華劍派高層聯袂抵達于此,則是為陳汐護法而來。
  像陳汐這般蓋世天驕般的杰出弟子,于今朝迎來天之劫難,根本容不得大意,因為他們都是過來人,極為清楚,天賦越是超絕,越是會遭到上蒼的妒忌,所承受的天劫之力就越是恐怖。
  故此,他們已經做好全力為陳汐護法的準備,絕對不容忍出現一絲的差池!
  “陳汐真是如此說的?”掌教溫華庭眉頭一皺,望向了沈言。
  “啟稟師伯祖,師尊在閉關前,的確是如此交代的,說是區區天劫,不值得興師動眾,勞煩諸位長輩大駕,他一人足以應對。”沈言躬身回答。
  區區天劫?
  聞言,溫華庭和烈鵬皆都苦笑不已,這口氣可未免太大了,不了解陳汐的人,只怕會罵他狂妄。
  “既然如此,掌教師兄,我等還布陣嗎?”一名長老眉頭一皺,開口問道。
  “還是布下吧,年輕人一路修行至今,雖說天賦驚艷卓絕,戰力天下無雙,可終究修行日短,不懂得這青罡雷劫之恐怖,我等身為師門長輩,理應多準備一些手段,以免出現什么紕漏了。”另一名長老沉吟開口道。
  “我看倒不必如此麻煩,想當年卿秀衣一夜渡劫九重天,何等耀眼無雙!在我看來,陳汐無論天賦、戰力、還是其他方面,皆都比之卿秀衣還盛,區區地仙第一重雷劫而已,又怎可能阻擋得了他的步伐?”
  “嗯,這倒也是,不過還是略有準備為好,見機行事,畢竟那可是天劫,無法揣度,還是穩妥起見為好。”
  一眾長老皆都紛紛開口議論起來。
  就在此時,掌教溫華庭神色微變,目光如電,倏然掃向蒼穹。
  其他長老也都察覺到什么,聲音戛然而止,目光也都齊齊望向了蒼穹。
  昊日當空,蒼穹碧藍,然而令人駭然的是,那湛藍如洗的晴空上,邊緣是一層正滾滾凝聚成形的漆黑劫云,而在中央,則布滿了無數星辰!
  一顆顆星辰,如寶石般綴滿晴朗的天空,有一種驚心動魄的美麗。
  然而這一幕卻令所有人神色驟變。
  “白日星現!”溫華庭喃喃,聲音中帶著一抹無法掩飾的震驚。
  “這是異端出現的征兆,為天道所不容,此征兆一出,就預示著裁決神雷要降臨世間了!”烈鵬語音有些顫抖。
  “這等異象,數萬年也不見得出現一次,只在太古諸神征戰的時期,連續出現過數次,誅殺了數尊逆天而行的大能者,可如今竟又出現,難道又有逆天而行的異端出世嗎?”
  饒是這些九華劍派的高層皆都是一方大人物,可看到眼前這般詭異的一幕,依舊忍不住心中發寒。
  阿秀青裙搖曳,烏黑及腰的長發在風中飛舞,一對眸子卻是凝視蒼穹之上,唇中喃喃:“果然如此,小六叔果然沒騙人……”
  “什么!白日星現!?”魚鐘霞沖出房間,當望見那蒼穹上一幕,不由失聲驚呼。
  這一聲一下子驚醒了房中養傷的梅落霄,后者也是面色一緊,驚疑不定道:“白日星現?在這三界動蕩之際,突然出現這一異象,難道預兆著什么嗎?”
  整個玄寰域,無數高手紛紛被驚動,諸多隱世不出的老古董,都霍然從閉關中睜開眼睛,遙望蒼穹。
  這一剎那,世間大多修者都停下了手中動作,所有的目光都齊齊匯聚到了那頭頂蒼穹之上,驚疑不定。
  紫荊白家。
  家主白驚辰哧溜一聲將碗中面條吞干凈,發出一聲滿足的飽嗝,這才乜斜著眼睛,朝蒼穹發出一聲冷笑,唇中輕輕吐出幾個字:“賊心不死!”
  旋即他揮了揮手,招來一名弟子,道:“以大挪移陣發一道消息,讓我那妹子趕緊回來!要快!”
  ……
  白日星現只出現了一剎那,猶如驚鴻一瞥般,映現在玄寰域整個蒼穹之上,旋即便消失不見,再也尋覓不到一絲蹤跡。
  怎么消失了?
  全天下人驚疑不定。
  天道降臨如此異象,也就意味著,有一個逆天而行的異端出現,被天道所察覺,即將降臨裁決神雷,將其擊斃。
  可如今,僅僅出現一剎那,這一股異象就消失不見,莫非意味著那一個異端已被抹除了?
  沒有人猜測的到,皆都是一頭霧水。
  西華峰上。
  此時,眾人也從震驚中清醒過來,皆都猶有余悸。
  “哈,白日星現之時,恰好是陳汐渡劫之日,這可真是太巧了……”烈鵬大笑出聲,試圖緩和一下氣氛。
  不過話一出口,他便猛地察覺,四周眾人的神色皆都有些怪異,連掌教溫華庭也不例外。
  “莫非你們以為陳汐和剛才那一幕……”烈鵬心中一驚,猶疑道,但旋即他就緊緊閉上嘴巴。
  這未免太過駭人聽聞,陳汐怎么可能會和白日星現沾上關系?
  巧合!
  一定是巧合!
  烈鵬搖了搖頭,心中起伏不定。
  “諸位不用過多猜測,如果陳汐是異端,天道早已降下裁決神雷,此時的他萬萬無法存活了,而這一切都沒發生,很顯然陳汐并不是。”
  沉默許久,掌教溫華庭這才緩緩開口說道。
  眾人聞言,略一思忖,神色皆都一陣輕松,是啊,百日星現這詭秘異象僅僅出現一剎那而已,又無降下裁決神雷,怎么可能和陳汐有關?
  轟隆隆!
  就在此時,蒼穹上,驀地傳來一陣滾滾如驚濤駭浪的雷震之音,響徹十萬里山河,
  一時之間,整個天地之間,狂風呼嘯肆虐,飛沙走石,電閃雷鳴,九華山脈中的妖禽妖獸都驚得簌簌發抖,匍匐于地。
  漆黑的劫云,像潑墨的汁水將西華峰之上的蒼穹徹底遮蓋,變得漆黑無比,厚厚的劫云彌散出一股恐怖無比的天威氣息,壓抑得人們呼吸都是一窒。
  噼里啪啦!
  一道道銀色狹長電弧閃爍在劫云中,猶若銀色的狂蛇亂舞,更像雷神手中的鞭子在狠狠抽打人間,聲勢駭人恐怖到了極致。
  西華峰上,一眾弟子駭然,紛紛躲避在安全的區域。
  就連溫華庭等一眾九華劍派高層,神色也都變得凝重,嚴陣以待。
  無論身為修者,還是地仙,在面對這來自天道的劫數時,從心靈上都會遭受到一股無與倫比的壓力,若是被其劫雷波及,那后果絕對不堪設想!
  嗖!
  便在這緊張壓抑無比的氣氛中,一抹金燦燦的萬丈長虹,倏然從西華峰洗劍池之畔升起,貫沖蒼穹。
  就像一道鋪砌在人間和上蒼之間的一條金色大道,在那漆黑劫云中,綻放出熾盛而輝煌的光澤,醒目之極。
  與此同時,一道峻拔的身影,腳踏金色長虹,倏然抵達半空中,他衣衫獵獵,長發飛揚,腰脊筆直如劍如槍,腰畔懸著一個青皮酒葫蘆,負手立在半空中,整個人彌散出一股返璞歸真,飄然出塵的氣度。
  陳汐!
  眾人一眼就看出,那一道灑然不羈,神態輕松的背影正是陳汐。
  不過令人們萬萬沒想到的是,面對那頭頂蒼穹之上正在瘋狂蓄勢的雷劫,陳汐竟似是沒有一點的緊張,儀態悠閑,輕松的猶若在自家后花園散步一般。
  光是這一份寵辱不驚,巋然不動的氣度,都令九華劍派上下一眾弟子都是心折不已。
  轟隆隆!
  蒼穹上,雷聲如神靈在咆哮,滾滾漆黑劫云轟隆隆充斥匯聚,顏色竟一點點變得深沉,泛起一抹暗青之色。
  甚至,那在劫云中翻滾不休的雷暴、電弧、也都化作了淡淡的青色,炫亮刺目,彌散出可怕無比的劫難氣息。
  青罡雷劫!
  晉級地仙之際的第一重雷劫。
  所謂大道青天,扶搖直上,渡過此劫,修士就如同平步青云,能夠蛻化為地仙之軀!
  喀嚓!
  當蒼穹中那滾滾的劫云匯聚到極致時,驀地響徹一聲恐怖無比的雷鳴,震蕩九天十地,響徹八荒六合,驚得西華峰眾人耳膜都快炸裂,心神都產生一抹顫粟驚悸。
  與此同時,一道鋒利、粗大、呈現樹枝狀的青色雷霆狠狠撕裂劫云,轟涌而下,將整個天地都渲染成刺目的青色。
  轟!
  第一道青罡劫雷,猶若來自天道中的一道神鏈,朝當空而立的陳汐劈打而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