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4)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4)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4)     

神箓873 兩尊天仙

這一按之力如此巨大,湮滅之光璀璨,結成封印,震得梅青元身上的防御轟然崩開,臉色都猙獰起來,忍不住連連咆哮。
  但是任憑他如何掙扎,皆都無濟于事,膝蓋被壓迫的一下斷裂,直接就在陳汐面前跪了下去!
  “跪下了!”
  “陳汐他……太強橫了!”
  “這梅青元自持仙界大人物后裔,不可一世,囂張跋扈,如今卻被鎮壓下跪,而且是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就是回到仙界,他再也抬不起頭來了。”
  “哈哈,痛快!他以為在人間界就可以無法無天了,可在陳汐面前,依舊不堪一擊,也讓他好好清醒清醒,無論做人做仙,還是低調些為好。”
  大殿門外徹底沸騰,一眾核心種子弟子看到陳汐把梅青元壓迫的跪下,一個個又是震驚,又是痛快。
  掌教溫華庭和烈鵬長老也是倒吸一口涼氣,有些不敢相信。
  “孽障!”
  梅青元目眥欲裂,快要發瘋,無邊的恥辱從內心深處涌了出來,一張俊臉憋得紫紅,嘶聲咆哮道:“陳汐,你完了!你徹底完了!從此以后,你就是我梅青元最大的敵人,這世上沒人能救得了你!沒有!”
  陳汐皺眉,眸中泛起一抹殺機,若是在符界,他完全可以放開手腳,殺了這混賬,但回到宗門之后,卻不得不考慮太多東西,反而有些束手束腳。
  他不喜歡這種感覺。
  甚至有那么一刻,他都像不顧一切,將這些混賬全部給抹除了。畢竟,正是因為這些家伙,令自己這個九華劍派的長老反而成了敵人,更是波及牽連到整個西華峰眾人身上,這已經觸犯了陳汐的逆鱗。
  “哈哈,怎么了,小雜碎,有種你殺了我,來啊!”梅青元眼神怨毒,臉色扭曲,瘋狂尖叫起來。
  他已經決定,等自己脫身,一定找機會將眼前這小螻蟻抽筋扒皮,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將今日所授一切恥辱都千倍萬倍的奉還!
  啪!
  陳汐毫不遲疑,一巴掌就抽在他的臉上,打得他口鼻噴血,淡淡道:“想死?哪有那么容易。”
  “你你你……老子要殺了你!殺了你!”梅青元恨得牙齒都快咬碎,瘋狂竭力掙扎,但在陳汐的絕對壓制下,最終也是徒勞。
  啪!
  又是一記響亮的耳光。
  “你什么你,強搶我的人,誰給你的狗膽?”陳汐神色平靜,手勁卻頗大,抽得梅青元一張臉都紅腫如豬頭般,發出殺豬般的尖叫。
  見到這一幕,連掌教溫華庭都有些不忍看下去了,他忍不住道:“陳汐,見好就收為妥。”言外之意就是,這小子背后有人,徹底得罪了,于己不利。
  “見好就收?沒門!”
  梅青元聞言,跋扈的氣焰又涌上心頭,尖聲叫道:“還有你,溫老兒!縱容門下弟子欺辱于本公子,簡直罪該萬死!現在,本公子最后給你一個機會,將陳汐擒下,本公子可以既往不咎!若不然,你就等著為今日一切贖罪吧!”
  啪!
  陳汐又是一巴掌抽在他臉上,牙齒混雜著鮮血噴了一地,腦袋嗡嗡直響,眼前直冒金星。
  見這混賬終于認清局勢,乖乖閉嘴,陳汐這才抬眼看向溫華庭,道:“掌教師伯,此事由弟子一人承擔就足夠,您不用再過多為弟子費心。”
  “胡鬧!”
  溫華庭臉色終于變得嚴峻起來,厲聲呵斥道:“記住!就是將天都捅破,你還是九華劍派的弟子,我這個做長輩的,又怎可能袖手旁觀!”
  說到這,他整個人都散發出一股巍峨睥睨之色,不再隱忍,不再猶豫,不再患得患失,充滿一方主宰的威儀。
  “還記得你第一次進入宗門時,我說的話嗎?咱們九華劍派以劍立派,講究的就是劍心如一,銳意進取,若失了這份銳氣,若連一個弟子都照顧不到,這掌教——不當也罷!”
  溫華庭負手而立,他身姿高大,眸光如電,有一種氣吞山河的威勢。
  此話一出,全場皆驚!
  包括大殿外的那些弟子在內,所有看向溫華庭的目光都變得不同,變得振奮敬慕,更有一股凝聚力在心頭激蕩。
  士為知己者死。
  一個宗派,想要屹立不倒,內外經營得如同鐵桶一般,首先就要有擔當,有擔當才能擁有凝聚力!
  眼下溫華庭的一席氣魄十足的話,無疑達到了這種效果。
  “哼!華庭,為了一名無足輕重的弟子,就說出如此莽撞的話,成何體統!?”
  然而就在此時,一道冷哼聲驀地從大殿外傳來,若驚雷乍現般,隆隆震蕩在眾人耳畔,令得所有人都臉色一變。
  伴隨聲音,三道偉岸的身影猶若瞬移般,憑空顯現在大殿之中,一個個周身法則繚繞,氣息如淵如海,宛如一輪輪烈日般,神威無雙。
  這是一位老者和兩名中年男女,甫一出現大殿中,單單是他們身上釋放的氣息,都令得虛空都嗡嗡哀鳴起來,像是在匍匐恭迎一群王者駕臨。
  剛才說話的是那名道袍老者,面容清瘦,頜下一縷柳須,眸光深邃無垠。
  看見他,掌教溫華庭深吸一口氣,和烈鵬長老一起躬身道:“飛靈師伯!”顯然,此人就是九華三圣之一的飛靈了!
  “不好,是那兩尊仙界來的大人物!”
  與此同時,陳汐耳畔中突然傳來烈鵬長老的傳音,聲音中帶著一抹焦急:“陳汐,那一名中年名叫梅落霄,女子名叫魚鐘霞,皆是來自仙界的大人物,天仙之尊,高高在上。尤其是那梅落霄,乃是梅青元的四叔祖,你務必要隱忍,其他的事情交由我和掌教處置。”
  陳汐眼眸一瞇,抬眼掃視了過去,就見那梅落霄一襲青衫,面容儒雅,猶若一名文士書生一般,但目光卻是森寒如電,泛著令人心悸的光澤。
  而那魚鐘霞則是一名云鬢盤髻的美婦人,身穿紫色霓裳,氣度雍容華貴,自有一股俯視眾生的氣度。
  “怪不得梅青元這些混賬敢如此猖獗,原來所依仗的便是他們這兩尊天仙人物……”陳汐心中冷笑不已。
  他在心中暗暗把此兩人和冰釋天對比了一下,哪怕不愿意承認,也不得不說,這梅落霄和魚鐘霞的氣勢雖強,可總給陳汐一種無法和冰釋天相比的感覺。
  要知道,在人間界的冰釋天,僅僅只是一尊分身而已,光是如此,氣勢都能比得過兩尊真正的天仙,這讓陳汐不得不懷疑,冰釋天的本尊修為,究竟又該有何等強大?
  當然,這僅僅只是從表面的氣勢上判斷,至于他們實力究竟如何,以陳汐如今的修為也是無法揣度。
  “四叔祖!救我!”
  而當飛靈祖師帶著梅落霄和魚鐘霞抵達大殿時,驀地,那跪在地上的梅青元發出一聲凄厲大叫。
  原本,那梅落霄和魚鐘霞抵達時,一瞬就將大殿中的一切看在眼中,尤其當看清楚那地上橫七豎八躺著的,居然是跟隨自己一起下界的弟子時,臉色都變得陰沉起來。
  此時再見到跪倒在地,鼻青臉腫如豬頭般的梅青元大聲呼救,兩人的臉色已是陰沉的快淌出水來,一對眼眸中盡是冷冽森然之色。
  “青元,站起來,告訴我究竟發生了何事!”梅落霄沉聲道,聲音平靜中透著一股毫不掩飾的怒意。
  其實他根本就不用問,一眼就看出是誰干的了,只不過他需要一個理由來發泄心中的怒火罷了。
  尤為重要的是,他其實也有些不敢相信,一個小東西,怎么可能做到這一步。
  “四叔祖!是他,就是他,以下犯上,目空一切,還將高師弟他們全都擊昏,手段卑劣,態度猖獗之極!您可一定要替大家做主啊!”
  自打梅落霄二人進入大殿中,那梅青元就精神一振,不過心中雖亢奮,嘴上卻委屈得像個怨婦般,怨毒地盯著陳汐,咬牙切齒說道。
  說話時,他掙扎著就想要站起來,回到自家四叔祖身邊。
  砰!
  然而就在此時,一個大耳光又狠狠抽在他臉上,打得他脖頸都差點斷裂,嘴中發出一聲凄厲的哀嚎聲,重新跪倒在地上。
  這一巴掌實在太狠,也太快,更出乎了在場所有人的意料。
  不止是那梅落霄魚鐘霞沒想到陳汐敢在自己眼皮底下動手,就連飛靈祖師掌教溫華庭烈鵬長老等人都沒有想到,陳汐在此時此刻居然會這么做。
  一下子,溫華庭和烈鵬心中就叫苦不迭,陳汐這么做,無疑就是把他自己往火堆里推啊,這讓他們還如何去挽救?
  氣氛變得死寂起來,只有那梅青元的哀嚎痛呼聲響徹,刺激得梅落霄的唇角都禁不住狠狠抽搐起來。
  “梅道友……”飛靈老祖眉頭一皺,有些不悅地瞥了陳汐一眼,這才開口說道。
  “不用多說。”
  然而不等他多說,就被梅落霄一揮手打斷,他眼眸冰冷如刀,在溫華庭烈鵬等人掃視了一圈,最終落在陳汐身上,道:“今天,我要帶走此子,爾等可有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