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875 大亂征兆

域外戰場。
  這是一片廣袤的空間,開辟于三界和域外之間的一處混亂地帶,規模浩大,堪比一個大世界!
  這里沒有白天,沒有夜晚,常年都是灰濛濛的,陰沉暗啞,呼嘯著凜冽的風,黃沙漫卷,荒蕪不堪。
  那地面上到處可見森森白骨,破損的兵器、殘缺的戰甲,以及各種稀奇古怪銹跡斑駁的法寶碎片。
  一股股戰爭之氣、殺伐之氣、慘烈血腥之氣充斥在這片天地的每一寸空氣中,給人以無比壓抑的感覺。
  嗚嗚~~嗚嗚~~
  蒼涼的號角聲響起,震蕩八方,很快,一行行矯健的身影如潮水般從前線退下,返回營地中,一屁股坐在地上,開始休整。
  “這次殺了多少個?”
  “唉,別提了,只有十六個,他媽的,那些域外異族太窩囊,搞得老子想多殺幾個都找不到對手,對了,你呢,殺了多少?”
  “嘿嘿,沒多少,只比你多了十七八個而已。”
  “滾你姥姥的腿,別在老子面前裝,老子還不知道你有多大能耐?”
  很快,偌大的營地上響起一陣陣豪邁的談笑聲,對這些紫荊白家的戰士而言,在域外戰場和異族廝殺早已成為司空見慣的事情,每天所談論的話題也都和殺敵有關。
  因為在這里,除了戰斗和廝殺,真的沒有其他樂趣可言了。
  白婉晴一襲猩紅披風,長發盤髻腦后,盤膝坐在中軍大營的案牘后方,身姿筆直,透著一股干練沉凝的氣質。
  聽著營地中響起的豪邁笑聲,她心中卻是輕輕一嘆,她知道,隨著時間推移,這些從前線戰場返回的戰士只會越來越少。
  畢竟,這里是無情的戰場,充斥血腥和殺戮,時時刻刻都在上演著死亡的悲歌。
  但旋即,她的心已恢復平靜。
  紫荊白家從太古傳承至今,族中兒郎一個個猶若英豪,頂天立地,勇猛過人,每一個人的身軀中,天生就流淌著好戰的血液,以戰之名,行殺伐之事,因而顯得格外霸道和兇殘。
  或許也正因如此,戰斗對每個紫荊白家的族人而言,仿似成了一種宿命般的存在,以戰為名,以戰為命,以戰為歸宿……
  死亡不可怕!
  可怕的是失去了心中的戰魂!
  若無戰,不如死。
  這是烙印在每個紫荊白家族人血脈中的執念,白婉晴很清楚,哪怕整個營地全部戰死,族中眾人也不會為之悲戚。
  他們只會以手中的攥著的力量,以心中不屈燃燒的戰魂,前赴后繼地去為逝去的袍澤復仇!
  這便是紫荊白家,一個在玄寰域令所有勢力都頭疼不已的恐怖存在。
  “小姐,族長傳來消息了!”
  便在此時,一名高大清瘦的老者,走進了軍帳中,驚醒了正在沉思的白婉晴。
  “哦?我大哥怎么說?”白婉晴一瞬間,就恢復了那一副干練沉凝的氣質。
  老者含笑道:“族長答應,讓小姐回去了。”
  如果陳汐在此,便可以認出,這老者正是白藤,當年以一己之力,誅滅了南疆龍淵城十大宗派之一的星羅宮,威勢滔天。
  “回去?”白婉晴怔了怔,旋即挑了挑眉頭,訝然道:“左丘氏那些蠢貨都離開了?”
  白藤搖頭:“這個倒是不清楚。”
  說到這,他不禁嘆息道:“這些年委屈小姐了,若非左丘氏那些人,小姐也不至于逼迫來到這域外戰場上吃苦受罪。”
  白婉晴搖頭道:“吃苦倒是談不上,只是有些擔心陳汐這小家伙罷了,當年他母親離開時,我曾答應好好照顧于他,可如今,明知道他就在玄寰域中,我卻是無力幫助到他,心中一直頗為愧疚。”
  提及陳汐,白藤眼眸中不由泛起一抹異色,將手中訊簡遞了過去,道:“小姐,你先看看吧。”
  白婉晴打開一眼,眉頭不由一擰,星眸中不可抑制地泛起一抹厭憎慍怒之色,“白日星現?這是要趕盡殺絕了?”
  啪!
  下一刻,她已是將手中訊簡抓碎齏粉,站起身來,冷冷道:“看來那些左丘氏的混賬的確是離開了。”
  白藤道:“小姐,那白日星現的異象只不過出現一瞬罷了,那個小家伙應該無事才對。”
  “我擔心的是左丘雪。”
  白婉晴深吸一口氣,卻無法抑制住心中的煩躁,說道,“尤為關鍵的是,陳靈鈞此時也應該進入仙界了,白日星現一出,行蹤必然暴露,他們兩人的處境只怕都會變得不妙起來。”
  “那……小姐打算如何做?”白藤猶疑道。
  “我一個弱女子,連仙界都進不得,還能如何做?”白婉晴自嘲一笑,旋即眼眸中閃過一抹堅定,道:“先回去吧,有些事情,也該讓陳汐知道了。”
  說到這,她突然問道:“對了,兮兮還好嗎?”
  “兮兮很乖,只不過整天嚷嚷著要回松煙城,家主也拿她沒辦法,只能見到她就躲著走了。”白藤笑道,眼眸中泛起一抹濃濃的溺愛。
  “松煙城?”白婉晴怔了怔,唇邊泛起一抹復雜之色。
  ……
  九華劍派。
  鎮靈大殿。
  如同往常一樣,大殿前早已排了一條長長的隊伍,有真傳弟子,同樣也有核心種子弟子,黑壓壓一片,將鎮靈大殿前堵得水泄不通。
  他們來此,皆都是要前往血魂劍洞內試煉。
  嘩啦!
  就在此時,虛空一陣翻滾,旋即從中走出一道峻拔的身影來,還未等眾人看清其模樣,身影一閃,他人已進入到鎮靈大殿中。
  “咦!那好像是……”
  “陳汐長老!我記得他。”
  “空間瞬移啊,如今距離陳汐長老晉級地仙境才過去半個月時間吧,這么快就領悟了瞬移之妙諦,這份資質,我輩何時能夠企及?”
  “企及?哼,你這輩子也甭想了,你沒看陳汐長老剛一出關,就來到這鎮靈大殿了嗎?他肯定是要進入血魂劍洞,再度磨礪自己的修為!”
  “唉,天賦如此超絕,修煉還如此刻苦,著實令我輩汗顏啊。”
  “這就叫不怕別人比你天賦更高,就怕別人比你天賦更高,還比你更刻苦,更努力!不過話說回來,和陳汐長老一比,我整個人都不好了,心中很灰暗啊……”
  見到那一道驚鴻一瞥似的峻拔身影,現場頓時一片嘩然躁動,議論紛紛,每個弟子臉上都露出發自肺腑的崇慕敬服之色。
  不過,這一切陳汐都沒有見到。
  此時,他已從夏芒長老那邊領取了一塊傳送玉符,抬腳進入了血魂劍洞。
  嗖!
  第一層。
  第三十九層。
  第五十五層。
  ……
  幾個閃爍,陳汐已抵達劍洞第六十層中。
  轟隆隆!
  狂暴的閃電在肆虐,猶若一道道粗大如水桶的銀蛇在狂舞咆哮,整片天地,都被雷電充斥,強烈猶若實質的毀滅氣息,彌漫在每一寸空間。
  雷電禁域!
  上次抵達此地時,陳汐剛將劍道臻至“一劍生萬法”的地步,即便如此,行走在那雷電禁域中,依舊感到有些吃力。
  而如今,他渾身仙罡流轉,壓力雖在,卻已再感受不到那種吃力的感覺。
  “若非上次逃得快,差點就被擊殺于其中,現如今,也不知那神秘的恐怖人物還在不在了……”
  幾個閃身,陳汐穿過重重雷電禁域,抵達一片雷暴形成的瀑布前,那瀑布下方,匯聚成了一個充斥無盡電芒的雷池,翻滾不休,滲人之極。
  雷池下方,便是那一座古老的殺陣,上方的雷霆轟擊而下,就會被這座殺陣順勢引導,涌入大陣的各個角落,化作最狂暴的力量運轉在大陣核心。
  “不管如何,再去試探一番也好,以我如今的實力,即便打不過對方,逃跑應該也不成問題的。”
  略一沉吟,陳汐當即作出決定,輕車熟路地閃身進入雷池下方,沿著那古老的大陣,朝深處行去。
  這座古老的殺陣浩大之極,深邃仿若無邊。
  上次來此時,陳汐每走百丈距離,必定要駐足片刻,因為這座大陣太過繁復,可謂是步步殺機,他不得不花費時間去推演新的路徑,以確保自己的安全。
  這種感覺,就像走進一座迷宮,每走一段路徑,就要標注一個記號,否則注定就會迷路一般。
  但如今則不同,陳汐識海中的仙念擴散而出,一瞬就窺破了其中諸般玄妙,行走其中,猶若閑庭信步般輕松自如。
  隨著深入,漸漸地,雷霆轟鳴之聲消失不見,四周開始變得寂靜起來,鴉雀無聲。
  氣氛很詭異,陳汐心中再次出現了那一種正在一步步走向險惡深淵的悸動感覺,就仿佛在這古老殺陣的最深處,有著什么兇險正在等待自己一樣。
  不過令他疑惑的是,一直抵達大陣深處,卻并未察覺到那一位神秘恐怖人物的氣息,甚至一路上,他連一塊混沌母晶都沒尋找到!
  要知道上次危險歸危險,可依舊讓他僥幸獲得了三塊混沌母晶,一個個都如鋒利劍刃般,價值無量,足以令仙人都垂涎不已!
  難道那人已經離開了?
  陳汐止步,仙念仔細探尋四周,沉吟不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