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877 萬事俱備

黑衣血發少年突然出手,五指猶若五柄凌厲無匹的劍刃,鋒芒畢露,繚繞縷縷漆黑冷厲、陰邪的氣息,一抓而下,仿似來自地獄的鉤鐮,欲要擇人而噬,聲勢可怖到了極致。
  別說陳汐現如今被禁錮,身軀動彈不得,就是恢復如初,也根本難以與之抗衡!
  原因很簡單,這一抓之力,簡直和玄仙級的梁冰所展現的威能都沒什么區別,甚至還要更為恐怖。
  陳汐的眼瞳倏然一縮,不過臉龐上卻并沒有露出驚恐之色,反而依舊平靜之極,仿似早已預料到對方會突下狠手一般。
  說時遲那時快,這一切都如同在千分之一剎那完成,那等速度,已無法用人間界的規則去衡量。
  轟!
  眼見陳汐就要被抓死,突然,在其掌心中的那一片金燦燦的蓮瓣上,浮現出一道身影來,后發先至,揮袖就將這一擊輕易震蕩而開。
  兩者碰撞,爆綻出一股恐怖無比的波動,擴散四周,居然將那四周布置著的古老大陣都徹底摧毀。
  與此同時,陳汐只覺渾身一輕,身上籠罩的禁錮之力消失,整個人都倒飛了出去。
  “誰!竟敢驚擾本座殺人?”
  煙塵彌漫,傳出那黑衣血發少年驚怒的暴喝聲。
  “邪蓮,這么多年沒見面,你連我都不認得了么?”一道如鐘磬般清越的聲音響起,竟給人一種如聆聽大道妙音的奇特感覺。
  伴隨聲音,一道頎長的身影分開煙塵,出現在漆黑血發少年面前,他身披青袍,長發垂腰,容顏俊美,眉宇間一片疏朗清寧之色。
  他就像一個謙謙君子,溫潤如玉,有一種潔凈無瑕、淡薄曠達的氣度,令人一望就禁不住心生一抹寧靜平和之意,玄妙之極。
  此人,和黑衣血發少年除了氣質迥然不同外,容貌一模一樣,正是道蓮!
  之前,陳汐之所以沉默片刻,才拿出那一片烙印著《大羅真解》的金色蓮瓣,便是察覺到了道蓮的存在。
  而此時見道蓮終于殺出,他也是隨之松了口氣,旋即心中不由泛起一抹復雜,當年,自己活得這片金色蓮瓣時,竟是自始至終都沒察覺到道蓮的存在。
  若非今日被逼入絕境,且此事因果是由道蓮而起,他只怕一輩子都不知道自己身上,除了小鼎之外,還有一尊如此恐怖的存在。
  “道蓮!居然是你!”
  那黑衣血袍少年看見道蓮,臉色驟然一變,那對妖異而冰冷的瞳孔中不可抑制地涌現出一抹濃濃的怨毒和憤恨。
  就像是世仇宿怨的死敵見面了一般。
  不過,就在他聲音剛落,他人靜一閃,瞬間就憑空蒸發,消失不見,快得猶若一抹夢魘,連人的思維都跟不上其反應!
  “哈哈,來的好,道蓮,本座在第九十九層,有種就放馬過來!”直至此時,空氣中才傳出那黑衣血發少年的聲音,可見其速度有何等之快了。
  “這么多年了,該解決的終究要解決一下,不是嗎?”道蓮負手,喃喃自語,也不知是說給陳汐聽,還是在說給那個早已離開的邪蓮聽的。
  陳汐從這一幕中,隱約感覺,這道蓮和邪蓮之間的關系,似乎并不像仇敵那般簡單,給人的感覺,就好像一對孿生子般,但性格卻是完全不同,且彼此似都恨不得要滅殺對方一般,極其古怪。
  唰!
  不過,還不等陳汐反應過來,就被道蓮袖袍一揮,裹挾著他,瞬息消失在原地。
  ……
  劍洞第九十九層。
  此地空闊無比,到處流淌著沸騰的熾烈熔漿,火苗噴吐,蒸騰起滾滾白色熱浪,燃燒得空氣、虛空都變得扭曲起來。
  而在那猶若熔漿海洋般的中央,盛開著一朵碩大的蓮花,通體赤紅,妖艷無比,噴吐出陰邪暴烈無比的邪惡氣息。
  在這妖異血蓮中央,插著一柄劍,長都有四尺,像一柄短戟般,通體呈現鮮亮的赤紅色,像一汪鮮血在劍身上下流溢一般。
  此劍的劍鍔極為華美,像是一朵層層綻放的蓮花朵倒扣,劍身有一掌寬,劍刃平滑如水,泛著刺目無比的凌厲森寒之氣。
  仔細看去,那血紅的劍身深處,竟烙印著一朵朵古樸盎然的蓮花,每一朵蓮花內,都有著一縷縷瑞霞在飄蕩。
  那一縷縷的瑞霞居然倏爾化作高冠古服的老者誦讀經文,倏爾化作妙齡少女,翩躚起舞,倏爾化作夭矯少年,演繹劍法,千姿百態,動作各異,神異無比。
  熔漿火海、赤色妖蓮、血色長劍、劍身衍化無窮蓮花世界……這一幕幕是如此耀眼,當陳汐甫一抵達于此,就被這一切所震撼。
  尤其是那一柄矗立于赤色妖蓮中央的長劍,當第一眼望過去,陳汐仿佛瞬間就置身在一片浩大血腥的戰場中,諸神怒吼、圣賢悲呼、蒼穹血雨飄搖,大地流血漂櫓,那慘烈無比的血腥氣息,居然差點震潰其道心!
  要知道,他如今的心之秘力,可已臻至心魂境界!世間億萬修者中都難覓其一,可卻僅僅只是望了那血劍一眼,就遭受到這等反噬,可見那血劍威勢是何等滔天了。
  “邪蓮,如你所愿,我來了。”道蓮遙遙望著那熔漿火海中央的那一朵血色妖異蓮花,淡然說道。
  嘩啦!
  一抹漆黑濃煙從那一朵血蓮上彌散,映現出那黑衣血發少年來。
  只不過此時的他,氣息更為強大,周身都洶涌著恐怖的烏黑火焰,熊熊燃燒,猶若沐浴魔火而生的邪惡至尊般,釋放出一種毀世般的暴戾氣息。
  “哈哈哈,我的好兄弟,多少年了,你終于舍得來看我一眼了!”
  邪蓮仰天大笑,血發飛揚,聲音中卻是透著一股濃烈無比的怨毒恨意:“當年,若非你阻撓,我早已將那漫天神佛殺得干干凈凈,哪會落得這般慘地?活生生被囚禁于此無數歲月,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好狠的心啊!”
  好狠的心啊!
  好狠的心啊!
  這句話猶若一道滾滾驚雷,隆隆震蕩在這個劍洞第九十九層,震得陳汐神魂都一陣鼓脹,腦袋嗡鳴,胸中一陣煩躁,氣機都差點紊亂。
  這讓他駭然,就是玄仙級強者,似乎也都沒有如此恐怖的氣勢?
  “我是在救你。”道蓮神色依舊淡然,只不過那一對淡泊深邃的眼眸中,卻是泛起一抹傷感之色,也不知想起了何等往事。
  “救我?”邪蓮又是一陣大笑,血發飛揚,肆意乖張,猶若一尊混世大魔頭般。
  旋即,他倏然止聲,眸光如刀,冰冷盯著道蓮,一字一頓道:“當年,主人掌控大道,登臨太古之巔,只差一步,就能達到傳說中那一步,可最終卻被那諸天神佛狠狠算計了一把,含恨止步,身隕道消。你不知為主人報仇,反而將我囚禁于此,這就叫救我?”
  主人!
  身隕道消!?
  陳汐腦海中驀地就想起來,當年自己參悟大羅真解時,曾目睹了那一株從混沌中蘊生的神蓮,如何根植九幽,上窮九霄的,又是如何斬殺太古九兇,掌控無盡大道的……
  可最終,當那一株混沌神蓮拔地而起,腳踏大道法則,登臨宙宇深處時,卻突然遭受重創,枝葉破損,花瓣齏粉,僅僅只有一片花瓣,化作流虹,穿梭無窮空間,從宙宇中逃脫,垂落在人間,消失不見。
  而當時混沌神蓮滅亡的那一剎那,陳汐分明記得,那宙宇深處悄然睜開了一對眼眸!
  那一對眼眸,開闔在宙宇最深處的黑暗之中,漆黑而深邃,仿似有無盡歲月在其中流逝,一眼過去,滄海桑田,百世沉淪,萬古交替于其中。
  至今想來,陳汐猶自能記得,那一對眼眸何其可怖,仿似一尊威嚴、至高無上,猶若統馭宙宇的君王倏然睜開眼眸,淡漠而冷酷,令人心悸。
  當時他就清楚,混沌神蓮的隕落,一定和那一對眼眸的主人逃不開干系。
  而現在,那邪蓮居然說,它是遭受了諸天神佛的暗算,方才在登臨大道的最后一步時,功敗垂成的,這讓陳汐如何不吃驚?
  那一對眼眸的主人,難道就是那諸天神佛中的一位?
  陳汐心中驚疑不定,愈發感覺,無論是道蓮,亦或者是邪蓮,只怕都是那混沌神蓮的一部分所化,活到如今,足以稱得上是老古董了!
  “你應該知道,即便沒有他們算計,主人也遲早會落得那般下場,否則你以為就憑他們也能害死主人?”
  道蓮皺眉,漠然說道:“當年若非我將你囚禁于此,主人的道統也根本不可能傳承至今,世上也根本沒有九華劍派。”
  “你是在說我的存在,會禍害到主人所留的衣缽?”邪蓮咬牙反問。
  “你覺得呢?”道蓮平靜答道,聲音清越,卻是不起波瀾,“你當年屠戮了不少神佛,主人不在,你覺得能是他們的對手?若非我將你鎮壓于此,你只怕早已成了兵解而亡了。”
  “荒唐!”
  邪蓮暴喝,一臉殺機,邪惡猶如一尊黑暗君王,“我就知道,你已被主人的對手嚇破了膽!和你廢話那么多,根本沒用。既然如此,不如就在今天分出個結果,勝者出,敗者死!如何?”
  ——
  ps:關于混沌神蓮這個線索,看不甚明白的,請翻閱第587章,涉及到主角以后的路的一個后期大坑,嗯,管挖管埋,放心隨便跳。
  另外,月票第11名了,距離第十名不遠,求兄弟們火力助攻啊~~明天第一更依舊下午4點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