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879 破天而行

邪蓮的笑聲透著瘋狂,透著悲愴,但落入梅落霄和魚鐘霞耳中,卻不亞于一道驚雷,震得心神都劇烈晃動不已。
  “不好!身份已敗露,走!”梅落霄當機立斷,抓住魚鐘霞的手,施展空間挪移,一閃就消失在原地。
  “哼!在本座眼皮底下,又能逃得了哪里?”邪蓮收斂笑聲,冷厲的眼眸中殺機乍現,他單手一抓。
  一道恐怖的血色劍氣,從他掌間噴吐而出,隨后猛地就激射了出去,穿透重重空間,隔空斬殺而至!
  轟!
  萬里之外,伴隨著兩聲凄厲的慘叫,那平靜的虛空驀地被炸開,噴出出一團團金色的血雨,其中更夾雜著斷肢碎肉,看起來異常可怖。
  “死了?”當陳汐趕到時,有些不敢置信地望著地上的碎肉,以及那浸透地面的金色血泊,有些發怔。
  “本座出手,還有留活口嗎?”邪蓮負手,踏步而至,一張充斥邪惡陰冷的俊朗容顏上,盡是睥睨霸道之色,猶若一尊蓋世魔尊降臨般。
  陳汐倒吸一口涼氣,這可是兩尊天仙!高高在上,與萬古同壽!可如今卻像土雞瓦狗一般,被邪蓮輕描淡寫一擊,隔空斬殺了!
  直至離開血魂劍洞,陳汐終于想明白,這梅落霄和魚鐘霞下界前來,根本不是為了幫助九華劍派抵御域外異族大軍的威脅,而是為了道厄劍!
  原因也正如道蓮所說,因為九華劍派在仙界的道統已被人鏟平。
  陳汐甚至懷疑,當掌教溫華庭聽聞這個消息時,只怕都不可能相信這是真的,但無論如何,他還是要告之這一切的。
  畢竟,雖然梅落霄二人死了,但難保不會再出現這樣的事情。
  ……
  從鎮靈大殿走出,仰望頭頂湛藍蒼穹,陳汐這才長松了口氣,感覺心中的沉重舒緩了許多。
  “如果……”在一處僻靜的地方,邪蓮突然開口,神色中竟罕見地變得認真起來。
  “什么?”陳汐微微一怔。
  “如果我死了,不要告訴道蓮。”邪蓮似終于下定決定,轉身凝視著陳汐,“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
  陳汐心中一緊,很清楚當邪蓮說出這句話時,就已抱了必死的決心。
  他無力去阻攔什么,甚至都不知道邪蓮究竟要去哪里復仇,但卻很清楚,邪蓮對他自己此次行動并不樂觀。
  “可我怎么知道你究竟死沒死?”陳汐抬頭問道。
  這句話雖然有些大不敬的味道,但邪蓮此刻卻出奇地并沒有動怒,只是認真思忖一番,這才道:“等你看到道厄劍上多出一朵蓮花時,那就證明我已離去。”
  聲音低沉而平靜,更帶著一股豁達,一抹決然。
  當陳汐再次抬起頭時,已是再也尋覓不到了邪蓮的蹤跡,仿似憑空蒸發了一般,唯有那聲音兀自在耳畔縈繞。
  ……
  真武峰。
  當陳汐從中央大殿走出時,已是夜色十分,點點星辰閃爍蒼穹,散發著縷縷清輝。遠處,若隱若現地傳來弟子們誦讀經文的聲音。
  夜風徐徐,松濤陣陣,晚霧如云海般蒸騰飄曳。
  行走在幽邃寂靜的青石山路上,能夠聽到一陣窸窸窣窣的蟲鳴聲音,清寧靜謐。
  陳汐負手于背,步伐不疾不徐,像是在散步般,唯有那緊緊蹙起的眉頭,卻證明他心情并不像表面那么愜意和平靜。
  “只要有道蓮前輩在,九華劍派一定不會有事的……”
  許久之后,陳汐駐足,扭頭遙遙望著真武峰之上,那中央大殿中,燈火通明,在夜色中顯得極為耀眼。
  他知道,掌教溫華庭在和九華三圣、以及宗門中一眾高層商議對策,或許從明天起,就再也見不到梅青元那些仙界紈绔們了。
  而這也就意味著,從今以后,九華劍派將再無仙界外援,非但如此,還要時刻提防著來自仙界的威脅。
  若再加上那來自域外異族的威脅,整個九華劍派的形勢,已是變得岌岌可危!
  這一切,陳汐都無力去改變什么,唯一能辦到的,就是將大羅真解和道厄劍小心保管好,哪怕有朝一日,真發生不可預知的禍事,也可以為九華劍派保存一顆種子……
  陳汐不希望那一天會來臨。
  ……
  三天后。
  一支奇特的隊伍從西華峰出發,離開了九華劍派。
  之所以奇特,完全來自阿秀一個人,她懷中抱著白魁,白魁背上騎著靈白,黃毛小熊阿蠻趴在阿秀的肩膀上,整個人像豢養大宗師般,極為吸引眼球。
  除此之外,整支隊伍就很尋常了,蒙維統馭著紫電營,莫婭統馭著青霜營,再然后就是木奎和陳汐了。
  他們乘坐在一座寶船中,長足有千丈,外觀低調簡單,實則乃是一件真正的半仙器,且表面被陳汐布下了重重禁制,足以抗下地仙強者的攻擊了。
  這艘寶船是大師兄火莫勒親手鍛造的第一件半仙器,無論用材,還是鍛造手藝,皆都達到了巔峰水準,連陳汐看了都贊不絕口。
  不過大師兄他們和沈言并沒有跟隨陳汐離開,而是留在了西華峰上,相當于風波詭譎的外界,他們更寧愿呆在與世無爭的西華峰上。
  至于沈言,則修行尚淺,需要靜心修道,還不到歷練的時候,也被留了下來。
  嗖!
  這艘名為“西華”的寶船碾壓著云層,一瞬就消失在蒼穹深處。
  船艙中,陳汐正在細細研究手中這份地圖,地圖上繪制著整個玄寰域的輪廓,山川湖泊、城池村鎮、勢力布局、神秘禁域……應有盡有。
  并且地圖上靠近南部的區域,被以紅色的墨汁標記了幾個地方,那代表著被域外異族攻陷的城池和勢力。
  從整張地圖上看,被標記紅色的地方,都分布在玄寰域的外圍,并不多,只占了地圖上的百分之一不到的面積。
  可看在陳汐眼中,這一幕足夠驚心了。
  因為那看似僅僅只是一個紅點,但有可能代表著的就是一座人口千萬的城池,或者一方一流大勢力!
  這些地方如今被域外異族大軍占據,其中生存的生靈的下場也就可想而知了。
  很快,陳汐就不再多想,將注意力放在紫荊山附近。
  從九華劍派到紫荊白家之間,相隔極為遙遠,按照一瞬萬里的速度,也足足需要飛馳上七天之久。
  在這其間,密布著無數的城池、山岳、湖泊、沼澤……同樣也分布著各種大大小小的宗派和勢力。
  如果換做一個凡人,夜以繼日地跋涉,只怕一輩子都難以抵達紫荊山了。就是換做陳汐,以空間挪移之術穿梭,也需要一天之久!
  不過陳汐并沒有著急趕路。
  此次外出,他一是為了前往紫荊白家,找到白婉晴詢問父母的事情,二也是順路磨礪一下這些九幽部落少年們的實力。
  光是閉門造車,是遠遠不夠的,唯有歷經實戰的磨礪,歷經過血腥的考驗,方才能快速蛻變成真正的強者。
  一天后。
  陳汐從打坐中醒來,抬頭問道:“木奎,到哪里了?”
  “主人,前邊八萬里之地,便是大燕國了。”木奎展開地圖,打量了一番,便恭聲回答道。
  這些年來,木奎的修為進境神速,再加上成功激發了血脈中神獸“奎木狼”的天賦道法“嘯月之殤”,實力只差一步,就能登臨地仙之境。
  這等修煉進境,連陳汐都大感意外,也替木奎高興不已。
  細算起來,木奎已跟隨在他身邊數十年之久,絕對稱得上是忠心耿耿,而對待自己人,陳汐也從沒吝嗇過,前些天,剛把手中的一柄闊口仙劍贈予了木奎。
  這些年來,陳汐不知搜集了多少的仙劍,不過大都是普通仙器,稱得上精品卓絕的,唯有八荒誅魔劍圖,冥晦羽衣等寥寥數件寶物而已。
  當然,還有一些寶物的價值之大,早已超出了尋常仙器的范疇,像來自饕餮老祖的誅圣道劍,像剛剛從劍洞第九十九層獲得的道厄劍、幽冥錄、誅邪筆……等等等等,價值之大,已非仙器能夠衡量。
  不過其中有許多他暫時都不敢動用,像幽冥錄、誅邪筆、道厄劍這類至寶,由于來頭太大,牽扯的因果也太大,目前而言,是絕對不能拿出來使用的。
  “大燕國?”
  陳汐腦海中瞬間浮現一個詳細的地圖輪廓,正自思忖,要不要在大燕國歇息一番,就在此時,船艙外突然傳來一陣嘩然。
  “那是什么!”
  “是域外異族的隊伍,那里正在發生著一場血戰!”
  “咦,他們朝我們這邊趕來了!”
  聽到這些聲音,陳汐倏然起身,推門來到船頭,就見蒙維正一臉嚴峻,凝視著遠處蒼穹,而在他身邊,圍攏著一群九幽部落的少年們。
  轟隆隆!
  遠處蒼穹,產生一陣陣劇烈的戰斗波動,煙硝沖天,滾滾熾盛霞光綻放,其中還伴隨著一陣慘烈的廝殺聲,呼嗥聲,凄厲慘叫聲,聲勢浩大之極。
  寶船當即停了下來。
  陳汐端立船頭,一眼就看見,極遠處的地方,正有一行隊伍,殺氣騰騰朝自己這邊飛馳呼嘯而來。
  這一行人,皆都身披漆黑戰甲,騎著一頭頭面目猙獰的古怪兇獸,氣息暴戾而殘忍,如果陳汐沒看錯,他們必然是域外異族無疑!
  ——
  ps:簡單說兩句,為了寫書不斷更,我沒了節假日,沒了業余生活,每天都在忙,請假也在忙其他事情,已經徹底沒了休息時間,甚至這幾個月,我從沒有一天是在凌晨之前躺在床上睡覺的。
  我很累,每天幾乎只睡5個小時,睜開眼睛就是碼字,躺在床上就是構思情節,經常卡文卡的揪頭發,累的有很多次想要放棄過,坐在電腦面前大半天一個字打不出來的時候甚至想扇自己耳光!
  我也是個社會人,我也有我的很多事情,如果寫書的稿費能讓我衣食無憂,讓我整天坐在家中什么事情都不干,一心碼字,我當然原因,但可能嗎?
  我不是大神,我的稿費很少,基本能維持自給自足,但如果養家糊口,娶妻生子、養兒養老就指著這點錢,那我別活了。
  我知道發牢騷不對,但還是忍不住,我真心想說,我能堅持到現在,是那些訂閱、打賞、默默投票支持我的兄弟們一路的支持,如果不寫,如果太監,我會感覺對不住我自己,也對不住他們,這便是我堅持到現在的動力。
  至于那些看盜版還跑來書評區罵我的,不爽可以不看,敢開貼罵,我就敢刪,不再姑息!
  最后,啰嗦是免費的,不花錢……
  明天第一更下午4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