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881 晉級地仙

將相階強者動手了!
  瀘水城之上,那中年文士般的廖樊臉色一變,毅然咬牙,橫空而起。
  對方是七尊將相階強者中的一名,身姿魁梧健碩,赤須豹眼,渾身肌肉一塊塊猶如黑金澆筑而成,彌散出爆炸性般的恐怖氣勢,仿似只要他愿意,抬手都能碾滅九萬里山河,給人以威猛無匹的強勢氣息。
  據廖樊得到的情報,對方名叫貝信,實力大致相當于地仙六重境,乃是來自域外一個名叫“貝澤界”的強者。
  面對這樣一尊對手,才只地仙三重境的廖樊根本不是其對手,可他卻不得不出手了,因為守護在瀘水城前的修者中,唯有他修為最高。
  至于其他數名地仙強者,早在之前的激戰中,被對方所殺了……
  該來的,終于是要來的,大燕國修者將一切希望都寄托于我身上,我又怎能棄他們于不顧?
  廖樊咬牙,眼眸中泛著洶洶的火焰,已抱了必死的決心。
  來吧,狗雜碎!就是死,老子這次也要拉一個墊背的!廖樊縱身一躍,須發怒張,咬牙朝那貝信沖去。
  身為地仙境強者,他的速度何等之快,一瞬就越過重重虛空,然而就在距離那貝信只有千丈距離時,他眼前一花,一道峻拔的身影突然擋在了他的身前。
  這個突如其來的變故,驚得他渾身一僵,當即就頓住身形,這才看清楚,攔在身前的居然是一名清俊的年輕人。
  交給我吧。來人正是陳汐。
  你……行嗎?廖樊怔然道,他已抱了必死的決心,卻在半途被人攔下,一時有些反應不過來。
  試試便知。陳汐笑道。
  胡鬧!這是戰爭!生死豈是兒戲,小家伙,你還年輕,有大好的前程,拼命這事就交給我這個老頭子吧,快,速速讓開,莫耽擱了性命!廖樊眉頭一皺,呵斥道。
  雖然言辭之間極為不相信陳汐的能耐,但不得不說,廖樊的確是俠肝義膽之輩,這種人,在如今的世上可少見的緊。
  哼!你們兩個土著今天誰都逃不掉!那貝信倏然飛至,發出一聲雷震般的冷笑,探手就朝陳汐抓來。
  五指如山,根根粗如同通天之柱,繚繞著恐怖的烏光火焰,遮蔽蒼穹,所過之處,連虛空都被焚化、腐蝕掉,極為可怖。
  讓開!
  廖樊識得厲害,面色一變,驀地一聲大喝,抬手就要抓住陳汐將其拋飛出去,然而令他意外的是,咫尺的距離而已,他卻抓了一個空!
  這讓他心中一驚,猛地抬頭,就看見一個令他瞠目結舌的畫面。
  只見陳汐縱身上前,袖袍一番,凝聚出億萬密集符號,像億萬星辰都蘊含其中一般,釋放出熾盛、璀璨無比的玄奧氣息。
  轟的一聲,那貝信的一抓之力猶如紙糊一般,輕易被齏粉,而他整個人,更是被震得倒飛出千丈之外,大口咳血不已,狼狽之極。
  這才僅僅一擊,就將一尊相當于地仙六重境的將相階異族強者震退了!
  廖樊倒吸一口氣涼氣,驚得眼珠都差點掉下來。
  這年輕人究竟是誰?
  不等他反應過來,陳汐已是縱身上前,再次和那貝信激戰在了一起。
  他身姿峻拔,招式古樸簡單、有一種返璞歸真的味道,但力量卻是出奇的大,一招一式莫不裹挾著一股浩蕩無比的道韻,籠罩八極,鎖定四野。
  在這種攻勢下,那貝信就如甕中之鱉一般,逃無可逃,反而被打得連連咳血,披頭散發,狼狽凄慘之極。
  廖樊心中突然生出一股荒謬的感覺,感覺那實力堪比地仙六重境的貝信,在陳汐面前卻像是一只弱不禁風的螻蟻般,被打得抱頭鼠竄,連還手的余地都沒有。
  想不到,在這里居然碰上一個高手!土著小子,如果你愿意為我族效力,可以免你一死,如何?
  就在此時,又是一尊將相級強者撕裂虛空,瞬息抵達,這是一名容顏冷峻俏麗的女子,身姿窈窕,眉心有一枚奇特的紫色印記。
  當看清這名女子面容時,廖樊心中又是一突,腦海中一瞬就閃過有關對方的資料,紫耀月,域外紫魂界強者,一身修為地仙六重,掌握恐怖秘法紫皇吞天功!一吞之下,能將十萬里范圍的生靈都給吞殺掉!
  據說,這女人還是紫魂界的圣皇后裔,手中有著不少威力奇大堪比仙器的寶物!
  這些念頭在腦海中一閃,廖樊驀地一聲暴喝,就要沖殺上去,他不能看著陳汐孤身奮戰,想要幫他牽制住敵人,哪怕牽制住一刻也是好的!
  道友,安心觀戰就是。然而,還不等他上前,正在激戰的陳汐,突然扭頭,認真囑咐了一句。
  這是什么意思?
  難道他以為我不是那女人的對手?
  廖樊一怔,又是氣惱,又是不敢置信,那種感覺,就像自己是個無可輕重的存在,這讓他很不好受。
  陳汐說話時,那紫耀月已沖殺而至,玉掌橫切,朝陳汐襲殺,恰似上蒼之刃破殺而至,凌厲、干脆、透著一股生殺予奪的霸道氣勢。
  陳汐從容不迫,反手一拍,一片璀璨符文轟鳴而出,凝聚成漩渦,像繃緊的彈簧突然反彈一般,砰的一聲,就將這狠辣一擊化解掉。
  與此同時,他雙手連連在虛空中劃動,猶若一位以天地為符紙,以自身實力為筆墨的符師一般,衍化出一行行如潮水般奔涌的符文。
  那些符文,或衍化為凌厲無匹的造化劍氣,或組合成冥濤萬浪掌,或演繹出一道道輝煌、浩大的雷暴漩渦……
  簡直就像將千般妙法、萬般妙諦都融于符文之中,運用于一掌之間,信手拈來,不著一絲煙火氣息。
  這是以符道統馭自身道意的手段,晉級地仙境之后,以自身仙元施展這等手段,威力比之以往強大了不止十倍!
  一瞬間,那貝信和紫耀月就如同符紙上的兩只蟲兒一般,被囚禁在符紙上篆刻的符紋軌跡中,任憑如何掙扎,也是無路可逃,躲無可躲。
  而陳汐,再次掌握了絕對的主動權。
  見此,廖樊心中的一絲不舒服徹底煙消云散,他終于明白,眼前這年輕人別看只有地仙一重境的修為,可氣戰斗力之強,卻已達到了一種匪夷所思的地步!
  放眼天下,哪個地仙一重境強者,能將兩尊堪比地仙六重境的域外強者死死壓制住?
  起碼在這之前,廖樊這輩子都沒見過一個!
  不過,我在這傻乎乎站著,是不是有些太沒用了?
  廖樊心中苦笑,咬牙決定,若再有敵人插手其中,自己無論如何,一定要沖上去!要不就太沒存在感了……
  咦!那土著小子很不一般啊。
  不能坐視不管了,貝信和耀月的處境很不妙,我等一起出手,一起擒下那小子,然后仔細拷問一番,我總覺得那小子有些古怪。
  也好。
  嗖嗖嗖……
  一陣破空聲響起,一尊又一尊將相級強者橫跨虛空而至,神光流竄,氣勢滔天,竟足足有五位!
  換句話說,那七個王座上的將相階強者,此刻已是全部出動了!
  他們甫一出現,整個戰場上,無論敵我,都自覺讓開了一片足有萬里范圍的空白地帶,因為所有人都清楚,這等級別的對抗,光是余波,都足以要了他們的性命!
  畢竟,無論是地仙強者,還是將相級強者,其所具備的力量,都已達到了人間界的巔峰,揮手間都能讓一座城池毀滅。
  他們之間的交鋒,實力低弱的人也根本插不上手。
  而見到這樣一幕,廖樊的臉色一下子變得慘白無比,萬萬沒想到,對方不來則已,一來居然全部出動了!
  他剛才還咬牙切齒,信誓旦旦要沖上去刷一下存在感的,可見到這一幕,心又動搖了,臉色陰晴不定。
  要知道,他只是一個地仙三重境強者而已,在大燕國內或許威名赫赫,如日中天,受萬眾膜拜,可面對在場這七尊域外異族強者中的任何一個,簡直像土雞瓦狗一般,根本就不夠看!
  媽的!不管了,拼!大不了就是一死,無論如何,也不能讓那位小道友孤軍奮戰!廖樊一瞬間就作出決定,臉上閃現過一抹瘋狂之色,仰天一聲長嘯,就要沖上前。
  道友,請安心觀戰!
  然而就在此時,廖樊的耳畔再次傳來陳汐的聲音,令得他渾身一僵,嘴巴都禁不住狠狠抽搐了幾下,心中好不容易鼓起來的斗志一下子消褪大半。
  再然后,他就看見,陳汐孤身一人,正在和那七尊域外強者廝殺,戰勢激烈無比,根本就沒他插手的余地。
  并且不止是陳汐,就連那七尊域外強者似乎都認為他太弱了,因而居然沒有一個人來理會他。
  這個發現令得廖樊雙眼失神,欲哭無淚,愣愣站在那里,像個被遺棄遺忘的無辜孩子一樣,喃喃自語:我只是想幫忙而已,連一個找回存在感的機會都不給嗎……
  〖∷∷∷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