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882 重返劍洞

符文滔天,閃爍玄奧無比的神輝,將天地都淹沒。
  面對七尊域外強者的聯袂攻勢,陳汐這才感受到一種沉重的壓力,這反而令他感到有些欣慰,心中戰意不降反增。
  早在晉級地仙境時,他就迫不及待想測試一下自己所學,可惜進入血魂劍洞之后,發生了一系列的變故,令得他根本沒有測試實力的機會。
  而現在,眼前這七個將相級的域外異族強者無疑是最佳的磨刀石。
  除了其中一個俊秀無比,身影單薄的少年實力相當于地仙五重境之外,其他人皆都有地仙六重境的戰力。
  這樣七尊大人物,放在其他地方,絕對是稱王稱霸級別的存在,聯袂出手,幾乎能橫掃玄寰域任何一方一流勢力。
  而現在,卻被陳汐施展手段,死死牽制住,令得他們的神色也都變得凝重認真起來,再不敢把陳汐當做尋常人物看待。
  事實也的確如此,哪有地仙一重境的,能扛得住屬于地仙六重境的攻擊?這還不是一個,而是七個!
  這樣的怪胎,就是放在域外異族各大界面之中,也幾乎找不出一個來!
  他們的攻勢越來越凌厲。
  甚至,已祭出了自己壓箱底的法寶。
  心中皆都浮現出同樣一個念頭,此子今日不除,以他這等潛質,來日必然會成長為三界中的大人物,那對他們這些域外異族而言,絕對是一個潛在的巨大隱患。
  有了這個認知,這七位來自域外異族的大人物,身為將相級的強大存在,出手愈發狠辣無情,已不再關注其他一切,一心要將陳汐給抹除掉。
  壓力越來越大!
  不過,陳汐眼中的戰意卻也是節節攀升,如熾熱沸騰的熔漿般,幾乎要噴涌而出,將天地都焚化。
  他已不再留手,頻頻施展空間挪移之術,手中更祭出了劍箓,劈斬出一道道演繹無窮玄機奧妙的造化劍氣。
  一時之間,整個天地間,到處都是匹練般的劍氣,縱橫捭闔,劍嘯如潮,轟隆隆乍現在天地間的每一寸空間,震得人耳膜都要裂掉。
  方圓萬里之內,巖石齏粉,古木化為碎屑,虛空像布帛一般被撕裂出無數道裂縫,大地更像被神靈巨手狠狠蹂躪了無數次,溝壑縱橫,龜裂斑駁。
  再無一寸凈土!
  和其他地仙強者不同,陳汐的空間挪移之術在玄磁之翼的配合下,穿梭空間之時,裹挾著一股刷爆五行的玄磁之力,令得任何挾帶五行精氣的法寶、功法,都根本沾染不到他一絲一毫。
  而眾所周知,天地之間的法寶,無論何等品階,幾乎九成都蘊含著五行之精,這也就意味著,只要陳汐想要閃避,任何法寶都難以困住他的身影。
  不過唯一遺憾的便在于,空間大道太過玄妙,晉級地仙時,雖能無師自通,便將空間挪移之術掌握,但想要將其臻至圓滿境界,除非能渡過第六重雷劫。
  第六重雷劫名為虛無雷劫,所降下的虛無雷霆,蘊含著無窮盡的空間撕扯、震蕩、碾壓之力,恐怖之極。
  只要安穩渡過,地仙強者對空間之力的掌握就能達到一種全新的高度,努力參悟一番,就能將空間大道徹底吃透,屆時進行虛空挪移,別說一瞬萬里,十萬里、百萬里都有可能。
  不過,空間大道同樣是一種罕見的無上大道,除了能從天劫中獲取,關鍵還要看自己的悟性,有些地仙老祖,即便能掌握,也很難將其修煉至圓滿境界。
  無他,太難了。
  這等罕見大道,就如同沉淪、造化、不朽、光明、黑暗一般,不是隨隨便便一個地仙老祖,就能將其參悟吃透的。
  轟!
  紫耀月手持一柄漆黑如墨,表面篆刻許許多多稀奇古怪花紋的藤杖,猶如毒龍般,從一側朝陳汐劈打而來。
  這藤杖的威力明顯和仙器不逞多讓,一揮而出,爆綻出無數鋒利細長的刺須,籠罩而下,仿似將陳汐當做了一片土壤,欲要在他身上扎根。
  見此,陳汐反手就是一劍,劍箓表面赤帝火皇神箓涌現,彌漫出滔天火海,其中充斥著至剛至陽的火屬性符文,翻滾咆哮,飛揚肆意。
  轟的一聲,紫耀月的藤杖被震開,若非躲避及時,那洶洶的火海差點將其長發都焚燒了。
  “全力斬殺,和這土著小子拼了!”
  紫耀月面色劇變,知道不能再拖下去,戰斗至今,眼前這小家伙竟沒有流露出一絲疲乏無力之色,仙元仿似無窮盡一般,若再拖下去,最終倒霉的或許就是他們了。
  “殺!”
  其他人也早發現了這一點,當即狠狠一咬牙,再次橫沖而上,已拼了全力,一副拼到身受重傷也要將陳汐擒殺的狠戾模樣。
  陳汐的壓力再次陡然大增,不過還沒有達到他的極限,這讓他甚至有些失望。
  要知道,在冥化境時,他都能斬殺地仙五重強者了,如今晉級地仙境,整體實力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質變,比之以往強大了何止數倍。
  而對方最高戰力才堪比地仙六重,雖然人數上占優勢,可卻根本給他造不成任何實質性的傷害。
  “如果其中有一個地仙七重境強者就好了……”陳汐心中暗自嘆了口氣,不再遲疑,決定結束戰場磨刀之戰了。
  如果被這些域外異族強者知道,陳汐從戰斗開始至今,一直都把他們當做了測試實力的靶子,并且對靶子的質量還頗有些不滿意,心中也不知該如何作想……
  不過就在陳汐準備下殺手的時候,虛空中,突然飄灑出一片清冽的星輝,細碎迷離,泛著夢幻般美麗的光澤,繚繞在了那七個域外強者身上。
  這些星輝是如此美麗,輕靈渺茫,純凈得令人根本都不會心生防御。
  然而下一刻,那七尊域外強者卻突然身子一僵,臉上露出一抹無法言喻的驚駭恐懼之色。
  噗噗噗噗……
  一陣沉悶的響聲,那七尊來自域外異界擁有將相級實力的強者,渾身每一寸毛孔中都爆綻出一縷縷血花,下一刻,已是失去了生機,倒頭栽落半空,砸在地面,徹底死絕!
  僅僅一瞬間的功夫而已,七尊足以橫掃玄寰域任何一流勢力的強者,就此身隕道消。
  這一切都太快了!
  快得超乎想象,快得連陳汐動手的機會都不給,快得那一直僵立在遠處猶疑著是否要上前刷存在感的廖樊都還沒反應過來!
  陳汐呆了片刻,旋即扭頭,惡狠狠朝遠處望去。
  果然就看見,阿秀做賊心虛似的抱著白魁,正打算逃竄,她似乎察覺到了陳汐的目光,扭過頭,清美妍麗的小臉上擠出一個純凈甜美的笑容。
  然后,她就一溜煙地離開了陳汐的視野。
  陳汐又是好氣又是好笑又是心驚,好氣的是之前沒幫阿秀安排一個任務干,致使她鉆空子跑自己這邊搶“功勞”。
  好笑的是,她殺人都如此干脆利落,偏偏像個賊似的開溜了。
  至于心驚,當然來自阿秀那恐怖的殺傷力,連陳汐甚至都沒察覺到她出手的動靜,就輕易鏟除了域外異族的七個將相級強者!
  “死了?”
  這時候,廖樊才猛地驚醒過來,還以為這一切都是陳汐所做,神情不禁有些恍惚,也不知為沒刷到存在感而失落,還是在為那七個域外強者的死而震驚。
  陳汐有些奇怪地看了廖樊一眼,便把注意力掃向其他地方。
  此時,瀘水城外的戰斗,也已將要落下帷幕。
  有了靈白、木奎、黃毛小熊阿蠻、蒙維、莫婭、一眾九幽部落少年們的加入,浩浩蕩蕩的十萬域外異族大軍,幾乎被殺了三成,剩下的在見到那七個將相級強者隕落后,也都轟然逃竄,由于人太多,追殺都追殺不過來。
  這也正印證了那句話,在絕對的力量面前,數目再龐大的敵人,也如同草芥一般,唯有被收割屠戮的份兒。
  大地上,已被層層疊疊的尸體所充斥,血水浸透大地,仿若在城外形成了一個巨大的血泊,濃烈無比的血腥氣,幾乎將空氣都染紅了,嗆鼻之極。
  這是一幅觸目驚心的畫面。
  不過并沒有人為此而悲憫,甚至,那瀘水城四周城墻上,此刻已是爆發出一陣陣歡呼,每個人臉上都寫滿了劫后余生的興奮和喜悅。
  有人甚至激動得淚流滿面。
  域外異族,自古至今就是三界共同的敵人,他們殘暴、無情、狠辣、視三界眾生為卑賤的土著,每搶占一地,必定屠戮一城的生靈,從無例外,也從無手軟。
  所有人都清楚,如果大燕國淪陷,等待他們的唯有死亡一途,所以當這一場戰爭奇跡般的取得勝利時,他們才會如此激動,如此不能自抑,唯有里經過生死考驗的人,方才最明白生存之寶貴。
  戰斗雖落幕,但陳汐心中卻有一個疑惑升起,那就是,為何域外異族會派出如此浩大的隊伍前來攻打大燕國?
  要知道,大燕國在玄寰域中極為普通,境內也甚少有秘境、寶庫一類的機緣出現,域外異族卻派出十萬大軍,七尊將相級強者前來,這其中只怕是另有玄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