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89 啟程歸去


  第三章!拜求一下收藏。
  嘩!
  陳汐的右手甫一抓住那抹璀璨光華,便有一股灼熱與冰寒混雜的奇特力量,無視掌間包裹的渾厚真元,像一枚尖銳的錐子狠狠的刺進肉中,似是欲要破開手掌,逃遁而去。
  “竟然無視我的真元力量!”
  陳汐疼得臉頰一陣扭曲,若非他修煉《周天星戮鍛體之術》,身體已錘煉至先天圓滿境界,單是這一下,手掌就會被刺穿一個窟窿。
  此刻,陳汐才看清,掌間這抹璀璨的光華竟然像是一枚不規則的龜甲碎片。
  巴掌大小,通體漆黑粗獷,上邊篆刻著一條條粗獷的紋路,紛雜繁密地交錯在一起,非但不亂,反而帶著一股深邃蒼涼的氣息。
  仿似里邊是一片無邊的汪洋,一片星斗點綴的星空,浩瀚如混沌初開時的天地,直上青冥,下達黃泉,渺無盡頭。一眼望去,好像要把人的靈魂都吸進去!
  這,便是河圖碎片嗎?
  陳汐心中震撼莫名,剛才那一瞬,他的靈魂都仿似要出竅飛逝一樣,令他感到一股大悸動,大恐慌。
  嗡!
  便在這時,掌心的河圖碎片內,再次涌出一股狂暴如洪水般的力量,猶如地心熔漿和極寒玄冰混雜一起,灼熱.燙膚、冰寒刺骨,砰地一聲,震得陳汐緊握的右手爆出一蓬血花,飛灑彌漫,露出森森白骨。
  “啊!”
  那種撕心裂肺的疼痛,令陳汐再忍不住嘶聲大叫出來,而他的手卻是緊攥著河圖碎片不放,哪怕已是皮開肉綻,白骨錚錚。
  陳汐渾然沒有發現,沾染了自己的血液之后,那河圖碎片掙扎得愈發厲害了,暴躁不安,似是察覺到一股令它感到極為恐怖的力量正在悄然接近……
  嗡!
  又是一股灼熱與冰寒交替的力量涌出,就在陳汐準備拼盡全身力氣,咬牙忍受這一波痛苦的時候,識海中,那尊跏趺而坐的古樸神像,霍然睜開眼睛,那一瞬,猶如鴻蒙初開,太虛初成,眼眸中已是雷霆旋繞,星宇運轉,萬千氣象夾著億萬神光,轟然彌散。
  “收!”猶如遠古神靈的吶喊,猶如亙古永遠長存的神像動了,一只胳膊探出虛空輕輕一抓,猶如囊括天地宙宇,五指劃過虛空,裂開道道黑色裂縫!
  嗡!
  在陳汐手中,河圖碎片驀地劇烈顫抖起來,似是不甘,似是掙扎,最終卻是徒勞無功,眨眼消失不見。
  仿似沒有盡頭的識海空間里。
  一抹璀璨的光華突然出現,旋即露出一枚巴掌大小的龜甲,滴溜溜繞著伏羲神像四周,飛舞不休。
  “看來是伏羲神像中的一絲河圖真諦被觸動,才徹底降服了它吧。”陳汐的目光從識海收回,這才長長吐了一口濁氣。
  嘶!
  心神一松懈,一股萬劍攢心似的劇痛涌遍全身,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右手已只剩下森森白骨了。
  “我如今才是煉體先天圓滿境界,還不能像紫府境界那樣做到‘斷臂重生’,這可怎么辦”陳汐心中一緊,想起了同樣失去右手的弟弟,一時之間,百般滋味涌上心頭。
  呼啦!
  一抹清涼的氣流涌入白骨森森的右掌,血肉、皮膜、筋骨……快速生長,如枯樹逢春,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如初。
  是季禺,他已是恢復了那清癯的模樣,袖袍在陳汐右手一揮,已是治好了其右手,神奇之極。
  然而當陳汐看到他的臉色,卻是大吃一驚。
  慘白近乎透明的臉頰,暗淡如同燭火將要滅掉的眼神,甚至那高大的身形都顯得模糊起來,仿似下一刻就將崩散消失。
  “不用擔心,只不過是因為我的力量已消耗一空罷了。”季禺的聲音沙啞、低沉,透著一股深深的疲憊。
  陳汐心中一痛,若非為了給自己收取玄磁山,為了拿下河圖碎片,季禺前輩他怎可能如此?
  季禺笑了笑,笑容卻是如枯萎黃花似的,道:“玄磁山已被我收進洞府,等你實力強大起來,我再教你煉化之法。至于河圖碎片,想必也已被你攝取識海中,你先莫要去參悟,殘碎的東西,悟出的東西永遠是最次的。”
  “我記得完整的河圖足有蒲扇大小,估計在其他地方,還遺落著八九塊河圖碎片,你一定要把它收集齊了,主人當年憑借它悟出天機衍化之道,最終走至大道極致,希望你也能夠悟出屬于自己的道來。”
  “還有,以后要照顧好自己,一個男人,永遠要學會獨自去面對,去承受,方才稱得上是一名真正的強者。唔,這些話太羅嗦,待你闖過天峰試煉,咱們還能經常見面,這些嘮叨不提也罷……”
  陳汐默默地聽著,以往的一幕幕,開心的、振奮的、欣喜的、沮喪的……似流水般劃過腦海,如此清晰,又如此遙遠,淚水再也無法控制,無聲地滑落臉龐。
  哪怕知道以后還可以見到季禺,可陳汐卻是控制不住內心的情緒,他不善于表達,他壓抑了太久,他一直不曾對季禺說過一句謝謝……內心所有的感激和感動,都在這一刻像火山熔漿一樣噴發。
  哭,哭得無聲,哭的肆無忌憚。
  這一刻,陳汐才像個十六歲的少年,毫無顧忌地宣泄著自己的感激和痛苦。
  ……
  季禺不知何時已消失不見。
  陳汐卻依舊佇立在原地,發呆,像根木頭。
  許久,他才喃喃說道:“我一定會的,一定。”像是在宣誓,輕緩平靜的聲音中透著斬釘截鐵的鏗鏘味道。
  “剛才發生了什么事情?”
  “老天,玄磁山竟然消失了!”
  “看,陳汐小友在那邊。”
  遠處,隱隱約約傳來一陣交談聲,旋即便有兩道遁光破空而來,赫然正是玄睛老黿王和青丘狐王。
  陳汐轉過頭,臉上的淚痕已蒸發掉,恢復了那副淡然出塵的模樣,說道:“幸不辱命。”
  寥寥四個字,聽在玄睛老黿王和青丘狐王耳中,卻是一個巨大的驚喜,其實兩人早就察覺出一些變化,只不過得到陳汐的確認,兩人這才敢相信這一切都是真實的。
  “如此說來,籠罩南蠻深山百萬年之久的禁制已經消失了?”玄睛老黿王的聲音有著一絲顫抖。
  “哈哈哈……想不到在大限將至的時候,還能重獲破境的希望,老天不負我啊!”青丘狐王仰天大笑,仿似在宣泄內心的激昂和歡喜。
  陳汐默默看著,心中卻兀自在想著季禺。
  他的異樣被玄睛老黿王注意到,心中一動,當即神色一肅,緩緩說道:“老夫在此立下天道誓言,此生若是泄露河圖碎片之事,請天道懲罰,魂飛魄散,永生不得輪回!”
  也不怪玄睛老黿王會如此做,河圖碎片畢竟是能引動三界動蕩,神魔混戰的罕見之寶,如今被陳汐得去一部分碎片,此事若是泄露出去,不僅陳汐會招來殺身之禍,恐怕連他自己也會遭到波及,后果不堪設想。
  立下一個天道誓言,自然是百利而無一害。
  青丘狐王一愣,也隨即反應過來,面對渺渺天道,立下了同樣一個天道誓言。
  陳汐哪會想到自己的沉默,竟解決了一個無形中潛在的大麻煩,心情變得舒暢許多,拱手道:“多謝兩位老哥如此信任,陳汐感激不盡。”
  老哥?
  兩位妖王聞言,皆是相視一笑。
  嗖!
  寶船破空而起,朝抱月山方向快速飛馳而去。
  “真的決定今天就上路,不再盤桓兩日?”
  玄睛老黿王再次挽留,自從上船陳汐便已作出決定,回到抱月山,便即離開南蠻深山,回松煙城,玄睛老黿王自是不舍,他還想著好好款待陳汐一番呢。
  “是啊,如此匆忙做什么,我還想著帶你去我那冷星山,幫你選一名我青丘一族最漂亮的狐女呢。”青丘狐王也是挽留不已。
  “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真的沒時間逗留了,兩位老哥就放過我吧。”陳汐憑欄遠眺,緩緩說道,態度極為堅決。這一刻,他想起了松煙城內的諸多往事,想起自己的家,想起張氏雜貨店的張大叔,想起清溪酒樓的馬老頭、裴姵、和喬南……
  玄睛老黿王遺憾地砸了砸嘴:“那好,我也不挽留你了,待我進階黃庭境界,也是要離開這南蠻深山的,到時候再去與老弟你相見。”
  “哈哈,自然也少不了我,我可是對人世間的繁華向往很久了。”青丘狐王笑得瞇起了桃花眼,一臉的邪魅氣息。
  “到時候若能與兩位老哥重逢,一定要大醉方休。”陳汐認真說道,唇邊也是泛起一絲罕見的笑容。
  ……
  傍晚。
  抱月山,萬妖矚目下,一艘寶船載著陳汐、杜清溪、端木澤、宋霖等七人,破開如血晚霞,朝著極遠的地方飛馳而去。
  “主人,你這次不帶我走,我不恨你,待我實力強大起來,你再不留我在身邊,那我可要在您面前抹脖子自殺了……”
  抱月山半山腰,木奎孤零零立在洞府前,望著那破云而去的寶船喃喃自語,聲音顫抖,卻帶著一股堅韌決絕的味道。
  而在他臉上,已是淚痕斑駁,濕透了衣衫。
  ——
  本卷終,下一卷:復仇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