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883 劍洞驚變

瀘水城。
  一座富麗堂皇的大殿中,雖是深夜,但大殿中依舊燈火通明,不時傳出一陣喧嘩大笑聲。
  大戰告捷,陳汐等人受到了廖樊等一眾燕國修者的熱情款待。
  尤其當得知陳汐的身份時,每個修者心中都是又驚又喜,似是萬萬沒想到,傳說中九華劍派的一代天驕,名動整個玄寰域的陳汐,居然會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一下子,這些大燕國修者看向陳汐的目光都不一樣了,心中也徹底明白,這一支奇特的隊伍為何戰斗力會如此剽悍兇殘了,人家是大有來頭啊!
  在當今的玄寰域,只要踏入修途的人,誰沒聽說過陳汐的名號?
  如果要講有關他的輝煌事跡,一整宿都講不完!
  眾人很熱情,用最珍貴的仙釀、最美味的佳肴盛情款待陳汐等人。
  不過陳汐還是敏銳察覺出,氣氛有些古怪。
  像那些修者望向木奎的目光,帶著一抹深深的欽佩和驚嘆,而望向靈白的目光,則換成了一抹深深的忌憚,當這種目光落在黃毛小熊阿蠻身上時,則已帶著了一抹驚懼了。
  這種細微的變化,看似沒什么差別,可還是讓陳汐很好奇,扭頭問阿秀:“這是怎么回事?”
  阿秀一指木奎,脆聲道:“很簡單啊,他在之前大戰,勇猛無雙,殺了不少域外異族,所以大家就都很佩服他嘍。”
  木奎見陳汐關注到自己,端著酒杯傻笑起來。
  一旁的靈白不屑道:“佩服有什么用,還不如小爺痛快,一劍斬殺上千人,所以他們才會如此忌憚小爺,讓一個人忌憚,可比讓一個人欽佩強太多了。”
  木奎臉色一僵,有些泄氣。
  陳汐好笑地看著這一幕,拍了拍旁邊黃毛小熊阿蠻的腦袋,問靈白:“那他呢?”
  靈白瞥了一眼阿蠻,一張冷酷英俊的小臉呆滯了一下,哼哼唧唧道:“那是個變態,沒法理喻。”
  這一下,陳汐反倒好奇了,問阿蠻:“你做了什么?”
  阿蠻正在啃一根大骨頭,聞言迷迷瞪瞪地抬起頭,一臉憨厚地說道:“俺沒做啥,就是一巴掌拍死了一些壞人。”
  “多少壞人?”陳汐追問。
  阿蠻撓了撓頭,憨聲道:“俺數不過來咧,反正俺拍了一掌后,靈白就再不讓俺出手了,說怕誤傷到自己人……”
  陳汐一怔,看向靈白,靈白聳了聳肩,無奈道:“阿蠻一巴掌打死了一千七百三十個敵人,其大概有一千個黃金級強者,太霸道了,你想想,如果不讓它住手,幽部落的那些小家伙哪還有磨練的機會?”
  陳汐這才恍然,詫異地打量了黃毛小熊阿蠻一眼,有些不敢相信,這才一尺高的小東西,居然能爆發出如此可怕的力量。
  怪不得那些修者看向它的目光帶著一絲驚懼,原來如此啊。
  廖樊就在一旁坐著,把這一切都聽在耳,他之前一心想刷存在感,沒有注意到戰局,這一刻聽到這些小家伙們一個個如此生猛,心又是震驚又是艷羨,感覺連這些小家伙的存在感都比自己一個地仙強太多了……
  “幸好,除了他們這些怪胎之外,我也不差到哪里,只不過沒找到機會出手罷了。”廖樊在心安慰了自己一句。
  他目光不經意一瞥,看見了阿秀,笑說道:“陳道友,這是你的侍女嗎?倒是生得很標致啊。”
  侍女?
  陳汐看了阿秀一眼,暗道:“我哪敢把她當做侍女?”
  不過說起侍女,他倒是想起了雪妍,雪妍留在了西華峰,幫忙照看大師兄火莫勒他們和沈言,沒有跟隨前來。
  當然,在陳汐心,也根本沒把雪妍當侍女了,一個純血尾狐的后裔,當侍女來使喚那可太屈才了。
  “她是……”陳汐正待回答,卻被靈白搶著答道:“道友,你未免太有眼無珠,那七個將相級強者,可都是阿秀殺的!”
  廖樊本來就是隨口一問,沒話找話,見靈白居然罵自己有眼無珠,心登時騰起一抹火氣來,自己好歹也是地仙強者,話能這么說嘛!真當做自己沒存在感了?
  但旋即,當聽完靈白話的后半句,他渾身一僵,端著酒杯的手都一哆嗦,愕然道:“什……什么!?”
  靈白翻了個白眼,不悅道:“我說的還不夠清楚嗎?”
  陳汐啞然,他很清楚,早在很早之前,靈白就很驕傲,很冷酷,除了他在乎的人,其他人不管什么境界,都不會放在心上。他這么說話,倒也符合他的性格。
  見陳汐沒有否認,而阿秀也渾然沒有開口的自覺,廖樊登時明白,這一切恐怕是真的了!
  一想到這,他心就掀起一片驚濤駭浪,郁悶、沮喪、震驚、不敢置信,原本只是想在一個小侍女身上小小刷一下存在感,哪曾想……居然惹出一個大牛來!
  直至宴席結束,廖樊依舊沒回過神來,他發現,在陳汐這群人,自己的的確確找不到任何存在感了……沒辦法,這不是自己不夠強,是對方太變態!
  不過當他要離開時,卻被陳汐叫住了。
  ……
  空闊的大殿,其他賓客皆已散去。
  陳汐沉吟半響,才把心的疑惑問了出來,“那些域外異族,怎會如此興師動眾,前來攻打大燕國?”
  廖樊怔了怔,正待說些什么,可卻又閉嘴了,沉思許久,這才猶疑道:“我曾得到消息,說此次域外異族前來大燕國,似乎是為了尋覓什么族遺物。”
  “遺物?”陳汐訝然。
  “對。”廖樊苦笑道:“我剛得知此事時,感覺極為荒謬,畢竟,那可是域外異族,他們族的遺物,怎會留存在三界之?這明顯不符合常理,所以也就沒放在心上。”
  陳汐眉頭挑了挑,若有所思道:“那廖道友可知,那些域外異族究竟要尋覓什么遺物?又在這大燕國內的什么地方?”
  “具體什么遺物我也不清楚。”廖樊皺眉道,“不過,我曾抓了一名域外異族拷問過,他們似乎都在尋覓一個名叫鬼方嶺的地方。”
  “鬼方嶺?”陳汐展開地圖,仔細在大燕國內搜尋,卻并無發現有這個名字。
  “廖某倒是覺得,這鬼方嶺應該就在這里。”廖樊指著地圖上一處名叫“鬼域”的地方,道:“此地常年陰霾密布,充斥著諸多精魂鬼魄之物,尋常人根本不敢靠近。”
  說到這,廖樊曬然笑道:“當年,廖某以為其或許存在著什么秘境,抱著一試的心思進入其探尋了一次,唯見一是被上寫著‘鬼斧神工,御物見方’八字,其他再無所得。”
  鬼斧神工、御物見方?
  陳汐若有所思,如果把首尾二字聯系起來,便是所謂的“鬼方”二字了,不過這解釋看似合理,卻是有些牽強。
  “我們去看一看吧,尋寶什么的,我最喜歡了。”阿秀突然開口,笑吟吟說道。
  ……
  翌日一早。
  陳汐一行人乘著寶船,倏然離開了瀘水城。
  鬼域距離瀘水城只有三十七萬里只要,此地位于一個名叫“彌羅古鎮”之外,是一座人跡罕至的荒郊野嶺。
  由于此地缺乏靈力,卻并無靈脈分布,令得彌羅古鎮棲息的大多是凡俗俗,并無任何修真勢力。
  對于鎮人而言,那充斥著諸多精怪鬼魄的鬼域,就成了一片禁地,無人敢踏足其。
  即便不時有修者聞鬼域之名前來探尋,也都是一無所獲,悻悻離開。
  嗖!
  一艘寶船碾壓云層,出現在鬼域的上空。
  從蒼穹上俯瞰,整個鬼域其實就是一片荒蕪的山脈,約莫有萬里范圍,其內陰霾密布,瘴氣流轉,終年看不見陽光,陰森寒冷。
  陳汐將其他人留在了寶船,只帶了阿秀進入了這片名為“鬼域”的山脈之。
  嘩啦!
  甫一立在一處山坳,一大片黑魆魆的陰霾瘴氣撲面而來,不過還未靠近陳汐和阿秀,就被一股無形力場給一掃而光。
  對兩人而言,這點瘴氣自然算不上什么。
  陳汐釋放出仙念,探尋許久,的確沒發現什么異常的地方,似乎就如同廖樊所說那樣,這里似乎根本不會存在秘境、寶庫一類的機緣之地。
  兩人很快來到一塊石碑前。
  這塊石碑極為殘破,一半歪歪斜斜地矗立在泥土,表面生滿苔蘚,仔細看其,依稀可以看見“鬼斧神工、御物見方”八個模糊的字跡。
  令陳汐驚訝的是,那字跡極為古老,晦澀無比,竟和他所見過的“神魔之”有些相似,不過要顯得更為晦澀。
  非閱歷和經驗豐富之極之輩,根本就辨認不出來。
  “有沒有寶物,就看小黑的了!”阿秀突然嘻嘻一笑,探手拎出一只胖乎乎,黑黝黝的蠶蟲來。長只有四寸,呆頭呆腦的。
  它甫一出現,就晃了晃小腦袋,似乎在嗅什么味道,顯得很高興,在阿秀白皙的掌心爬來爬去。
  “小黑?”陳汐一怔。
  阿秀一丟手,將手蠶蟲給丟了出去,脆聲叫道:“小黑,養兵千日用兵一時,剩下的就交給你了,找不到寶物,今晚沒飯吃啊。”
  嗖!
  下一刻,小黑居然如一抹漆黑閃電般,消失在了虛空。